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过气影后的翻红之路 > 第67章 番外
    岁青禾这一胎生得很艰难,刚被助产士推进产房就开始扯着嗓子喊疼, 大汗淋漓, 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医生姗姗来迟,告知家属宫口才开了一指, 还有得等。

    聂鸣不顾众人的劝阻,换上了无菌服进去产房陪产,岁青禾躺在床上, 隔着一层帘子,对他扯出了个苍白的笑。

    聂鸣表面上很镇定,跟座屹立不倒的灯塔般守在妻子的旁边,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的手在颤抖。满池的血水, 看得他心惊肉跳。

    说是无痛水下分娩,从青禾的青筋暴露程度上来看,这个无痛怕是假的。

    她从傍晚六点开始阵痛开宫口, 身体撕裂般的剧痛,足足熬到次日中午十点,方才把孩子生下来。

    岁青禾不知道自己用力了多久,只觉得呼吸陡然一松,眼前阵阵白光掠过,身体里好像有什么血脉相融的东西彻底与她剥离了开来。

    孩子出生的时候, 太阳很大,明晃晃的阳光照射在玻璃窗上,在地板上打下一道道影子, 眼前尽是斑驳,空气中似有浮尘,所有人声皆离自己远去。

    婴儿的啼哭声异常洪亮,极具穿透力,从产房里传到门外的走廊上。那是生命的声音,听到孩子啼哭声的大人们,皆是一片喜形于色。

    孩子小小粉粉的一团,被助产士抱在手里,展示给初为人父母的小夫妻看。

    岁青禾勉强耷拉起一只手,轻柔地抚摸婴儿柔软的胎发,脸上绽放出一个苍白憔悴的微笑。她很累很累,眼皮子沉重得快要打不开了,虽然临产前吃了点东西,可现在还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听到护士高兴地出去跟外面的家人说,她生了个健康的女婴。

    顿时像是有什么担子从身体上被卸下来般。

    聂鸣的眼圈不知不觉间泛出了一点淡淡的粉色,他还紧紧捏着岁青禾纤细的手指。他将额头贴在岁青禾汗湿的额头上,两人的体温交织在一块,如暖密的协奏曲。

    他的声音温柔而沙哑,“谢谢你,青禾。”

    岁青禾想要回应他,却眼睁睁看着聂鸣离自己越来越遥远,声音也很缥缈。最后,她在所有人关切的目光中昏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时,已是金乌西坠。

    她从困倦中转醒,发现身边的男人也睡着了,双目紧阖,眉头蹙成了打不开的结。

    他也是累坏了。她在产房里痛了一天一.夜,聂鸣也就守在她身边紧紧握着她的手,陪着她痛了一天一.夜,不眠不休。

    岁青禾怕他着凉,勉强撑起半边身子,想要拿条毛毯盖在他身上。

    聂鸣这觉睡得极浅,稍稍一点细微的举动就能把他惊醒。几乎是她起身的同一时刻,聂鸣就睁开了眼睛,看见她醒了,“醒啦。”

    岁青禾眼角含泪,微笑地点了点头。

    聂鸣低头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而后扶着她坐了起来,给她往腰背处塞了个柔软的枕头。

    岁青禾张了张嘴,发现喉咙很干,“孩子呢?”

    保温杯里已经泡好了红糖枸杞水,聂鸣给她倒了一杯,上面还飘着粒红彤彤的干枣,小心翼翼地喂给她喝。

    她渴坏了,咕咚咕咚几口就喝下了大半杯,喝完水后,感觉身体里终于有了点力量。

    “在这呢”,聂鸣将病房里配套的婴儿床推了过来,示意给她看,孩子握着小拳头,被粉色的被子包裹着,睡得很熟很香甜。

    “你看她,多漂亮。”

    是新生儿该有的模样,皮肤有些红,还有些皱,她记得护士说过,是个女孩,有六斤六两重,很健康。

    新生儿当然说不上聂鸣嘴里的那句漂亮,甚至有点丑。而岁青禾却温柔地看着睡得香甜的孩子,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哪个孩子能比她更漂亮了。

    她试探地伸出一根手指,孩子的手脚都十分有力,即使在睡梦中仍然在不断扑腾,像极了她还在娘胎肚子里时整天胎动的模样。

    孩子的手脚都很小,她将食指触及那柔软的肌肤时,觉得这么脆弱的小生命,怕不是一吹吹就能化了?

    在她触及孩子的时候,孩子“哇哇”地哭了起来,哭得撕心裂肺。

    岁青禾手足无措,慌张地缩回了自己的手指,求助般看向聂鸣,“怎么回事?”

    聂鸣也不解其意,沉吟了番,“估计是饿了。”

    岁青禾一听,手忙脚乱地解下衣带想要给她喂奶。

    最后还是在聂鸣的帮助下方才完成了这项浩大的工程,看着小宝宝艰难地啜着奶,还发出有力的吸吮声是,岁青禾忍不住笑了。她亲昵地逗了逗孩子,“小丑丫头。”

    聂鸣左看右看,都觉得自家闺女简直太好看了,“哪里丑了?”

    岁外婆推着轮椅进来,她显然也听到了岁青禾之前那句话,“就是,哪里丑了,看我重孙女,多乖多漂亮啊。”

    家里人陆陆续续来看孩子,都爱极了这个刚出生的小宝贝,聂婶婶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那珍惜程度,俨然是当做一件易碎的珍宝来看待的。

    她逗了逗孩子,孩子吹了个泡泡,“你们瞧瞧她,眼睛像鸣子,鼻子跟嘴巴像青禾,以后长大了肯定漂亮得不得了。”

    聂鸣的眼睛很好看,温柔多情的桃花眼,刚出道就迷倒一大片不谙世事的女生,只是冷起来时也有够冷的。而岁青禾则是生了双杏眼,娇滴滴的,平时就像是汪了一汪春水似的。

    孩子很会长,专挑父母出色的地方长,年岁虽还小,却能够看见日后祸国殃民的模样。

    众人对这孩子的模样都赞叹不已,岁青禾虽然很想认同,但是瞅了瞅自家闺女一身皱巴巴的红皮,还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出孩子跟自己和聂鸣长得像的?

    婶婶抱完孩子以后,小心翼翼地递给岁青禾。

    这是她的孩子,除了喂奶那回,这是她第二次抱这么小这么软的孩子。她接过孩子时,原先一直紧闭眼睛的孩子突然睁开了眼睛,又大又亮,只是睁开了一瞬,就又重新闭上了。

    孩子似乎有寻找母亲的本能,刚被岁青禾抱到怀里,就自觉地往她怀里凑。

    岁青禾的心瞬间软成了汪洋,心底似乎有无穷的母爱被激发了出来。聂鸣干脆坐在她身边,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妻儿。

    岁外婆看着这对喜上眉梢的小夫妻,忍不住开口问道:“孩子的名你们想好了没有?”

    两个人面面相觑,他们查了很久的字典,最终还是没有决定好用什么名字。

    突然,岁青禾心里一动,凝视着小宝宝恬静的睡颜,“小名叫欢欢,怎么样?”

    她曾经给孩子起草过很多意义深远的名字,可直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刻时,她才知道,再多再多的期望,也不过是盼她平安喜乐而已。欢欢,欢欢,惟愿你的一生能如我所愿,极尽欢欣。

    欢欢这个名字虽然大众普通,但是用作小名却朗朗上口,家人们念着也满意,一致拍板决定小名就叫欢欢,至于大名,可以等到满月时再起。

    欢欢刚出生不久,收到的礼物就快要堆满了整间房,这还是聂鸣开车运走了一部分到家里的结果。

    岁青禾看着安冉他们大包小包地给孩子买礼物,有点吃醋,“那么多就没有一件我的啊。”

    安冉拿这个刚生完孩子的矫情好友没有办法,立刻在箱子里找,“有有有,这就给你。”

    岁青禾方才展颜一笑,开开心心地把女儿搂在怀里。

    她在医院里坐完了月子,身体机能倒是恢复得很快,没过多久就能利索地四处走了。月子中心的饮食也控制得很好,人比临产前苗条了不少,身体其余地方已经恢复成从前的模样,只是小腹处还有些微凸,似乎很难消减下去。

    岁青禾戳了戳自己的肚皮,有些惆怅,“怎么就瘦不下去啊,这样我还怎么回去拍戏啊。”

    聂鸣不以为然,“又不着急回去拍戏。”

    她手头上所有工作都已经被停掉了,代言也暂停了,虽然说投资商虽有微词,聂鸣却完全不在乎。只是这才刚出月子,她就急着想捡回自己的工作了。

    实际上也是因为待在家里太过无聊,因为待产的原因,她都赋闲快一年了,实在是闲得蛋疼。

    聂鸣实在是想不通岁青禾为什么会想回去拍戏,他最近刚被点亮了一款名叫“奶爸”的属性,整日都抱着孩子不肯撒手,其抱姿简直比最专业的月嫂还要专业。谁要是让他现在离开欢欢去工作,谁就是他仇人。

    岁青禾也看懂了聂鸣的表情,搂着他撒娇,“哼,你以为我舍得啊,至少也要等她断奶了,我才会回去呀。”

    孩子似乎饿了,聂鸣将孩子递到岁青禾手上,准备去冲点奶粉,她的母乳不够,欢欢的胃口又不小,所以欢欢平时是混合喂养的。

    交到岁青禾手上的孩子还在哭,哭得很伤心。

    岁青禾无论怎么哄都没能让她停下来,岁青禾自己也快哭了。

    还好聂鸣冲完奶粉立马就进来了,他检查了番,发现是尿了,于是就给欢欢换了新的纸尿裤。

    岁青禾被吓得心有余悸,一头扎进聂鸣的怀里,“聂鸣呜呜呜,刚刚吓死我了。”

    家里月嫂多,加上聂鸣包揽了大部分事宜,月子期间,岁青禾除了喂喂奶和跟欢欢玩一会,就没干过别的,自然也不知道孩子是饿了还是怎么地。

    她刚刚确实是被欢欢撕心裂肺的哭法给吓到了,以前欢欢哭的时候,月嫂都会把欢欢带出去的,所以岁青禾没怎么看到过女儿哭成这样。

    聂鸣好气又好笑,觉得自己简直是拖了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带。

    他已经习惯了,将孩子放到婴儿床上,安抚似地拍了拍岁青禾的背部,“好了好了,没事了。”

    岁青禾却异常唾弃自己那天的行为,立志要做一名好母亲,于是出月子以后,岁青禾也开始抱着欢欢不肯放手了。

    小孩子长得真的很快,也就两个来月的时间,欢欢已经彻底长开了,出落成了个白白胖胖的小萌娃,萌得让人的心都化了,跟当初的红皮小猴子简直判若两人。聂鸣拿着奶瓶逗她,她就咯咯直笑,四个小爪子不断扑腾。

    岁青禾看着父女俩闹腾,于是忍不住也凑了过去,给孩子做了个鬼脸。

    孩子两个多月了,照理说,可以过夫妻生活了。

    聂鸣素了半年多,终于等到能够开荤的日子了,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发现,妻子好像并没有这个心思,她立志做一名好妈妈,于是整副心神全都扑在女儿的身上。

    他明示暗示无果,原本欢欢晚上是跟着月嫂睡的,可是这两天岁青禾越看欢欢越喜欢,根本舍不得撒手,到了晚上时,也陪着孩子在婴儿房里睡觉,无论聂鸣怎么哄都不肯回房。

    这天晚上他终于忍不住了,到点就准时把孩子交班抱给了月嫂,然后一把把岁青禾按倒在床上。

    岁青禾还迷迷糊糊的,没有咂摸出其中的意味,使劲扑腾想要站起来,“欢欢要吃奶了。”

    聂鸣沉静地锁住她的手脚,“有月嫂在呢,放心。”

    岁青禾气呼呼地哼了哼,“可是我想抱她。”

    聂鸣大言不惭,“抱我也一样。”

    她被聂鸣抵在主卧的大床上,身材还没有完全恢复,肚子处有些丰腴,摸起来手感非常好。她起初真的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聂鸣激烈的吻落了下来,整个人瞬间就软成了一汪春水。

    她主动地环抱着他流畅的背部,迎合了上去……

    夫妻两个食髓知味,直至筋疲力尽。

    *

    欢欢周岁时,岁青禾结束了假期复出拍戏,一家人的生活也恢复了正轨,夫妻档再度合体,拍了部电影,买账的人非常多,票房口碑全都大爆,名利双收。

    岁青禾越来越红,风头无两,堪称国内第一大花,她的粉丝越来越多,已经直逼当年最红时候的聂鸣了。

    而聂鸣则彻底淡出了娱乐圈,头两年还有狗仔队蹲他,偶尔会拍到他抱着孩子跟岁青禾一同出行的照片,十分恩爱。慢慢地,他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只有偶尔人们提起他来时,才会想起,当年娱乐圈里还曾有过这么个传说。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是娱乐圈里的常态。

    镊子们退圈的退圈,爬墙头的爬墙头,剩下的则全是被他导演名头吸引过来的,个个佛系得很,再也不复当年的狂热。

    与之形成对比的就是,禾风影业日渐坐大,很快就成为国内第一家影视经纪公司,日进斗金,华国最近两年红点的明星,几乎都出自禾风影业。

    夫妻俩的财产跟滚雪球般越滚越多,甚至登上了世界福布斯排行榜,欢欢简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岁青禾的粉丝们都清楚,女神早就结了婚,老公就是禾风影业的老总,偶尔会担任导演,两个人还有了个四岁大的女儿。

    老粉们对于这对夫妻自然是祝福的,平时也会在微博上吃点岁青禾撒的糖,偶尔聂鸣会在微博粉丝群里跟她们互动下,也都是宾主尽欢。

    但是今天却好像有点不一样,岁青禾刚传了一组跟聂鸣在家里跟欢欢坐在一起玩沙子的照片到微博上去。底下就有了个阴阳怪气的评论,【岁岁什么都好,就是眼光不大好,挑了个老男人做姐夫。】

    岁青禾:???

    她起初还以为这是什么对家买来的弱智水军黑子,结果点进对方主页一看,哟呵,发言的这个居然是她的粉丝。

    她最近为了还人情,接了部古偶,电视剧火是挺火的,岁青禾为此也新添了不少粉丝,这个发言的就是电视剧里她跟男主角的CP粉。她翻了翻那个粉丝以前的发言记录,估摸着小屁孩估计还没超过十五岁,更何况有些粉丝本就清奇,她也懒得再管了。

    可谁知,这件事却持续发酵。

    那个粉丝的微博号在CP粉圈里还挺有名,她在微博上发言时,很多小学生粉都心有同感,纷纷附和。

    【就是就是,比岁岁大了整整快八岁的老男人,哪里配得上岁岁了啊。】

    【我承认他很帅,也很有才华,但是太老了啊】

    【岁岁跟秦峰真的好配啊,多么希望她跟秦峰才是一对啊。】

    【岁岁离婚,跟秦峰在一起吧。】

    【离婚+1】

    秦峰就是古偶里跟岁青禾搭戏的男演员,两人在剧里很有CP感,因为虐恋情深的缘故导致很多CP粉意难平,干脆嗑起了现实。

    这个话题本来只限于岁青禾的一小部分粉丝圈地自萌,只是讨论着讨论着,这个话题就被某微博粉丝过百万的“前镊子”看到并转发了,顿时引起了哗然大波。

    所剩不多的镊子们是最愤怒的。

    【日尼玛,人家夫妻俩好好的,让人家离婚的都是些什么毒瘤?】

    【呵呵,现在混粉圈的都是弱智吗?】

    【聂鸣配不上岁青禾?这是我今年以来看过的最大笑话。】

    【不想说什么了,虽然说聂神退圈那天就知道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但是真正来临时,还是有点不能接受。】

    【心酸,知道当年结婚爆出时,全网一水都在骂女方吗?】

    双方吵着吵着,这个话题就上了热搜——“聂鸣配不上岁青禾”。

    安冉把热搜截图发给岁青禾看时,她正在棚内拍广告,她万万没想到这件事居然还会有后续,看到热搜时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岁青禾苦笑,风水轮流转啊,当初聂鸣小心翼翼地护着她,生怕自己粉丝会跑来撕她,现在好了,自己的粉丝开始撕聂鸣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会有这样一天。

    她甚至有点后悔,不该为了还人情就接那部古偶的。

    热搜里嘲那些低龄粉的评论居多,还有人一项一项给他们科普聂鸣当年的盛况。只是那些低龄粉丝还在不服气地回嘴,【就算他以前再风光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老了吗?都过气多久了,就不要再执着于当年了。】

    岁青禾看到评论区里,自己的脑残粉一口一个老男人,心里很不舒服,甚至有种把他们全都开除粉籍的冲动。这些粉丝,说是她的粉,实际上都是她跟秦峰的CP粉罢了,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这样看不惯聂鸣。

    如果她们真的是她的粉丝的话,自然会知道聂鸣对于她的意义,怎么会说出让她离婚这句话。

    为这事,岁青禾闷闷不乐了好几天,反倒是话题中心的聂鸣跟个没事人一样,还过来安慰她。人红是非多,他当初红的时候,不也是这样的吗?

    岁青禾却越想越不服气。

    这件事引发的后续后果就是,当《一家人的旅行》这档综艺节目的导演再度找上门来时,岁青禾大手一挥,直接做主签了约。

    这是一档目前大火的旅行综艺节目,主要就是节目组邀请好几个明星家庭一起旅行期间发生的鸡毛蒜皮小故事。

    热搜风波还没过去,吃瓜网友们就看到了节目组打出的广告,他们下意识地揉揉眼睛,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聂鸣和岁青禾会上综艺?搞笑吧。

    时至今日,媒体上也没有爆出过他们孩子的照片,聂鸣也跟神隐了一样,只剩下岁青禾还活跃在娱乐圈,但是她也很少接受采访和综艺节目了,一般都是默默拍戏,偶尔会拍些广告做慈善。

    所有人都知道,她的生活重心其实也在慢慢转移到家庭上。

    这个玩笑开得未免有些太大了,他们情愿相信玉帝和王母会来参加这档综艺节目。

    结果他们登录节目的官网一看,网站正在滚屏播放今天的推送消息,“热烈庆祝岁青禾一家加盟本季《一家人的旅行》”。

    吃瓜群众:你们玩真的啊。

    镊子和前镊子们:有好戏看了,待会就让你们看看聂鸣到底配不配得上岁青禾!

    本周日晚上八点黄金档,《一家人的旅行》准时登录番茄台,并且在网播平台上同期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