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今天开始做项羽 > 正文 第260章:天下共盟(五)
    张耳听得一头雾水,项羽刚刚说有意思?此话何解?

    不过,只要项羽没有公然帮助赵歇,此事就有回旋的余地。毕竟赵歇到会场之后看上去都正常的很,项羽不可能认为赵歇真的得了癔症。

    想想也是,项羽能让陈余c臧荼c番君等人信服成为联军总上将军,凭的可不仅仅是勇武,项羽这么睿智的一个人,又岂能为了失去兵权的陈余和自己这个赵国的实权人物作对呢?

    再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那些粮草可不是白送给项羽的啊,换了别人当赵国上将军能给吗?

    “不错,正是癔症。末将送赵王回去治疗后,必定派人催促各城尽快把粮草运过来,而且还要再多加三成。”张耳说罢轻轻瞥了一眼旁边脸色难看的陈余等人。

    项羽笑眯眯的对张耳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了赵歇,“赵王殿下啊,你有癔症为何要隐瞒吾等呢?”

    赵歇闻听此言心立刻凉了半截,一时之间愣在那里不知如何作答。

    张耳心中大定,“总上将军莫要怪罪赵王了,他也没有想到癔症会在这个时候复发啊,想必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犯了忌讳啊,以后多加注意未必不能痊愈。”

    赵歇转头看向了张耳,这话的意思是说自己刚刚的过失,张耳还可以原谅?

    李齐暗叹一声,真是棋差一招啊,谁又能想到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张耳,竟然用赵歇全族的性命威胁呢?

    不过这也是张耳被逼到绝境才出此下策了,也有可能张耳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就算现在砍了张耳的脑袋,巨鹿城留守的人马也未必敢把赵王一族都给杀了,但是别人敢赌,赵歇却不敢赌,或者说轻易不敢去赌。

    真若是赌赢了还好,赵歇翻身成为真赵王,可若是赌输了,全族人的性命可就都没了,以赵歇这般年纪,想要再生个儿子恐怕也是力有不逮啊。

    儿子都没了,要江山何用?再说这又不是真正的天下江山,只是赵地这一小部分,而且还要与项羽和司马卬同享。

    另外,李齐觉得张耳言语之中多少也有敲打他的意思,因为李齐的家人也都在巨鹿城中。

    恰在此时,司马卬冷哼一声,“诸位看得清楚,赵王像是有癔症的样子吗?张相国莫不是在指鹿为马吧?”

    “唉司马将军这话就过分了,总上将军可不是胡亥能比的,张耳也不是赵高,赵王又怎能比作鹿马呢?赵王殿下,还不和诸位辞行,咱们该回巨鹿了,莫要让族人等急了啊。”

    张耳本来对司马卬还有点忌惮,但现在项羽的态度渐渐明朗,再没什么好怕的了,下一步就收编了司马卬的兵马,彻底统治赵国,只要有项羽的帮助,这些都不是难事。

    赵歇把眼一闭,“总上将军,本王要回去了”

    “赵王殿下啊,你这病就真如此着急吗?你可知道你现在回去将要错过什么吗?再说,你们两个酒还没喝就要走了?”项羽对赵歇多少有那么一点失望,人才难得这话真是不假啊。

    不过赵歇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古代像刘邦那样抛妻弃子眼都不眨一下,甚至有人要煮他老爸都能笑着说出分一杯羹的狠辣角色实在是太少了。

    虎毒不食子,这句话拿到刘邦那里就是个笑话,真要是饿的不行了,刘邦这只恶虎把一窝虎仔,连同母老虎c虎爸虎妈虎小妾通通吃了都是有可能的。

    赵歇闻听项羽此言又挣扎了一下,“本王也是无可奈何,张相,上将军他”

    张耳打断了赵王的话,“赵王无需自责!本上将军自当以赵王身体康健为先,虽然不能在庆功宴上与总上将军和诸位同饮实乃人生大憾,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既如此,末将与赵王就先行告辞了。”

    赵歇对着项羽躬身一拜刚要离开,就听身侧有喊一声

    “且慢!”

    项羽不过就是稍微提高了一点点音量,但是听在会场内每个人的耳中都犹如响雷一般。

    张耳狐疑道,“总上将军还有何事吩咐?”

    “确实有件小事,敢问赵王回到巨鹿之后将以何法治疗癔症呢?项籍真是好奇的紧呢。”项羽挑了挑眉毛。

    张耳差点没被噎死,莫非项羽把这事当真了不成?赵歇有个屁的癔症啊!我哪里知道要以何法诊治啊!闲的没事好奇这干嘛!

    “赵假上将军啊,你倒是快说啊,你不是说要听从我的命令吗?这点小小的要求,难道你还要藏私不成?”项羽摊了摊手,一副失望的表情。

    赵假上将军?怎么还给安个假字呢?怎么听怎么别扭,但又不能说项羽叫错了,因为他确实说过等赵歇康复之后再议赵国上将军之事。

    可问题是他张耳现在就是如假包换的真赵国上将军,并非是暂代上将军之位啊,项羽完全没有必要带这个假字吧。

    不过,张耳现在也没空纠结项羽这个假字用的对不对了,项羽的问题他必须得答,而且还得回答的过得去。

    张耳使劲对着项羽挤了挤眼睛,“呃,总上将军,末将岂敢藏私,不过是巨鹿军中有一神医,治疗癔症有些心得罢了,虽然比寻常大夫水平高深很多,但癔症治疗之难,却也没人敢说一定治得好。不若等赵王康复之后,再由末将引荐给总上将军吧”

    “神医!本总上将军最喜欢神医了!”项羽眼睛一亮,演技略显浮夸,那意思恨不得现在就和神医见上一面。

    倒是英布在一旁认真的点了点头,项羽若是不喜欢神医又怎会纳了一个神医回来做妾呢?

    张耳一脸便秘般的表情,项羽,又,又,又当真了!上哪给你变神医去啊!

    关键要是顺着项羽的话题说下去,项羽现在就想见神医怎么办?

    张耳想到此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就算赵王有癔症,可为何非要在巨鹿城内治疗?

    这不完了嘛!

    “赵假上将军啊,我看你和赵王暂时别回巨鹿了,安心在这吃酒,我即刻派人去巨鹿把神医请到此处,一来诊治赵王癔症,二来大家也可以结识一下神医。”项羽说到此处话锋一转,“申阳将军,你即为赵假上将军张耳的心腹,想必神医之事你定然知晓吧?”

    申阳还没喝呢头就有些晕,项羽这话怎么答?巨鹿有个屁的神医,但身为张耳心腹的他若是说不知道,那也说不过去啊。

    万一项羽再问一句谁知道又该如何回答?

    无论张耳说是谁,都不可能只有张耳一个人认识吧。巨鹿城就那么大,找一个人还不容易吗?更何况是一个神医!

    申阳没有办法,只得把目光投向了张耳。那意思你编的瞎话,自己圆吧,你说啥我都认,这总行了吧?

    胆敢欺骗项羽,想想就不寒而栗啊!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