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过气影后的翻红之路 > 第40章 第 40 章
    黑子曾这样阴阳怪气地放过很多料, 一般来说,楼里会有水军专业控评, 几楼下来, 水军们想黑的明星会被撕得不能翻身。

    好几次他们都这样成功防爆过了,只要事情一闹大,这些明星身上就有了所谓黑点。

    黑子们兢兢业业在半夜开贴, 谁知水军们还没进来控楼,就有路人过来嘲了。

    一楼:[滚, 天天内涵个什么劲,人家有钱任性,你们管得着吗?]

    二楼:[就是,只要不妨碍别人,我有钱我也到处装空调, 有钱人的钱本来就是为了改善生活品质的啊,不然留着干嘛。]

    三楼:[某娱乐圈知名白富美?指向性很明显了吧,我就不明白了, 怎么天天有人开嘲她家的楼。]

    四楼:[上升势头太明显,挡了别人的路呗。]

    五楼:[有钱咋样都行, 而且人家又不是坑蒙拐骗靠包养弄来的钱, 人家自己的钱, 真是管得宽。]

    ……

    有了这五楼垫底,接下来好奇进来的吃瓜er评论也不受控制地朝岁青禾家里到底多有钱这个思路偏离而去。

    楼主眼睁睁看着自己大半夜开的贴也被人歪楼,气得站出来挽尊。

    楼主:[可问题是剧组根本不情愿啊,有钱就可以凌驾剧组所有人之上吗?]

    二十七楼:[不情愿?锤呢?楼主你放一个剧组不情愿的锤来。]

    二十八楼:[如果是我, 同事在我们上班的地方安空调,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不情愿。]

    楼主:[呵呵,说了你们也不会信,不情愿就是不情愿。]

    二十九楼:[开始暴露水军恶心的嘴脸了吧,说不过就开始阴阳怪气地内涵了。]

    一直撕到一百多楼,然后岁青禾的粉丝发现了这个帖子,立刻涌进来为蒸煮正名。

    一百三十一楼:[/图片/图片/,了解一下,冯立伦导演亲口发微博说谢谢岁岁花钱安的暖风系统,提升了剧组效率。]

    一百三十二楼:[水军们开始没脸没皮了,没有料就开始造谣了。]

    一百三十三楼:[抱走岁岁,我们不约。期待岁岁的《水芙蓉》,我会贡献出一张电影票的。]

    这个话题很快就尘埃落定。

    与此同时,岁青禾被微博热搜榜里实时上升热点版块里的一条消息题目给吸引了全部心神。

    “高利贷、坐台、包养、小三、私生子,田如歌,你还要骗我们多久?”

    当时岁青禾刚好拍完上午的戏份,和云琦两人坐在片场旁边的摇摇椅上休息,她打开微博正打算传几张福利照上去。粉是要宠的,要老老实实宠的。

    自拍刚传上去不久,底下就迎来了一批狼嚎。

    旁边的云琦也在看手机,“啧”了声,“岁岁,你认识田如歌吗?”

    岁青禾有些奇怪,“认识,一起拍过档综艺,如歌姐人还是蛮不错的。”

    云琦把手机递给她,“田如歌出事了。”

    岁青禾莫名其妙地接过手机,看到热搜里的消息时,心下当即一个咯噔。

    她把手机还给云琦,然后用自己的手机点进了那个热搜。

    挂在热搜前几条的全都是各大营销号新鲜出炉的热评。

    “解密一代天后背后的肮脏交易”,营销号起的题目如此触目惊心。那些营销号的题目起得凶,底下却压根没有几条评论,也就是说,这个热搜是别人买的。

    是谁这么恨田如歌,直接对她下了死手?

    热搜第一的微博十分简单,挂了九宫格照片。

    第一张是田如歌亲手签下的高利贷借条,上面还有个红红的手印。

    第二张是十七八岁的田如歌穿着清凉,坐在一群酒吧的坐台小姐中央,别人浓妆艳抹,她却十分清纯,不施粉黛,眼神冷静,完全不像个坐台小姐。

    第三张是她坐在一个神秘大佬身边,给他劝酒。

    ……

    第九张,田如歌那个八岁儿子的照片明明白白地出现在热搜里,没有丝毫打码。

    一张张都是实锤,接连几张照片看下来,岁青禾内心的震惊难以言表,“怎么可能?”

    她有点不大相信。

    就在此时,岁青禾的手机微信也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是闻辰的那个小群。

    上次就是因为闻辰假传田如歌跟聂鸣的绯闻,聂鸣一气之下把她的微信号从那个小群里退了。结果没两天,闻辰就上门来乖乖道歉认怂了,顺带着把聂鸣的微信号也请进了这个小群。

    闻辰在小群里疯狂艾特她跟聂鸣两个人。

    闻辰:【田如歌那个私生子,你们知道是谁的吗?@青禾@聂鸣】

    青禾:【不知道,你知道?】

    闻辰:【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是霍年的,霍年他媳妇疯了,昨天晚上直接在聚会上把这事闹了出来,还扬言要搞死田如歌跟她那个私生子!】

    青禾:【霍年?霍家那个霍年?】

    闻辰:【对对对,就是这个。你爸很欣赏这小子,还在公众场合说过好几次要不是因为你太小,就把你嫁给霍年这种话呢。】

    聂鸣:【???】

    岁青禾满头黑线,霍年确实是华国圈内知名的富二代了,此人跟许耀祖倒像是同一个模子里出来的,颇有才干,却花心风.流。结婚前不知道包过多少的小情.人,他比岁青禾他们年纪要大上一轮,在九年前结婚,属于家族联姻。

    霍年跟许耀祖最大的区别就是,同样是家族联姻,许耀祖娶了岁谷雨,霍年娶了母老虎。霍年的老婆在结婚后把霍年看得死死的,连跟异性说话都不容许,还请了私家侦探跑去跟他,然后把霍年出.轨的照片发遍了家族群,气得霍年的爷爷差点中风。

    霍年的爷爷放话,他要是不跟情.人断干净关系,就取缔他的继承权,至此,霍年才老实了不少。

    关键是霍年怎么跟田如歌扯上关系的?

    闻辰是完全看热闹不怕事大,在那里哈哈大笑。

    闻辰:【霍年真倒霉,娶了这么个母老虎。】

    青禾:【有啥倒霉的,他就是活该!】

    闻阳在这个时候也终于忍不住吃起了瓜。

    闻阳:【青禾,你还不知道吧,霍年他媳妇早就跟霍年戴绿帽了,出.轨对象还是霍年的小叔,这事在圈里闹得人尽皆知。霍年他媳妇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

    狗头再见,贵圈真乱!

    她还真不知道,她离开许家以后,就进入了娱乐圈,也算是彻底远离了这个圈子。

    闻阳继续毁她的三观。

    闻阳:【霍年媳妇之所以在这关头把田如歌这事闹出来,可不是为了吃醋啥的,霍家老爷子要立遗嘱了,继承人就两个,霍年跟他小叔,霍年媳妇这是要扶自己情.人上位啊。】

    岁青禾忍不住了。

    青禾:【那她为什么不嫁给他小叔,嫁给霍年干嘛?】

    闻阳:【你要问两家老爷子啊,你应该庆幸岁老爷子没有拿你联姻的想法,不然……】

    聂鸣:【滚!】

    在众多知情.人士纷纷给她塞瓜的情况下,岁青禾终于理清了思路。

    所以说,田如歌其实只是霍家立遗嘱下的一个炮灰而已。但是豪门恩怨里,最先倒台的往往就是这些炮灰。

    她一个影视歌三栖天后,搅进这趟浑水中,何苦呢。

    岁青禾有些惋惜,她再度看向热搜下面的评论时,果不其然,上了热搜以后,这事的关注度就高了,那些营销号的微博下面全都是人身攻击与谩骂。

    而田如歌的微博至今静悄悄的,没有站出来控评亦或是做出澄清的。

    要知道,她在回国以后可是一个非常热衷于发微博的人,平均每天都要发两三条微博。

    *

    田如歌的经纪人叫严密,其实在田如歌出国后,他就因为手上人脉不足的缘故不再干这一行了。他尝试着转行做别的职业,却屡屡不得其法,导致几年下来还在原地打转。

    然后田如歌回国,看到严密的窘状,顾念旧情的她给了严密每个月三万的高工资,重新雇佣他做自己的经纪人。

    正是因此,严密对田如歌一直很感激。他也一直很心疼这个故作强大的女人。

    这天,他照旧送田如歌的儿子Jack去贵族小学上学。

    然后他就看到了网上疯狂传播开来的黑料,当下心里就是一个咯噔。

    他立即打电话试图联系上田如歌,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忙音,他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电话那头却始终无人接听。

    再迟钝他也知道应该是出事了。

    严密急忙赶回田如歌家里,他只有田如歌一栋房子的钥匙,而田如歌平时跟Jack就住在这栋房子里。但是匆匆忙忙的他赶过去时,找遍了楼上楼下,却也找不到田如歌的身影。

    严密心急如焚,可田如歌从前往来密切现在也还保持联系的国内好友就只有一个,聂鸣。

    但是严密也知道聂鸣最近跟如歌闹了点龃龉,他不好直接找聂鸣,就把电话打到了刘文骁那里,并且把事情说得十万火急。

    刘文骁不敢耽搁,又打电话找了聂鸣。

    聂鸣正在雪山拍戏,这通电话还是陈敢接的。

    陈敢眼睛越睁越大,看向正在拍戏的聂鸣,咬咬牙,大声说了句,“聂哥,有人找。”

    监视器前的萨伦不耐烦地说了句,“卡,囔囔什么,正拍戏呢没看见吗?”

    陈敢只好低头连连致歉,“对不起。”

    聂鸣知道他是个有分寸的人,不是出了真正紧要的关系,绝对不会打断他拍戏。

    他抱歉地跟导演说了声才走过去接起电话。

    天大地大,聂鸣的面子最大,萨伦只好收起了心中的不满。

    聂鸣脸上的神色愈来愈严肃,最终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低低叹了声。

    “云水别墅,锦府花园16号,你让严密去那里找找吧,记得让他打110跟120.”

    刘文骁一听他这话,恐怕此事非同小可,忍不住结结巴巴道:“不是吧?难道真出事了?”

    聂鸣没有回答,只是嘱咐道:“快去。”

    挂断电话以后,他仰天陷入了沉思。

    田如歌聪明了一辈子,就在霍年一个人身上栽过跟头,从此一蹶不振,再也爬不起来。

    原本是银货两讫的关系,霍年帮她还债,田如歌做他的小情.人,当时两人都尚未婚娶,即使道德有疵,别人也不能说啥。

    可偏偏,田如歌投入了感情。

    明明知道霍年后来联了姻,还是愿意没名没分地做他的小情.人。

    直到被媒体拍到,然后聂鸣就被拖下了水。

    一直到她怀了孕,霍年也没有松口离婚,田如歌这才幡然醒悟,带着孩子远走他乡。

    云水别墅,就是当时两人的爱巢。

    霍年信誓旦旦会娶她,最终娶了别人;霍年信誓旦旦会离婚,最终为了继承权认了那段婚姻。

    田如歌是真的傻。他嗤笑了声,其实,他跟田如歌是一类人。

    只是,他又远比田如歌幸运。

    这天底下,也只有他,遇到了独一无二的岁青禾。

    作者有话要说:  晚了五十分钟,今天加更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