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过气影后的翻红之路 > 第49章 第 49 章
    《问仙》的女主一直被剧组藏着掖着, 直到开机那天,片场附近来了许多蹲料的狗仔, 这才一睹女主芳容。

    开机仪式办得很盛大, 给关二爷供奉了五畜三牲,线香高燃,鞭炮轰鸣, 在热热闹闹的沸腾声中,岁青禾穿了件简单的黑色溜肩长裙, 人比花娇,三根香敬畏地高举过头颅,然后插到香炉当中。

    她居然是剧组所有人里最先上香的那个,论资历论咖位,剧组最先上香的那个不应该是导演聂鸣吗?

    蹲守在外的八卦小组顿时如获至宝, 扛着□□短炮开始拍摄。

    于是,今晚的八卦新闻标题新鲜出炉——“首位鸣女郎竟是她?”

    X女郎一般都是电影圈里给某些开山老怪导演的尊重,电影圈里一般有两种生态环境, 一是演员带动电影的名气,二是导演带动演员。这第二种殊荣往往都是电影圈里极负盛名的前辈导演才能获得。

    平心而论, 《问仙》不过是聂鸣转行后的处.女作, 又是电视剧, 用X女郎代指其实有点抬举。

    但是他在圈子里十几年稳若磐石的名声也不是吹的,因此今晚八卦新闻出来以后,观众们也不觉得突兀。

    《问仙》刚立项,就吸引了诸多书粉和镊子们的关注, 制片方越是藏着女主角的姓名,就越是让人好奇。因而八卦新闻横空出世以后,就有不少粉丝点进去看。

    结果定睛一看,卧槽,岁青禾一袭黑色溜肩长裙,娇滴滴俏生生,裙摆下那截纤细雪白的小腿若隐若现,臀线饱满,腰肢不盈一握,再往上是一弯雪白细腻的事业线。眉眼昳丽,艳压群芳。

    在场有众多女明星,宋阮青春动人,林自媚明艳大方,可没有谁,能压得住她的气场。

    “岁青禾成为《问仙》女主”瞬间话题度飙升。

    底下的评论大多数是正面的。

    【哈哈哈哈哈,这是哪来的小仙女,抱走了。】

    【开心,岁岁就是我心目中的傅萱,仙气飘飘没错惹。】

    【感谢聂老师的抬举,小岁岁一定会交出一份让您满意的答卷的。】

    【楼上,虽然聂神比S大了几岁,但是没差辈分啊,你们这是要闹哪样。】

    也有些书粉持怀疑态度。

    【脸是不错,但是演技怎么样?我不想回到被一个毫无演技的花瓶支配里的恐惧当中去啊。】

    岁青禾的粉丝们很快就给他们打了一剂定心针,【放心吧,怀疑岁岁演技的可以去看《回家》和《我是大明星》里的cut。】

    《问仙》是一部大型古装仙侠偶像剧,取景地在C市,因此剧组全员赶赴机场,奔往C市筹拍。

    试镜那天,所有前来参加试镜的男主角候选人都被聂鸣涮下去了,因此岁青禾也是直到开机那天才第一次看到男主演舒柏。

    上香的时候,岁青禾的视线不自觉就往舒柏那个方向瞅,舒柏显然也感应到了她的视线,于是低头对她笑笑。

    不笑还好,这一笑冲击更大了,岁青禾睁大了眼睛,拽着安冉的衣袖,“你看那个人,有点像聂鸣欸。”

    其实单从容貌上来看,舒柏跟聂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相貌,舒柏更硬朗,聂鸣偏俊秀,舒柏眼窝深陷,眉峰挺拔,跟聂鸣比起来,有点糙糙的。

    但是他们两个的侧脸实在是太像了,就连岁青禾这个枕边人都会不自觉认错。

    而且舒柏跟聂鸣的身高身材又差不多,她敢说,这两个人站在一块,单从背影上,只要不是跟他们很熟的人,是很难分辨出来的。

    安冉闻言也看了过去,惊讶道:“卧槽,还真的是,聂鸣是把他的替身找来了吧。”

    *

    开机仪式第二天才正式上工,收拾完场地后也没啥事,岁青禾加了各大主演的微信,然后几个人回到酒店里打了把游戏。

    四个人开黑,宋阮、林自媚还有舒柏,她吃鸡玩得很菜,只对捡医疗包感兴趣,他们玩的又是那个暗夜模式,一到晚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丧尸。

    酒店里充斥着她惊慌失措的喊声,“救命救命,这个丧尸快把爪子呼我脸上了。”

    “有人在房顶阴人,快快快抬头看。”

    “啊?你没急救包了啊,没事,我还有二十多个呢。”

    “子弹?还有十发。”

    ……

    舒柏是吃鸡大神,一狙一个准,他的嗓音低沉中带了点磁性,“青禾,扔个急救包给我。”

    “等等,你先站在那别动,我来救你。”

    然后,聂鸣就敲开了她的酒店房门。

    岁青禾咬着苹果去开了门,打开门一看是聂鸣就把麦关了,房间里充斥着舒柏沉稳的声音,“小阮,你左边有人。”

    聂鸣皱了皱眉,“你怎么不看剧本?”

    岁青禾咔嚓一声咬下了一大块苹果肉,含糊不清道:“我看了一遍了,他们邀请我打游戏我就打了。”

    说话时她没注意看手机屏幕,她本来蹲房檐上的,结果突然从右边冒出个丧尸,一爪子把她给呼死了。

    四个人里,她最早夭折。舒柏笑了,“别慌,有我在,我会带领各位吃鸡的。哈哈哈哈,青禾你玩得菜,以后捡到急救包就找个安全的地方苟着,不用你打人。”

    他们三个人果然苟到了最后,成功吃了把鸡。

    聂鸣把剧本拍在她面前,“看剧本去。”

    然后他就拿起手机,跟那三个人开了下一把。

    ……

    跳伞落地、举枪射击、舔包,一气呵成。不到五分钟里,他就拿了六个人头。

    舒柏都惊呆了,“青禾你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

    聂鸣一声不吭,继续带着队友躲毒圈,突进。期间,舒柏因为中途大意被人阴死了,剩下的两姑娘如丧考妣,只有聂鸣一言不发,继续推进。二十分钟后,游戏结束,聂鸣十九杀,成功拿到MVP。

    他把手机往床上一扔,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垃圾。”

    岁青禾的眼里冒着星星,“老公,你好厉害啊。”

    聂鸣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于是岁青禾继续低头认真看剧本。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静坐在床沿的聂鸣突然开口说话,“你以后要是想打游戏,找我。”

    我不会嫌你菜。

    岁青禾头也不抬,“没事,我其实不喜欢打游戏,都是他们拉我我才打一把的。”

    聂鸣怏怏地“哦”了声,似乎不是很开心。

    岁青禾却没有注意到,她突然看到剧本里的一段戏,皱了皱眉,“老公,你陪我对对戏吧。”

    聂鸣一扫先前的萎靡之色,端持地拿起剧本,只粗粗看了一眼,就开始跟她对起了戏。

    他入戏的情绪很快,不知不觉就把岁青禾也带进去了。

    影帝果然是影帝,岁青禾自诩演技也过关,但是现在,她的演技完完全全被聂鸣秒杀了,整个人的气场都被压着出不来。

    好在聂鸣也察觉到了,下次对戏的时候就会刻意收敛,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渐入佳境。

    对完那段有难度的戏以后,岁青禾继续跟自家老公躺在一块看剧本。

    《问仙》里的女主傅萱从小就异常好命,刚出生时父亲病重,结果听到她的哭声时提了一口气,活了过来。五岁救了个老头,结果老头是皇帝,把她认成义女接进皇宫,皇宫里的所有人看见这个漂亮小丫头都非常喜欢。

    十七岁那年,公主傅萱扶了个老奶奶过马路,老奶奶为了表达感谢,送了她一颗桃子,结果那颗桃子实际上是蟠桃,吃完那颗桃子以后,傅萱就成仙了。

    她成为众多洒扫小仙中的其中一个,分派任务时也异常好命,被接引仙官派到了九清天上至高无上的神君府上。

    岁青禾的戏份从十七岁那年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时候开始。

    次日清晨,一早就上工,岁青禾换上了一套火红的马上裙装,手里还似模似样地拿了根鞭子,鲜衣怒马,衬得她眉目洌艳如画。发套和妆容很快也弄好了,那种古灵精怪的感觉瞬间就出来了。

    化妆师和服装师都异常满意,很快便拍了照片传到微博上。

    微博下面的评论全是舔颜的,纷纷赞叹,原来岁青禾不仅现代照带感,古装颜值也这么能打啊。

    岁青禾的粉丝们都与有荣焉,纷纷把《容妃传》时的开机定妆照甩他们一脸,又开始懊恼蒸煮用心拍的第一部剧,愣是因为女主角作死没能播出。

    很快,《问仙》的第一场戏正式开拍,所有人就位以后,聂鸣在监视器后面喊了声,“A!”

    这是一场骑马的戏,傅萱出城在官道上纵马,官道上有个拄着拐杖颤颤巍巍挎着篮子的老奶奶,恰好拐角处有马队赶来,而那个老奶奶不知道是傻了还是腿脚太不利索了,听到马蹄声以后也没有动弹,还傻乎乎地杵在官道中央。

    于是傅萱飞驰过去,利索下马,将老奶奶扶到一边。

    影视基地这种地方,自然不可能有真的马,岁青禾扶着个木质的马头,坐在牵引带上,任由工作人员拉着她往前。

    她救下那个老奶奶以后,仿佛劫后余生般说了句,“老奶奶以后走路可得小心点。”

    金手指·老奶奶脸上绽出一个跟老树皮般的笑容,“谢谢闺女,老身这一把老骨头了,要不是闺女你,只怕不能回家见老伴了。”

    岁青禾眨着双湖水般秀丽的大眼睛,憨厚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小事一桩。”

    为表谢意,老奶奶给了她一颗桃子。

    在老奶奶的催促声中,岁青禾当场就啃了一大口,然后含糊不清地说了句,“好吃。”

    道具组一声令下,白烟升起,朦朦胧胧的白烟中,老奶奶不知何时变成了个白胡子老头,捻须而笑,而傅萱奇怪地“欸”了声,懵懂地看着自己周围腾起的白烟。

    然后她就在随行侍女们一声声的“公主”中,越飞越高,越飞越高……

    第一场戏异常简单,直接一遍过。

    工作人员手忙脚乱地把她从威亚下解救出来,岁青禾凑到聂鸣身边看监视器上的内容,“怎么样?”

    聂鸣点头道:“可以。”

    第一场戏虽然简单,但是岁青禾确实将傅萱身上那种古灵精怪又天真懵懂的性情给表现出来了。

    第二场戏需要换衣服,人间公主摇身一变,成了仙界的小侍女。

    单凭聂鸣导演这个噱头,剧组就拉到了不少投资,更不用说富婆·岁青禾为了表达自己的支持,非但没要一分片酬,还直接财大气粗地拿出了三千万给自己老公拍戏。

    因此,剧组的唯一基调就是——咱们不差钱!

    简直是壕无人性啊,仙界侍女的服装是请大师统一定制的,仙气飘飘,用料昂贵,静默时如姣花绽放,行走间似水雾飘飘,裁剪大方,修身昳丽。

    同之前那身红衣相比,现在的岁青禾又多了分九重天上特有的轻灵。

    岁青禾换好衣服后,片场所有人都感觉眼前一亮。

    这场戏是她跟神君的相遇戏。

    场记打板后,聂鸣做下手势,“A!”

    初到九重天的傅萱对眼前所有都十分好奇,尽管接引仙官已经说明她们这批新飞升的小仙女都要从洒扫侍女做起,傅萱还是掉了队。

    她提着裙角猫着腰,悄悄地晃出小仙女们的队伍。

    离队的傅萱就跟出笼鸟一样,在九重天上自由自在地闲逛起来,溜进太上老君的炼丹房,炼丹童子正在打瞌睡,她发挥好人好事精神,给丹炉扇了一把火,结果火势一旺,炼丹炉里的丹药废了。

    她心虚地退出炼丹房,看见李天王正在值守南天门,觉得他天天托塔肯定是累了,趁他也在打瞌睡的时候,悄咪.咪地将塔从他手上拿了下来放到地上。然后李天王就满南天门捉拿偷塔的小贼。

    她蹦蹦跳跳继续乱跑,却偶然来到了一处方外之地,海棠树下,花瓣漫卷,一袭白袍的神君正倚在海棠树下,闭目养神。

    刚见到那个淡漠清冷的神君时,傅萱就感觉小心脏怦怦直跳。

    她鬼使神差地凑了过去,“你是道士,还是佛?”

    神君睁开清凌凌的一双眼睛,岁青禾突然觉得,她或许明白了聂鸣最终选择舒柏的真正含义。舒柏那双眼睛,仿佛汪了千万星河,深邃又迷人,完全就是九重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神君范儿。

    神君不轻不重一眼落来,眼神似有悲悯,似有感叹,“我不是道士,也不是佛。”

    傅萱懵懵懂懂地点头,“那就好。”

    神君讶异,“为何?”

    傅萱嘿嘿一笑,“既不是道士,也不是佛,便能成亲了,我欢喜于你,你与我成亲吧。”

    下界民风淳朴,老皇帝又宠傅萱宠得紧,自幼就教导她,长大后看上了哪个男人,不要怕,抢回来,有他为她做主。

    因此,傅萱能主动问出这句话,而不是打晕了把人带回家,已经是相当相当礼貌了。

    十七年来,她从未见到过这样一个能让她的小心脏哐哐哐跳的男子。

    神君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没有鄙薄,也没有否认,“你想与我成亲?”

    傅萱睁大眼睛,狂热地点点头。

    神君一挥衣袖,“等你修到上神,再说不迟。”

    傅萱再睁开眼睛时,海棠花树下的男人已经消失不见,只能看见一地落红。

    她摸着脑袋奇怪道:“人呢?”

    傅萱绕着树走了一周,“不会是变成了树吧,难道我看上的男人其实是颗树精?”

    想了想,她觉得甚有道理。人间话本里的花仙都是女的,但是万一或许花仙也有可能是女的啊。她悄悄地弯下腰,从落了满地的花瓣里捡起一瓣,掖到腰间。

    这场戏时,聂鸣说两个人的情绪还没有到位,于是又重拍一遍。重拍一遍后还有这种问题,又拍了两遍,聂鸣受不了了,干脆亲身示范扮演神君。

    围观群众一看,哇塞,导演跟女主角对戏时更有火花欸,那眼睛里的欲语还休实在是太到位了,果然影帝就是影帝。

    在聂鸣的带动下,岁青禾入戏不由更深,下一遍拍摄时,两个人都达到了完美level,总算过了。

    不知不觉间,就拍到了灯影摇重的时候。

    傅萱被接引仙官分派到神君府上,当然,此时的傅萱并不知道神君就是她看中的“海棠仙子”。她在仙界也不改下界作风,招猫逗狗四处招摇,还收了大批量的小弟。

    当然,这些小弟都是下阶的小仙子。

    傅萱在九重天上欢欢喜喜搜罗宝贝,要送给心上人“海棠仙子”。她听说神君的后院就有不少大宝贝,于是偷偷溜进来,看到了无边无际的荷花池。

    荷花池里有一尾闪闪发光的锦鲤,看这天生地养的灵气,肯定不是有人养的。于是傅萱伸手一捞,把锦鲤捞了上来,藏在袖子里,准备送给心上人。

    结果吃晚饭的时候,神君府戒严,原来是正在闭关修炼的神君突然失踪了。

    这场戏里岁青禾没啥台词,但是她的眼神戏都很到位,或狡黠,或疑惑,或惊艳,都表演得恰到好处。

    剧组里的工作人员相当满意,搭上这么个省事的女主角,谁不开心啊,剧组进度都大大提前了,大家也都能够提前收工休息。

    收工时,岁青禾往微博上传了两张片场照,再配上文字,“进组第一天,肥肠开心。”

    她的小天使们纷纷发来慰问。

    【岁岁,拍完啦?累不累?】

    【宝贝你可真是个大漂亮。】

    【我家岁岁是个小仙女,谁敢反驳就拖出去打死。】

    【吼吼看啊,想看岁岁的素颜照啊啊啊啊】

    收工时演员们能够先走,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却都要留下来料理残局,聂鸣这个导演也是。

    岁青禾干脆倚在路灯柱子下,边玩手机边等他。

    陆陆续续有不少艺人出来,邀请她一起吃晚饭,吃完晚饭后也可以一起回酒店。岁青禾都拒绝了。

    聂鸣是最晚出来的那个,他亲眼看着道具组把仓库门给锁上了,才悄然踱步而出。

    出来后一眼就看到了路灯下言笑晏晏的岁青禾。

    他们一起去吃了晚饭,万崂影视基地门口有不少饭店,五星级的都有,岁青禾对这些统统不感兴趣。

    她随处找了个小吃摊,点了里头臭得惊人的螺蛳粉。

    吃的时候,岁青禾一边捏着鼻子嚷嚷道酸笋的味道太重了,一边大口大口地用筷子挑着吃得不亦乐乎。

    摆摊的老奶奶常来这条街,明星大腕早已见惯,只是觉得眼前这两人里那个男的很眼熟,她也不去问那人是谁,而是笑呵呵道:“好吃吧,我这里的螺蛳粉可是出了名的,就连那个大明星叫什么来着?聂鸣,哦对聂鸣,聂鸣吃了也赞不绝口呢。”

    聂鸣:不,我没有!

    岁青禾竖起一根大拇指,“奶奶,你这粉实在是太好吃了,难怪聂鸣吃了也赞不绝口。”

    奶奶一高兴,又往她的碗里捞了一爪子粉。

    吃完粉后,两人一起往酒店的方向走。

    灯下有许多飞蛾,路灯拉出了长长的影子。

    岁青禾让聂鸣走在前面,然后蹦蹦跳跳地踩在他的影子上。

    踩中了她就高高兴兴地说声“一百分”,没踩中她就屁颠屁颠地跟上,“欸,你慢点。”

    这样的状态,她很喜欢。

    她终于结束了长达五年的“异地恋”,此后,能一直有你在身边。

    晚上十一点,安冉把一段聊天记录发到她手机上。

    岁青禾打开一看,原来是舒柏的经纪人找她聊天说,觉得今天岁青禾跟舒柏的节奏把握得很好,两个人对戏时也能产生火花,问她想不想趁此造势,给舒柏和岁青禾炒下绯闻。

    岁青禾一脸惊恐:【你没跟她说我已经结婚了吗?】

    安冉:【说了啊,人家不在乎,说炒个荧屏情侣就行了,傅萱X神君,又不是你岁青禾X舒柏,所以你不用怕。】

    岁青禾:【这个怎么炒?】

    安冉:【买水军,制造话题,刷电视剧,剪辑小视频发到B站,万一火了也是火你们电视剧里的人设,跟你们本人现实毫无关联。】

    听着听着岁青禾都有点心动了,说实话她还真挺怕这部剧扑的,倒不是对自己信心不足,而是现在外面太多人盯着聂鸣了,万一这部剧扑了,只怕外界会有很多嘲笑的声音。

    她思前想后,觉得这个方案可行。

    现在很多电视剧不都是炒CP炒火起来的吗?网友们先是看到一小段被剪辑的视频,然后吸引过去点开电视剧,结果被电视剧成功留住。

    她刚想回复一句,“我觉得可以诶,要不你们先弄个方案出来?”

    结果洗完澡后围着浴巾出来的聂鸣恰好看到了这段聊天记录,顿时黑了脸,拿过岁青禾的手机就是一串否认三连。

    【不可能,绝对不行,想都别想!】

    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颗荔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