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道图书馆 > 第十七卷 灵神死了! 第二二六二章 大结局(上)
    最快更新天道图馆最新章节!

    午夜花、寂静之铁这几种宝物,深处险地,敖封这种实力无法进入,除了自己和这些弟子之外,想要轻而易举的得到,普通封号,不可能完成。

    本以为是他们几人中的一个所为,竟然不是。

    岂不表示,同样有一个实力强劲的高手,在悄悄搜罗各种宝物?

    “还有高手?”

    郑阳愣了一下:“老师这样一说,倒还真有可能,我们也发现了几处蕴含宝物的地方,被人捷足先登了,本以为,是那位九天封王……也就是老师你做的,现在看来,应该不是!”

    “能找到这么多宝物,并且顺利取走,而且没留下太多痕迹,这人的实力,比起你们都丝毫不弱……”

    张悬疑惑之意越来越浓。

    根据敖封的介绍,神界除了他们这些人之外,几乎没什么高手了,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一位,从哪里来的?

    “听说……乾坤魔君,除了我之外,同样收了一位传人,并且专门为其炼制身躯……”

    路冲突然开口。

    “炼制身躯?”他这样一说,张悬也想了起来,隐隐约约听谁提起过。

    “是的,这位传人,好像比我们更早的来到神界,通过幽魂池诞生,魂魄极为强大,这才能顺利找到诸多宝物,并且轻松带走……”路冲继续道。

    能够在潮汐海这种地方,顺利找到这么多宝物,前人的经验,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灵魂强大,对宝物的敏感程度。

    有了这些,才能更好的搜集物品,有着远超其他人的速度。

    “比我们早来神界……也就是说,之前不是神界的人,那……会是谁呢?”

    张悬陷入沉思。

    ……

    “就算那些人都是张悬的学生又如何?我还有一个暗棋!保证能够拿到足够的宝物回来!”

    潮汐海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传讯玉牌,乾坤魔君再没了之前的黯然,反而显得意气风发。

    虽然他们无法将神念探查到潮汐海内部,但借助特殊的物品,里面的人,还是能将消息传递出来的。

    就好像现在……那位他准备许久的后手,传讯过来,说已经得到了无数宝物。

    听到这些宝物的名字,乾坤魔君心中就忍不住火热。

    不用想,只要全部拿出来,自己的实力,必然突飞猛进,即便无法超越灵犀帝尊,也绝对排在其他八大帝君最顶尖了。

    “你这个暗棋实力如何?”见他如此嘚瑟,云螭大帝哼了一声。

    “实力虽然不如路冲,肯定也比不上赵雅等人,但……灵魂强大,擅长隐藏和潜行,最适合寻找宝物!”乾坤魔君一脸自信。

    “擅长又有何用?一旦被那位九天封王找到,出手抢夺,你觉得他能逃得掉?”玲珑仙子在一侧泼冷水。

    他们都在为别人做嫁衣而懊恼,这家伙却如此得意,不打击他,打击谁?

    “逃肯定是逃不掉,但我已经提前交代清楚,不让他去人多的地方,尽量隐藏自己……”乾坤魔君满是骄傲:“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见他连这点都预料到了,众人无奈的摇头。

    做两手准备,这家伙,果然够狡诈的。

    看来乾坤魔君将会成为他们这次最大的赢家。

    嗡!

    心中正在感慨,突然感到眼前的潮汐海,一阵剧烈晃动,之前激荡而出的灵气,有了种向回流的趋势。

    “怎么回事?”云螭大帝皱了皱眉。

    “应该是有绝顶宝物出世了,宝物吸收潮汐海中的灵气,这才导致溃散到神界的灵气,出现回流……”玲珑仙子皱眉看向眼前漆黑的海洋,似乎想要看穿,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到。

    “绝顶宝物?不知道是啥……”灼阳大帝眼中充满了火热,不过随即苦笑着摇头。

    即便是绝顶,他们进不去,也不是他们的。

    肯定被那位九天封号,和其诸多弟子,抢夺了。

    “想知道是什么很简单,我让我那位暗棋,查探一下就好,如果有,就一并取走……”见众人全部神色落寞,乾坤魔君嘿嘿一笑。

    有暗棋就是爽!

    终于可以在其他帝君面前,赚得脸面,让他们羡慕自己了。

    传讯过去,片刻后,得到了回复。

    “为了不与其他人相遇,他本来藏好了身形,现在听到我的命令,去看那个决定宝物是什么了……”

    乾坤魔君笑了笑,老神安然的悬浮在原地,片刻后,手掌在玉牌上再次一划,眼睛陡然放光:“是……九天混沌金莲!”

    “九天混沌金莲?”

    所有人同时一震。

    普通封号,没听过这东西,他们身为帝君,知晓这件宝物的强大。

    天地所生之物,比起他们这些帝君,都丝毫不弱。

    “如果消息是真的,我们之中无论谁能够得到,都可以一举跨越到和灵犀帝尊一样的实力……”一直没说话的玄冥大帝,也难以遏制心中的激动。

    九天混沌金莲,可是比他们九大帝君都要古老的神物。

    获得并且炼化,修为必然直线飞升,超越现在的桎梏,轻而易举。

    “是啊……”众人同时点头。

    虽然羡慕,可现在张悬在里面,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家的封号能够抢得过。

    “我要让暗棋,无论花费多少代价,都将这东西抢到手……”

    见众人的表情,乾坤魔君眼中一道光芒闪过。

    九天混沌金莲,根本没办法拒绝!

    手指一动,在传讯玉符上传递了命令。

    “你们都没机会了,我还是有机会的,我的暗棋,实力尽管不如张悬他们,搜集宝物的本领却丝毫不弱,他只要成功,就立刻回到神界……”

    做完这些,乾坤魔君双手背在身后,目光兴奋。

    能成功最好,无法成功,带着之前的宝物出来,自己也赚大了。

    不管怎么说,这步暗器,都做得很好,绝不可能再像路冲一样,临阵倒戈了……

    呼!

    正满是兴奋,手中的传讯玉符,一阵晃动,急忙低头看去,只看了一眼,乾坤魔君眼睛立刻瞪圆,脑子快要炸开。

    “怎么了?”几位帝君看过来。

    “我的暗棋说……”

    乾坤魔君一副快要哭的表情:“张悬是他的少爷……已经将宝物全部献过去了……”

    “……”诸多大帝。

    刚才还嘚瑟的脑袋扬到天上了,眨眼间这副结果,不光是乾坤魔君,接受不了,就连诸多大帝也全都面面相觑,有些发疯。

    众人培养的诸多弟子,是张悬的弟子,不想接受,也认了……毕竟人家收徒在前,自己培养其他人的时候,对方也详细说了……

    捏着鼻子也要认。

    可你费尽心血培养的暗棋……竟然是他的仆人,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乾坤魔君也有些抓狂。

    这位是幽魂池诞生,花费了无数心血培养而成,怎么就成了张悬的下人了?

    到底是我的后手,还是你的后手?

    一瞬间,他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活该……”玲珑仙子轻轻一笑。

    让你装逼,这下装不成了吧……

    ……

    “魏长风?”

    看着跪在面前称呼“少爷”的中年人,张悬愣住,一侧的魏如烟也眼眶红润的来到跟前,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爹……”

    陡然出现在面前,不是别人,正是名师大陆,那位为了治好女儿先天毒体,四处抢夺宝物的魏长风!

    为了一株药材,被圣兽击杀而死,本以为早已魂飞魄散,没想到,竟然复活了,而且在这里出现!

    “你怎么……”满是不解,张悬忍不住看过来。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当时临死时候,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将我的灵魂吞噬,再次醒来,就到了神界的幽魂池!”

    看到女儿,少爷都完好无损,而且都达到了封号级别,魏长风难以遏制心中的兴奋,道:“按照乾坤魔君的话来说,应该是……我的体质有些特殊,所以,才能生出魏如烟这样先天毒体的孩子。”

    “体质特殊?”张悬皱眉。

    当初见到这位的时候,曾用图馆专门探查过,并无任何不同,只是个普通人罢了,难不成图馆也有出错的时候?

    “魔君可说过是何种体质?”忍不住问道。

    “是【先天胎魂体】,拥有胎魂,可以保证胎中不迷,即便身死道陨,借助幽魂池复活,也能保持本心,不会迷失……”

    魏长风道。

    “先天胎魂体?”张悬眉头皱的更紧。

    这个,他听都没听过。

    不过,能保证魂魄不迷失,已然很可怕了。

    毕竟,不死帝君,都没做到这点。

    帝君都做不到,这位却完成了,难怪能够生出魏如烟这样的逆天天赋者……

    至于图馆为何没看出,或许当时的图馆只是融合了名师大陆的天道,级别太低,又或者是这种能力隐藏在魂魄之中,不亲身经历死亡,无法激活,自然也就探查不到。

    现在肯定是无法追查了。

    不过,这位魏长风没死,无论对于他,还是对于魏如烟来说,都是好事。

    “少爷,这是我来到潮汐海搜集到的宝物……”寒暄了几句,魏长风将得到的宝物递了过来。

    张悬看去,见之前怪的午夜花、寂静之铁赫然在列,当即松了口气。

    闹了半天,是他将东西拿走了……

    “你们守护左右,我打算闭关冲击帝君……”

    见宝物已经准备齐全,张悬微微一笑,刚想交代一下,自己借机冲击帝君试试,就感到脚下的空间一阵剧烈晃动,一道让人颤抖的气息,陡然释放而出。

    急忙转头,众人随即看到,眼前的潮汐海,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宛如将天幕撕扯成了两半。

    神界本来潮汐而去的力量,此刻全部反馈回来,整个潮汐海,剧烈晃动,随时都会彻底崩塌。

    “发生了什么事?”流焱神王等人全都吓得脸色发白,瑟瑟发抖。

    “老师……”赵雅等人也急忙看过来,眼中带着担忧。

    “那三株帝灵草……被人拿走了!”

    张悬眼睛眯起。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三株帝灵草,被什么人夺走,这才导致之前本就要崩塌的潮汐海再也承受不住。

    抬眼看去,漆黑的裂缝越来越大,横贯了整个苍穹,刚才他们抢夺地藏灵液所在的悬浮大陆,已经被横着劈成了两半,甚至很多地方,被漆黑的地方吞没,变成了无数粉尘。

    流星湖的屏障,被狂乱的气流搅碎,整个潮汐海一阵混乱,随时都会崩塌。

    “老师,我们怎么办?”

    看到眼前的局面,很快就要蔓延到神界,赵雅满脸着急。

    “必须想办法阻止……”张悬道。

    潮汐海联通神界,一旦破碎,神界必然会走到反噬,届时,不知多少生灵涂炭。

    正因如此,之前明明来到了帝灵草跟前,都没将其取走。

    转头看了一眼,空中璀璨的九天混沌金莲,知道分身彻底融合好力量,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当即咬了咬牙,身体一晃,笔直向裂缝出现的地方飞了过去。

    “跟我来……”

    一声低喝,赵雅等人紧跟其上。

    “哈哈……你不是想杀我吗?我倒要看看,今天到底是谁杀死谁……”

    还没近前,就听到一声咆哮响起,张悬抬头,随即看到之前在流星湖被自己追杀的帝绝丹,此时正悬浮在空中,露出狰狞的笑容。

    此时的它,已经将三株帝灵丹吞噬,身上的气息,更进一步,已经堪比真正的帝君。

    这家伙逃走之后,并未隐藏,而是找到了帝灵草,将其彻底炼化!

    也正因如此,破开了封印,让潮汐海的世界彻底撕扯开来。

    “你找死……”

    见自己没赶尽杀绝,留下如此隐患,张悬气的快要炸开,一声怒喝,身体一晃,手中长剑出现,笔直向眼前的帝绝丹冲了过去。

    真要这个潮汐海控制不住,神界不知要死多少人,而这些……都是这家伙带来的!

    如何让人不气愤?

    哗啦!

    风不止剑法施展出来,空中激荡出道道涟漪,宛如水波。

    “你难道以为,这样还能伤我?可笑!”

    看到剑法,帝绝丹冷冷一笑,五指张开,猛地向下压来。

    嗡!

    空间像是静止下来,张悬宛如被冻住的琥珀,被禁锢在空中一动不动。

    一招,分出胜负!

    张悬,竟不是对手。

    “老师……”

    赵雅等人就要冲过来。

    还没来到跟前,就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别管我,快去阻止裂缝蔓延……”

    “是!”

    众人一咬牙,急忙向裂缝冲了过去,还没来到跟前,就见老师身体四周,猛地激荡出一道道剑芒。

    哗啦!

    禁锢的空间撕裂开来,张悬跳出,再次向眼前的帝绝丹冲了过去。

    “快想办法阻止裂缝,不然神界肯定要出现大灾难……”见老师脱险,众人松了口气,赵雅再次看向眼前不停吞噬潮汐海的裂缝,眼睛眯起。

    潮汐海本身就吞噬神界的灵气,让九天九帝都无可奈何,现在一旦破坏,极有可能席卷神界九天,让本就灵气衰退的神界,彻底陷入混乱。

    “我来吧……”

    当先向前方冲去,洛七七来到裂痕跟前,娇躯一晃,变成静空珠。

    本来向两侧蔓延的裂痕,在静空珠的笼罩下,陡然停了下来。

    不过,静空珠不停颤抖,好像随时都会承受不住,被震动的空间,排斥出去。

    “快帮助七七!”

    赵雅来到跟前,体内精纯的力量传递过去。

    紧接着郑阳、刘扬、袁涛、魏如烟等人也急忙将力量灌输而至。

    裂缝被控制住了片刻,继续晃动起来,紧接着整个潮汐海,不断沸腾,眼前的裂痕,像是吞噬万物的深渊,空中飞行的陨石、灵气,全部被吞咽下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宛如坠入了黑洞,眨眼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噗!

    吐血的声音响起,洛七七再也控制不住身形,变回女孩的样子,嘴角鲜血流淌,郑阳、赵雅等人也个个面容惨白。

    嘶啦!

    没了静空珠的制衡,裂缝撕裂的速度再次加快,眨眼功夫,横贯了整个潮汐海,像是要将这地方彻底撕扯成两半。

    “我们阻挡不住……”

    洛七七和赵雅等人脸色一黯。

    潮汐海,灵气潮汐,连九帝都无可奈何,现在强行破开,宛如推倒的多米诺骨牌,即便洛七七和赵雅等人实力超凡,也同样无可奈何。

    “老师,只有老师才能阻止……”

    急忙转头,就见张悬和帝绝丹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

    吞噬了帝灵草的帝绝丹,已经晋级到了真正帝君级别,尽管还没得到九天承认,实力却已不比其他帝君弱太多了。

    张悬虽已经突破到封号巅峰,依旧力有不逮,两两对战,一直落在下风。

    “哈哈,给我死吧!”

    感受到刚才无可奈何的青年,被自己压着打,帝绝丹兴奋地一声长嘶,手掌再次翻滚,雄浑的力量宛如天地坠裂。

    潮汐海被裂缝撕扯,本身就坚持不住,现在在它的攻击下,毁坏的更快,整个空间都混乱起来,灵气四处游荡,不少普通神王,抵挡不住,被当场撕成碎片。

    如果说之前的灵气潮汐,神王虽会陨落,至少还有一部分能够生还,但现在,灵气躁动下,神王纷纷陨落,短短五分钟不到,死了接近一大半。

    甚至封号级别的,也开始死亡。

    短短一段时间,死的神王人数,竟然超过了之前的十年!

    “必须快点解决,不然,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见帝绝丹越战越勇,张悬脸色难看。

    继续打下去,不光潮汐海的人会死,神界也将生灵涂炭,必须尽快解决这家伙,再想其他办法。

    “我已经施展出最强力量了,除非……能更进一步!”

    与之战斗,已经将最强剑法和战斗技巧施展出来了,可吞服了帝灵草的帝绝丹,力量无穷无尽,根本抵挡不住。

    除非……修为更进一步,否则,想要将其击败,几乎不可能做到。

    “那就突破吧!”

    不去管空中坠落而下的掌印,张悬深吸一口气,手腕一翻,之前诸多弟子送来的宝物,全部出现在掌心。

    体内真气狂涌,这些对帝君都有效果的宝物,立刻炸开。

    滋滋滋!

    无数精纯的灵气,一瞬间涌入他的丹田穴道,滋养着身体。

    “现在想突破,晚了吧……”

    见被自己压着打的家伙,此刻竟然还想着突破,帝绝丹冷哼,手上的攻击,再次挥洒。

    “时间足够……”轻轻一笑,张悬心神陡然沉浸在图馆的春秋大典之中。

    在这里修炼,时间是外界的一万倍。

    外面一秒钟的时间,里面就是一万秒,2.7个小时,接近一个半时辰。

    这么久,足够他冲击帝君了。

    心神沉稳,体内真气快速运转,本就压制的帝君屏障再次出现在眼前。

    “冲击!”

    一声低呼,体内的力量化作剑气,猛地挥洒。

    轰轰轰!

    隔膜坚硬的宛如钢铁,连续劈了几次,都无法冲击成功。

    “不愧是帝君境界,即便领悟了功法,想要突破,也没那么容易……”

    之前,在月亮之上,感受到随时都会突破,还以为真的可以撕开桎梏,现在看来,根本没那么容易。

    帝君,神灵之中最大的屏障,神界无数生命所期望的境界,真要这么简单,也不至于神界城里这么多年来,只有孔师一人完成了。

    “不仅是屏障厚,更重要的是,天地不允许……”

    又连续冲击了几次,张悬明白过来。

    屏障雄厚只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原因,是天地之间,有股特殊的力量,在压制着他,让他无法冲击成功。

    就好像被天道监管,每一次想要冲过去,都会有人在后面拽着他,不让其前进。

    “封!”

    知道肯定是体内天道图馆,张悬精神一动,将其封印起来。

    轰!

    继续冲击,依旧感到力量难以达到圆润,距离帝君还是差了最后一层隔膜。

    “是力量不够……”

    目光一闪。

    冲击帝君,需要的资源实在太多了,即便将所有弟子搜集的宝物,全部吞噬,都做不到,先要成功,唯有一个办法……

    将眼前的帝绝丹,也吞掉!

    它已经达到帝君级别,再能吞掉,配合之前的积累,所谓的帝君屏障,将不再是难题,完全可以瞬间破开!

    只是……都不是它的对手,怎么吞?

    “哈哈,帝君如果这么容易突破,我也早就离开这潮汐海,而不至于一直困在原地了……”

    似乎看出了他面临的问题,空中的帝绝丹一声冷笑。

    啪啪啪!

    空间在攻击下形成的裂痕,蔓延到张悬面前,潮汐海此刻已经崩塌的不像样子,随时都会彻底毁坏、湮灭,不复存在。

    “一旦潮汐海彻底崩塌,我还没突破成功,回到神界,压力更大,再想突破,几乎不可能了……”

    满是着急。

    回到神界,有九天压制,想要突破帝君,几乎无法完成。

    也就是说,想要突破,只能在潮汐海崩塌之前完成,否则……一旦回归,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做到。

    之前的裂痕已经将潮汐海彻底撕裂,加上帝绝丹的攻击,空间破碎不堪,潮汐海是因为灵气回流才能坚持到现在,一旦灵气彻底回流结束,估计会立刻崩塌,多一秒都坚持不了。

    “一分钟,也就是说,最多一分钟时间内,必须冲击帝君成功……”

    根据他的计算,六十秒内,潮汐海就会承受不住。

    也就是说是,这么长时间内,必须冲击完成……

    即便拥有春秋大典,也难上加难,几乎不可能完成。

    毕竟……要先将这位帝绝丹击败!

    而将其击败,必须拥有帝君的实力……

    好像一个死循环,无法破解。

    “除非……除非能够领悟,帝君级别的剑法!”

    眼中光芒一闪。

    想要短时间内,重创帝绝丹,并且将其药力吞服……必须拥有将其击杀的力量,而这种力量除了达到帝君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领悟更高明的剑法!

    现在帝君级别的功法已经领悟完成,是爱情。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如果能够衍化成剑法,用尽全力施展出来,或许同样可以将眼前的帝绝丹斩杀。

    但……功法是功法,剑法是剑法,功法还没突破,就推敲剑法,而且还是跨越天道的境界,几乎不可能完成。

    难度比突破帝君,还要大上无数倍。

    手中长剑抖动,按照当时领悟的帝君功法,施展剑招,发现每一次都有些胸闷气短,力量无法顺畅用出。

    “错误!”

    “错误!”

    “错误!”

    “还是错误……”

    连续施展了十几种剑意运转的方式,都是错的,整个人也被胡乱的真气,冲的有些气血混乱。

    时间一秒秒过去。

    一分钟的时间,眨眼功夫就过了一大半,潮汐海再也坚持不住,晃动的更加剧烈,看样子,连十秒钟,都未必能够坚持下来了!

    “看你能抵挡几招,死……”

    帝绝丹也发现了这点,兴奋的长嘶一声,手掌倾覆,再次碾压而下。

    这下的力量比刚才更加强大,宛如打破了潮汐海的最后一丝坚持,破碎的空间夹带着,无穷无尽的力量碾落而至。

    生死一击!

    张悬挡不住,死。

    能挡住,帝绝丹,死。

    “老师……”赵雅等人拳头眼睛通红,想要冲过来帮忙,还没来到跟前就被破碎的空间排挤到远处。

    战场已经是他们一人一丹的,除非达到了帝君,否则,谁都无法靠近。

    “看样子,参悟不出来了……”

    “时间太着急了,帝君级别的剑法,不可能一撮而就……”

    看到攻击来到眼前,脑中还没有一点头绪,张悬摇了摇头。

    以为自己是个天才,遇到再危险的事,都可以逢凶化吉,现在看来,没那么容易。

    不到一分钟时间,参悟一套帝君境界的剑法,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知道无法成功,张悬再次抬头,随即看到眼前破碎的空间,烟花一样,缓慢坠落。

    仿佛一瞬间,时间变慢了。

    重新回到了名师大陆,燃烧张家血脉的时刻。

    重生两年多来,无数回忆,涌现在脑海,慢镜头一般回放。

    为了不被赶出学院,努力成为一位好老师,然后一步步前进,为家人,为爱人,为朋友,为学生……

    努力奋斗,从未停止。

    现在……或许真的可以停下了。

    本以为,要和洛若曦最终刀兵相见,争夺天道,现在看来,不用那么尴尬了。

    “如果我死了,无法复活,她会伤心吧……”

    脑海中突兀冒出洛若曦的身影,张悬嘴角露出甜甜的笑意。

    “或许,她答应做我女朋友的瞬间,就猜到了这个结局,就知道,我们会死一个……”

    一直觉得自己很难抉择,但自己无知的时间长。

    作为唯一的知情人,洛若曦承受的煎熬肯定更大。

    所以,她比自己更加难受。

    “剑神天的那位帝君,说我的剑法中,太多缠绵,少了守护……所以,没有坚韧的力量!但……如果守护不了呢?”

    守护,是可以保证亲人无虞,但如果像现在,神界都毁坏了,天道都崩塌了,又能守护什么?

    孔师,万世之师,希望人人如龙,可……最终,不也身死道陨?

    守护是对的,但也不对。

    “我就是我,我不求大自在,自求无愧于心。”

    “既然生不能在一起,不如死而同穴!”

    “如果注定我要陨落在这里,死亡不是终点。”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轰隆!

    一道明悟出现在心底,眼中闪耀出耀眼的光芒,张悬随即感到体内四处狂涌的剑意,眨眼功夫凝聚起来,形成了一道辉煌耀眼的剑气。

    嘶啦!

    剑气借助赤霄剑激射而出,笔直冲向天庭,一瞬间就将帝绝丹挥洒下来的攻击斩成两半。

    “啊,这是什么剑法……你、你怎么施展出的出来……”

    一声尖叫,帝绝丹充满不敢相信的话语响起,强大无匹的身体,爆炸开来,一瞬间,雄浑到极点灵气,化作龙卷风,笔直向张悬身上疯狂灌涌。

    之前无法突破的禁锢,瞬间就突破桎梏,节节攀升。

    莞尔一笑,张悬看向天空,淡淡的声音化作龙吟,环绕在无数人的心底。

    “今日,我为帝君!”

    帝君最难以跨越的境界……破了!

    轰!

    潮汐海炸开,宛如烟花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