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罪恶无形 > 卷三 红池 第三十一章 保险
    最快更新罪恶无形最新章节!

    “所以沈师兄的意思是……陈和是故意跟别人面前滋事,好被派出所抓到的?”夏青听出了沈文栋的意思,“可是假如他真的是咱们要找的嫌疑人,这么做非但不能帮他洗脱罪名,反而还会让他变成笼中之鸟啊?”

    沈文栋愣了一下,脸色有些尴尬:“你说的确实也是一种可能性,不过我觉得既然这一次我们遇到的凶手在作案的时候都会动那么多脑筋,说明他肯定是一个对自己的作案手法特别有信心的人,这样的一个人,说不定因为对自己特别有信心,所以才敢进行这么大胆的策划,不是吗?”

    夏青对这种观点并不是十分的认同,不过她主观上不认同不代表沈文栋说的这种可能性就完全不成立,所以她还是很虚心的点了点头:“师兄说的对。”

    夏青的态度还是让沈文栋感觉很受用的,他对夏青笑了笑:“没关系,各抒己见而已,毕竟哪种可能性都有可能存在,咱们现在谁也不用忙着否定谁的观点,集思广益,最后也说不定哪一条路是走得通的。”

    “厉成文这条线不能丢,”纪渊好像没有听见沈文栋和夏青的对话一样,对罗威和齐天华说,“厉成文见过我和夏青,肯定能记得住我们的样貌,所以调查他的这些事情就不太方便我们两个直接出面了,容易被他发觉。”

    “这个你不用担心,交给我们就行了。”齐天华是一个办事稳妥的人,素来以严谨认真而著称,听纪渊这么一说,他先开口表了个态。

    “对,对,纪师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到了罗威那里,态度就明显热络得多了,说是热络都有些不大准确,夸张一点说,颇有些狗腿子的意思,“交给别人的话,我不敢说,我们就肯定没有问题,我和老齐双剑合璧,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保证事半功倍的完成任务。

    别说是厉成文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了,大到结交了一些什么人,跟谁来往密切,小到他前一天晚上有没有吃饭哼歌唱小曲儿,保证都给你打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条理清晰,有依有据,无懈可击,万无一失!”

    纪渊被罗威一顿倒豆一样的许诺给炸的半天没说出话来,等他说完了,便把视线转向齐天华,对齐天华说:“如果你们调查过程中遇到那种不愿意协助调查的,就让罗威去,他一定能用‘口才’征服对方。”

    这话绝对算得上是一句调侃了,偏偏纪渊说的时候,脸上找不出一丝戏谑的表情,好像非常的认真,一下子倒是让罗威不敢吭声了,别说是他,就算是比他相对淡定不少的齐天华也因为没有摸清楚纪渊的意思,不敢盲目接话。

    倒是夏青,听了纪渊的话之后,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过之后,她对纪渊说:“想要当一个冷面笑匠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个火候可不太好掌握,一不小心被人当真了,可就一点效果都没有了!”

    她这么一笑一调侃,纪渊那边也没有反驳,默认了她的说法,罗威这才迅速解冻,整个人都放松下来,顺便嘿嘿嘿的笑了几声。

    “那我和罗威就负责厉成文那边接下来的事情了,”齐天华把朱信厚的通话记录,厚厚的一沓放在面前的桌上,“这是我们刚带回来的通话详单,最近这一年的都在这里,还没有来得及过一遍筛子,那接下来这件事情谁来处理呢……?”

    他一边说,眼神一边在纪渊、夏青和沈文栋之间游走。

    沈文栋看了看那厚厚的一沓通话记录,有些惊讶:“这个朱信厚不是一天到晚疲于奔命么?怎么还有那么多的功夫接打电话呢?可惜了,朱学名那边也不稳当,我也脱离不开,不然还可以帮一帮你们两个,多少也能轻快一点。”

    罗威在一旁刚想要开口,恰好看到纪渊朝自己看过来,下意识的把到了嘴边的话给憋了回去,没有说出来。

    “那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在这儿跟你们一起呆一会儿,也算是我休息过了,我这就回去看看朱学名的情况怎么样。”沈文栋伸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活动活动腰腿,然后对其他几个人摆摆手,夹着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他不是说朱学名被主治医生给镇住了,已经老实下来了么?这怎么又需要人跑去盯着了呢?”罗威等沈文栋走了,才回过神来,把方才没说的话说了出来。

    “那你现在把他叫回来,让他跟你们那一组一起去查厉成文。”纪渊说。

    罗威连忙摇头,生怕慢半拍显得自己诚意不足似的:“不用不用!谢谢师兄关心!我觉得有我和齐天华两个人来做这件事就足够了!不需要更多外援!”

    “不管怎么说,确保朱学名平安无事也是很重要的。”夏青和稀泥的说。

    “是是是,夏青说的对,我同意夏青的观点!”罗威忙不迭的附和。

    于是任务就这样被重新分配了一下,齐天华和罗威商量了一下掌握厉成文近况的入手点,确保能够打听到比较准确的信息,又不容易惊动当事人,而纪渊和夏青则开始对照着那密密麻麻的通话记录,开始从中寻找与朱信厚联系比较密切的人,以及这些人的身份背景等等信息。

    这项工作的枯燥程度与筛查监控录像不相上下,对精力的耗费也比较大,看上一会儿,眼睛就会被一串一串的数字给弄得发花。

    夏青第一步先把出现频率比较高的号码全都摘出来,按照频率比较大的时间段前后顺序整理出来,然后才开始对照着机主姓名更加深入的去查对方的个人情况,看看其中有没有比较值得注意的人。

    翻了一会儿,夏青看得两眼发话,感觉眼框里面又酸又干涩,她用手背轻轻的揉了揉眼睛,缓解一下眼部的不适,然后继续整理手上的通话记录名单,期

    间她似乎看到纪渊走了出去,也没有腾出精力去过问。

    过了一会儿,纪渊回来了,路过夏青桌前,停下脚步,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夏青桌上,然后就一言不发的径直回了自己的座位。

    夏青回过神来,扭头看到自己桌上放了一瓶眼药水,那个牌子她认识,是专门用来缓解视疲劳和眼睛干涩的,效果非常好,当初她的眼睛看不见的时候,医生就让护工每天给她用这种眼药水来保持眼睛状况良好。

    后来眼睛恢复了视力,夏青也搬去了父母身边,开始快马加鞭的追赶落后的进度,为了自己崭新的人生理想和目标努力,因为眼睛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器质性问题,她的父母忙于工作没有给她继续购买眼药水,她也就没有继续使用。

    一转眼过了好几年,她自己都快要忘了,现在看到这个恢复视力之初还每天陪伴自己的药名,夏青觉得一些原本已经有些淡去的记忆又回来了。

    “纪渊,”夏青从椅子上站起来,手里攥着那瓶眼药水,走到纪渊面前,“你为什么会给我买这个眼药水?”

    纪渊抬起头,眼睛看向眼药水,没有去看夏青的脸:“因为用手揉眼睛是不卫生的,我以为这种事情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应该清楚。”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问你,为什么给我买这种眼药水?”夏青又问。

    纪渊停顿了一下,缓缓抬起头,看着夏青,对她说:“因为门口最近的哪家药店,缓解视疲劳的眼药水就只有这一种,你不信?那就出去问问吧。”

    说完,他就低下头继续专注的处理手头上的工作,不再理会夏青。

    夏青皱着眉头,看着纪渊,纪渊方才明显要比之前一段时间里任何一次打交道都更显得冷硬和疏离,态度硬邦邦就好像是一个大冰块。

    夏青摇了摇嘴唇,手心里攥着那支眼药水,静默了几秒钟,脸上重新漾起平日里那种温柔的笑容:“那就真的要多谢你啦,我保证以后不乱揉眼睛!”

    纪渊再次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夏青的笑容,他潦草的点了下头。

    夏青重新回到座位上,非常熟练的给自己滴好了眼药水,稍微闭目养神了那么两三分钟,然后深吸一口气,重新打起精神来继续工作。

    又过了一会儿,夏青整理到距离死者遇害差不多一个多月之前有那么一段时间,有一个号码和朱信厚联络道比较频繁,不光晚上,白天也经常打电话。而且每一次的通话时间还都不算特别短,这就有点意思了。

    夏青顺着机主信息一路调查,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这个号码的机主姓陈,这本身来讲并不算是什么,吸引到夏青注意的是这位陈姓机主的职业——此人是一名保险业务员。

    以朱信厚的生活现状和遇害之前的生活内容,他为什么会和那么一位保险业务员保持着如此密切的联络?并且从通讯记录上面体现出来的信息来看,大部分时候还是对方在打给他,他接听的时间基本不算很短。

    保险业务员也算是一种无利不起早的职业了,这位陈姓保险业务员今年只有30岁,比朱信厚小了足足二十岁,两个没有亲缘关系的人,生活当中也没有发现明显交集,年纪又差距这么大,如果不是把朱信厚当做是自己的客户那么去对待,夏青实在是想不出来这位业务员联系朱信厚的其他理由。

    可是据他们掌握的情况来看,朱信厚并没有购买任何的保险类产品,很显然,那位保险业务员在最近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和朱信厚也已经没有什么联络了,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夏青觉得有必要关注一下。

    她把这位陈业务员的信息收集好,过去跟纪渊商量了一下,纪渊看完她整理的那些内容之后,立刻起身,一边拿外套一边对夏青说:“走吧,我们去看看这个业务员最近一段时间在干什么,有没有正常上班。”

    夏青连忙拿了衣服跟着纪渊一起出发,两个人按照陈业务员工作单位的地址找了过去,去了之后一打听,那位姓陈的业务员一直在正常工作状态下,只不过眼下出去见客户了,还没有回来。

    保险公司的人不知道纪渊和夏青的身份和来意,只当他们是之前就跟陈业务员商量好了时间约来见面的客户,所以还挺热情,招呼他们坐下来等一会儿,说陈业务员出去也有一阵子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两个人等了一会儿,时不时的有人看到他们枯等着,会询问一下他们的来意,把他们当成是来咨询的潜在客户了。

    不过当他们得知两个人是来等陈业务员的,失望多少是有一点的,之后态度大体还是比较客气热情,也几乎都会帮陈业务员说上几句话,例如他很快就会回来,这是用来稳住纪渊和夏青,怕他们着急要走不想等的,又例如说陈业务员为人诚恳,他们找他做咨询绝对是一个明智选择的,这是帮忙促成呢。

    不过这些行为倒也可以从侧面上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陈业务员在公司内部的人缘还是比较不错的。

    两个人枯坐着等了二十几分钟之后,一个瘦高瘦高的男人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他身上穿着一件大衣,大衣的长度如果穿在一般人身上估计是到小腿的位置,但是穿在这个瘦高个儿的身上,竟然只是到膝盖而已。

    这人……得有两米高吧?夏青暗暗的猜测着,她作为一名警校毕业的女生,对于身高175到185之间的男生几乎都已经习惯成自然,就算是校队那几个190+的黑铁塔,也只觉得比其他人略微多了几分压迫感而已。

    因为这样的一种“眼界”,夏青平日里很少会去惊叹身边的那个异性实在是太高了,不过现在走进来的这个人实在是又瘦又高,让她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非洲草原上的长颈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