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征战乐园 > 未知的道路 第十九章 伟大的诞生
    “这是画师。”

    “这是幸运儿。”

    “这是帝尊。”

    “这是武徒。”

    四个培养皿。

    原本盛放着画师和幸运儿的培养皿中,已经空无一物。

    倒是帝尊和武徒依旧尚在。

    “而帝尊,你是特殊的。”

    培养皿外,都得死郑重言道,他低下头来,看向培养皿中的婴儿。

    此时此刻。

    那婴儿,正瞪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同样看着都得死。

    四目相对。

    都得死笑了。

    “也到了,你该出场的时候了。”

    ……

    80年代,燕京。

    瓢泼大雨,雾霭朦朦。

    一道黑影,抱着婴儿,从雨帘中穿梭而来。

    黑影身披斗篷,看不清面容,只能从细微之处看出这人影,似有些矮小。

    此时此刻,人影快步行走,迅捷如风,而怀中的婴孩,即便年幼,似乎也颇为懂事一般不哭不闹,只是瞪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

    直到黑影脚步一顿。

    停在了某个四合院门前。

    他将婴儿轻轻放在了门檐下,又轻轻亲吻了下婴儿的脸颊。

    随后。

    他转头就走,没带走一片云彩。

    约十分钟后。

    四合院的大门被开启。

    一名身穿中山装的青壮年男人打开了门,一眼,便看到了地上的婴儿。

    寒冷的天气,冻得婴儿小脸发紫,但即便如此,婴儿也依旧不啼哭一声,只是用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似乎被这婴儿的眼神所吸引。

    又似乎被触动了心中的某根神经。

    总而言之,男人弯下腰,抱起婴儿,看着婴儿那甜甜的笑容,一时间只感觉心都要化开了似的。

    “老婆!老婆!你看这个,看!”

    男人如同孩子似的,抱着婴儿朗声嚷嚷着,不多时,一名长相美丽的女子,便打着伞? 从男人身后走出。

    男人一边生疏的抱着婴儿,一边兴奋道:“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我开门就看到他落在咱家门前。”

    “我瞧瞧哦? 哟? 还是个带把的!”

    “可能是老天开了眼……”

    “总之……嗯? 老婆,你说这下子,咱俩还用去孤儿院领养孩子么?”

    女子似乎也被男人怀中的婴儿所吸引? 她赶忙从男人手中接过孩子? 看着那活泼可爱的婴儿,女子脸上的愁容顷刻间消失一空。

    “说不定是别人落下的……不见得是弃婴。”

    略一踌躇,女子还是说道。

    “这样吧? 孤儿院咱们就先不去了? 等一等? 看看有没有人来接这个孩子。如果没有的话……咱们就自己养吧。”

    男子忙不迭地点头。

    一时间? 这两名不孕不育的夫妻? 似是得了宝贝一般欢喜。

    风儿刮过? 依稀带来男子的声音。

    “你说,要是真没人来接他,他是不是就是我儿子了?”

    “废话!”

    “那给他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咱们之前不都商量好了么?”

    “嗯……”

    男子的声音略一沉吟,便又说道。

    “就叫他嬴枭吧。”

    ……

    “我不是什么帝尊!”

    “你刚才说的话,我没听懂。”

    深渊上方。

    嬴枭干脆摇头? 否认了王维的猜测。

    但王维却只是嗤笑一声。

    嬴枭当然不会承认。

    事实上。

    王维也没什么证据这事儿你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

    什么?

    你说画师和武徒就站在嬴枭身边?这还不能说明些什么?

    搞笑……

    武徒乃是嬴枭秘密培养的高手? 这个行不行?

    画师是以前龙月在魔身边埋下的暗子? 这个行不行?

    再说了。

    除了王维和少数人之外? 谁知道天赐之石秘密培养了画师、武徒、帝尊、幸运儿四个棋子?

    谁知道!?

    总而言之,想要否认这件事情,办法太多太多更何况这事儿本来就没证据!

    或者说。

    一切都没证据!

    这整件事? 这里面一切的一切,天赐之石和嬴枭,都做得实在是太干净了。

    王维的确理顺了一切。

    “你们四个……出生在乐园之中,年幼时由都得死和全得死养育。”

    “你们出生的那个空间,似乎有些怪异那里面的时间不会流逝,这就给了天赐之石操作的空间。”

    “你们出生的时间,理论上大概就在魔刚刚崛起的那个时间点。”

    “第一个出场的,乃是画师……他直接被塞进了无尽深渊,没用多久,就混成了魔手下的头号大将!”

    “这是埋伏在魔身边的暗子。”

    “第二个出场的,乃是幸运儿。”

    说到这里,王维叹息一声。

    “幸运儿……就是李全知了。”

    “可能是过程中出现了什么变故。也可能是天赐之石早就算到了一切。”

    “总之,这幸运儿,应该是针对龙月布下的暗子……他虽然没混到龙月身边,但最后你猜怎么着?”

    “他反而获得了龙月的传承!”

    “咱也不知道是机缘巧合,还是一切都在你们的算计之下……总之呢,嗯,其实现在想想,一个当时连精英级都不是的轮回者,竟然胆敢在大战刚刚结束的第一时间,就跑到无尽深渊最底层。”

    “这胆量,这运气。你说没人罩着他谁信啊?”

    “而到了这一步,龙月和魔,都被下了暗手。身边都被天赐之石埋了棋子。”

    “然后就是乐园关闭,再重启。”

    “可能是那个时候,李全知已经太老了,潜力不太够了,后续的计划凭他自己,已经执行不动了。然后帝尊就出场了,也就是你。”

    “你组建大秦,横压一世。”

    “你风光无限,天之骄子。”

    “话又说回来了,你不是天之骄子谁是?有乐园罩着你,李全知也罩着你,龙月留下的传承也被你尽数接收,你不牛逼谁牛逼!”

    “魔没脑子。身边的头号大将是敌人的人他都不知道。”

    “龙月有脑子,但倒霉,她也不可能想得到天赐之石的布局如此缜密!当时那情况,我估计啊,她可能是不得不将传承交给李全知,却没想到所托非人,一腔热忱全都打了水漂。”

    “结果算来算去的,最牛逼的就是天赐之石了。”

    说到这里,王维冷哼一声。

    “三个棋手……呵呵,哪里有三个棋手?这盘棋,从头到尾都是天赐之石自己在下……他有的输?我都想不到他怎么会输,怎么能输!”

    “至于武徒……啧啧,只能说,没等到你出场,甚至不用你出场,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四张牌。

    天赐之石打了三张,就把一切的问题都给解决了!

    曾几何时,王维还觉得魔、龙月(嬴枭)、天赐之石三家对抗,谁输谁赢还要看各自的操作。

    结果……

    人家天赐之石把一切都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操作?

    不存在的。

    你们都是小欻欻,我随随便便就搞死你们。

    现在再复盘。

    王维轻而易举地便能发现。

    这局棋,天赐之石对魔和龙月,完全就是碾压碾得他们连骨灰都没剩下!

    “啪,啪,啪。”

    清脆的声音,从嬴枭双掌间响起。

    他就这么微笑着,拍着巴掌,看着王维,直到约十秒钟之后,嬴枭方才收了手。

    他说道。

    “我就知道你有才能。”

    “就是没想到,你这才能,全都用在编故事上了。”

    “我只问你一句话,这些东西,是不是都是你猜的?是不是没有事实依据?”

    王维的确猜到了一切。

    但……

    还是那句话。

    没证据!

    在这件事情上,没证据,就是最大的弱点和败笔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可以说你说的都是真的,但只要你拿不出证据,一切就都是白扯!

    现在的情况很特殊。

    嬴枭与王维,之前乃是同一阵营的。

    双方都有朋友,都有好友。

    王维的猜测有道理,但没有事实依据。

    这情况,你想让王维凭几句话,就让大家对嬴枭群起而攻之……

    真当这个大秦是王维的?

    当然。

    证据什么的。

    那是建立在双方实力对等的前提条件下。

    而现在双方的实力……

    嗯,这么说吧。

    在王维眼里,嬴枭几人的武力,还是小欻欻……

    真打?

    王维轻松弄死他们!

    事实就是,王维不需要跟他们讲证据!

    但。

    此刻,王维却没动手。

    哪怕他对自己的判断有充足的信心,他也依旧没动手。

    他只是说道:“你不怕我。”

    嬴枭笑道:“我当然怕你,你比我强很多,但这事儿,我问心无愧!”

    好一个问心无愧。

    王维不信嬴枭问心无愧。

    所以,他不怕王维的原因只有一点。

    他有所倚仗。

    可能是天赐之石有后手,能够克制住王维的武力。

    这个嘛……

    在王维看来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当然,能克制王维,但取不了王维的命要不然现在嬴枭就这么坦白一切就好了,根本不需要否认任何事情。

    因为如果他们现在有比王维还强的力量,他们就赢定了!

    想了想。

    王维笑道:“你现在还嘴硬的原因,大概只有一个了。”

    说完,王维指了指下方。

    “一旦那玩意达成了目的,你们就再无所顾忌了,或者说,不用再在乎我当前所拥有的力量了。”

    “你在等,你在熬时间,对么?”

    嬴枭摇头不语,似乎不想回应王维的问题。

    而王维……

    却笑了。

    “那就一起等吧,也正好让大家伙看看,到底是你问心无愧,还是我问心无愧。”

    ……

    王维的反应,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嬴枭愕然抬头,似乎不敢相信,王维竟然能在现在这情况下,继续忍耐下去。

    就连王维身后的霸王,都忍不住推了推王维。

    “我说,你这样真的好么?”

    王维回首笑道:“为什么不好?”

    霸王:“你自己都说了,现在嬴枭乃是在拖延时间……等到他们做完了一切,还能有咱们蹦跶的余地?”

    有道是趁你病要你命。

    现在这个时候,的确是出手的好时候,甚至可能是王维等人翻盘的唯一机会了。

    看嬴枭那副样子,一旦天赐之石做完了所有准备,他们将再无所顾忌到时候再出手,恐怕就太晚了。

    但凡是轮回者,就没有不注意出手时机的,所以,霸王才不解王维的决断。

    而王维,却只是摇了摇头。

    “我深信我的猜测是真的。”

    “但我不敢保证,嬴枭的话全是假的。”

    “万一……我说万一,天赐之石吸了魔和我的神国之后,真的选择一走了之,那么此事自然到此为止……嬴枭这句话没说错,这个真的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我现在动手,嬴枭等人势必拼死反抗,等我把他们都杀了,天赐之石出关,拍拍屁股走了……我以后怎么做人?”

    霸王登时无语。

    片刻,他又开口。

    “都这时候了,还管得了这么多?万一真出现了你说的那种情况……那……那就算他们倒霉!”

    这霸王,是真的狠。

    但他的话,不无道理。

    王维却又摇头。

    “即便我能杀了他们,然后呢?”

    霸王:“然后,然后咱们就去搞天赐……”

    霸王话说一半,突然没了声音。

    王维只是叹息道。

    “所以你看……不是我不出手。”

    “而是我出不出手,都没有意义的。即便我弄死了嬴枭他们,我也对付不了那个大阵,更是拿天赐之石毫无办法。”

    “事已至此,嬴枭他们,已经不重要了……整个计划已经成型,天赐之石的成功已经不可逆转。嬴枭死,天赐之石成功,嬴枭不死,天赐之石也会成功……杀不杀他们还有必要么?”

    事情就是如此。

    局面发展到现在,天赐之石已经是稳赢的局了。

    即便王维暴起杀人,杀了人之后,也只能看着天赐之石干瞪眼……除了泄愤,他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霸王不禁怒道:“那你过来干什么!就为了显摆一下你看破了一切?这又有屁用啊!”

    霸王这话……

    显然是有道理的。

    而王维,却没尴尬,他只是笑了笑。

    “我来,自然是有我的理由。”

    “一来,是想看看,我的猜测到底正不正确。”

    “而二来嘛……”

    说着说着,王维便不吭声了。

    然而其眉宇之间,闪烁的却是一切尽在掌握的光。

    见此一幕。

    霸王顿时沉默了下来。

    因为他看得出来。

    王维,好像是有备而来!

    柔和的声音,再次从王维口中传出。

    “我想当最后的赢家。”

    “但我同样想要立个牌坊。”

    “实际上到了现在,嬴枭依旧没有露出破绽,我杀他,名不正言不顺,我不想当这个恶人。”

    “所以,我要等,等到一切水落石出,一切真相大白,等到嬴枭跟天赐之石主动自爆……”

    “然后,我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了。”

    在内心之中,王维其实也期待一切都会走向最好的结局。

    天赐之石补充了能量,带着圣子一走了之。

    这样一来,什么问题,便都不是问题了。

    但。

    如果这种情况没发生。

    “我还有planb啊……”

    “这才是,我敢出现在这里的依仗。”

    说完,王维又转头,看向了霸王。

    “谢谢。”

    这声谢谢,说得突兀。

    霸王先是一愣,随后茫然道。

    “谢我作甚?”

    王维微微一笑。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当然,我倒是希望,这声谢谢,永远也用不上。”

    ……

    气氛,沉凝如死寂。

    所有人,都只是站着,沉默的看着下方的无尽深渊。

    能看到,此刻无尽深渊崩塌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剧烈!

    越来越多的土地、物质、生物、规则,被转化成了纯净的规则之力,在无双大阵的作用下,源源不断地补充到深渊祭坛内层空间的天赐之石体内。

    虽然……

    没人能看到天赐之石此刻的状态,然而所有人却都能感觉到,无形的压力,越来越浓,并逐渐扩散到整个域外战场之中!

    仿佛……

    某头凶兽,正在未知之地,慢慢睁开了双眼。

    祂开始苏醒,开始活动筋骨,开始翻滚,为一切的一切,带来终焉与结局。

    深渊祭坛内层空间中。

    圣子,正站立在天赐之石身边。

    从伦理上讲,天赐之石乃是圣子的母亲,圣子对天赐之石,有一种天然的憧憬与敬仰……

    然。

    这一刻的圣子,却没有任何见到母亲、匍匐在母亲身边的温情脉脉,他只是沉默着,仿佛认了命一般束手而立。

    前方,天赐之石的光芒愈演愈烈,圣子的表情,也越来越平静。

    突兀的,一道声音传入圣子耳中。

    “回归我的怀抱吧……我的孩子。”

    圣子依旧沉默不语。

    直到微微叹息,从圣子口中传出,他上前一步,主动拥抱了天赐之石散发而出的光。

    随后。

    融合开始!

    ……

    天赐之石,需要一个寄体。

    圣子,便是天赐之石选出来的那个寄体。

    曾几何时,王维觉得天赐之石还有备胎计划……

    天赐之石也的确有备胎计划。

    这是在情况危急时,专属于天赐之石的planb。

    但显然。

    现在的情况,用不到天赐之石的planb!

    一切,太顺利了。

    对手,羸弱不堪。

    而圣子。

    身为天赐之石的“独子”,无论是力量,还是与天赐之石的相性,还是对规则之力的承载能力,都是最高最强的!

    甚至于。

    当时。

    嬴枭与圣子战,将圣子的肉身打得飞灰湮灭,圣子于起源之地重塑肉身这一步,都是天赐之石的布局。

    为的,就是缩短天赐之石与圣子融合的时间!

    这个时间。

    真的被缩的很短。

    短到。

    只有一分钟不到!

    光芒,逐渐收缩。

    很快。

    白光便尽皆收归于天赐之石内部。

    而后,那残缺的石头又一次变形,飞快变化成了圣子的模样。

    一袭白衣。

    年轻英俊。

    一切的一切,都与圣子没什么不同。

    唯一的区别只在于,圣子的额头上,缓慢出现了一道惨白的圆形印记。

    圆形印记不断波动……

    道道波纹从圆形印记上涌现而出,并在圣子的额头上快速转化成了更多的印记。

    直到最后。

    五环套一圆的痕迹,便这般凝固在圣子的眉心处。

    这便是天赐之石,与无双大阵的缩略。

    同样,这也意味着,圣子,已经被抹杀了自我意识,至此回归了母亲的怀抱,与天赐之石合为了一体。

    然后。

    占据了圣子身体的天赐之石,缓慢睁开了双眼。

    ……

    “呼。”

    清晰的松气声,从嬴枭,画师,武徒口中传出。

    见状,王维回头,看向三人。

    “所以,成了?”

    “总用时,不到十分钟……很快啊。”

    王维笑眯眯的说着,而这时候的嬴枭,似乎也不愿再藏着掖着了。

    “是很快。”

    “所以,一切也就尘埃落定了吧……”

    这一刻的嬴枭很放松。

    他是真的放松。

    计划执行到了这一步,圣子与天赐之石顺利融合,一切自然也就再无悬念了。

    嬴枭是真的不信,王维能够在完全形态下的天赐之石面前蹦跶得起来。

    “然后呢?”

    王维突然开口,如此问道。

    而嬴枭,自然明白王维问这话的意思。

    然后什么?

    当然就是……

    既然此刻天赐之石计划已成,然后,祂又会怎么做?

    思考片刻,嬴枭忽然苦笑一声。

    “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这句话,登时让除了王维之外的所有人蒙圈了……

    最先起反应的,乃是文满和周武!

    文满疑惑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回应文满的,不是嬴枭,而是王维。

    王维开口道:“他的意思就是,他从头到尾都是天赐之石的狗!主子要办什么事儿,哪有跟狗应说尽说的道理?”

    这就是嬴枭的身份。

    这就是嬴枭在天赐之石眼中的地位!

    他只是一条被从小养大的狗!

    天赐之石有必要跟嬴枭透彻的说明,自己有什么目的,又会怎么做么?

    不需要的!

    你的生死都在我掌控之中,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别问为什么就完事儿了!

    嬴枭以沉默,证明了王维这个推论的真实性。

    而周武和文满,只是愣愣的看着嬴枭。

    周武突然道:“所以,你说的什么最好的结局……”

    “都是我猜的。”

    “你说的天赐之石只想要回家……”

    “祂跟我的确是这么说的,至于真实性……你问我有什么用?我只是执行者,不是什么决策者!天赐之石想怎么做,我不在乎。我只需要保证计划顺利展开,这就足够了。”

    说完,嬴枭迎着众人的目光,慢慢抬头,轻声说道。

    “欺骗了你们,我很抱歉。”

    “但现在抱歉,已经太晚了。”

    “无需多说其他……现在,大家,只需要做一件事情便好。”

    说着,嬴枭高举起双臂,用激昂的语气朗声喝道!

    “恭迎伟大的诞生。”

    “然后,听从宿命的安排!”

    他的语气。

    他的表情。

    的确是问心无愧!

    他有什么可愧疚的?

    从出生开始,他就是棋子,他就是傀儡。

    他得生命,他的一切,都是天赐之石的安排,都是天赐之石的谋算。

    愧疚?

    他当然不愧疚!

    因为他做的,就是他想做的,他应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