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听说我是反派的官配 > 乖一乖点
    风辞万万没想到, 燕榅休这人居然还咬人,真的, 跟狗似的, 对着他的下巴就来了一口。

    力道倒不是特别大,但挺吓人的。

    而且风辞压根没想到这人凑过来是咬人,整个人都有点懵, 下意识问了句, “你知道你在干嘛吗”

    燕榅休没说话, 伸手扯下了他的耳机,手指顺着后颈向上, 插进发丝里。

    风辞被迫抬头,就感受到这人的唇从下巴移了下去, 落在了喉结上。

    他刚觉得有点痒,下意识要推开这人的时候,就被湿热柔软的舌尖舔了下。

    这种触电的感觉,让他愣了下。

    接下来,风辞真没话说了。

    他一直处在要不要拒绝的状态之内,想拒绝, 没理由,不想拒绝,确实有点。

    因为这种亲吻的感觉很舒服。

    这不可否认。

    而光是舒服这点,就几乎能阻止风辞推开这个人。

    风辞一直靠在沙发背上,眼神微微不在线,他的上身是一件宽松衬衫, 纯色的,燕榅休在慢慢地亲吻他发烫的耳朵,一只手慢条斯理地解开了几粒纽扣。

    细致的吻慢慢往下。

    由于风辞身上有伤,燕榅休的举止一直很克制小心。

    堪称是有条不紊,细致而温柔。

    直到,风辞突然反应过来,伸手一把把燕榅休拽了起来,他憋了下,语气郑重,“不行。”

    说着动作迅速地把裤链拉好。

    燕榅休低眸看了眼青年腰上缠着的白色绷带,肤色不算特别白,能看到漂亮性感的腹肌,些许野性的味道,又往下扫了眼,“你想怎么解决”

    他靠近风辞,压低声音,意有所指,“我都可以。”

    这句话,含义太深了。

    继咬人,这人又在打破他的底线。

    堪称不要脸。

    风辞认真地看了下男人,认真地问他,“你认真说,我是不是被你拐上床的”

    燕榅休,“”

    要说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他伸手给风辞扣衬衫扣子,认真地问他,“不舒服吗”

    风辞,“”

    要说不舒服,有点说不过去。

    他顿了顿,“不是。”

    “很舒服。”

    他的脸有点红,但眼神没有半分闪躲。

    看得燕榅休愈发心痒难耐,但忍了忍,低笑了声,“你真可爱。”

    可爱是什么鬼。

    风辞面无表情地拍开他的手,起身去卫生间。

    他其实挺难受的。

    燕榅休还在一旁煽风点火,慢悠悠地问他,真不需要帮忙

    风辞不想理他。

    非常不想理。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

    阿钰盯着他的下巴看了半天,“哥,你被咬了”

    其实不深,但有点明显,一看就是他旁边的人咬的。

    要不然她哥不可能特异功能自己咬自己。

    阿钰咳了声,“注意安全哈。”

    风辞,“吃你的饭。”

    燕榅休夹了些菜到他碗里,“多吃点。”

    风辞不说话。

    燕榅休夹了些肉到他碗里,“多吃点。”

    风辞,继续不说话。

    燕榅休看着他的侧脸,低着声唤他,“阿辞。”

    风辞埋头吃饭。

    阿钰都看不下去了,咳了两声,自己端着饭碗去看电视了。

    风辞喊了声,“饭要凉了。”

    阿钰回了句,“你们俩随意。”

    随意个鬼。

    风辞瞥了眼燕榅休,刚准备说话,一块五花肉被递到他嘴边。

    他顿了顿,张嘴,吃掉了。

    紧接着,肉丸,青菜,竹笋,豆腐

    风辞差点被喂饱了。

    最后抬手拦住他,“打住”

    他又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燕榅休眉眼一弯,对他笑了下。

    那叫一个温柔。

    “”

    风辞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

    “我提醒你,美色无用。”

    “你不要徒劳无功。”

    燕榅休握住他的手,点头附和,“我也是这么觉得。”

    风辞得寸进尺,“所以你不要对我笑,不要占我便宜。”

    燕榅休看着他,“可我忍不住。”

    “忍不住想靠近你,触摸你,亲吻你,还想和你做身心愉悦的事。”

    他声音低了下来,“这些我都忍不住。”

    “怎么办,阿辞。”

    风辞挑眉,“你怎么这么多要求”

    他就俩,这人比他还多。

    这能过吗

    燕榅休轻轻笑了声,“好吧,我就一个要求。”

    他凑近,吻了下风辞的耳尖,“你看看我。”

    风辞侧头看他。

    燕榅休眼里的光格外温柔,语气慎重,“我想占有你。”

    “可以吗”

    风辞眨了眨眼,“不可以。”

    他顿了顿,霸道又任性,“但我可以占有你。”

    “你不能拒绝。”

    燕榅休定定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我等着。”

    风辞很满意,“多吃点,你得长肉。”

    燕榅休笑,“好。”

    风辞一直看着他,燕榅休也就一直慢慢地吃着。

    他其实没什么胃口,现在还有点轻微的厌食。

    但无关紧要,只要风辞在,做什么都可以。

    风辞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问他,“你是左撇子”

    燕榅休点头。

    风辞扫了眼他的手心,“那道伤是怎么来的”

    燕榅休神色不变,“不小心划到的。”

    风辞皱了下眉,“有点不好看。”

    这么漂亮的手,平白多了道伤痕,就像是完美的瓷器添了个瑕疵,看着格外碍眼。

    燕榅休低眸瞧了眼,“找时间去掉吧。”

    风辞伸手捏了下他的手,下意识说,“以后都不要有伤口了。”

    说完他愣了下。

    燕榅休眸里漾着笑意,“好。”

    “以后不会了。”

    正巧,阿钰从那边挪了回来,看到这一幕,感觉牙有点酸。

    她夹了些菜,“要不我去学校吧。”

    她哥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现在也不缺她一个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

    她实在是不想整天吃狗粮。

    每次一回来就看到这两人腻在一起,啧啧啧啧。

    两个大男人,还能腻歪成这样。

    她一个女孩子,一个单身了十七年的正经贵族狗子表示,拒绝这碗狗粮

    风辞点头,“行。”

    阿钰抬头看他,看看,这就是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娘的例子。

    有了男朋友,连她这个亲妹都不要了。

    呜呜呜呜

    小白菜地里黄啊。

    风辞想了想,“你课业都学完了,去不去都无所谓,要不去学点其他的感兴趣的。”

    阿钰顿时抛开刚才的想法,想了想,“也行,我考虑一下。”

    晚上点的时候。

    风辞洗了澡出来,问燕榅休,“你现在有空吗”

    燕榅休抬头,“有事”

    风辞说,“去看电影不”

    约会。

    燕榅休看了下风辞这身装扮,黑色卫衣休闲裤搭配皮鞋,发丝还有些湿润,额头光洁饱满,五官俊气逼人,活脱脱一个叛逆少年。

    风辞冲他扯唇笑,笑得张扬又好看,又问了遍,“有时间吗”

    燕榅休心头一跳,起身,“当然有时间。”

    他竟然有点紧张,走到风辞身边,下意识说,“穿得有点少。”

    风辞满不在乎,“拿件外套就行了。”

    燕榅休看着他拿了件外套,顺手又拿了个口罩,最后想了下,过来拉他,“走吧。”

    他心里热热的,胀胀的,低眸瞧了眼两人握在一起的手,“这是约会吗”

    风辞点头,“当然。”

    燕榅休笑,握住他的手紧了紧,“真希望一直停留在这一刻。”

    风辞瞥眼瞧他,“都还没开始,你就想暂停”

    燕榅休轻声说,“因为这种时候永远是最好的。”

    风辞挑眉,“那可未必。”

    他想了想,问他,“我们以前约会的时候做什么”

    燕榅休说,“还没约过会。”

    两个人已经快走到电梯那里。

    风辞诧异,“没约过会”

    燕榅休点头,“你有点忙。”

    风辞思索,“看来我还是个事业人。”

    “不过没事,今晚肯定不会有问题。”

    他信誓旦旦地承诺。

    在网上买票。

    两个人看了半天,都没什么要求,最后挑了个最新上映的。

    去了电影院直接取票。

    燕榅休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大桶爆米花。

    一个气质淡漠的男人这幅模样,唇角还带着笑,看起来格外的亲民,一点都不吓人。路过的小孩胆子特别肥地指着他,回头问自己爸爸,“爸爸,这个叔叔都不害臊地吃爆米花,我也要”

    风辞在这边笑。

    差点笑到肚子疼。

    没过一会,就准备进场,燕榅休把爆米花塞到他怀里,挺有心情地问他,“好笑吗”

    风辞点头,“还行还行。”

    选的位置比较偏僻,再加上这天不是休息日,所以来看电影的人不多。

    他们俩坐在后面,并不怎么起眼。

    风辞有点想摘口罩,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电影播放的时间还没到,他把爆米花包封打开,拿了一个,塞到燕榅休嘴里,“好吃不”

    燕榅休对风辞塞过来的东西都是来者不拒,他咽了下去之后,“还可以。”

    风辞的眼睛弯了弯,亮亮的,特别好看。

    燕榅休看着,有些晃神,对他也回了个笑。

    没过一会,头顶的灯暗了下去。

    电影要开播了。

    燕榅休还在看着风辞,看得风辞都没办法忽略,侧脸看他,“你到底是来看电影的还是来看我的”

    燕榅休轻声说,“看你。”

    他说着,凑近了些,“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风辞,“”

    他想了想,勉为其难的语气,“行吧。”

    燕榅休伸手把他的口罩拉了下来,靠近,微微偏头,贴上了他的唇。

    两个人的呼吸都下意识轻了不少。

    唇轻轻地贴着。

    特别美好的触感。

    就连时光都仿佛静止了。

    直到风辞没忍住,咬了他一下。

    然后推开他,咳了声,“好了。”

    燕榅休触碰了自己的唇,笑了声。

    风辞没好气,“笑什么”

    燕榅休低声说,“你每次咬我都不会太用力。”

    风辞,“嗯,然后呢”

    燕榅休继续说,“所以我每次都在想,你肯定是不舍得。”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

    风辞啧了声,“你今天好肉麻。”

    燕榅休看向他,“是不是”

    风辞勉为其难的语气,“勉强算是吧。”

    “别看我了,看电影。”

    “好。”

    接下来都没做什么。

    安安静静地看电影。

    就在电影放到一半的时候,燕榅休肩上一沉,一个脑袋搁了过来。

    他微微一愣,“阿辞”

    风辞没回话,靠在他肩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燕榅休眸色沉了一分。

    但他没说话。

    几分钟后。

    正前方的投影幕布毫无征兆地黑了下去。

    所有观众都愣了,“怎么回事停电了”

    但没过一会,屏幕上显现出一排字。

    「倒计时开始,0500」

    数字在不断跳动。

    0459

    0458

    这种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些不详的场景。

    就比如,炸弹爆炸。

    整个场面顿时被这种不详的感觉所笼罩。

    有的人甚至立马起身就往外走,神情惊慌。

    燕榅休侧过头。

    青年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神情漠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察觉到燕榅休的视线,他偏过头,轻轻动了下眉梢,说了一句话。

    “这些人胆子是不是太小了。”

    燕榅休看着他,“你说过,不会有问题。”

    “这场电影还没结束。”

    风辞抬手,捏着他的下巴,语气漫不经心,“你看它还是看我”

    燕榅休动了动唇,“看你。”

    风辞的手往下,丝毫不留情地扯开了男人的衣领。

    纽扣不堪重负,崩掉了。

    燕榅休眉眼沉了沉,“你不想碰我,何必。”

    风辞勾了下唇,轻微的凉意,“我哪次没碰你。”

    他看着燕榅休的眼睛,眸色冷淡,“乖一点,不然我随时让他消失。”

    燕榅休别过脸,唇抿了抿,“这是第一次约会。”

    风辞慵懒地靠在那,他舔了下牙尖,眸里掠过一丝嗜血的光。

    他意味不明的语气,“是吗。”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