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地狱中爬出的神 > 正文 第142章 监察
    “你不是人?”雁绝天盯着海天。

    他猜测海天的身份,借尸还魂?

    当时,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这样做啊。

    借尸还魂要真是那么容易的话,当初修罗就不会一直没有肉身了。

    借尸还魂,夺舍重生,想要做到这一点,极其困难。

    一般的厉鬼,是可以附身不错,但是却无法真正的活过来。

    特别像是海天这样,和活人没有任何区别。

    他们最多只能够操纵身体,但是却不是真正的活过来了。

    “你才不是人呢。”

    海天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刚才那个鬼王说你是什么鬼帅。”

    雁绝天皱着眉头,从青年鬼王的话中,加上海天的表现,他也觉得海天不像是正常人类。

    “说了,我是地狱之中最大的恶鬼。”

    海天咧嘴一笑。

    雁绝天却有些笑不出来。

    他突然觉得,海天未必是在开玩笑。

    “好了,海天哥哥,你就不要吓小叔叔了,我们赶紧去找安若溪吧。”

    雁城雪担心的说道。

    怎么忘了这茬,海天反应过来,他赶紧搜索。

    周围的环境,因为鬼王的死,已经恢复了正常,他们很容易在不远处找到了安若溪。

    她躺在一个坟墓前面,一身酒味,脸色有些发青。

    “阴气入体,需要赶紧清除,否则的话,恐怕活不过十年。”

    雁绝天一眼就看出了安若溪的状态。

    海天微微点头,他在安若溪的身上拍了一下,她体内的阴气,全都被牵引了出来。

    “带回庄园吧,让小和尚看一下。”

    雁城雪说道,她有些担心。

    “你不介意?”海天有些惊讶。

    “当然介意,不过还是她的身体要紧。”

    雁城雪白了海天一眼,她倒是没有掩饰。

    雁绝天这才明白,眼前这个长的很漂亮的姑娘,不仅仅是海天的朋友。

    听两人对话的意思,她还是自己侄女的竞争对手。

    海天将安若溪抱了起来,他们离开这里。

    夜幕之下,谁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阴司之中,一个中年男子抬起头,他望向天穹。

    “怎么了?监察大人。”

    他身边的一个女子问道。

    “我的一个手下死了,虽然在我眼中,他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但打狗也要看主人,派个人上去,找到那个人,杀了他。”

    中年男子淡淡的说。

    “是。”

    女子立刻离开。

    “阴司之中要起风了,我也该早做选择。”

    中年男子皱着眉头,他在思考。

    一旦站错队,就是粉身碎骨的结局。

    在别人看来,他是阴司的监察,地位不低。

    但是,他自己却很明白。

    在阴司之中,自己也不过只算是一个中层官员而已。

    和总捕相比,高了一级。

    但和真正的大人物相比,却是差了不知道对方。

    在那些大人物的眼中,他不过是蝼蚁而已。

    蝼蚁不可能引起大人物的关注,但若是站错队,引发一些大人物的怒火,对方也绝对不介意一把捏死他。

    安若溪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

    她露出惊恐的神色,检查自己的全身。

    当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异样,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回忆昨天的事情,但是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只是记得自己一个人喝酒,然后就喝多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个时候,门被退开。

    一个熟悉的人走了进来,安若溪露出惊讶的神色。

    “雁城雪。”

    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见到的是雁城雪。

    难道昨天是雁城雪将自己带回来的?

    她有些疑惑。

    随后,海天也跟着走了进来。

    他们感觉到安若溪醒了过来,这才进来。

    “醒了。”

    海天问道,脸色却有些阴沉。

    在海天的目光之下,安若溪有些怕怕的。

    就算是面对她的父亲,她也从来没有怕过,

    但是海天目光中,却有一种威严,让她不得不敬畏。

    “恩。”

    轻轻的说了一个字,她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以后不要一个人去喝酒了,还有,佛心送给你的东西,你为何不随身佩戴?昨天差一点就出事了,你可知道?”

    海天的声音有些严厉。

    若不是雁城雪看到安若溪,现在她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而且,还是魂魄永不超生的那种。

    那个鬼王带走了安若溪,成亲之后,就会杀了她,控制她的灵魂。

    这样一来,安若溪会永生永世的被他控制。

    就像是倩女幽魂之中的聂小倩一样,根本就不得摆脱。

    这也是为和那些厉鬼,就算是明知道海天很厉害,却依然听从对方的话,向海天攻击的原因。

    安若溪很委屈,林秀和她聊天,结果说漏嘴了,知道海天和雁城雪要挑明关系。

    双方都已经见父母了,所以她才伤心。

    这是她第一次放纵,跑到一个酒吧里面喝酒,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并不知道。

    “你被一个恶鬼掳走,差一点被他害了。”

    海天冷冷的说,他知道安若溪多半什么都记不起来。

    安若溪越想越委屈,她忍不住抬起头,向海天说道:“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一个人去喝酒,呜呜。”

    她抱着头痛哭,委屈到了极点。

    雁城雪瞪了海天一眼,示意他少说两句。

    海天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他冷冷的说道:“再哭的话,立刻给我滚。”

    他压根就不去劝,反而有些不耐烦。

    这让安若溪愣住了,她抽噎了几声,愣是不敢再哭了。

    生气的海天,非常的吓人。

    “你帮她找件衣服,穿上洗漱完了之后,出来吃饭。”

    海天吩咐雁城雪。

    “哦。”

    雁城雪吐了吐舌头,她还是第一次见海天这样态度,有些怕怕的。

    海天转身走了出去,使劲的关上房门。

    安若溪这才反应过来,她有些怯生生的说道:“海天生气了?”

    雁城雪心中有些怜悯,这样一个在学校被众星捧月的女神,此时脆弱的像是一个小婴儿一样,怯生生的让人可怜。

    “海天只是担心你。”

    她坐了下来,将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雁城雪心中苦笑,这可是自己的情敌啊,自己居然在开解她,这不是在给她希望吗?

    她将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听的安若溪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