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释然
    小÷说c网 】,♂小÷说c网 】,

    第六百零二章 释然

    周敬深感慨完了之后旁边的江流诺没说话,她作为冷星竹的朋友,自然希望冷星竹能真正的幸福。

    盛瑾年虽然各方面都很优秀足以跟冷星竹匹配,但江流诺了解的盛瑾年纨绔不羁,她私心里不认为是良配。

    不过这种事现在也没法下结论,所以她也只能保持沉默。

    转身刚要回家呢,就听身旁的周敬深又幽幽感叹了一句,“我也没想到,我也有被女人套牢的这一天。”

    江流诺的脚步顿了顿,给了她一个白眼兀自离开。

    周敬深跟了上来,抬手搂住了她的肩跟她一起走着。

    江流诺挣扎了几下没挣出来,索性让他搂着了。

    周敬深满意地勾起唇角,两人一起回了江流诺的院子。

    送走了冷星竹跟盛瑾年,江流诺现在只想休息睡觉。

    “我要休息了。”站在自家门口江流诺眉眼浅淡地撵人。

    周敬深心里那个火啊,弯腰一把就将她抱了起来踢开她的门就进了家,“看来昨晚我对你的惩罚还不够,以至于你还敢撵我走!”

    江流诺,“”

    他这是发什么疯?

    人被他按在床上,半点都动弹不了,她只好妥协,“你到底什么意思?”

    睡也睡了,他还想怎样?

    周敬深抵着她一字一句说着,“我的意思是,以后我们是正常的情侣关系,以结婚为目的,不准你再以各种理由撵我走。”

    江流诺都要气笑了。

    周敬深也不管她继续说着,“从今天开始我们搬到一起住,你搬到我那儿去住,你这边当做我们的事务所。”

    因为想着要做事务所所以江流诺这里装修的时候把一楼装修成了办公区,到时候他自己的公司成立了他们两人就在这边办公,隔壁他那个地方重新装修一下,作为两人生活的地方。

    江流诺张嘴想要说什么,周敬深直接抬手解自己的扣子,“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同意。”

    江流诺瞪着他的动作,他这是她不同意的话就继续在床上折磨她?

    他真是够无耻的!

    然而昨晚她已经快要被他把腰累断了,她现在承受不住男人在床上的疯狂,她只想修休息。

    于是只好咬牙说着,“好,我同意。”

    一起生活就一起生活,反正以前也不是没一起生活过。

    至于结婚,那也要看她的心情。

    她终于妥协了,周敬深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他表面上气势很凶,但实际上心里还是慌的。

    不过还好,他成功了。

    于是就停下了解自己扣子的动作,抬手拉过了旁边的被子来帮她盖上,“你睡吧。”

    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忙,既然她同意了两人一起生活那结婚的事情也该提上日程了,他也要赚钱准备聘礼了,总不能让她就这样跟着他一个丢了官的落魄男人。

    承包山头的事情他需要马上着手起来了,这座小镇还有许多别的可以赚钱的宝藏,他打算一起开发了。

    周敬深离开之后,江流诺在床上静静躺了很久,一直在想关于她跟周敬深之间的事。

    她以为她算计了他之后他们就老死不相往来了呢,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她做好了终生一个人的准备,所以才来了这处安静的小镇生活。

    结果没想到他反倒跟着来了,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哎,这就是所谓的计划不如变化快吧。

    不过,一想起往后的人生有人陪着一起度过,而且还是自己从年少时就爱慕喜欢的男人,是一件甜蜜而幸福的事情。

    这段时间她一直逃避着周敬深,也是她自己放不下曾经算计过他的心结。

    不过,逃避了这么久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

    所以,既然命中主动他们还是要走到一起,那就好好珍惜吧。

    江流诺在临睡前这样自己给自己加油。

    冷星竹在回去的路上困地不小心眯了过去,小郑在前面开车,她跟盛瑾年并肩坐在后座。

    她睡着了之后盛瑾年抬手轻轻拢了她的身子过来,让她整个人都靠在了他身上,这样她还能睡的舒服一些。

    到了市里之后冷星竹也醒了,小郑听从盛瑾年的吩咐将冷星竹直接送到了她的住处,而他跟盛瑾年则随后离开了,盛瑾年不想跟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分开,可是女朋友晚上要去陪她父亲吃饭,他只能作罢。

    冷星竹回家洗了澡换了衣服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带上江流诺跟周敬深送她的茶叶去看望冷文尧了。

    因为很快就要出国了,所以她也很珍惜跟冷文尧在一起相处的时光。

    冷文尧见她今天来的比平日里要早很多,忍不住笑着问着,“今天怎么这么早?”

    冷星竹递上自己的茶叶,“来送好东西给你品尝。”

    冷星竹在冷文尧面前还是挺俏皮的,也是那个冷文尧一直疼爱着的小女孩。

    冷文尧接过了茶叶来,打开拿了一小撮出来放在鼻尖闻了闻,然后赞叹着,“好茶。”

    冷星竹笑的很是开心,“我有个朋友搬到郊区生活了,那边盛产茶叶,他们说是要在那边承包一个茶厂,以后您可以喝到最新鲜最地道的茶叶了。”

    冷星竹又献宝似地说着,“就是我建议你也搬过去疗养的那个地方,那边不仅有好茶,各种特产都很好吃。”

    冷文尧有些无奈地看着她,“这件事最起码要等到你学习回来才能提上日程。”

    冷文尧能这样说就代表着他真的考虑她的这个提议了,冷星竹也就没再多劝什么,“好,反正就算你要过去,那边的事情也需要我帮你安排,等我回来再说吧。”

    冷星竹又一想,那边的房子还要装修呢,也需要一段时间,所以貌似还真的不能急于一时,或许她应该在出国之前把房子的装修方案定下来。

    冷文尧又问着她,“你出去学习的事情,有没有知会你妈妈一声?”

    因为上次母女闹的极其不愉快,所以这个周末冷文尧没让邓姝来,省得两人再闹。

    其实原本周末邓姝过来母女两人关系也很冷,冷文尧之所以这样做只是希望着母女两人能通过这样见面接触的机会,多缓和缓和关系。

    因为如果不是他叫着邓姝来这里,母女两人这辈子都不会再联系。

    冷文尧总想着,邓姝是冷星竹的亲生母亲,两人老死不相往来,是一种遗憾。

    所以当初冷星竹国外留学回来之后他就每个周末都叫母女两人聚一聚,当然,也不是每个周末都聚,有时候邓姝有事,有时候冷星竹有事,一个月内也能聚个一次两次的。

    只是他没想到,冷星竹对邓姝竟然到了憎恨的程度,而邓姝对这个女儿也漠不关心。

    母女两人的关系非但没有什么缓和,反而愈发僵了起来。

    说实话,冷文尧也有些心累。

    他个人对邓姝,其实早就看开了,没有太多的情绪了,这些年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冷星竹。

    为了女儿,他什么都可以忍,什么都可以妥协。

    冷星竹见他提到邓姝,接着就别开了眼,“没告诉她。”

    有什么告诉的必要?邓姝又不会管她的死活,更或者邓姝恨不得她赶紧出国不在国内呢,眼不见心不烦呗。

    冷文尧想开口说些什么呢,冷星竹先开了口,“爸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上次盛瑾年开导过她之后她看开了很多,也不想再让冷文尧为了她隐忍什么。

    “你没有必要再为了我隐忍什么了,我也不需要这个母亲。”冷星竹索性也跟冷文尧坦白,“你也不用心疼我,比起那些孤儿院的孩子来,我幸福多了,毕竟我还有你这个父亲。”

    “爸爸,我过的很幸福,你真的没必要再为我隐忍什么了,正如你心疼我一样,我也心疼你啊。”冷星竹说到这里的时候眼圈红了下来。

    冷文尧怔怔看了半响,然后嘴唇动了动,“好,我以后不再逼你跟她修复关系了。”

    冷星竹用力忍住了眼底的泪水,释然地笑了起来。

    *

    乔家今天也有家宴,基本上一到周末乔妤乔荞姐妹俩就带着各自的老公选一天一起回家看望乔仁民,至于另外一天乔荞则是跟纪杭去纪家陪纪杭父母吃饭,乔妤则是跟陆南城去陪景元海顾惜时吃饭,反正各方面都照顾的很周到。

    乔妤有时候也跟陆南城去看望陆家老爷子,至于跟陆云涛见面的机会则很少。

    大多数时间陆云涛都会推掉跟他们见面的机会,倒不是说陆云涛不想跟他们见面,而是他自己因为之前闹出来的各种事不太好意思面对他们。

    乔妤跟陆南城也商量了,以后等他们的孩子出生了,让孩子跟陆云涛多待待好了。

    都说所谓的隔辈亲,到时候陆云涛面对着他们的孩子应该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尴尬了。

    以往乔荞乔妤回来,乔沐都会在家里迎接他们,只不过今天姐妹俩到的时候却没看到乔沐。

    乔仁民说着,“你们回来之前他刚刚出去了,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而正说着的时候就见乔沐的车子驶了回来,下车的不仅仅有乔沐,还有夏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