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舌尖上的异世 > 正文 一九七、追与逃
    c

    集合了城内所有便装的士兵,安德里亚斯留下了几个人负责对城内的士兵进行解释后,数百人的大部队便退出了城。

    退出城的路上,大概藏在人群中的杀手们看到部队已经集结成,再也没闹出什么纷乱。本来慕尼黑城的城门已经关闭了,但守城门的士兵看到安德里亚斯铁青的脸,还是打开了城门退到了城外面的营地后,陆霖还没下马,就看到安德里亚斯一个翻身落在了自己面前,腰身瞬间躬成了九十度:“李凡主使,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情报提供得太晚,让你们以及公主殿下受到了惊吓!全部都是我们的罪过!”

    “别冲着我道歉。和公主殿下说去。”

    回想起刚才亡命狂奔的场景,陆霖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自己虽然一直以来都在锻炼着身体,但由于小雨一直在身边,未免也有些懈怠。这次遇险,确实完全是在预料之外,没有想到在相对和平的德意志帝国内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看来自己以后,还是要勤练王二教授的那套动作,以及多向小雨和石头等人请教锻炼方法才行。

    而下方,听到陆霖气话的安德里亚斯也不多话,转身便向陆霖身后的马车走去,再次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车内小公主的声音还算平静,但仍然可以听到有些颤抖:“这次,确实是你们的情报不利。如若可以将我平安送出德意志帝国,那就既往不咎,但如果再出现”

    “天凡帝国公主殿下,请您放心!接下来一路上,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刚才已经放飞了信鸽,向距离慕尼黑最近的几个村镇请求支援!慕尼黑的军队,待我将您平安护送出德意志帝国后,定会认真进行盘查和审问,一定会向您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看来他还没有糊涂,知道慕尼黑的军队肯定不能用了,不知道里面到底混杂了多少来自那两个国家的奸细。陆霖暗暗点头,口中却说着:“既然你也知道慕尼黑这里的军队不能用了,那我们还是立刻出发罢。我很担心,因为不知道混杂在慕尼黑军队里的他们的人,能做到什么地步如果混在你们当中的奸细,只能影响到军队不参与这件事那还算好,倘若他们点起部队,现在出城将我们围起来”

    正在此时,一直旁听着的郝云,面无表情地拍了拍陆霖的肩头。

    “怎么了?”

    “你这个乌鸦嘴。看看城门里面。”

    陆霖顺着郝云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再次被缓缓合上的慕尼黑城门,通过缝隙可以看到,不知有多少火把,正踏着长街向城门这里涌来。

    “快走啊!快”

    陆霖狠狠瞪了安德里亚斯一眼,还是将他拉上了马,思索了一秒钟,果断下令。安德里亚斯却拉住了陆霖衣服:“李凡大人,我在军中,姑且还算有一定的知名度。我一个人留在这里阻拦他们,你们快”

    “你傻啊!就算你再有名气,对方把你一杀,再追上来把我们一杀,全部赖在劫匪什么的头上,不就全完了赶快走!我们还需要你在前面引路!我还不信就这么一段时间,他们能渗透多少军队”

    陆霖气结,使劲忍住将这个死脑筋的德国人一脚踹下马的冲动,还是挥起了马鞭,使劲在他骏马屁股后面抽了一鞭子。吃痛的骏马两蹄向天,长嘶了一声,率先向西方的方向跑去而陆霖身后的车队和士兵们,不待陆霖进一步下令,两三分钟之内就抛弃了重物c只带上了必要物品,开始向营地外出发,井然有序,看来是事先已经经过排练。

    “他们的城门是吊门,关上再拉开还有半个小时时间!只希望他们没有骑兵,如果是步兵的话,我们还能逃得掉我们,我们现在往哪里走?”

    “不能直接向西了!先往北,往北走,再往西边拐他们连最贴近天凡帝国的慕尼黑城都能算到,那前方的城池,里面肯定也有他们的人”

    陆霖在载着小公主的马车车夫位置上,尽量回答着身旁郝云的话语,同时使劲抽打着拉着马车的骏马,原本被陆霖爱惜无比的两匹马,此时背上已经可以看到鞭痕。而陪伴了陆霖许久的骏马似乎也知道现在情况紧急,不再是可以像以前那样悠闲自在走着的时候,撒开四蹄,拉着马车颠簸着飞奔。

    “安德里亚斯!你听见没有,向北走!不要走以前的路了”

    郝云先扯着嗓子,向最前方飞奔的骏马喊了一句,然后才转向陆霖:“还好听你的,没有带小织过来,否则这种颠簸劳累,她们肯定受不了”

    “如果还想活着回去见你家小织,就赶快想想办法,怎么样活着抵达艾诺利亚帝国皇城门前再说!”

    “李凡,我觉得,我们可能需要分兵”

    英俊的小王爷李治东驾着马从后面赶了过来,面色非常不好看:“现在五百人一起行动,痕迹太过于明显了!就算他们可能没有骑兵,但我们大多数都是步兵,行动速度没有办法那么快!只有扔下我们这些步兵,你们马车和几十个骑兵先走,才有可能逃脱”

    “不行!不能扔下你们!现在情况非常危急,你也知道,扔下你们殿后,你们会是什么后果!”

    “你以为我想做出这样的抉择么?”

    小王爷面色已经近似于扭曲:“你要好好考虑一下!现在你背后马车车厢内坐着的不只是小公主,还是维持着天凡帝国和艾诺利亚帝国,阿美利加帝国,乃至于德意志帝国和平的联系!公主若是死在这里,几国之间原本回暖了一点儿的关系,肯定会再次闹崩!到时候死的就不只是这么几百人了”

    “不行就是不行!现在我是主使,听我的!或许我有办法”

    陆霖也面色通红地冲着小王爷大吼道,吼完以后,却听到后面车厢内,传来了女孩稍显嘶哑的低声:“要么,你们把我留下,你们先走吧。他们想要的只有我一个,我如果能活着跟着他们回去,或许他们会顾及一下我的身份,听我说几句话,你们回去也照实禀报,说不定关系闹得不会那么差”

    “闭嘴!”

    没等小公主说完,陆霖便粗暴地打断了话语:“我的任务,就是带着你活着抵达,以及带着这五百多人一起活着回去!哪怕要先死,也是我死在你前面!!”

    听着马车内再没有声音,陆霖又转向了一直坐在身边c身上沾了些血迹,一直一言不发的小雨:“你有什么办法,能拦得住后面的人么?”

    “拦不住。我最多只能拦下五百人,而且是步兵。如果骑兵从我身边冲过去,我也没太多办法。”小雨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从她身上明显可见的血迹可知,在陆霖和安德里亚斯上街的时间段内,旅店内发生的那场战斗惨烈程度。

    “看来,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听着郝云的喃喃声,陆霖不禁也有些绝望感。

    自己的穿越之旅,真的就要结束在此刻了么?

    或者说真的要抛弃,身后那些深一脚浅一脚跟着自己的步兵部队?

    不,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

    陆霖咬着牙,一手驾着马车,一手从怀中掏出了德意志帝国的地图,递给了身旁的小雨。小雨会意,帮助摊开了地图,递到了陆霖面前。

    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先甩开身后的追兵部队

    “陆李凡!后面艾伦有事找你,我先替你驾一会儿马车,你快去,他说他想到了方法”

    正在此时,一头红发的女子从后面,几个垫步追上了陆霖的马车,蹦了上来,软软的身体挤在了陆霖身边。陆霖点点头,从另一边跳下了使劲压着速度c等着后面步兵的马车,又钻进了艾伦所在的车厢里。

    “没想到啊,他们的速度,比我想象得还要快一些啊”

    半个小时之后,戴着斗篷c从斗篷下露出红色卷发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率先从被吱呀吱呀拉起的城门口冲了出来,策马望着路上清晰可见的排排足迹,感慨了一句。

    “恕我直言,这实在不是,正在谋杀自己未婚妻的人应该说出的话。”

    跟在红发男子身边的副官,还是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口。

    “只是没有想到会在城里失手分明都做了那么多准备,到最后却没想到,会毁在那个灰发小女孩的身上”

    “阿朗索殿下,他们拐弯向北跑了。我们要追上去么?”

    “当然要追了,否则真让他们跑出了控制范围内c跑到了我家门口,那我就必须要和那个小女孩结婚了啊”

    阿朗索莱因哈特笑笑,笑容轻松惬意中带有一丝无奈:“我喜欢的是那个金发女孩子啊不过若是公主殿下真能活着到我家门口,那也算是有几分本事了,到那时候就娶了她其实也无妨”

    副官望了一眼自己已经习惯了的,性格喜怒无常的艾诺利亚帝国皇子,再不说话,两人同时挥起了马鞭。

    跟在两人身后的,是整整一千名全身武装到牙齿的轻骑兵。

    当阿朗索两人和一千名轻骑兵,顺着足迹踏着月光一路向前奔跑追逐了大约一个小时后,这才发现,道路的尽头,竟然是一条不宽的河流,看上去最宽的地方也不过十几米,窄一点儿的地方,可能连十米都不到,河水看上去最深的地方也最多只有两三米深,浅的地方,借着月光已经可以看到河底。河岸浅滩上,还可以明显看到留下的足迹,一路延伸到河中消失不见,看上去似是选择了从浅处涉水而过。

    而就在河对岸的树林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将近数百个火把的火光,如同星光一样点点闪烁着。

    “想要利用河流逃脱么河对面也是森林,看上去是个好办法”

    听着身边红发男子似乎是由心的称赞,副官却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一直跟着阿朗索莱因哈特的他,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但这次,跟着我来这里的,可是我的亲卫队啊虽然两千人的亲卫队到最后只成功进来了一千人,也不是你们这五百人可以逃掉的所有人。准备渡河。最快方案。”

    淡淡的命令声从阿朗索莱因哈特口中响起,听到命令以后,身后已经列成整齐队伍的骑兵队伍里,快速跑出了十几名身背着绳索的士兵,而阿朗索莱因哈特已经翻身跳下了马,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右手臂上顿时腾起了一团火焰,火焰在空中向上凝聚成形,竟是凝聚成了一把将近两三米长的长刀!

    “唰”

    当火焰刀向旁边横着划去之后,数棵碗口粗的树,应声而断,发出阵阵刺耳的“吱呀”声,向一旁斜着倒了下来!

    而一旁的背着绳索的工兵队伍,就像早知道这种情形会发生似的,三下五除二地就将树木并排捆好,伸向了并不远的河岸对面。而此时,在阿朗索的火焰刀下,另一颗较粗的树也已经被切成了木板,又迅速地被铺在了树木搭成的桥上。

    “走吧。过去追他们。估计很快就能追上了我很期待追上她时,她看到我的表情。”

    笑着留下一句话,阿朗索牵起了骏马,第一个踏着做好的木桥,向河对岸走去。跟在身后的骑兵们也纷纷下了马,牵着马匹,有的跟在了阿朗索身后,有的则等待着新的木桥搭起来副官定了定神,也跟着走了过去。

    过了河以后,向森林里走了数十米,副官却看见,阿朗索站在原地不动,斗篷下的嘴角,似乎咧了起来。

    “殿下,您为什么这,这是”

    “没想到啊,好计谋”

    在两人面前,是一根绑在树枝上的火把,正努力燃烧着,发出最后一点儿光和热,然后熄灭在原处。

    几乎同一时刻,两人前方的其他火把,也依次熄灭了。原本还算亮堂的树林,再次陷入了漆黑当中。

    “这,这居然是他们的伪装他,他们到底在哪里逃跑了?我们的速度应该很快才对,他们应该没有什么布置时间”

    “很简单啊,他们很有可能大部队并没有过来,只是派一支几人的骑兵部队拖着空马车伪装成了向这边逃跑的迹象,然后做好伪装勾引我们前来,其实他们的部队还藏在我们过来的路边某处。”

    “那我们赶快回头去追!他们一定还没跑远”

    “追不上的。”

    副官看到,阿朗索摇了摇头,分明被摆了一道,脸上却露出了笑意。

    “既然能想到用这种方法把我们引到这里,现在他们又有了时间,肯定还有一系列针对我们的布置回吧。回去睡个好觉,然后我们在前面等他们。”

    月光下,男子的面庞一半明亮,一半昏暗,笑容轻松而诡异。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