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春风吹过九万里 > 正文 第二十章
    “夫人,你先去看看后头准备得如何,我同将军聊些朝中之事。”辛王爷向王妃吩咐道,语气却是“商量”,甚至听来还有些“请求”的意味。嘉恩与林书两人暗暗憋着笑意,原来辛王爷怕夫人竟名副其实。王妃不高兴地起身,硬摆出柔和的笑脸向两人道了话才带着门外的丫头厮去了厨房。林书见机轻放下茶盏,起身问道,“王爷府里都是些好景致,可惜刚刚进来匆忙未能细看,不知王爷可介意林书在府里观览一番?”

    “自然不介意,林大人请自便,若有需要,随意使唤府里下人便可。”辛王爷忙答道。

    “多谢王爷。”林书作了揖,退身出了花厅。外头的下人尽数被夫人唤走,自己倒乐得随意,扭头瞧北边似有些园子,抬脚过去了。

    “王爷,现在没有外人,您有何事就说吧。”嘉恩也放下茶盏,准备洗耳恭听。辛王爷搓搓手叹了口气,“嘉恩世侄啊你也知道,我只有青颜一个独女。当年夫人诞下青颜已然吃了大苦头,大夫说她伤了身体,绝不能再孕。可“他挠了挠发际,一脸愁闷,”唉,没有男嗣像什么话呢?我到老了也想有个儿子在膝边孝顺。”

    嘉恩点点头,“嗯,这是人之常情。那王爷为何不多娶几房妾侍好延绵子嗣?”

    “哎,”辛王爷一听忙不迭地直摆手,“嘉恩世侄,你不知道我夫人,若我娶了妾侍回来,她还不得掀翻了我的王府!到时候哪还有安生日子过,不可不可”满脸认真的惊恐。

    “那?”

    辛王爷的手指头握了又握,半晌才终于下定了决定似的开口,“青颜一岁时,我曾与夫人商量此事未果,没办法,我我只好在外头悄悄置了一个宅院,一直不敢让他人知晓。”辛王爷尴尬得叙述着,肉肉的鼻根和眉间皱到一起,“这些年我只敢偶尔抽些日子偷偷去看看他们母子,直到去年那个女人生了重病过世,我那儿子若无依无靠地独活我心中实在难忍,便想同夫人商量接他进府,夫人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依”

    “王爷是否想让嘉恩从旁劝一劝王妃?”

    “啊,那倒不是。”辛王爷摇摇头,“青颜年岁也渐长,早晚要嫁出去,到时我们夫妇二人也是孤零零,有个儿子孝顺陪伴倒是桩好事,这一年来夫人心里已然动摇了。”

    “哦?这不是好事?嘉恩当恭喜王爷终得偿所愿了。”

    辛王爷笑笑,却并未释下重负,“虽然能让他进府,事情却没那么顺遂。”他靠向椅背,搭在桌几上的手指敲打桌面,发出有些焦躁的节奏,“我那儿子自见不得光,没有办法像在府里那般调教,行为性格相当乖张。他心里怪我没有救治好他母亲,几次三番不让我进宅门,一副要与我断绝关系的架势。我从没能教导他,在他面前更没什么威严,一时拿他没办法。”

    嘉恩想了想道,“公子想必还是孩子心性,王爷若要与他建立父子亲情,恐怕还需投其所好。”

    “世侄说的正是。”王爷抹了下鼻子,“我虽没有把他养在身边,却也知晓他爱习武,在宅院里也是终日练武,那些字画琴棋他是丝毫没有兴趣的。这些年为了讨他欢心我给他请了不少师傅教导,若是哪次请的师傅对了他的路子,那日倒是愿意同我说上几句。”他情不自禁笑了笑,“这回我好不容易说服了夫人,这子居然跟我横了说什么也不肯回来,要不是我找人看着他,他还要独自出去闯荡江湖去!”

    嘉恩觉得很有意思,听着倒觉得有骨气,这孩子似乎对王府的荣华富贵相当不屑。王爷继续说道,“于是我便拿习武之事诱导他,告诉他王府里有更好的教导师傅,他喜欢的兵器应有尽有。谁知那孩子竟大言不惭”他突然止了话头,露出难言的表情,

    “嗯?说什么?”

    “说若是我能请来嘉恩将军教他,他便回来。”辛王爷刚说完又赶紧补充,“世侄莫要生气,他既爱习武定是知晓嘉恩你的名号的,你武艺高强又一身功勋,他这样的孩子自然以你为榜样。我怎又会答应这般无理的要求?我告诉他将军事缠身又怎会来教你这样的毛头子,他便笃定说若不能与将军共事,即便饿死在宅院内也不会踏入我府里一步”王爷一脸头疼又无可奈何,他观察着嘉恩的反应生怕对方露出为难推拒的表情,但准确来说对方此时似乎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眼里的神态也令人无法捉摸。他不安地开口道,“嘉恩世侄,此事确实为难,这本是我的家事竟烦扰到你的头上。可是你也知道,我在朝中根本无权无势,一个王爷帽子不过是全了我皇家颜面。子又铁了心要进你军中,这我又哪能做主?所以只能答应他请了你来,腆着脸问一问世侄你军中可有无足轻重的闲职,不用近你身,只消令他知道好坏,愿意回我府中即可。”

    嘉恩轻出一口气,浓眉淡淡蹙起,冷毅的表情没有半分通融,“王爷,您是长辈,嘉恩本当听您的教导。只是军中无儿戏,士兵们日日勤奋习武并不是为了威风,而是要上战场c卫百姓c守疆土。别的话嘉恩不敢说,但我麾下的千万将士无一不身经百战骁勇无畏,若是今日因王爷开了口我便将公子列入我军中享清福,我又如何能服众?来日又如何带领将士去收服糸獒?”

    “这”辛王爷被说得哑口无言,脑门上都浸出汗珠,半晌才低下头,叹出口气,“世侄说的有理,是我思虑不足,让你为难”话还没说完,突然外面有厮着急忙慌地奔过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禀告,“老老爷!不好了,公子,公子他同林大人打起来了!”

    “什么?”两人一道站起来,嘉恩更是震惊,林书那么稳重斯文的一个人,怎么会“在哪里,还不快带路!”辛王爷急得大喝,两人赶紧随着厮跑了过去。

    林书出了花厅后便来了北苑里慢悠悠地转着,这王府里的奇花异卉真是不少,有些自己也叫不出名字来,但里头种的最多的还是各式品种的兰花,淡淡香气盈溢整个花苑,沁人心脾。有些娇贵的还养在边上的花室中,可见府里的主人是偏爱兰花的。他边走边在心中赞赏,忽地眼角闪现一片艳红,他心中一动,走了过去,正是月季。只种了一圃,品种也单一,可见只是为了好看些才种的,就连那特别的香气在这满苑的兰花香中也被掩盖的几不可闻。虽然少,可是花朵养护得倒是妥帖,一朵朵娇艳欲滴,欲张还羞的花瓣掩着花蕊,同细细的锯齿叶在悉风中微微摆动着。

    美丽动人。

    林书情不自禁看入了神。

    “你是什么人?”一道懒洋洋的但又极具挑衅意味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林书回过头巡视却不见有人,抬头望去,身后树干上竟坐着一个黑衣少年,一条长腿懒散地在空中摇晃,一手撑在屈起的一条腿上侧托着脑袋,嘴里叼着不知名的树枝,正冷冷冰冰地盯着他。

    林书心中一惊,这人何时在这里的?自己竟一直未有察觉?况且这自大的态度又是什么个情况他眯了眼打量眼前的少年,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但那双细长的双眼和周身的气场无名地给人一种压迫感,而且他一直在自己身后自己竟毫无察觉,对方看起来也并无意敛住气息,可见功夫也不一般,定非普通护院一类的角色。他心中暗暗提防,思量着王爷府中除了辛王爷和王妃是不会有人比他品阶高的,便反问道,

    “你又是何人?”

    少年却停了晃荡腿,盯了林书看了许久。细长的眼睛忽然一弯露出一丝坏笑,随即用下巴冲林书一扬,“瞧你鬼鬼祟祟的模样,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一个大男人这么爱花,怕不是什么采花贼吧?”

    林书眼中显出一丝愠怒,哪里来的子嘴里这么不干不净,这若是他营里的,他定会好好教训一番拧得笔直。

    辰彦信了他老爹的话,今日要将嘉恩将军请来游说让自己跟着他的事,就勉强给了个面子来府里等着结果。漫漫长日也不知等到什么时候,在这破府里待得他无聊透顶,这里百十来号人没人敢接近他,当他煞神似的避着。反正他也无所谓,这个王爷府他一点也不稀罕,不过是个牢笼,若不是为了嘉恩将军他早跑了。正在这树上发呆呢,底下就过来个人,身形挺拔步态轻稳有力,一看就是个练家子。他饶有趣味地观察着,那人却停了步子在树下兴致勃勃地赏花,嘁!自己还当遇到个“真男人”,竟然这么“娘不叽叽”的,看得他心里一阵鄙视。正好,自己现在无聊又手痒,找个由头跟他比试比试。他故意出声,果然那人转过身来,一下还没找见自己,他心里嗤笑一声,但在那人抬头看向自己时却愣了眼,这这不是林书大人吗?瞬间好像被雷劈到脑袋顶,他感到全身气血都在上涌,涌到脑子里震得耳蜗都嗡嗡响,他简直不敢相信林书大人有一天会站在眼前,还还呆萌地仰头看着自己。他暗暗咽了口口水,他老爹还真把嘉恩将军请来了啊不行了,一个林书大人出现他都要像炮仗似的飞上天了,再见到将军本人他可能会心脏跳得太快而死。

    不行,要冷静。

    他迅速调整状态,好不容易见到活人绝不能浪费机会。要知道将军跟前的三个弟弟就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功夫也是一等一的,其中林书的智谋更是无人能敌。当日他们班师回苏邱,他费了老大力挤到最前面,就看清了林书大人的一晃而过的侧脸和背影,他当时十分迷惑不解,怎么那个侧脸和说书人口中的“智勇双全的笑面鬼”一点儿也不符呢?明明就是个书生嘛!现在看来,还真是个书生额,还这么爱看花,还长得这么好看。额。不,不会错的,林书大人怎么可能是个爱看花的书生呢?辰彦嘴角一勾,决定再行一步。果然林书周身气场明显由温和转为肃杀的冷意,辰彦简直要雀跃地蹦起来。他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