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磕了对家CP之后 > 踩踩雷
    “就这些吗”

    花俞垂眸, 那双湛蓝眼眸,不带任何多余感情的看着蔺禁蔚。蔺禁蔚被那种看死物的眼神注视着, 总觉得自己心里有点发憷, 声音也跟着弱了下去“没,没有了”

    挑起的眉缓缓放下,花俞转身离开, 一边往外面走一边拿出手机给花景榴打电话。那边接得很快, 没一会儿就接通了, 花俞道“哥,帮我打听一个人。”

    花景榴那边正在睡觉, 猝不及防接到花俞的电话,整个人都还有点发蒙。听到花俞让自己找人, 花景榴瞬间清醒了大半

    他从床上坐起来,追问“打听谁”

    这可是花俞破天荒的头一次向他这个“哥哥”求助

    电话那头的花俞,却并没有立刻提出自己的要求。她走出村庄,最终停留在自己的车子面前;车身上不知道被那个熊孩子用尖锐的石块划出了痕迹,花俞也懒得去查监控追究。

    她靠在车子上,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真的要去查吗

    十几年都这样过来了, 一定要在今天,去把自己已经结痂的伤口再撕开吗假如真的就像自己猜测的那样,元秋白的缺席有了理由,那么自己又该怎么办

    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收紧,指节也跟着泛起白色。

    电话另外一头, 花景榴不明所以,还在追问“你到底要查谁总要给我一个名字吧连名字都没有的话,就算是我也很难办啊”

    “白秋原。”

    “曾经霖禄中学的学生,高一六班,白秋原。她已经辍学很多年了,你回去查当年高一的应届生可能查不到,要查高一的学生名单,才有可能找得到她。”

    花俞拉开车门,坐进去,语气平静得就好像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电话另外一头的花景榴有点意外“只是找一个学生”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花俞自己也完全可以去找吧他记得花俞曾经在霖禄中学做过一段时间的交换生,霖禄中学新建的教学楼里面有两栋就是花俞后来捐赠的。如果她只是回去翻阅以前的学生档案的话,霖禄中学那边不至于不给面子。

    花俞垂着眼眸,轻声道“我有别的事,暂时抽不出时间。你帮我查一查,她当时为什么辍学。”

    她只是不想自己去查。她不确定自己是否有勇气翻开那份档案。又或者说,有精力去寻找早已经被盖章的过去。

    外面的太阳光逐渐强烈了起来,花俞深吸了一口气,把车窗摇起来,隔绝了外面的太阳。她并没有立刻开车,而是微微垂着头,额头抵在方向盘上,紧闭着眼睛。

    我该怎么办呢

    她在心里这样质问自己,却没有得到答案。太久之前的事情,此刻再去追究对错,似乎显得有点可笑。花俞甚至不知道,如果事实真的如同自己猜想的那般,那么自己又该如何去面对元秋白。

    手机震动了一下,花俞揉着额角,打开锁屏是盛今发来的消息,问她愿不愿意和元秋白合作拍杂志封面。这家杂志花俞也略有耳闻,是国际时尚圈里的一家老牌杂志的分支,在z国开创的子品牌。

    每季都会请当红明星来拍摄杂志封面;花俞几乎每一季都会受到邀请,当然,没有一季是去的。毕竟连国外的总公司邀请她都能拒绝,更别提这个子品牌了。

    但是这次

    目光在那行通知上面停留了许久,片刻之后,花俞动动手指,敲下两个字我去。

    东树公司。

    盛今和程小乘面对面对着,盛今皱眉拿着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正对着程小乘“你说,花俞这是在骂脏话,还是同意了”

    要是换了别人,盛今当然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但是花俞不是别人,她可是连着拒了不知道多少资源,号称圈内最难相处的顶流,能让各路花边小报无料可爆的话题终结者啊

    在拒绝通告的同时顺便骂句脏话,盛今觉得花俞完全干得出来这种事情。也不知道她的粉丝是不是严重抖,不然怎么受得了花俞那个狗脾气

    程小乘看着盛今的手机屏幕,也陷入了沉思。良久,他建议道“要不然,我们问问”

    盛今满脸冷漠“你去问”

    程小乘消音了。毕竟去问花俞这种问题,想也不想就知道,肯定会被讽刺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两人大眼瞪小眼。许久,还是程小乘败下阵来,灰溜溜的给花俞发了短信;嗯你问他为什么不发微信当然是因为被花俞拉黑了啊

    收到程小乘短信的时候,花俞刚刚洗完澡出来。头发还湿漉漉的滴着水,她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打开手机收短信看完程小乘的短信,她啧了一声,回复拍。

    信息刚发送出去,门铃就被人按响了。花俞犯嘀咕“难道是太久没收到回复,所以亲自上门来问了那也太及时了。”

    通过门口的监控往外看,却看见元秋白站在大门口。花俞愣了愣,没反应过来,就在她发呆的这几秒钟里,门铃又被按响了几次。

    深吸了一口气,花俞把湿漉漉的头发顺到耳后,正准备开门。指尖摸到门把手上时,她又犹豫了元秋白这个时候来找我干什么

    看了眼身后墙壁上的挂钟,现在才四点出头,既不是午饭时间也不是晚饭时间。难道是因为拍摄杂志封面的事情不对,盛今没有把握的事情一般不会说出去。在自己没有明确回答之前,她应该不会和元秋白说自己也会参加拍摄。

    叮咚

    催命似的门铃又继续响了起来。

    花俞拧着眉心,把门打开“有事”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是不是太凶了语气会不会很不耐烦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艹我凶不凶关她屁事

    无可否认,蔺校的存在,包括他的年龄,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花俞对元秋白的态度。甚至准确的来说,只要当初元秋白没有骗花俞这个可能性出现哪怕那么一点点,花俞对待元秋白的态度就会跟着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当然,这一切,元秋白都不知道。她听见花俞不耐的语气,先是一愣,随即弯起眉眼,露出招牌式的笑容“我刚刚听秋沈和秋草说了,之前他们在小区门口遇上奇奇怪怪的人,多亏了你出手帮忙,不然他们就要麻烦了。”

    “所以我是专门来向您道谢的也不知道您爱吃什么,就什么都买了一点。”

    说完,她指了指自己脚边的水果大礼包正如元秋白所说,什么应季水果都有一点,堆起来足足有她的小腿高。

    花俞眼神复杂的看着那堆水果“你一个人抱过来的”

    想到之前录节目的时候,元秋白徒手撕开米袋的壮举,花俞居然觉得她就算扛着这一堆水果走回来,也不是什么很惊悚的事情。

    元秋白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我一个人哪里扛得动啊店里的小哥帮我拿了一部分。前辈你有不爱吃的吗我之前本来想先查查的,不过您在网上的私人信息实在是太少了”

    花俞弯腰抱起一大篮水果;她本来想全拿的,结果颠了一下,发现自己可能一口气还真抱不动,于是默默的换了一半来抱。听见元秋白的话,她头也不抬,语气冷淡“除了芒果,都可以吃。”

    实际上杨桃我也不太爱吃。苹果吧,也不是很喜欢。梨子也不怎么喜欢。不过

    低头看着一篮的杨桃苹果梨子,花俞默默的把话给咽了回去。反正过敏的也只有芒果而已,其他的虽然不怎么喜欢吃,但至少吃下去也不会出事。

    元秋白听到花俞的话,在自己心里松了一口气幸好这个季节没什么芒果卖,剩下的水果好像前辈都还挺喜欢的。运气真好

    这么想着,她也弯腰帮忙“我来吧我来吧,前辈你少拿点”

    “我说过,”侧身避开元秋白伸过来的手,花俞微微皱着眉看向元秋白“可以不用叫我前辈,陈瞒他们怎么叫我,你也怎么叫我。”

    元秋白略微有点讶异“可以这么叫吗”

    不管是叫小九还是九九,似乎都过于亲密了一些。尤其是花俞这样圈内基本上没有什么私交好友的顶流,一旦她们这个称呼流传出去,外面还不知道会编排成什么样子。

    但不管怎么编排,作为顶流,肯定是花俞吃亏的。

    花俞背对着元秋白,神色淡淡“可以。”

    身后安静了片刻,随即响起一声很轻的声音“九九”

    花俞翘了翘嘴角“嗯。”

    把水果大礼包搬进屋内,元秋白松了口气,直起腰来,目光下意识的扫视四周。比起上一次过来,这次花俞屋子里的装修好像又换风格了。

    果然是因为上次屋子里被猫之后,就直接把整个屋子重新翻修了一遍吧

    这么一想还真是万恶的有钱人啊。

    她忍不住在心里这样吐槽着。

    花俞把扑过来的蠢货拎起来扔到沙发上,朝元秋白扬了扬下巴“先坐,要喝什么吗”

    元秋白肃然一惊,险些原地跳起来花俞刚刚说什么说让她坐还问她喝什么她是最近事情太多给压迫出幻觉了吗

    被元秋白忽然瞪圆的眼睛给盯着,花俞眉心一跳,“看我干什么”

    元秋白连忙摇头“没看你没看你”

    花俞“那就是在瞪我”

    元秋白“”

    靠这种话要怎么接难道说我太震惊了所以下意识的就去盯着你了

    好在这时候,急促的门铃声响起,解决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元秋白想也不想就立刻跳了起来“我去开门”

    她火急火燎的冲出去了,甚至没有来得及看看门口的监控;等她打开门的时候,就正好对上程小乘那张懵逼脸。

    两人对视了足足有三秒多,程小乘往后退,抬起头看了看边儿墙壁上的门牌号“是花俞家,没有错啊”

    既然是花俞家,咋是元秋白给他开门的呢元秋白和花俞有这么熟的吗

    元秋白摸着自己的后脑勺,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是前辈家没有错我来给前辈送东西而已。程哥你有事找前辈吗”

    程小乘反应过来,点头“哦,对对对,我是有事找她来着花俞在家吧她在家就好说。”

    元秋白连忙也点头“前辈在家的你们先谈正事吧,我就不留了,回见。”

    话音刚落,她一溜烟儿的就跑了。

    程小乘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纳闷的走进屋里问花俞“你是不是骂人元秋白了啊我看她跑得溜快”

    花俞没理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吹头发。程小乘早习惯了她的狗脾气,全当她已经回答完了,自顾自的找了个地方坐下“其实吧我来也没啥大事,就是好奇,你怎么突然愿意接杂志封面了”

    花俞挑眉“我以前是不接杂志封面吗”

    “额”程小乘语塞“这倒没有,你以前也接的。不过这种我不是对这个杂志封面有意见哈我是说,以前这种级别的杂志封面,你基本上是不去的。”

    j家的杂志封面在国内,算是不少小鲜肉人气小花打破头都想抢的资源了,但是对花俞而言,人大佬完全没放在心上。去参加拍摄是不可能去的,花俞参加过的杂志封面拍摄屈指可数,而且大部分还是单曲v宣发。

    花俞撩起头发,仔细的烘干,语气懒散,透着股漫不经心“我人去就行了,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程小乘被她这么一堵,一时间居然找不出任何话来反驳。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花俞的话确实很有道理。他叹了一口气,心里嘀咕着明年就辞职;虽然同样的嘀咕他去年就已经开始碎碎念了。

    目光忽然瞥到沙发边的巨大果篮,程小乘肃然起敬“这他妈是那个勇士送的杨桃苹果梨子靠,还有甜瓜还真是精准踩雷啊你死忠粉都没法儿这么准确的把你最讨厌的水果全放一个篮儿里吧”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迟了一天,不过还是祝各位小可爱们中秋快乐

    前天去看罗小黑了,看完在回来的路上,我和我基友两方向感奇差的人,靠着导航硬生生在相反的方向走了差不多半小时我自己都很佩服我自己

    最后还是靠打车把自己给捞回了学校,回去的时候烤肉和章鱼烧都冷了,实在是人间不值得猛男落泪辽

    最后悄咪咪给你们塞安利罗小黑真的巨好看二十几块的票价简直赚翻了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要更新,我甚至想要三刷宝贝们快去看只要你看罗小黑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好姐妹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红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