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女校男篮 > 正文 第103章-男生改变女院
    过年就是回去吃百家饭,过完年还得继续要饭

    早上6点多,蒋来就来到了宿舍楼后面,看着102宿舍被窗帘遮挡的严严实实,如果不从门走,这里是男生们唯一的出口,堵在这里就堵住了他们的后路。

    等了一会儿,不见里面有任何动静,蒋来有些等不及了,从一旁搬了几块砖,踩在上面,去敲着窗户。

    刚敲了两下,窗户居然开了,蒋来费力的踩在墙边的棱上,拉开了窗帘,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不用说,这帮小子已经提前走了。

    蒋来气急败坏,想骂人都没人可骂,她径直的向球馆走去,早饭都不吃了,已经被一肚子气给气饱了,以前五大元老听话的很,可以说唯命是从,自从球队组建了之后,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

    早知道这样,就不当这个啦啦队长了,难怪像学生会主席祖彤讨厌男生,这样看来还是非常有道理的,女院就不该收男生。

    蒋来在球馆周围转着圈的走着,敲着各处能敲的玻璃,开始像活泼的妇女一样,叫骂起来。

    球馆里面,正在训练的庄华和十三太保停了下来,所有人都跟随着蒋来的骂声原地转了一圈,最后外面的声音消停了,大家才面面相觑。

    “她在正门的时候声音最大,现在一点点儿的声音越来越肺活量不行啊!”汝立波摇着头点评着。

    “这就是环绕立体声吧?”庞子轩画了一个圈,用心的感受着,和左右声道截然不同的音响效果。

    “她这不行,骂的就那几句话,重复来重复去的,听着都腻了,我妈骂我爸从早骂到晚,没有一句重复的。”石腾提起自己的母亲,充满了骄傲,同时也向大家传递着语言的美丽。

    “你爸这都能忍?”焦海龙走到场边喝了一口水。

    “大丈夫能屈能伸啊!这点儿忍不了还能干什么大事。”石腾晃动着脑袋,白话着。

    “你说你爸胳膊上纹个忍字,就是忍这个的?”党锐指着护臂的位置。

    “该忍则忍,小不忍则乱大谋,道上的事,你不明白。”石腾知道说错了话,极力的掩饰着。

    “我突然想起个事,我们在女院如果待上4年,那不都得纹个忍字啊?”房诚志一脸的担忧。

    “现在就算实习了,等以后你们结婚了,自然就习惯了。”王统摆弄着彩虹长筒袜,“石腾,给你的袜子怎么没穿啊?”

    这边闹的欢,对面的半场也没闲着。

    江岭翻着手机中的照片,拍的都是十二生肖训练的情况。

    “照片拍的差不多,就发一波,别重样,一会儿让他们再换换衣服什么的,再拍一些。”庄华在一旁指导着江岭。

    “教练,你怕一个女生干什么?让她进来能怎么的?”黄朝从一旁走了过来,明显被骂的有些难受。

    “这你还不明白吗?江岭是小何老师派来盯着我们的,她太烦人了,决不能让她把我们的计划搅合了,细节决定成败啊!”庄华搂着黄朝,悉心指点着。

    “今年也得像昨天一样吗?躲躲藏藏的?”黄朝看了教练一眼,心里有不满。

    庄华刚要说话,兜里的手机响了。

    之前庄华已经把所有人的手机收走了,并且调到静音模式,怕的就是有人走漏风声,只有黄朝的手机被庄华保管着。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手机声,立即齐刷刷的全都看向庄华。

    庄华拿出手机,上面是一条富强的信息:明天9点到花林,有时间吗?

    庄华不由分手,在手机上打着字:有时间,明天没课,到你家小区附近的咖啡厅吧!

    不一会儿,富强发来信息:明天10点,花城1区,忘你咖啡厅。

    “教练,已经约完了,该说一下你的计划了吧?”黄朝有些迫不及待了。

    “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能离开这里,晚上也得住在球馆里,把我告诉你们的东西,全都仔细的演练一遍。”庄华脸色立即严肃起来,对大家下着命令。

    十三太保严阵以待,等待着一个大事发生,庄华开始一步步的告诉他们自己的计划,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语气,都要到位。

    蒋来骂的声音已经哑了,在学校的商店里买了润喉糖含着,可是却越想越窝火,必须反击才行,既然他们不理自己,就得从他们家人下手。

    蒋来想起了庞子轩每天都给蒯伶俐送饭,他的习惯就是他的弱点,马上就到中午了,这个胖子肯定会给另一个胖子送饭。

    于是,蒋来立即到了蒯伶俐的宿舍,刚进门就发现她已经在桌上吃着骨头呢!

    “庞子轩送来的吗?”蒋来走到桌前,看着盆里的几个骨头。

    “对啊!你想吃吗?”蒯伶俐拿着一根骨头,大口的嚼着,吧唧吧唧的,非常诱人。

    “我没兴趣,他什么时候送来的。”蒋来一天没吃饭,但她并不饿,已经被气的忘记了什么事饥饿,肚子和血液里都不饿,这大概就是气功吧!

    “不是他送的,他家饭店的人送的。”蒯伶俐用筷子抠着骨髓。

    “伶俐,我找她有事,你能不能帮我把他从球馆叫出来。”蒋来坐到了床边,用着商量的口吻。

    “不行,他说了,现在球队封闭训练,任何人都不能见。”蒯伶俐吃完一根骨头,又拿起了一根,看都没看蒋来。

    “你就说他父母出事了,他肯定会出来的。”蒋来执着的劝着。

    “哎呀,那样我不就得见他父母了吗?我还没准备好见家长呢!”蒯伶俐把骨头放下,面露羞涩。

    “我找他有急事,快点。”蒋来拍着蒯伶俐的胳膊,催促着。

    “不行,不行,我困了,你等我一下。”蒯伶俐突然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匆匆爬上床,倒下就睡着了。

    蒋来早就知道蒯伶俐能睡,但不知道居然这么能睡,躺下就着了,吃多少nn才能起到这么迅速的效果啊!

    这个家属看来就别指望了,只能指望另一个家属何冬立了。

    蒋来走出门口,立即给何冬立打电话,得知她在麦当劳,赶紧下楼,跑了过去。

    蒋来进了麦当劳,一眼就看到何冬立在角落里,正在辅导陈浩然学习。

    “冬立,你马上把焦海龙从球馆里叫出来。”蒋来飞一般的出现在两人身前。

    “蒋来,什么事这么急啊?”何冬立放下手中的课本。

    “妈,这是谁啊?”陈浩然看着蒋来,礼帽性的笑了笑。

    蒋来听到有人管何冬立叫妈,震惊的看着。

    “不是亲生的,说来话长,你找他干什么啊?”何冬立稍作解释。

    “我必须当面跟他说。”亲身还是野生,也不是蒋来想要知道的。

    “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

    “我必须跟他当面说,赶紧给他打电话。”蒋来浑身的焦急。

    “那可不行,你不适合他,他也不适合你呀!”何冬立开始警惕起来,任何人都不能打焦海龙的主意。

    “阿姨,第三者插足可不对啊!”陈浩然毅然决然的维护着野生父母的权益,对敌人横眉怒视。

    何冬立对陈浩然竖起大拇指。

    这都是什么乱七糟的,原先女生都听她的,可男生出现后,怎么就开始乱了。

    蒋来没办法说服,只好悻悻离开。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