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过气影后的翻红之路 > 第26章 第 26 章
    《明星户外生存挑战》第二期很快就开始录制了, 岁青禾直接去了机场跟嘉宾们汇合。

    第二期的录制地点在国外的一个海岛上,有了上次节目的前车之鉴, 在嘉宾们坐着轮渡前往海岛的途中, 导演组正式宣布:“接下来的海岛之行,你们所有人的行李都将被留在船上,每个嘉宾都必须确保不带任何物资, 明白了吗?”

    周雅:“防晒霜能带吗?还有洗面奶跟神仙水,眼霜颈霜我也想带点, 外面太阳有点大。”

    导演组:“……不好意思,这些都不能带。”

    黎江:“手机能带吗?”

    导演组:“这个也不行,除了每个摄像身上可以带通讯仪以外,其他人都不能携带任何通讯设备。”

    吴洋嗤笑了声:“看来这次节目组要玩真的了。”

    导演组微微一笑,“嘉宾必须确保在海岛上生存三天, 如果成功通关,将会有神秘嘉宾带来神秘大礼包一份。”

    嘉宾们对节目组口中的神秘嘉宾和神秘大礼包都没什么兴趣,在镜头下也只好打起精神应付了会。

    岁青禾已经隐隐约约猜到节目组想要玩什么套路, 事实上从上次的行李箱事件她就已经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他们要收走行李箱跟手机时也二话不说就交了出来。

    不久, 轮渡到达, 横板放了上去。

    嘉宾们正要蜂拥而出, 总导演却拦住了他们,从背包里拿出了个金属探测仪,“别急,先搜下身。”

    ……

    岁青禾:“过分了吧。”

    总导演:“这不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嘛。”

    谁叫你们上期节目可劲浪的, 这次他们一定要把所有意外因素统统扼杀于摇篮中。

    其他五位嘉宾都非常老实,节目组不让带东西就真的不带东西,除了吴洋被检出另外藏了部手机以外就没有别的收获了。

    等轮到岁青禾被检的时候,金属探测仪在她的连帽衫帽子附近滴滴响了两下。

    在节目组异样的眼光下,岁青禾面无表情地从帽子里里掏出了一把折叠军用匕首。

    金属探测仪在她的屁.股兜附近又滴滴响了两下。

    岁青禾面无表情地从屁.股兜里掏出了多功能手钳。

    随后金属探测仪在前兜附近又响了,她又掏出了一支小手电筒。

    ……

    节目组:“你这搞得还挺专业的啊。”

    节目组拿着金属探测仪上上下下扫了好几圈,确认了再也没有藏别的东西以后就准备放行,“行了,可以走了。”

    岁青禾抬脚就想走人。

    吴洋却在这个时候哇哇大叫起来,“欸导演,不对啊,我刚刚在船舱里看见四姐往脚底下好像也藏了个东西。”

    岁青禾的脸色终于变了,咬牙切齿道:“吴洋你到底是哪边的!”

    吴洋嘿嘿笑了下,“我好不容易藏部手机被收了,四姐你也老实点呗。”

    于是导演拿着金属探测仪又往她鞋上扫了圈,果然发出了“滴滴滴”的声音。

    岁青禾面有不甘,不情不愿地把藏在袜子里的小巧金属打火机给交了出来。

    吴洋涎皮赖脸地凑到导演身边,“导演,看在我举报有功的份上,能不能把手机还我。”

    导演:“滚。”

    六个嘉宾顶着烈日,从轮渡上下来,热辣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几个人迷茫地站在沙滩上,看着不远处的椰林,以及渐渐驶离的轮渡,恍惚间意识到了什么。

    卧槽,他们玩真的啊!!!

    吴洋趿拉着他的拖鞋就往海里跑,“欸,导演,你们是不是应该给我们留点物资啊。”

    他在海水里追出了几米远,只能看着轮渡喷气离开的背影,顿时气得捶了下大海。

    这个海岛挺大,白色的沙滩后面就是丛林。

    五个人面面相觑束手无策,吴洋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走过去问岁青禾,“四姐,我们应该怎么开始?”

    不知不觉间,岁青禾就成了几个人的主心骨,她单薄的背影也显得异常可靠起来。

    从她坐上轮渡的那一刻起,她就猜到了节目组的套路,开始往身上藏东西,这点是五个当时还在摸风的人比不上的。

    岁青禾以手挡了下烈日,沉吟半晌,“生存挑战有四大要素,食物、水、火、住处,如果不是因为某个人,火这个问题相信我们已经解决了。”

    其他四个人闻言也纷纷用谴责的目光看向吴洋,吴洋只好举起双手投降,“我道歉我道歉。”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可持续的水源,这样,我们六个人分头去找。”

    吴洋傻乎乎地指着大海道:“这不都是水吗?我们把海水蒸馏一下不就可以用了吗?干嘛还要去找水?”

    岁青禾:“行,你来试一下蒸馏提纯海水,我们五个人自己去找水源。”

    吴洋也意识到自己提出的方法不可行,二话不说又屁颠屁颠跟了上去。

    黎江看向不远处的椰林,“我们可以试一下摘椰子。”

    岁青禾摇头,“我们没有工具,野生椰子树太高,摘椰子会耗费大量体力,太阳太大了,我们可能椰子还没摘下来就已经脱水了。”

    她走到丛林外围,捡起来一块鹅卵石,“里面肯定有淡水,先进去找吧。”

    秦远山诧异,“你还挺懂这些。”

    岁青禾不在意地笑笑,“我个人比较喜欢户外生存这项运动。”

    跟聂鸣结婚以后,她几乎每天都无所事事,便爱上了户外生存这项运动,几乎每年都会组织一次活动,不过都是在专业团队的保护下进行的。

    她当初择选这个综艺,正是考虑到这个因素。

    节目组在跟嘉宾们沟通的时候也知道了这点,所以才会放心地开着轮船离开。

    有了有经验的生存挑战者带领,在这样一个物产丰饶的小岛上生存三天,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其他五个人还不知道这些,只是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田如歌全程都不在状态,期间没有说过半句话,听到她说这些时,若有所思。

    她记得,以前跟聂鸣有一次聊天的时候,听他提起,平时喜欢一些极限运动,尤其是户外生存,如果没有进军娱乐圈,他很有可能就会选择去当兵。

    巧合吗?她又想到聂鸣手机微信聊天背景下的那张照片,恐怕不是吧。

    岁青禾深入丛林不久后便有了发现,让自己的follow pd 用通讯仪招呼五个伙伴过来。

    岛屿应该在热带,除了椰林以外还有其他的热带植物,岁青禾在探索过程中甚至还发现了几株野生芭蕉树,不过由于还不是季节,上面的果实并不能食用。

    她的发现在一小片橡胶林里,她站在一株巨大的橡胶树下,野生橡胶树底下被密密麻麻的草本植物覆盖着,在掩映的绿叶间,隐隐可见粼粼水色。

    掀开叶子就能看到一汪小的不能再小的水潭,水应该是活水,水面上虽然飘着几片落叶和树枝,但还算干净澄澈。

    岁青禾脸上露出了个笑容,“好了,水这个问题算解决了。”

    周雅皱了皱眉,“我们要喝这些水吗?”

    这些水看起来干净,但肯定有很多病菌在里面吧,怎么能够入口呢?

    岁青禾:“没事,烧开以后就能喝了。”

    问题是拿什么烧开呢?想到这里,众人又将谴责的目光转向吴洋,吴洋现在已经非常后悔了,都快哭出来了,“我错了我错了,各位大哥大姐行行好,饶了我吧。”

    几人都忍俊不禁。

    六个人里,吴洋的综艺感是最好的,不管是什么梗他都能灵活地接起来,甚至还能不断创造出新梗给别人接。岁青禾更不用说,拥有丰富野外生存知识的她俨然成为了团队里的灵魂人物。

    他们两个人的镜头肯定是最多的,其他的都要沦为陪衬了。

    田如歌想了想,主动站出来说,“这个地方应该不能扎营吧,我们现在应该找好扎营的地点。”

    岁青禾赞叹似的看了她一眼,“对,我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沙滩后面有处石堆,那里挺适合扎营的。”

    解决了水源这个重要问题以后,当务之急就是搭帐篷。

    摄像人员有节目组提供的小帐篷,但是他们这几个嘉宾可是什么都没有。海岛天气多变,不说这炎炎烈日几个女生受不受得了,万一晚上下起雨来就糟糕了,所以住处必须解决。

    到达岁青禾说的乱石堆以后,几个人也都明白了岁青禾选择这里的原因。

    这里是一处避风港,离海潮线跟密林都有些距离,很安全,而且没有动物生活的痕迹。

    岁青禾决定搭几个小石屋,原料很简单,可以就地取材。

    说干就干,她分配好任务,几个人分头去找大小合适的石头、木头和芭蕉叶。

    很快,她择定的扎营点附近就多出了好几个石堆。

    她擦了擦脸上的汗,沿着一块平整的巨石开始搭石墙,为了保持建筑物的稳固,岁青禾没有搭太高。

    日上中天的时候,她将将搭好了一个小型石屋,脸色已经煞白,汗如流泉。

    她身体本来就不好,又许久没有进食,撑到这里已经快要到了极限。

    她觉得头昏眼花,却还是强撑着让三个男人去扛了些干燥的木头回来,她让男生们把木头整整齐齐地码在石屋顶上,然后站在石头上小心翼翼地往上面铺着芭蕉叶。

    直到站在石屋里,抬头只能见到碧莹莹的绿意,不见一丝天光,她才放下新来,勉强地露出了个微笑,“好了。”

    她又要去搭下一栋石屋。

    这次被大家给拦住了,秦远山不认同道:“你脸色太难看了,先别忙了,我们看你搭了这么久也学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给我们吧。”

    只能这样了,她体力流失得太严重了,而且火也没有生起,她没有进食又没有补充水分,整个人相当难受。

    周雅在她搭的石屋内部垫了层厚厚的芭蕉叶,而后才扶着她躺了进去,“四姐,你先休息会吧。二姐,你在这里照顾下四姐,我去看看那里需不需要我帮忙。”

    田如歌沉默地点了点头。

    在石屋搭好的时候,摄像组已经在石屋内部安置好了摄像机。

    岁青禾是真的坚持不住了,躺下来闭目养神,迷迷糊糊道:“二姐你不用在这,我躺会就好了。”

    田如歌:“你先吃点东西吧。”

    岁青禾睁开眼睛,“哪里有吃的。”

    田如歌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块黑色巧克力,“在船上的时候看到你藏东西,我也跟着藏了点,不过就是点巧克力。”

    她没有岁青禾那般能耐,往身上藏了一件又一件。

    这已经算意外之喜了,岁青禾非常惊喜,“谢谢二姐,你想得太周到了。”

    巧克力这种东西绝对是最好的补充能量的食物,岁青禾没有跟田如歌客气,接过那块巧克力就咬了口,感受黑巧独特的馥郁香气在口腔中逸散开来,十分满足。

    田如歌:“你很喜欢吃黑巧?”

    黑色巧克力苦味重于一切,很多人都不大喜欢黑巧的味道。

    岁青禾点点头,“以前不喜欢,现在喜欢了。”

    她嗜甜,从前喜欢的巧克力也是甜津津的白巧,后来发现聂鸣更喜欢黑巧,就忍不住感受了下,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田如歌柔和地笑了笑。

    在两人的闲聊中,她又问起了岁青禾平时的某些喜好,由于上期节目的录制,岁青禾对田如歌已经改观不少,因此她有问岁青禾就会回答,两个人的气氛也算是融洽。

    田如歌话题突然一拐,“你喜欢吃川菜吗?”

    岁青禾老老实实地摇头,“不喜欢,我更喜欢吃淮扬菜。”

    聂鸣倒是喜欢吃川菜,只是她有胃病,吃辣容易伤胃,后来聂鸣便渐渐转了胃口,不再吃辣,两个人的饭桌上常常就是清鲜平和的淮扬菜。

    岁青禾觉得自己休息得差不多了,就从小石屋里钻了出来。

    四个人在附近忙得热火朝天,几个小石屋也渐渐有了雏形。

    岁青禾拍了拍手,“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生火然后找点吃的。”

    她是吃了块巧克力,可是那四个人可是从早上以后就没有进食过了。

    她这样说了以后,众人才感觉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感受到饥饿以后,黎江就干不动了,他瘫软在地上,跟个小狗般擦了擦脸上的热汗,又用舌头急速地喘了口气,“是啊,我们应该赶紧生火。”

    不管是喝水还是吃东西,都必须要有火。

    吴洋这个时候已经跟个罪人般自动地滚了出去,“我去找点生火的材料。”

    大不了……大不了就让他来钻木取火呗!

    周雅面有难色,“四姐,没有打火机,我们怎么生火啊?”

    不会真的要钻木取火吧?这个法子又慢又耗费体力,还不一定能成功,如果真用这个法子,恐怕没等到火堆生起来,他们就已经因为过度脱水和饥饿倒在石滩上了。

    岁青禾狡黠一笑,从牛仔裤的裤腰带上解下一个塑料的钥匙扣,“山人自有妙计。”

    她晃了晃那个钥匙扣,钥匙扣在耀眼的阳光下折射出了璀璨的光芒。

    摄像组:……麻麻批,那个塑料钥匙扣上居然有个两个硬币大的放大镜!岁青禾特么的是个bug吧!

    作者有话要说:  岁青禾:以后请叫我百宝箱。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漫漫慢慢 10瓶;这个软件用不明白啊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