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过气影后的翻红之路 > 第7章 第7章
    B.A的重头戏还是捐款。

    岁青禾捐了一百万,她以前没有参加过这种慈善活动,只听说是给贫困山区建希望小学,兴致就很高。聂鸣偶尔会关注这些,知道岁青禾捐的不是小数目,恐怕是在场明星里捐的最多的那位了。

    他想了想,没有超过岁青禾的数目,捐了八十万。

    慈善夜结束就是大合照,主办方会考量现场明星的咖位和捐款数目给他们安排站位。可是真正站上去的时候,群魔乱舞,各路明星为了抢占c位无所不用其极,调度根本控制不住那些暗地里较劲的明星。

    岁青禾就被挤到了后排的角落里。

    聂鸣属于娱乐圈里的天花板,没人有脸跟他抢位置,他站在第一排。

    夫妻之间隔着三排人,像是隔了整条银河。

    聂鸣皱了皱眉,要跟调度反映。

    手机震动了下,岁青禾给他发了条微信。

    【你要是敢给我出头,今晚睡沙发。】

    ……

    在最后的大合照里,站在绝对C位的聂鸣脸色凛冽活似有人欠了他五百万,站在最后排角落里的岁青禾对着镜头比V笑靥如花。

    活动结束后,聂鸣被媒体拖住,岁青禾径直驱车回家,在车里从直播上看聂鸣被媒体围追堵截的场面,乐不可支。

    岁青禾回到家洗完澡,又躺床上看了部电影,才听到聂鸣的车进入车库的声音。

    不一会儿,聂鸣上楼,她还在津津有味地啃樱桃。

    “咔哒”,门开了,她懒洋洋地抬了抬眼,“你回来了。”

    聂鸣一言不发,扯了外套,又扯了领带。

    她对危险一无所知,甚至还往聂鸣嘴里塞了粒樱桃。

    聂鸣低头噙下那颗樱桃,然后就用领带把她的双手牢牢绑了起来。

    ……

    岁青禾后知后觉,结结巴巴道:“你要干嘛?”

    “装不认识?”

    “……”

    “睡沙发?”

    “……”

    男人挺拔的身躯压到柔软的大床上,岁青禾敏.感地察觉大床至少往下陷了一厘米,他炽热的鼻息打在她细白的脖颈处,痒痒的。

    岁青禾刚开始还嘴硬,一边挣扎一边回嘴,结果被聂鸣结结实实一个热吻堵了回去,口腔里顿时溢满了樱桃特有的清甜。

    聂鸣支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被吻花的口红,伸手揩干净,“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

    岁青禾完美地适应了他突然的戏精附体,弱弱地叫了声,“破喉咙,救我。”

    聂鸣突然觉得自己脑子有病。

    他没有继续下一步的动作,而是愣在那思考人生。

    岁青禾先是不解,后来想到了什么,乐得在床上滚了一圈,“你该不会是不行了吧。”

    本来打算今晚放过她的聂鸣慢条斯理地把衬衫上的扣子解开,露出了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不行?”

    ……

    “我错了,爸爸,聂爸爸,你轻点。”

    ******

    岁青禾第二天醒来时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她有气无力地哼哼了两声。

    聂鸣穿戴整齐,半倚在床头看平板。

    她好奇地凑了过去,发现聂鸣在登小号看微博,而且还都是黑她的微博。

    昨天捐款结束后,岁青禾的嘲点又多了一个。

    【岁青禾就是为了穿山寨礼服过去蹭毯照的吧,名副其实的毯星。】

    【也算她有点自知之明,糊逼没有站前排。】

    【连礼服都要山寨的人怎么可能捐款。】

    【这几年一点实绩都没有女星是怎么有脸来蹭红毯的。】

    【主办方请这种蛀虫真的是辱没了慈善夜的名声。】

    聂鸣见她醒了,面无表情地在一条黑她的微博上点了个赞,“手滑了。”

    小气鬼。

    网上硝烟四起,岁青禾势单力薄,被水军攻讦得毫无还手之力。

    直到两天后,B.A慈善晚宴的官网晒出了今年的捐款名单。

    岁青禾一骑绝尘,捐款最多,一百万。

    聂鸣名列第二,八十万。

    ……

    拖到底才看见居逸琳的捐款,五万。

    剩下的都是纯粹过去蹭红毯的一分没捐的十八线。

    刚刚还在叫嚣的水军纷纷偃旗息鼓。

    尴尬,打脸。

    居逸琳不断拉踩别家,早就惹来了许多人的恶感。在五万这个数字出来以后,网友们顿时群嘲。

    【五万也捐得出来,好歹也是个二线啊,拍照的时候怎么有勇气挤到聂神旁边的。】

    【五万是真的……】

    【慈善不在数目,有心就行,我们琳琳捐的五万至少是实打实的,某家的一百万里不知道有多少水分呢。】

    【能不能不要拉踩别家了,居某的粉丝又开始高潮了,你说岁青禾买通了主办方捏造出来的捐款数目对吧?人家要是有这个能量,怎么可能还穿山寨礼服。】

    【其实我觉得根本不是山寨啊,岁那件礼服比居那件强多了,能捐一百万说明也是个不差钱的主,怎么可能穿山寨啊。】

    “岁青禾山寨礼服”这条热搜本来掉到了第三,在捐款名单公示以后又爬回了第一。

    而“岁青禾捐款百万”这条消息紧跟着也上了热搜。

    这两条热搜排在一起,让路人都感觉有点荒谬。

    很快,居逸琳请的水军就出来控评了。

    【她一个过气的小明星怎么有那么多钱,不会是被谁包养了吧。】

    【拿得出一百万就说明穿的不是山寨了啊?某岁舍得花钱买名声,可不一定舍得花钱买这种一次性的正版礼服哦。】

    【无论如何,穿山寨这点没得洗。】

    此事被炒得沸沸扬扬,轮遍了娱乐新闻版块的头版头条。

    直到F国国宝级设计师布鲁斯·席恩状告李子木创意侵权,震惊了整个时尚圈。

    布鲁斯公布了一张他两年前画出来的概念设计图,同居逸琳穿的那件礼服相差无几。而这两年里,他数次修改,最终的成品就是岁青禾身上穿着的那件,以470万高价被华国某私人买家买走。

    他虽然没有具体指出这私人买家是谁,但是吃瓜群众也纷纷联想到了岁青禾。

    卧槽,敢情人家岁青禾其实是个隐藏的白富美?

    李子木不仅抄袭,抄袭的还是人家两年前的概念图?

    而前些日子疯狂踩岁青禾穿山寨,实际上,居逸琳才是那个穿抄袭作品的人?

    不得不说,这个瓜反转实在是太大了。

    布鲁斯是国际顶尖设计师,拥趸无数,实际上在他那么多版设计稿出来以后,大众就站了他这边。

    而李子木至今冒头不出,连一版设计稿都交不出来。

    这次是真丢人丢到国外去了啊。

    先前网友们骂岁青禾有多狠,现在骂李子木跟居逸琳就有多狠。

    舆论反弹的力量堪称恐怖,没几天,居逸琳那边就掉了好几个时尚代言,就连那个她引以为傲的国际服装品牌也丢了。居逸琳销声匿迹了好几天,等她再出现在公众视野时,整个人憔悴了不少。

    安冉趁热打铁给岁青禾挑了好几部剧本,都是大投资里的女四或者女五,每个人物都有各自的闪光点,有血有肉,而且导演也都是业内叫得出名号的导演。从剧本的用心程度上来看,很大概率不会扑。

    安冉认为岁青禾现在最重要的是趁这段空白期牢固观众的印象,最好在一些好的电视剧里多刷下脸,潜移默化地增加观众对她的好感度。

    她没想到的是岁青禾干脆利落地拒绝了那些她精心挑选的剧本,转头自己接了部从投资上看就是烂片的剧里的女二号。

    安冉是真不明白她的脑回路,“陈导的电视剧你都不去,你去参演那个王胖子投资的电视剧?岁青禾你脑袋是进水了吗?”

    她接的还是那种市场已经趋近饱和的宫斗戏,饰演的还是那种恶贯满盈的恶毒女配角色,这是觉得自己还没被网友们骂够吗?

    娱乐圈里的网暴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行为,多少演员因为饰演了那种反派角色被网友们骂到怒关微博。

    而且从剧本上看,岁青禾接的那个角色是那种非常恶毒,为坏而坏,几乎找不到半点闪光点的反面人物。接这种角色是能提高她的演技还是对她的演艺生涯有好处?

    安冉是真的想不通。

    岁青禾:“这部戏的女主是居逸琳。”

    安冉:“so?”

    《容妃传》是一部宫女进化史,讲的就是居逸琳饰演的小宫女玉容如何在杀人不见血的后宫中厮杀出一条血路,最后问鼎后宫,成为皇帝心中白月光的故事。

    岁青禾接的这个角色是剧里最大反派沈贵妃,前期骄纵无脑看似傻白不甜,后期残忍狡诈心狠手辣。而女主玉容前期就是沈贵妃宫里的宫女。

    岁青禾认真地想了想。

    剧本中,她坐着的时候女主站着,她躺着的时候女主跪着,她吃山珍海味女主吃变质馊饭,时不时还能吩咐几个宫人把她按倒在地打板子,女主更是被她掌掴过不知道多少次。

    这样的绝世好剧,为什么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