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崇祯本科生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送给雇佣兵的补给
    被人拿捏了命门的杰克只能同意做这单生意。

    所谓海盗,在后世就如同走私犯,他们有的是办法把真实的货物用各种手段藏匿着,然后想办法避开别人的检查。

    杰克就是这方面的老手,他的办法说出来也是一文不值。

    吕宋是西班牙人的殖民地,杰克选择的是吕宋东部作为航线,然后从望加锡海峡进入爪洼。装作是从南美洲过来的贸易船只。

    荷兰人只对南美洲西班牙的运银船有兴趣,对于一般的贸易船,他们才懒得理会,只管收税。而运银船每年是有时间段的,还有军舰护送,加上西班牙人已经吃过亏,当然不会再走这条航线。

    “杰克,这船上到底装的是什么?”大副很好奇,这一船的橡木桶咋看都不像是贵重玩意。

    “朗姆酒。”杰克抓住一只酒桶拼命地晃动。

    “你疯了吗,就算一船朗姆酒,也不值几个钱啊!”有船员抗议。

    朗姆酒产自美洲土著,是殖民者带去甘蔗种植之后的产物,也是航海船员们的喜爱饮料。

    但是,东南亚盛产甘蔗啊!这玩意也只有西班牙人喜欢,荷兰人更喜欢白兰地。

    “有人会出大价钱收购的。”杰克神秘地说。

    然大家没一个相信的,但是有一点,杰克船长这一次很慷慨。他容许船员放开肚皮喝,船上有的是朗姆酒,管够。

    这一下,大海盗杰克的船就此成了酒吧,船员们出来吕宋之后一个个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甚至几天之后大家都想不起来自己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了。

    反正大海四周都是一样,每天都没清醒过,谁还管那些。

    “杰克,杰克。你看看哪儿,是不是有船过来了?”大副使劲翻着眼皮,他手里拿着酒壶,站都站不稳。

    这条船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了,最脏的大海船也没有这条船脏,满船都是不知道哪天的呕吐物,活像是巴黎的街道。

    杰克自己也摇晃着,等到他看清楚之后,两个荷兰兵已经架住了他,只是他也吐了对方一身的污物,恶心得对面的荷兰上士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到那么去?”

    这是临近爪洼了,荷兰人的例行检查。杰克红着脸直接开始哭,活脱脱一个刚刚死了爹娘的苦命人。

    荷兰人本来想检查船舱里的,但是刚刚下去了一只脚就被熏了出来,那里面味道已经比猪圈还要恶心了。

    “噢我亲爱的先生们,你们不要难为可怜的杰克了。”大副红着脸,一步三摇地走到荷兰兵面前。荷兰人是从西班牙王国独立出来的,勉强能听懂大副的话。

    “可怜的杰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地倒霉鬼,他居然想把朗姆酒运到巴达维亚发财,这真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大的笑话。”大副真的像是在讲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巴达维亚已经让可恶的明人焚毁了。”荷兰兵如丧考妣。

    “呜呜呜”杰克哭得更伤心了,他挣脱着想要s,却被荷兰兵使劲拦着。

    所有人一提及明人无不愤慨。尤其是施琅,这家伙在船队走后,直接一把火把巴城烧了一个精光,所有的土著也都做了鸟兽散,回家吃他们的香蕉去了。

    荷兰人重新回到巴城之后,连一座像样的建筑都找不到,巴城想要恢复原来的样子,非年之功不可。

    荷兰人气坏了,巴城的损失不是丢了一座城这么简单,而是丢了半个东印度公司的业务。这损失可大了。最关键的是明人居然还赖在苏门答腊不走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明人不走,整个东南亚的土著跃跃欲试,全都不安分起来。

    荷兰人要想稳定东南亚的财源,首要的就是剿灭这股明军。不杀施琅,荷兰人就没有好日子过。

    “最近这些地方都不安全,劝你们还是尽快立刻比较好。”荷兰兵还是好心提醒杰克。

    “那怎么办,我们已经身无分文,还指望换些钱好回欧洲呢。”杰克可怜巴巴地说。

    “你们去苏门答腊岛周围碰碰运气吧,那里有我们荷兰的雇佣军,里面有许多西班牙人,或许他们爱喝。”

    欧洲人最喜欢用雇佣军,真正的荷兰才多少人口,指望他们自己人打仗还不如指望他们跑贸易呢。说白了,荷兰人还是雇佣的欧洲其他国家的军队,普鲁士和西班牙人居多,西班牙的船员,普鲁士的陆军。

    “大人,您真是太善良了。”杰克一转眼就变了另外一个人,他迅速巴结了荷兰兵,还需要了一封推荐信。

    不管信有没有用,起码杰克躲过了这次盘查。

    苏门答腊岛很大,荷兰人想封锁是很难的,而且明军不是这里的土著,明军的战斗力和武器装备一点不比何军差。

    所以,双方已经打过好几仗了,荷兰兵吃了大亏。但是他们猜到了明军没有后勤补给,所以并没有退缩。

    明军这边的n确实不多了,主要原因不是和荷兰人的战斗激烈,而是施琅对环境的误判。

    这里是热带雨林地区,到处都是恶劣环境,动不动就下雨,让本来就难保管的n很容易浪费掉。

    再加上鳄鱼c蟒蛇等大型野兽的袭扰,明军的n消耗的很快,完全没地方补充,只能看着一天天见底。

    “大人,天地会的人送来消息,让我们后天去这个地方接手补给。”一个已经投身进天地会的华工向施琅报告。

    “这一次消息准确吗?别又让我们白跑一趟。”施琅心里也清楚,要从敌军的包围中把补给送过来是很难的。

    “不管准确不准确,都要一试。要不那些洋鬼子就不帮我们打仗了。”冯信说。

    冯信也是自愿留下的,其实他对雇佣军更有兴趣。所以,那些荷兰俘虏基本上都是他在带领。冯信吹了很多牛,许诺了了很多条件,这才忽悠得这群外籍兵团没有散。

    但是外籍兵团打仗是讲条件的,不能说你让他们拿着刀跟拿枪的敌人拼命吧,那他们肯定不干。所以,n补给对冯信来说更重要。

    当杰克把补给送到施琅的手中的时候,施琅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船是洋人的船,旗是洋人的旗,接手武器的还是洋人的部队。但是这一切都是明人在领导,在操控,打的还是洋人。

    “东西是好东西,就是这味儿有点大。”冯信撕开油纸包,拿出一包闻了闻,差点没让他当场吐出来。

    “要是好闻的香味,早送到荷兰人那里了。”杰克没好气地说。

    “你这个洋鬼子说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道理不错。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外籍兵团,我保证你发财。”冯信一看对方是个不错的洋鬼子,就想着朝自己手下拉拢。

    “再见,再见。”杰克听了赶紧就溜,他还惦记着自己的两船货呢。

    2016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