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围棋传奇 > 正文 第一一四章 坑爹的限制级外挂
    “你说什么?15局!你在一年之内,最多只能下15局正式比赛对局!定庵兄,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然也,襄屏小友,不好意思了,这事我却是忘了早点跟你说,此乃我来到此处之时,有人特意提醒我的,告诉我每年正式比赛对局之数绝对不能超过15局,否则会有不测之事发生,我昨日特意算了算,本次三星杯从预选赛算起,对局数量正好是15局,而一年之期要到下个月才满,所以抱歉,至少在一个月之内,我是无法去下正式比赛了。”

    听到老施这话,李襄屏顿时傻眼。不,不仅仅是傻眼,大家常说“百感交集”,在这一刻,李襄屏的心情可能还真可以用“百感交集”来形容。

    刚听老施这样说的时候,李襄屏的第一反应其实是不相信的,他总认为自己的外挂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毕竟这么长时间了,施大棋圣对棋道有多痴迷?李襄屏心里再清楚不过,一个连下网棋都尽心尽力全力以赴的人,他突然说什么一年只能下15局正式比赛,那么刚听到这话李襄屏能信吗?

    可是在反复确认,终于确认老施真不是开玩笑之后,李襄屏的第二反应,那当然就是哭笑不得。

    在那一刻,李襄屏觉得自己真是够倒霉的,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倒霉外挂。真是坑爹呀!不不,按照穿越套路最常见的说法,自己这么也应该算是老施的“宿主”吧,自己怎么摊上这样一个“坑宿主”的外挂。

    想想其他穿越同行,如果是带着系统带着外挂穿越的话,那人家哪个外挂不是超级无敌?基本让宿主躺在那就能走上人生巅峰。

    可是自己的这个外挂倒好,不仅只会围棋这一个技能,并且还并非最顶级,不说后世的围棋ai了,哪怕在人类棋手中,现在也有能与他势均力敌的。

    好吧,看在这个外挂还能自我升级的份上,李襄屏也就捏着鼻子认了,可现在到好,他突然告诉自己,自己这个外挂还他妈是个“限制级”,这个这当然让李襄屏感觉哭笑不得。

    等到李襄屏哭笑不得完后,他的第三反应,那当然就是生气和郁闷。到了这个时候,李襄屏甚至感觉自己像是陷入某个阴谋中啊,最最起码,他是感觉自己被老施摆了一道,明显像是被算计的样子。

    神马“之前忘了跟你说”,对于老施这个说辞,李襄屏是根本不相信,一点不相信,他觉得老施肯定是故意选择到这个时候才说这事的。

    因为很明显,假如李襄屏早自己自己这个外挂是个“限制级”的话,那他还当个屁的职业棋手呀,很可能在去年的时候,他就根本不会去参加这个三星杯预选赛。

    可是现在倒好,比赛也参加了,冠军也拿了,最最重要的,李襄屏现在连如意算盘都打好了,以后就按照这个模式来,老施负责下棋,自己就专门负责享受鲜花和掌声,然后在这基础上过上更加多姿多彩的纨绔人生。

    可是就在这节骨眼上,老施突然来这么一出

    这要这么形容呢?用个最粗俗的形容,李襄屏连裤子都脱了,然而脱下裤子之后,却发现干不成想干的事。

    既然这样,那李襄屏当然有理由生气,他的愤怒当然也很好理解。

    “对了定庵兄,忘了问你件事,到底是何人跟你说一年只能下15盘正式对局。”

    “这个”

    “哼哼,定庵兄休要忸怩,若没猜错的话,我估计肯定是你那老相好绣琴姑娘跟你说的吧。”

    “襄屏小友聪明,确实是绣琴姑娘提醒我的。”

    “那她有没有跟你说,到底是何缘故,让你一年只能下15盘正式对局?”

    “这个她却没有明说,只是告诉我,若是一年之内对局数量超过此数,恐c有不测事情发生。”

    李襄屏睁大眼睛:“她这样说你就信呀?一没有原因,二没有理由,我说定庵兄,还是跟我去比赛吧,你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轻信一女子之言,需知女子之言,尤其是漂亮女子之言最不可信。”

    “不不不,襄屏小友有所不知,绣琴姑娘在和我说及此事之时郑重其事,绝不像是戏言,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定庵相信,绣琴姑娘绝对不会骗我。”

    在接下来一段时间,李襄屏又花了大量时间做自己外挂的思想工作,只可惜他的思想工作无效,老施始终不肯答应,反反复复就是一句话,他的绣琴姑娘不会骗他。

    等到最后李襄屏也终于不耐烦了,他也决定放弃治疗了,他冷冷对自己外挂说道:

    “哼哼定庵兄,我现在终于相信你之前和我说的话了,你和那绣琴姑娘确实是发乎情,止于礼,你可能真没跟她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老施难得老脸一红,不,应该是李襄屏感受到自己外挂的“老脸一红”:

    “这个这个,襄屏小友为何突然说起这事,还有”

    “还有我怎么知道是吧?定庵兄我跟你说,大凡一个男子和一位女子若是做过那种出格之时,那么在通常情况下,男子都不会对那女子如此言听计从的。”

    “哦,真的?”

    “真的假的自己验证去,哦对了,我都不知道你还有没有验证的机会,好了定庵兄,你现在休要和我说话,我生气了。”

    到了第二天,李远湖很奇怪的问李襄屏:

    “咦襄屏,你怎么没去参加比赛呀?”

    李襄屏心说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摊上一个倒霉外挂,如果他不出手的话,难道让我这个弱业6水平到职业赛场丢人现眼啊。

    “没啥,就是突然不想去了。”

    “啊?!为啥?”

    “老爸你别忘了,这个“霸王战”可是要从预选赛打起,我现在觉得吧,参加这样的比赛,对我的锻炼真的不大,所以不太想去。”

    “哦,这样啊。”

    看得出老头子还有点怀疑,李襄屏的瞎话张口就来:“这是原因之一,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学习呀。”

    李襄屏做乖巧懂事好孩子状看着他老爸:“老爸你也看到了,上学期因为参加这个三星杯,我的功课拉下不少,期末考试也考得很差,所以我想在这个暑假期间把功课好好补一补呢,我等下就准备去约蔡珊珊,让她帮我把功课好好补一补。”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李远湖高兴啊,他一高兴就放松了警惕,完全没想李襄屏这话其实非常反常,完全不像平时的他。

    “没错没错,棋要下好,功课同样不能拉下,那你去吧,像这样的国内头衔战现在不参加也罢。”

    在老头子这里倒是暂时蒙骗过关了,不过李襄屏依然心事重重,一想到这个15局的限制他就无比纠结。

    他知道现在倒是暂时混过去了,可是明年呢?

    要知道因为自己夺得这个世界冠军,棋院刚刚出台一项政策,也就是只要能夺得世界冠军,那来年的世界大赛全部免选。

    换句话说,等到明年的话,李襄屏有资格参加所有世界大赛。

    偏偏在这年头,世界大赛的数量貌似还不少,韩国人举办的有“三星杯”和“lg杯”,国内的有“应氏杯”和“春兰杯”,另外日本的“富士通杯”还没有停办,对了,好像就在这两年,日本还有一个“丰田杯”。

    这些比赛再加上一个“亚洲杯”,李襄屏在国际赛场就有五六项比赛可以参加。

    “头疼啊!”

    想到自己那个坑爹的限制级外挂,李襄屏陷入无比纠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