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过气影后的翻红之路 > 第39章 第 39 章
    剧组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连忙打电话叫来救护车把她送到医院里去了。

    好在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岁青禾是早产儿, 加上岁谷雨在孕期多思郁结, 导致先天不足,虽然后天多有锻炼,可身体底子放在那, 她并不扛冻。

    这一冻就冻了个狠的,平常明星冬天拍冷水戏的时候, 都会有点保温措施,再次也会在演员身上裹点保鲜膜。这次则是道具组失误,完全忘了这茬,可不得把人冻出毛病来吗。

    加上又是换季,岁青禾体质不行前两天就隐隐有了感冒的症状, 这次完全被激发出来了。

    岁青禾脑袋嗡嗡乱响,眼前闪过阵阵白光,在VIP室里挂点滴的时候眼神都是虚的。

    挂完两瓶点滴, 她自觉精神好点了,闹着要回剧组。

    安冉手上另外一个艺人最近演唱会出了点事情, 她连夜坐飞机赶过去现场调停了。岁青禾身边现在只有一个高星, 不敢违逆她的意愿, 只好向医生求证,医生说她就是一下被冻得狠了,缓过劲来就好了,这才放心。

    由于女二号缺席, 剧组的日程表被打乱,只好先把没有女二号的戏先排演完毕。

    冯立伦看到岁青禾裹了身军大衣再度雄赳赳气昂昂出现在剧组时,脸色异彩纷呈。

    “你怎么过来了?”

    岁青禾有些迷糊,“今天不是还有我的戏吗?”

    冯立伦扬着两只大手赶她,“没了没了,这两天没你的戏,你给我好好回家休养下,后天,还我一个活蹦乱跳的岁青禾回来!”

    冯立伦同她外公是忘年交,自然也有她外婆的联系方式。岁青禾死在片场不肯挪窝,岁老夫人就派人把她揪了回去。

    岁老夫人正围了条毯子坐在壁炉前打火锅,平时照顾她的几个保姆护工也坐在桌子旁,烫青菜的烫青菜,烫牛肉的烫牛肉。

    青菜都是庄园自产的,牛肉是新鲜空运过来的和牛,滋味肥美,老人家异常会享受。

    外婆一看见她就笑眯眯地招呼,“小禾,过来吃火锅。”

    岁青禾板着张脸走过去,说话时还带了点鼻音,“不是说要多吃点清淡食物吗?火锅这种重油辣的东西要少吃点。”

    外婆哀怨道:“好久没吃了,老想着。”

    她装腔作势板了会脸就憋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家里的陈嫂有门做饭的好手艺,蒸炸脍炙,无一不精。这火锅底料是她照着祖传方子改出来的,重辣焦香,油却不多,黄喉肉片只消在这滚烫的火锅里涮上几秒钟,夹出来时就极其鲜美爽口。

    岁青禾一个并不嗜辣的女明星也围着火锅吃得欢快,不一会儿就好几盘荤素下肚,嘴唇辣得通红,眼睛也红红的可怜地泛着水光。

    吃完火锅以后,岁青禾开始躺在沙发上捧肚子,身体里原先因为被冻到而产生的寒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外婆笑眯眯地放下筷子,“不冷了吧。早就告诉你体寒多吃几顿辣的就能治,你不信,看看如今见效多块。”

    岁青禾这才知道,外婆刻意让陈嫂做这顿火锅等她回来,原来是因为冯立伦告诉了她,岁青禾被冻到进医院挂点滴一事。

    她感动得一塌糊涂,将脸埋在外婆腿上。

    外婆和蔼地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嘴角隐隐有丝狡黠的笑意。聪明人想要吃火锅总是有办法的,看看,她今天不但乐呵呵地吃了顿火锅,还完全没挨外孙女说。没挨说不说,还感动到了这个傻闺女。

    驱寒的法子多了去了,可不止吃火锅这一样。

    傻闺女·岁青禾完全猜不到外婆此时的想法,她吃完火锅以后又喝了半盏茶,肚子还是撑得难受。

    她有些后悔,女艺人都要进行严格的身材管理控制,饮食也是有特殊要求的,她胡吃海喝了这么一顿,还怎么继续保持身材,她刚进组呢!

    “外婆,我正减肥呢。”

    外婆很不认同,喋喋不休,“你现在这模样,瘦不拉几的减什么肥?你有九十斤吗?底子都垮了还想减肥,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就是。回头我让聂鸣好好管管你。”

    老人跟聂鸣的关系很好,有事没事总念叨他,聂鸣对老人有时候比岁青禾伺候得还要殷勤周到。上次老人因为高血糖晕倒在房间,保姆当时一个请假,一个外出买菜,而岁青禾当时正在外地玩野外求生,好在聂鸣恰巧开车前来探望,老人这才没有出事。

    有了上回那茬以后,岁青禾后怕得不得了,也终于意识到历来精干的外祖母真正老了。这事过后,她动用了聂鸣的人脉,给她请了几个靠谱的护工,日夜监护着。

    岁青禾现下也就八十斤出头,比去年还要瘦个两三斤,往年聂鸣对她的体重是有要求的,绝不容许她瘦得过分。今年她想着要复出,开始私下里偷偷减肥,她自然不想让外婆把这事告诉聂鸣,急忙使尽浑身解数把外婆哄好了。

    想了想,她围着火锅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照,把这几张照片通过微信发给了聂鸣。

    青禾:[剪刀手]今天吃火锅啦!

    聂鸣这两天正跟着剧组出外景,荒无人烟之地,漫漫一片雪原,取景地就搭在这种鬼地方。电都没有通,平时的用电还是剧组开来的供电车提供的。

    这样的环境下,自然也没有什么好伙食,平时他们都是靠热水泡方便面对付。

    助理陈敢也跟着老板啃泡面,他正端了碗红烧牛肉面蹲在雪地里唏哩呼噜吃,结果听到老板的微信响了两声。

    聂鸣就坐在他身边,微信上的内容他也能看到。

    老板娘发了几张丰富的火锅图给老板,上面琳琅满目的食材刺激得他直流口水,馋虫也犯了。

    陈敢艳羡道:“我也想吃火锅。”

    聂鸣瞥了他一眼,“行啊,你自己下山去吃吧。”

    陈敢怂了,大老板在雪山吃泡面,他哪敢抛弃聂哥下去自己享受啊。

    聂鸣很快就回复了她:【伙食不错】

    就在这时,邵梦雪的经纪人拿了两盒自热火锅过来了,他笑得殷勤,“聂哥,小陈,我刚好从山下上来,给梦雪带了几盒这玩意,你们拿去吃吧。”

    要是平时,陈敢肯定对这玩意嗤之以鼻,只是连吃了几天泡面,他的五脏庙确实受不了了。他看着那两盒自热火锅有点眼馋,又不敢伸手去接。

    聂鸣不动声色,“你给导演吧。”

    韩文英笑了,“导演和副导那里都拿过去了,这两盒是给聂哥你们的。”

    聂鸣还是拒绝,“不用了,我就喜欢吃泡面。”

    ……

    韩文英脸上的青筋抽动了两下。

    聂鸣不接,陈敢自然也不会接,他礼貌地道谢,说更喜欢自己的红烧牛肉面。

    55555好想吃火锅啊。

    韩文英郁闷地拿着那两盒自热火锅钻回了帐篷。帐篷里,邵梦雪正围着电热炉取暖,看见他进来,眼巴巴地带了点期冀,看到他手里的东西时,眼里的星光又黯灭下来。

    韩文英还是不能理解,“你好好一个大姑娘,这么执着聂鸣干嘛。”

    邵梦雪不说话,死死地咬着下嘴唇,眼睛里却开始泛着泪光。

    聂鸣是她的一个梦。

    她曾在一张电影海报上对他惊鸿一瞥,那时候她刚刚上高中,却被海报上的那个男人彻底迷住。后来,她百度到聂鸣大学是在中戏念的,本是尖子生的她头一次违逆了父母的意愿,从头开始选择了艺考。

    她一步步追随着聂鸣的脚步,聂鸣原先念过的中戏,聂鸣原先签约的公司……她只是想,离他更近一点而已啊。

    她原本想签聂鸣旗下创办的工作室,谁知聂鸣的工作室里并不签女艺人,他只签男艺人。

    后来,她从网上热搜得知聂鸣很有可能出演《风暴帝国》,于是她通过导师的关系,千方百计获得了《风暴帝国》导演萨伦的青眼。

    萨伦力排众议,把《风暴帝国》的女主桂冠捧给了她。

    她离偶像越来越近了。邵梦雪满心欢喜,以为她跟聂鸣会在拍戏时产生不一样的火花,发生不一样的故事。

    谁知,网上却曝出了聂鸣早已隐婚的消息。

    他之所以不签女艺人,很有可能就是不想让他老婆吃醋。

    可她还是不甘心。

    就连韩文英都劝她回头,“梦雪,你还年轻,想要什么男人不行啊。”

    可她想要的,从头至尾,从高中到现在,就只有这么一个聂鸣!

    她已经彻底疯魔了,邵梦雪摇摇头,眼泪还在啪啦啪啦不断滴落,她的眼神却格外冷静,“你不是一直说让我争气点超越岁青禾,打她的脸吗?这个圈子里,能把我送到最高处的,只有聂鸣。”

    韩文英突然就不想再劝了。聂鸣同娱乐圈里所有的艺人演员有壁,他可谓是娱乐圈里的天花板,已经登峰造极。

    若说地位最超然的存在,绝对是聂鸣无疑,如果梦雪真的能跟聂鸣扯上关系,哪怕是小情.人小三,她都能瞬间飞升。

    可是聂鸣,真的会如她所愿吗?

    邵梦雪对此却很自信,“女追男隔层纱,只要我一直对他好,聂鸣迟早会对我感动的。”

    聂鸣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出外景,这么冷的天气,他的老婆却一点没有关心,甚至没来慰问一下。恐怕他老婆一点都不爱他吧,这样的女人,又怎么能配得上聂鸣呢?

    岁青禾对此事是真的一无所知,正如她拼了老命让周围所有人瞒着聂鸣她被冻到送医院挂水这一事实,聂鸣也让大家瞒着她,他跑到冰天雪地里出外景这件事。

    两夫妻默契地不想让自己的配偶担心。

    岁青禾在外婆家里休整了两天,然后高星就开车来接她回剧组。

    天气越来越冷了,昨天D市刚刚下过雪,外面冷得惊人。岁青禾在车上已经做好了准备了,在脖子上围了条围巾,又穿了三条保暖裤,裹着一身厚厚的羊绒大衣才出门。

    她以为影棚里的温度会跟室外一样低,结果刚进影棚,那暖烘烘的气息就把她熏得一个倒仰。

    很快,她就热出了一身热汗,不得不把身上裹着的大衣围巾脱下来。

    冯立伦一身短打,T恤短裤人字拖,正眯着眼在监视器后来查看拍摄效果。岁青禾霎时间以为自己神经错乱,其实现在不是冬天,而是夏天。

    影棚一般的取暖设施是取暖片,只是冯立伦为人比较小气,又精益求精,生怕大冬天里的取暖片会对拍摄效果产生影响,愣是没有在影棚安装取暖片。

    岁青禾左看右看,也没在现场看到什么取暖片,反倒是影棚里多了几套奇怪的插电设备,暖烘烘的热气正从那些设备里散漫而出,充盈着整个影棚,室内温暖如春。

    那些热气能让人感受到温度,却没有半点形体,因而不会影响到拍摄效果。

    岁青禾有些好奇地凑过去,“导演,这些东西是什么?”

    冯立伦异常开心,“这些都是你外婆送过来的东西,说是公司新研发出来的取暖器材,这几套就送给我们剧组了,不仅如此,这几个月我们剧组的电费,她也包了。”

    外婆至今惦念着早逝的女儿,她觉得女儿之所以在许家早亡,就是因为在许家受到损伤太大,又没有好好休养身子。岁青禾肖母,也自小体弱,外公生怕她跟女儿一样,从十五岁那年就带着她各种健身锻炼,又领着她去玩野外求生,目的就是想锻炼她的抵抗力。

    听到她在片场遭受的罪,外婆心疼得受不了。一边赶紧把人接回家好好养着,另一边让剧组放了两天假,派遣公司里的人给影棚安装了严格的取暖设施。

    如今影棚内温暖如春,总算冻不着她家外孙女了。

    岁青禾十分感动,打电话过去跟外婆道谢,撒娇之余还不忘自己老公,“外婆,公司里还有没有这些东西?给聂鸣的剧组那边也送几套过去呗。”

    外婆对着这个心眼里装着男人的外孙女十分不满,气壮山河地吼了句,“没了。”

    话是这么说,挂完电话后她还是找了聂鸣,试图问清聂鸣的剧组地址,好让公司把这些东西送过去。

    聂鸣现在正在深山老林里,自然不敢让老人知道,只好糊弄过关,说自己不怕冷,而且剧组保暖也ok。他还给外婆发了张自己在室内健身的照片,照片里的工作人员都穿着异常清凉。

    老人这才放心。

    陈敢眼睁睁看着他从相册里翻出了张几年前的照片发过去骗人。

    挂完电话后,陈敢蹲在他身边,看着漫漫的冰天雪地,神情异常幽怨,“老板你撒谎时难道不会良心不安吗?”

    聂鸣面无表情,“滚!”

    *

    当天,有黑子在国内知名八卦论坛发表了帖子。

    “请问,某娱乐圈知名白富美因为怕冷不顾剧组反对,在片场强装十个空调,算不算作?”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晨汐、炎炎、Maki大王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