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被心机夫君套路后 > 第14章 第14章
    明莞的眼睛紧紧闭着,身子柔软到让人心疼,刘檀掐着她的腰,想低头吻她,又觉得不恰当。

    最后,刘檀捏了捏明莞的脸:“今天就放过你。”

    他抱着明莞回去了,巢玉看到自家小姐被穆王抱着回来,惊讶得眼睛都睁圆了。

    刘檀道:“方才园中有只老虎,你家小姐被老虎吓晕过去了,去取些冰块来,我给她擦擦脸。”

    巢玉吃惊得说不出话来,退了出去。

    她才听小姐说,只把穆王当成义兄的,怎么一转眼,穆王就把自家小姐给抱了回来

    巢玉不敢耽搁,去向桃蕊要冰块。

    刘檀轻轻为她褪去绣花鞋,把她放到了床上。他摸了摸明莞的额头,温度是正常的。

    他把明莞的手给握在了手中,低头,在她的手心上轻轻吻了一下。

    明莞无意识的熟睡着。

    刘檀想起了前世,他也曾将她这般掳来自己的身边。明莞是真的娇弱,只能被人困在股掌之间。

    前世,刘檀和明莞,应该就是在这段时间订婚的。

    刘檀并非正人君子,若他真君子,便不会做出造反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了。他前世,是真的混蛋,比眼下要混蛋百倍。

    当初,刘檀与明莞惊鸿一面,对人一见钟情,颇不要脸的调戏明莞,并被明莞打脸后,当天就让人打听明莞的身份。

    明莞的祖上也曾封侯拜相,有过辉煌,如今在穆州,土地千顷,也是有名的大户人家。不过,和穆王府相比,却是差了千万倍。

    毕竟,穆王府是能威胁整个梁王朝的存在。

    刘檀向明莞的父亲明长风提出娶明莞,儿女婚姻大事,明长风不会独断,他询问了一下明莞,明莞因为初见被调戏一事,恐惧上了刘檀,果断表示拒绝。明长风便以齐大非偶为辞,委婉转达了不敢高攀的想法。

    刘檀要被气死了。

    作为一方霸主,他很少这般被拒绝。刘檀几乎没有花费太多心思,就在明家,和明莞见了第二面。

    他仍旧能够清楚的记着,明莞那天穿的是一件浅蓝色的纱裙,长发以同色丝带绑起,多半散在身后。暮春阳光和煦,她独身一人,走过长廊,入了刘檀的视线。

    刘檀仅是勾了唇,喊了一声“明小姐”,就见她脸色顿时变白了,不带一点血色。

    他向来是不择手段的人,想要的人或物,一定要得到手。不仅要得到手,还要人乖乖的跟他。

    明莞匆匆后退,却被刘檀握住了手腕,走廊外种着芭蕉,地面微微有些湿润,芭蕉叶又绿又宽,刘檀捂住她的唇,抱着她跳出了走廊,到了芭蕉中间。

    两人被芭蕉等物掩盖得密密实实。

    刘檀将她按在柱上,膝盖抵入她的腿间,炙热的呼吸喷洒在了明莞的耳垂上:“明小姐,好久不见啊。”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本是好听的,对明莞而言,他的声音,却仿佛来自地狱。

    明莞强行镇定下来:“你要做什么”

    “孤向你的父兄提亲,被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齐大非偶。”刘檀抬起了明莞的下巴,他用鼻梁蹭着她柔软的面颊,“你们明家,真是好大的胆子。”

    明莞不习惯被人如此亲昵的对待,哪怕刘檀容貌俊朗,身上带着很好闻的气息,她也不喜欢被强迫。

    她挣扎着扭过了头,不想和他面对面。

    刘檀低笑一声,“啾”的一声吻了明莞的唇瓣:“若不是因为孤真心喜欢你,早在听到明长风拒绝的时候,孤就会杀了他。”

    刘檀十六岁时,手上就沾了数不清的鲜血,让东海海盗诡异凄惨的染红一片海,震慑了整个东海,他心性向来扭曲残忍,对他而言,顺他者生,逆他者亡。

    明莞真的恐惧这个人,在刘檀吻她时,她浑身都僵硬了。

    他拍了拍明莞的脸:“去告诉你父亲,你真心喜爱孤,被孤的痴情打动,这样的话,他会高高兴兴的送着女儿出嫁。”

    刘檀威胁起人来,毫不手软,哪怕是面对自己心爱的小姑娘。

    他生了一双深邃的凤眸,鼻梁凌厉挺直,当他不笑时,是很能威慑人的。

    明莞这般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宛若一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她被猛虎盯上,是一刻也逃不了,只能从心底生出畏惧来。

    刘檀强迫着明莞去看自己,他的薄唇微微上翘,看似情意绵绵温柔无限,说出口的话语,却是那般恶劣:“否则,你将戴孝嫁到穆王府来。”

    明莞的头脑一片空白,已经什么都说不出了。

    芭蕉叶的下面是一片沁凉,明莞能感知到刘檀的灼热,可这灼热,却传不到她的心底去。

    刘檀抬了她的下巴,吻她的脖颈,她挣扎着拒绝,却怎么也挣扎不开,他的吻逐渐往上,覆盖了她的唇,又覆盖了她的眸,最后停留在她的额头上。

    明莞有一双纤细冰凉的小手,刘檀将她的手塞进他的衣襟中,让她去感知他的心跳:“听到了么”

    他对明莞道:“孤是真的爱你。”

    认定了这个女人,他就不会变心了。

    明莞被吓得发了七天的高烧,在这段时间,穆王府送了不少稀奇的药材。

    她退烧后,就去告诉了她的父亲,说她原先未见过穆王,所以不想嫁,某日匆匆见了一眼,觉得穆王很好。明长风也未考虑太多,只当明莞说的是真的。毕竟,他的女儿从前都不会撒谎。

    刘檀再次提亲,这一次,明家答应了。明莞成了刘檀的未婚妻。

    巢玉取来了冰块和帕子,她总感觉,穆王看向自家小姐的眼神怪怪的。

    还有,义兄能随便碰义妹的手吗

    穆王怎么握着自家小姐的手

    巢玉轻声道:“殿下,冰块取来了,奴婢来给小姐擦一下吧,天色已经不早了,您还是早些回去。”

    刘檀冷冽的扫了巢玉一眼,巢玉从未见过气场这般强大的男人,她被吓得双腿有些发软,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刘檀寒声道:“孤来照看她,出去”

    巢玉被吓了出去,等出去后,巢玉抓了绿竹的手道:“绿竹姐姐,我们小姐还未出阁,穆王殿下不能留在这里,若是传了出去,我们小姐的名声可就毁了。”

    绿竹安抚道:“你就相信我们殿下的人品吧。明姑娘昏了过去,若你心里怀疑,闹了起来,等明姑娘一醒,和穆王殿下的关系坏了怎么办别想太多。”

    巢玉思来想去,也觉得她和明莞寄人篱下,若是穆王真想做什么,早就做了。再说,穆王府比明家的地位高了那么多,若穆王对自家小姐有意,也不会整出这义兄义妹的来了。

    她勉强松了一口气。

    刘檀把帕子放在了冰上,等帕子冰冰凉了,沾了些湿气,他才在明莞的脸上擦了擦。

    明莞天生雪白的肌肤,说是冰肌玉骨,一点都不为过。他拿的帕子所到之处,都会留下一些淡淡的水痕,冰冰凉凉。

    刘檀为她擦了擦脸,又给她擦了擦手。

    明莞睡得很熟,刘檀在做这些的时候,她完全没有睁开眼睛,就静静的睡着。

    刘檀脱了鞋子上床,吹了灯,他紧紧搂住了明莞,让她在自己的上方,把脸埋在了明莞的怀里。

    天色乍亮时,他便睁开了眼睛。

    明莞的呼吸均匀,唇瓣微微张开一点,略有些娇憨,很是清纯。

    刘檀摸了摸她的唇瓣。

    很柔软,花瓣一般,刘檀清楚的知道,倘若亲上去,也是很香很清甜的滋味儿。

    明莞天生便带着一股兰麝香气,每一根头发丝里都是香气,让他迷恋,怎么也舍不得松开。

    他抱紧了明莞,脸埋在她的锁骨间,呼吸着她身上的香气。

    刘檀真的好想和她再成亲,快些成亲,快些让她再度成为自己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刘檀终于松开了明莞,他下了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为明莞拢好了衣襟,在明莞身前点了两下穴道。

    紧接着,刘檀装作在床边睡过去的样子。

    明莞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她觉得身上有些无力,有些酸痛,等眼睛清明了,她坐了起来,才发现坐在床边睡着的刘檀。

    明莞低头看了看,自己和刘檀都穿着昨夜的衣服,她昨天晚上遇到了一只老虎,被吓了一跳,居然没志气的晕了过去

    明莞推了推刘檀:“殿下”

    刘檀这才睁开了眼睛,他上下看了明莞:“莞莞,你还好吗昨晚你突然晕倒,孤担心你醒不来,在这里看了你一夜,刚刚居然睡过去了。”

    明莞听说刘檀一夜没睡,心里很是感动,她点了点头道:“我很好,殿下费心了。”

    因为刚刚醒来,明莞的墨发略有些凌乱,松松散在了身后,刘檀抬手抿了一下她的碎发:“孤让侍女过来伺候你。”

    明莞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她又道:“殿下,我在王府住了这么长时间,明天也该回去了。今天我会告诉太妃,也先告诉您一声,谢谢您的照顾。”

    刘檀的眸子蓦然紧缩了一下,手也握紧了。

    她这是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