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从支教到巨星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那些年我们的爱情
    喝着茶,和几个兄弟聊着过往,也是人生中惬意的事情。

    “时间差不多了,该去机场接老韩了。”胡杨看了下手表说道。

    其他四人也都收拾东西离开酒店驾着车前往京城国际机场。

    一个小时后,看到韩天乐从旅客出口走出来。

    看到外面来接他的胡杨等人,有些疲惫的脸庞瞬间绽发灿烂的笑容。

    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用力的抱了抱胡杨他们。

    之前所烦恼的事情,在这一刻也似乎不再困扰他了。

    “老韩,你膨胀了啊!”胡杨看着他笑道。

    “老胡,哥哥我两年多没见过你了,如果是因为这个,那等会我自罚三杯,如何?若不是的话,那就该好好说道说道了。”韩天乐看到胡杨这么说。

    以为是自己有什么做不对的地方。

    胡杨轻轻的摇摇头,拍了拍他的肚皮笑着说“现在不都说吗?不能说人胖,我只能换一种说法了。”

    听到他的话,韩天乐愣了一下,而其他的不知道笑的多开心。

    “小杨说的没错,老韩你真的是膨胀了,上次老黄结婚的时候,你还没有这个到现在这个重量级的,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朱宏远说道。

    的确如此,韩天乐的变化真的很大。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他的耳鬓出竟让能够看到一丝白发的痕迹。

    那可是从发根开始出现的,难度是未老先衰还是有其他特别的原因。

    “我们先回去吧!”胡杨说道。

    回来的时候,胡杨载着韩天乐和年爱阳晖,舒付载着朱老大他们两个。

    直接回胡杨南铜锣巷的四合院中。

    小姨子她们今晚回清芷园那边住了。

    昨天在录制歌曲的时候,胡杨给她们打过电话,说到时候朱老大他们会在这边住几天。

    小小姨子虽然不是那么心甘情愿,但还是很听姐夫的话。

    就是因为她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撒娇,什么时候老老实实的听话。

    若是恃宠而骄,那么即便胡杨一开始再宠溺她,也不会长久的。

    韩天乐坐在后面,打着哈欠说“老胡,等下到你那里后,先休息好再喝,这几天有点累,如何?”

    在兄弟面前,他没有太过于掩饰自己的想法。

    当然了,他们真的想要喝,也行的。

    只不过兴致会没那么高而已。

    “到我那边后,老黄给嫂子打个电话告诉她,今晚留在我这边睡觉,明天回去看看她,然后去舒付家喝酒去。”胡杨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这个他没有意见。

    而且大家也都有点累。

    黄学文拿出手机给年爱阳晖打了个电话将胡杨的意思转达给他们。

    大概半个小时后,回到四合院中。

    第二天十点多,胡杨才睁开有些干涩的眼睛。

    洗漱一番出去买了两大袋早餐回来。

    他们也都陆续醒来。

    坐在客厅中享受着空调吹出的冷风,吃着早餐聊着过往。

    然后就说起胡杨参加《华国新歌声》这事。

    都对他表示一定的羡慕。

    不是因为他获得好名次,而是他能够再次走上音乐之路。

    当初央音“六天王”乐队,就剩下他一个在这条路上。

    有点代表的感觉。

    他们年轻时梦想着在世界的舞台上高歌一曲,而未来胡杨有这个机会。

    这似乎是将他们的梦想寄托在胡杨身上,想要让他帮忙去实现。

    有羡慕,肯定也有鄙视。

    “我是在小杨海选第三轮的时候才发现他参加了《华国新歌声》,你们知道我当初看到他高居榜首的时候,有多惊讶吗?”朱宏远笑着说道。

    “我也关注了,老胡的实力有多强你也是知道的,真刀真枪干,老胡还真不怕他们,就算是现在号称‘高音女王’接班人的东郭秀慧,也未必是老胡的对手。”韩天乐也跟着说道。

    他继承家里的珠宝生意,自然也会关注华国央视举办的这档节目。

    特别是后面还在参赛选手中看到胡杨的存在。

    更加关注了。

    “不过一个中年油腻大叔竟然跟一群二十来岁的小朋友同台竞技,也不知道某人有没有羞耻的感觉。”韩天乐笑道。

    其他人也一脸赞同道“就是,老男人一个,还跑去欺负小朋友,等下喝酒的时候必须多喝几杯。”

    “哼哼,现在的年轻人可比我们当初猛多了。”胡杨可不想背负这样一个名头。

    “说说他们怎么猛?我们几个听着。”年爱阳晖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似乎在对胡杨说请开始你的表演。

    对着他无语的看了眼。

    “其他的就不说,有一点绝对是我们那时候比不了的。”

    “你们初中高中的时候敢光明正大谈恋爱吗?”胡杨问道。

    瞬间,他们六个都愣住了。

    特别是朱宏远c舒付和韩天乐他们三个,感受也是最深的。

    “还真这样,当初我们谈个恋爱,搞的比地下接头还要谨慎,小纸条小情书都不知道要经过多少人传达才能到对方手中。”韩天乐苦笑的摇摇头。

    而且最神奇的是,不管经过多少人,从来都不会送错人。

    那准确率比导弹还精准。

    甚至横跨几个学校的都有,从来不会有信件丢失这种情况发生。

    然而即便是这样,每年总有那么几对被班主任棒打鸳鸯,各种保证要好好学习,却隐藏的更深。

    “我初一时候的初恋就是被教导主任给拆了,我第一次牵手就给了那个女生呢。”舒付露出回忆的神色。

    “你还是单身狗的时候怎么不去追你初恋?”年爱阳晖问道。

    结果换来舒付鄙视的目光。

    “她初中就没读书,等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再次遇见她时,手里拉着一个,怀里抱着一个,肚子里还有一个,你去追吧。”

    “”

    “你有没有给红包他们,毕竟是你初恋的孩子”胡杨问道。

    这个角度够刁钻的

    顿时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初恋,分开后,不见面还好,留在记忆的幻想中。

    但很多时候,一旦遇见,现实与幻想之间的差别会让你怀疑人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