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正文 第620章 末日氛围(四千字)
    最快更新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最新章节!

    这里到底是岛国的哪个地方,朴飘乐毫不知情,他既不会岛国语,也没有闲情逸致的去背其他国家的地图,能够知道南早羊周边有哪几个国家,对他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

    不过带着蛇姬在陆地上休养一段时间后,还是要考虑应当如何于海洋上突围,岛国就这么屁大点个地方,躲藏起来太不容易了。

    明明自己的国家更小,朴飘乐却在认知上出现了错误。

    “要是什么都不做的话,只会让情况越来越被动,这些鸡贼的官府人员顺藤摸瓜的本事防不胜防。”将蛇姬放在平整的地面上,朴飘乐开动自己的脑筋。

    没有下半身的美少女,画面看起来着实恐怖。

    虽说朴飘乐的智商也就不过是二十多岁混吃等死社会青年的级别,琢磨也琢磨不出好的想法,但掌握着超凡之力,就像拿着自动步枪的小孩子走在大街上,一个不经意的想法都会酿成灾难。

    “若是就这样的话,岛国鬼子早晚会摸到陆地上。”自家的母国和岛国虽然不对付,但在阿妹莉卡的指使下,抛掉成见一起合作还是没问题的,自己和蛇姬能在陆地上生存的事情对南早羊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必须要做些什么,让岛国鬼子无暇搜查陆地。”

    “蛇姬……”朴飘乐看着蛇姬,“我有计划了,等到你伤势稍好的时候,我会到外海制造混乱,在沿岸的城市村镇掀起恐慌,这样大乱的局面对我们来说才有机会……”

    就在朴飘乐一边说,一边分析完善自己的计划时,靠在树干上的蛇姬却突然有了不良反应。

    “呕。”

    她弯下腰向着地面干呕着,只是干呕,没有真的呕出来东西,不然以四次元胃的存储量,小山一样的海鱼会把整片地区都淹没。

    朴飘乐关切的轻轻拍打蛇姬的背部,蛇姬可千万不能出问题。

    “没事,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不是大事。”蛇姬随手唤出了水球,表示自己现在的灵力已经恢复了些微,“我的力量已经在恢复了。”

    朴飘乐的眼神中闪过担心的阴翳,谁能想到茫茫无际的大海在人类的科技下,居然也会变成封闭的猎场。

    最关键的是近海的海域水深不够,不然潜到千米的海底下成为深海幽灵谁能找到。

    还真是小瞧你们了啊,人类!

    ……………………

    福冈县,福冈市,博多区,博多港。

    博多港自古以来都是西岛国地区重要的对外港口,古代对大陆贸易、外交等都是以博多港为起点终点,贸易船只在此云集,外交使节则是从这里进发。

    而另一方面,扰乱东亚沿海的倭寇和倭寇的前身松浦党却也是从博多港地区产生,这里一度成为让大陆、幕府头疼的倭寇基地,可谓是人嫌狗不待见。

    毕竟这些倭寇不光袭击大陆和早羊,就是岛国官府自己的沿海也经常被倭寇打家劫舍,所以后来出于提防洋人禁绝倭寇的考虑,德川幕府干脆了当的颁布了闭关锁国政令。

    当然现在博多港已经大变样了,博多港一周边都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还有沿海旅游的设施,怎么也瞧不出曾经穷酸破落的样子了。

    “嘿咻。”渔夫竹长将渔船拴在码头,振奋精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今天的收成不错,可喜可贺。

    “竹长,听说你的女儿去参加玉龙旗了,有没有打电话告诉你获得好成绩了?”

    “别开玩笑了,好成绩和她没有关系,最多就是去赛场随便走了走参与了下,今天不是都最后一天了,现在还不找我汇报,肯定是在赛场上表现的不行。”

    “亏你长的五大三粗,女儿却一点都不像你。”

    这个时候旁边的一名干瘦水手立马进来插科打诨:“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冤有头债有主,别来找我。”

    “滚滚滚,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看你家早晚是要绝后了。”

    一群中年男人说着没有营养的段子,倒是让码头上充满了快活的氛围。

    就在渔夫们无聊的时候,一艘渔船以‘狼奔豕突’的气势向港口奔来,连减速都没有,直接撞上了码头。

    “轰隆!”

    小渔船撞上码头,马力十足。

    飞溅的碎屑和带来的震感让还在说笑的渔夫们站立不稳,懵逼的趴在地上抱着脑袋。

    “喂,怎么回事。”

    “制动系统坏掉了?”

    紧接着小渔船上跳下几名渔夫,他们个个神情惊恐,下牙床和上牙床打着架,脑袋里嗡嗡一片。

    “噔噔噔。”

    当先的几名渔夫连解释都没有,疯狂的向着陆地上跑去,港口的众人连想抓住一个人询问的机会都没有。

    只有最后一人满头大汗,才好心的向周围人说道:“你们,大家,都快点跑吧,海上有龙王……龙王发怒了!”

    “什么龙王,龙王什么,龙什么王。”

    马氏三问还没来得及回答,港口外就响起了警车的声音,而在外海的海域,一艘艘同样惊慌失措的渔船飞速前来。

    ………………

    博多港,元寇防垒

    华国有夕阳红旅行团,岛国同样如此,倒不如说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如此,年轻人有时间却没有金钱,老年人有了金钱却时间不多。

    元寇防垒也大大小小是福冈县知名的文物古迹,不光有遗迹,还有相关的博物馆,只是博物馆中摆放的文物年代标注值得吐槽,清甲都能标注成元朝的甲胄。

    临海的沙滩上,不高的砖石垒成的防线绵延成一条直线,要是对历史没有了解的人,看到这条低矮的砖石墙,只会感觉意义何在。

    年轻靓丽的女导游在前方手指着元寇防垒,后方则是慢悠悠跟随着的老年团:“这就是元寇防垒的残垣断壁了,历经了近千年的风雨后,原本漫长高大的砖石墙如今只剩下了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一小段。”

    扒墙砖拿回去盖屋子,岛国人也是一把好手。

    “但在八百年前,正是这一道防线抵挡住了元寇的入侵。”

    旅行团中有老头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导游,几个人悄咪咪的说着荤段子。

    “要是放在我年轻帅气的时候,这种小丫头……”

    说荤段子,他们这些色老头可是专业的。

    “征服了广袤土地的蒙古人将目光投向了……”导游说着公式化的句子,这段历史虽说华国人了解的不多,也鲜有研究者,但对岛国人来说并不冷门。

    毕竟这一仗可以说是从各方面都改变了岛国的生态,直接促使了武家政治进入第二阶段。

    “于是在一边征服南宋时,蒙古的大汗一边抽调力量入侵我国,他们的第一战是对马岛,千人队在几小时内就全歼对马岛守护代的全部武装,紧接着以对马岛为踏板,进攻壹岐岛,壹岐岛守护代全族剖腹。”

    “啊,对马啊,啊,壹岐啊。”旅行团的老年人懵懂的点了点头,这俩地方他们还真的不熟悉,就知道是个海岛,既然是海岛,钓鱼应该挺不错。

    倒是有人开始思维发散了:“要不要去哪里钓鱼?”

    “紧接着没有多少修整,蒙古军的舰队抵达如今的福冈县,先是从长滨登陆击败守军,接着马不停蹄轻取生松原击溃守军,此时距离全九州的中心太宰府只有一天的路程。”

    “蒙古军稍作休整后兵分两路,最后于博多展开决战,对阵的双方是蒙古的两万战兵,和九州封国的奉行、御家人的十万两千人军队。”

    “然后呢。”真细究起细节,不少岛国人对这段战争也是不了解的。

    就像华国人都知道三国,但要详细的说出三国中的某个战役的具体经过就困难了。

    “先是蒙古一万战兵与九州大部军队交锋,另外一万人从其他方向截断九州各方向而来的支援军队,最后两军合围击败了博多地区的军队。”导游没有说的是,这一场战斗总共才持续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完全是一面倒的战斗,溃败的御家人武士连家眷都顾不上,躲进了太宰府水城,看着自己的妻女被掠走。

    这场战斗发生的时间毕竟过去太远了,夕阳红团的老人们只是明白的点了点头,听在耳中难免没有什么实感,近千年的物是人非了。

    “两万打十万啊,不过蒙古人好像个个都是相扑力士吧。”

    “两万个相扑力士。”

    “朝青龙那样的?”

    岛国在维新后开始重视起相扑运动,不过吊诡的是世纪初的四大相扑力士,三个都是蒙古人……

    导游带着甜甜笑容道:“倒并不是,元寇入侵的主力是蒙古的汉军世侯,以及部分早羊的水手。”

    “却说在击败了所有守军后,元寇本来可以长驱直入进攻太宰府,不过在接连的战争后,这只远征军弹药基本消耗干净,体力也不足够。”

    “加之军中蒙古、汉人、早羊人的将领的争吵仇眦,汉军统帅又在战斗中受伤,第一次的远征军略施教训掠夺后便乘船离开,就像对爪哇、安南的战斗一样,接着第一次的远征军便在返程中遇到了风暴。”

    “有一艘船到是被吹到了志贺岛上,在我国的包围下军官自杀,剩余一百多人被俘。”

    “神风吧这就是。”

    “不过不是说神风吹跑了元寇吗?这怎么是元寇自己跑了啊。”

    “嗨依,神风其实是分为两次。”导游小姐点了点头,“大众所知道的神风是第二次元寇入侵发生的事情了,也是这漫长防垒的构筑背景,在第一次的入侵结束,蒙古大汗又在消灭了南宋后开始了第二次入侵,这次依然是走着之前的航海路线,不过除了原有的军队外,又多了十万的南宋降军。”

    “第二次入侵就是动真格的了,蒙古大汗准备的是在消灭守军后,将南宋的降军变为屯田军,再迁移家眷,快速蚕食整个九州岛。不过镰仓幕府在第一次不成功的防守后,于停战的几年间耗费钱财构筑起了这一道从长滨到博多的漫长防垒。”

    “依托着防垒,还有聚集起的比上次还要多的全天下军队,这一次蒙古入侵就没有那般简单了,先抵达的三万北路军被狙击在滩头,难以进攻。”

    “岛津家、大友家、龙造寺家等等,以及从京都方面赶来的军队进行殊死抵抗,再依托着防垒,十余万人终于抵挡住三万人的抢滩登陆,双方胶着漫长时间,蒙古军进攻无效,唯有等待约定好的十万南宋降军从南路而来,双方再何为进攻,而这段期间幕府军也多次试图将蒙古军赶走,不过没有任何作用。”

    “不过这十万援军先后脱节严重,像是长蛇样分布在海洋上,并非一次抵达,就在刚抵达了几万人后,台风季节终于到来,依托着船只为基地的蒙古大军一天过后死伤惨重。”

    “风暴过后,蒙古军逃的逃,死的死,只有两千人被困在了鹰岛上,等下到了纪念馆后,我们可以去参观一下鹰岛扫荡战的内容,两千残军在战死一半后,还剩下千人被俘。”

    “这才是真正的神风啊,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不过镰仓幕府在抵挡了两次入侵,布设了防线后,虽说艰难取胜,但战争导致了全国性的财政崩溃,无力再维持统治,没有多少年的功夫就被推翻……”

    “而在抵挡入侵的时候,全国上下的寺庙神社,以及将军、天皇一家都在日夜诵经,祈求神佛显灵降服敌国,特别是蒙古军的一路偏师还误打误撞到了今天的山口县,距离京畿的距离也不甚遥远,加剧了当时的紧张气息,日莲宗也趁势而起。”

    提起日莲宗,这些老年人打了个寒颤,现在全国多少宗教都是打着日莲宗的旗号啊。

    口碑直线下降。

    “真是,末日一样的氛围啊。”夕阳红旅行团的老头看着海面。

    从茫茫大海上,犹如天魔的军队汹汹杀来,这种事情要是放在如今,简直就是不敢想象啊,生活在恐慌的战战兢兢中,随时提防着大恐怖的降临。

    “不过现在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