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被心机夫君套路后 > 第6章 第6章
    三日后,穆王府那边就已经派了人来接。

    明莞诧异穆王府的人来的太快,穆王那边,却是连这三日都不愿意等待。

    巢玉扶了明莞的手上了马车,紧接着,田雨韵也进了来。

    明莞冷淡的阖上了眼睛,田雨韵见明莞这模样,也觉得没趣儿,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从田雨韵的角度看去,明莞当真是天资绝色,那般纤长的睫毛,那般莹润的肌肤看得她眼睛都要红了。

    田雨韵也算个清秀佳人,颇有些姿色,可在明莞面前,却像是块不会发光的石头。

    最让田雨韵嫉妒的,并非明莞的姿容,而是明莞从骨子里显露出的气度,毫无疑问,明莞是清冷的,出尘的,这般不卑不怯,无论面对谁都能淡然的气质,是田雨韵无论如何都拥有不了的。

    明莞打了个盹儿,等到了穆王府,她和田雨韵一起去见了穆太妃。

    穆太妃气度雍容,一双凤眸精明,年过四十却保养得极好,乍一见穆太妃,田雨韵被摄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明莞盈盈行了一礼:“小女明莞,见过太妃娘娘。”

    穆太妃素来是个威严的,她年轻时便是极为刚烈强悍的女人,如今半老了,一点慈祥的模样都没有,反倒让人觉得冷肃难亲近。

    不解风情的儿子好不容易动了心,为了避免吓到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儿,穆太妃也微微露出了笑意:“前几日我便见到了你,那么多的姑娘中,你是最惹眼的,过来让我看看。”

    明莞走上前。

    穆太妃握住了明莞的手。

    刘檀这小子,从小就要最好的东西。别家十五岁的公子都有了通房,他长到十五岁时,却看都不看府里的漂亮侍女一眼。穆太妃多次提醒,刘檀都当成了耳边风。她本以为刘檀不解风情不开窍,没想到,刘檀居然是想要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

    不愧是她的儿子,有志气。

    “明莞是哪个莞”穆太妃问道,“温婉的婉么”

    明莞微微笑道:“是莞尔的莞。”

    “好听。我就叫你莞莞好了。”穆太妃道,“来,坐在我的身边,王府里的厨子,是从京城请来的大厨,尝尝这道点心。”

    穆太妃看起来威严,待人却极为和善,三言两语间,以长辈的身份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明莞虽然不知为何初次见面,穆太妃就待自己这般好,但被这般重视,她的内心,也是很欢喜的。

    田雨韵在一旁巴巴的看着,穆太妃未问起她,她畏惧这个尊贵的女人,也就不敢说一句话。

    一起用过午膳,穆太妃让下人带明莞去住处。

    为首的正是那日见过的仆妇,唤作蓝嬷嬷,明莞和田雨韵跟在了蓝嬷嬷的身后。

    穆王府极大,这是在内宅,明莞也不过走了几段路,她看着路中所见的一花一草,亭台楼阁,就知穆王府豪奢,并不仅仅是传言。

    寻常人家难得一见的珍贵牡丹,姚黄魏紫,豆绿赵粉,在穆王府,居然像寻常野花一般,处处可以看得。明莞想着穆王不像是会喜欢花花草草的样子,她方才见穆太妃袖口和领口处都有金线绣做的精致牡丹纹,猜出穆太妃定然是最爱牡丹。

    蓝嬷嬷带着明莞到了一幽静的院落,院前后被翠绿的细竹遮掩,石子铺在了小路上,游廊曲折,环境雅致,两名十五六岁的丫头在给海棠浇水,一见人来,都抬了笑脸:“蓝嬷嬷,这是明姑娘吗我们都等了好久,就盼着明姑娘过来。”

    蓝嬷嬷对明莞道:“明小姐,这是太妃派来伺候您的两个丫头,绿衣服的是绿竹,黄衣服的是桃蕊,平日里手脚也颇为利索。里面已经打扫干净了。”

    明莞微笑道:“嬷嬷费心了。”

    蓝嬷嬷见明莞没有半点架子,性格也温柔,就对明莞笑了笑,道:“您可以进去看看了。”

    明莞踏进了门,田雨韵也要跟进去,蓝嬷嬷抬手拉了她:“田姑娘,这地儿小,容不下两个姑娘住。”

    田雨韵愣住了。

    这还叫小她觉得再住三个都没有问题。

    蓝嬷嬷道:“您的住处距这里有些远,请随我来。”

    穆王府毕竟是穆王府,田雨韵胆子算不得太大,不敢太造次,她就跟了蓝嬷嬷离开了。

    明莞进去看了看,里面确实干干净净,香炉中燃着清淡的百合香。

    让这香气一熏,她也有些困倦,坐在榻上,一手支着下巴,微微打了个盹儿。

    巢玉和两名侍女在前院,因而,未曾看到人从后院进来。

    重生之后,这是刘檀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明莞。

    她被清浅的香气熏得头脑困倦,有几分不清醒,疲惫得连眼睛都不愿睁开。

    听到细微的声响,明莞以为是巢玉过来了,只冷淡的说了一句:“茶”。

    刘檀倒了一杯茶,半跪下来,将茶水送到了明莞的唇边。

    她被迷香熏得睁不开眼睛,半梦半醒间,一口一口喝了刘檀喂的茶水。

    半杯茶喝了下去,明莞没有那么口干舌燥,她轻舔了一下唇瓣:“不要了。”

    随即,她陷入更深的睡眠之中了。

    刘檀从袖中拿出了一方帕子,轻轻擦了擦明莞的唇瓣。

    他眸色本是幽深的,内里却仿佛有火焰在灼烧。

    重生而来,刘檀是应该要在第一时间杀了当年给他下毒的手下,如今,他却把那些事情推迟,只想坐下来,静静地看着明莞。

    当他只是魂魄时,哪怕痛苦,也感受不到,如今,他有了肉体,坐在她的面前,盯着她出尘脱俗的面容,心口一点一点灼热了起来。

    这是他的莞莞,独一无二的莞莞。

    刘檀只是看了她半刻钟,未曾触碰她,因为明莞着实太过干净了。

    她才十四岁,还未及笄,眉目间略有几分天真稚气。刘檀既想守护明莞的这份天真,又想破坏明莞的这份天真,说不清的复杂感觉荡漾在刘檀的心头。最终,向来不懂风月温柔旖旎的刘檀终于浪漫了一次,他伸出手指,轻轻捏了捏明莞耳上垂下的珍珠耳珰。

    珍珠细腻,微微有些凉意,刘檀的指尖,却瞬间烫了。

    这个向来冷面,铁骨铮铮的男人,居然只触碰了一下,拉了一下她的耳垂,便飞快的缩回了手,耳根略有些发烫。

    他来得悄无声息,去得也悄无声息。

    刘檀并非纯情,因为触碰了她的耳饰而感到梦幻旖旎,他只是想起了前世某些不堪回想的事情。

    明莞最爱珍珠首饰,珠宝盒中最多的就是珍珠。某次,刘檀从外地归来,当着太妃的面赠她一斛东珠,他人面前,明莞伪装的很好,给了刘檀十足的面子,含笑道谢接过,可等回了房间,却是扔到一边,看都不看一眼。

    刘檀大怒,将明莞带到了床上,三天未出房门。

    别人只当王爷和王妃久别重逢,王爷素来又不看其他女人的,自然要多多缠绵。

    刘檀却知,那不仅仅是可以用缠绵悱恻来形容的事情了,他对这个女人的爱意汹涌,得不到回应时,又委屈又愤怒又难堪,只能将人占有,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当时,明莞被他弄哭了,他一边捏着明莞的下巴,强行吻去她的泪水,一边委屈的道:“你哭什么孤哪里不好了你从了孤,对孤稍微温柔一点,孤把心交给你都是可以的。”

    穆太妃是个凶悍的母亲,自小就棍棒教育,刘檀向来未在女人身上得到过温柔。

    他所见过的,看起来最最温柔的女人便是明莞,可明莞不爱他,不理他。

    这注定是错误。

    刘檀却还要犯错。

    他心里其实有微弱的遐想,万一明莞就爱上他了呢,只要他伪装得和善一点,正常一点,明莞会落到他的手里的,会的。

    哪怕最后不会,他还可以再考虑将人强行夺在自己的身边。

    明莞最后醒来时,莫名其妙的,她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耳珰。

    耳垂似乎有些发疼,她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压到了。

    空气中仍旧是隐隐的百合香,这百合香里,又混杂了一丝丝沉稳的檀香。

    明莞不再让侍女往香炉里燃香料了,她不太习惯这个味道。

    已经要傍晚了,明莞到后院里走了走。

    后院很大,有一片荼靡架,荼靡开得正好,远远看去,是雪白的一片,院中也有其他名贵花草树木,引了活泉水,奇石碓起,别有一番雅趣。

    水中自然不可能有鱼的,明莞坐在石上,发现荼靡架旁有一扇小门,应该是可以出去的。

    她刚刚来穆王府,并没有心思去其他地方转一转,这里毕竟是别人家,万事还是小心为上。田雨韵没有和她住在一处,也算是少了些麻烦。

    穆王府比不得明府,处处有人护着她,田雨韵若是敢惹事,谁也顾不了。

    明莞垂眸想着事情,那扇小门外的不远处,刘檀等的有些不耐烦,他俊朗的脸微微有些阴沉,看起来颇为吓人。

    那么明显的一扇门,是个人都会想推开看看吧明莞怎么还不推呢

    他这么会疼人的一个夫君站在这里求偶遇呢,明莞怎么还不来

    难不成是荼靡花架太大,明莞没有看见那扇门要不要明天就让人把荼靡花架给拆了

    刘檀握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