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被心机夫君套路后 > 第17章 第17章
    明莞上了马车后,明离也进来了。

    对于这唯一的妹妹,明离很是爱护,自从母亲去世后,明离知道,妹妹受了很多委屈,在家里做了很多事情。

    他看了明莞一眼:“莞莞在王府如何”

    明莞微微笑道:“大哥不用担心,太妃对我很好,穆王殿下也将我看做妹妹一般,这一段时间,我过得很开心。不过,数日未见大哥和父亲,莞莞也很想念你们。”

    明离见妹妹这般懂事,又是觉得欣慰,又是觉得心酸。他摸了摸明莞的头:“老夫人让你受了委屈,田雨韵之前在王府造次被赶了回来,父亲还担心会连累到你。如今一看,回去后父亲倒是可以放心了。”

    明莞的眸子动了动:“表姐她如今”

    “被送回了她家,这次,父亲终于发怒了,老夫人理亏,挡也挡不住。”明离道,“我们明天早上就出发去烟州,今天,你还是要去见老夫人一面,她脾气向来不好,莞莞,别和她动气。”

    老夫人楚氏毕竟是明离和明莞的祖母,楚氏平日对明莞刻薄,对明离只是不冷不热,兄妹对楚氏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不过,楚氏毕竟是长辈,长辈在家族中的话语权重,哪怕楚氏错了,作为晚辈,也不能去指责。

    不然,他们会给父亲丢脸,让明长风感到难堪。明离和明莞一向是规矩懂礼的,楚氏再怎么着不对,两人都未当众顶撞过。

    明莞点了点头:“大哥,我知道。”

    这里并没有其他外人,只有明莞和明离两个,两人又在行走的马车里,明离眉头微微蹙起,俊美绝伦的面上闪过一丝厌恶:“若是她说话实在难听,莞莞你直接离开就好,老夫人作为长辈,先没了规矩,我们也不用真心待她。”

    明莞“嗯”了一声。

    接着,明莞又问了一下外祖母的状况,不知不觉中,她们已经到了明府。

    明莞被送回了自己的住处,和穆王府比起来,明家不过是普通富贵之家,明莞的住处很是幽静,房间内也很简素。

    她和巢玉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把房间给收整了一下,闲暇起来后,明莞开始想着,也不知穆王殿下有没有醒,病得那般严重,可要好好休息才成。

    等用过了晚饭,明莞补了一下妆,去了老夫人的院中。她明日要离开,先去老夫人那里告诉一声,再去父亲那里看望一下才稳妥。

    楚氏其实已经知道了明莞回来的消息。她也知道明莞次日就要去烟州薛家看一下她的外祖母。

    只要想想,楚氏就觉得生气。她的外孙女儿被打得遍体鳞伤送走了,薛氏的女儿不仅好好的,还要去看望薛氏她娘

    楚氏厌恶明长风的妻子薛氏,厌恶了十几年,哪怕薛氏已经离开了人世,她仍旧在心里憎恨。

    明莞进来了,不过十多天没有见,她其实没有太大的变化,仍旧和离开时一般楚楚动人,身姿纤弱迷人,有一张倾城倾国的小美人脸。

    楚氏的眸中闪过一丝冷色:“这段日子,你在王府过得还好平日里那般惹人嫌,别让太妃和穆王殿下厌恶了,给咱俩惹了大祸。”

    “老夫人费心了,我自然过得很好。”明莞微微一笑,她看出了楚氏对自己的恶意,“太妃慈祥善良,心胸宽广,和某些刁钻刻薄的妇人不一样,无缘无故的,又怎么可能厌恶我”

    楚氏被她刺了一下,心里总觉得难受。

    楚氏冷着脸道:“坐下吧,明天去了薛家,事事都要注意一点,别做事毛手毛脚的,丢了咱家的脸。”

    事实上,楚氏知道明莞做事妥当,举止文雅,谈吐得体,不管面对谁,都能表现得很好。这些都是随明莞她母亲。楚氏一想起明莞的母亲薛氏,心里就不舒服。

    侍女端上了一杯茶,放在明莞的面前:“小姐,请用茶。”

    楚氏不喜欢明莞,自然不可能让人用好茶来招待明莞。明莞在穆王府这段时间,吃的喝的穿的,刘檀都让人给她最好的,她喝的茶叶,皇宫里每年才得十几斤,就连四妃以上品级的贵人们还够不到呢。因而,只尝了一口,明莞就放下了茶碗。

    从楚氏这里出来,明莞就要去父亲明长风那里。

    一路上,巢玉在明莞的耳边喋喋不休的说楚氏这边的侍女瞧不起人,居然用碎茶叶渣子给她泡水,哪怕是下人,也不会用碎茶叶泡水。

    明莞心里知道,小小的侍女,其实不敢这么做。这背后有谁的指使,不言而喻。

    她算不得多娇贵,什么都受得了,王府哪怕再好,这里终究是明莞的家。明莞想了想方才未喝完的一盏茶,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刘檀,也不知刘檀如今病好些了没有。

    刘檀一觉醒来,等着吃明莞给他亲手做的东西。

    他现在睡的这张床,是明莞睡了多日的床,枕上和被上都带着明莞身上特有的馨香,他翻了个身,突然看到枕下露出一角什么东西来,粉色的,刘檀好奇的抽了出来。

    是明莞的一条手帕。绣着荷叶荷花,清新雅致,一针一线都极为精致。

    刘檀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明莞怎么还不来莫不是忘了他还在这里

    这是,门被推开了,脚步声传来,刘檀心头一漾,闭上了眼睛。

    绿竹端着一碗药进来了:“殿下,药给您熬好了。”

    刘檀:“”

    他掀开被子起来,脸色顿时冷了:“怎么是你明小姐呢”

    绿竹被刘檀的脸色吓得险些摔倒,她支支吾吾的道:“回回殿下,明小姐已经离开了,回了她家。”

    刘檀的脸色瞬间铁青了。

    还没喂他喝药呢,明莞怎么能回家

    绿竹又道:“是太妃把明小姐叫过去的,明小姐去了太妃那里后,回来收拾东西就走了。可能家里出了什么事儿。”

    刘檀去了太妃那里。

    绿竹看着刘檀的背影,想着刘檀冷眼看人时的气势,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这碗药。

    殿下那副随时都能冻死人的样子,的确不像是病了。

    刘檀进了太妃的门,张口就道:“母妃,你怎么让莞莞给走了”

    太妃慢悠悠的品着牡丹花茶,听了刘檀的话,她戴着宝石护甲的手指微微上翘,似笑非笑的开口了:“刘檀,你手臂上的疤是我打的”

    刘檀:“”

    刘檀道:“你怎么能听人墙角呢万一我和莞莞做点什么,你在旁边听,莞莞知道了该多害羞啊。”

    太妃一巴掌打在了刘檀的手臂上:“你个臭小子,人还没有嫁过来呢,你还想做点什么”

    刘檀什么都想做。

    太妃道:“莞莞外祖母病了,想见她。”

    刘檀道:“我也病了,相思病。”

    太妃的眉毛抖了抖,想骂,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等不到两个月人就回来了,放心,中途我派人去叫她。这段时间,咱们还是准备一下成亲的事情,等莞莞回来了,你们就立刻成亲,我还想抱孙子呢。”

    刘檀的眸中闪过了一丝笑意。

    趁着明莞离开,他去明府提亲,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他手里有明莞的玉佩,明莞又在王府住了那么久,让明长风相信他和明莞是日久生情并不难。

    等明莞回来,蓦然发现他变成了她未来的夫君,是惊喜娇羞呢,还是不敢相信,锤着他的胸口说他是个骗子呢

    刘檀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好。”

    太妃面上的笑意逐渐淡了,她看着刘檀,一双美目变得凝重起来:“刘檀,你要成亲,有了妻儿,以后做事务必要稳重,不可骄矜,不可冲动。你成家后,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当今局势和以往不同,母妃也变老了,你若倒下,真没人能撑得住。”

    “你要娶的是个美人,这个世上,最好的东西往往被强者占据,你稍微走错一步失了势,母亲就会被人所杀,妻子也会被人夺走。”

    刘檀想起前尘往事,类似的话语,前世太妃也说过数次,只是他过于自负,自命不凡,从未放在心上。

    刘檀握住了母亲的手:“母妃放心,您的话,孩儿会铭记在心,孩儿会保护您半生顺遂。”

    太妃点了点头:“记住就好,下去吧。”

    刘檀离开了太妃住的天香院,到了自己的住处。

    猛虎趴在厅中,听到主人回来,耳朵颤动了一下,站了起来,咆哮一声。

    刘檀摸了摸白虎的头。

    死过一回,他其实并不用怎么担心江山的事情,只要铲除某些人,按照前世的轨迹走,江山唾手可得。

    夜逐渐变深,刘檀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也沐浴更衣,睡到了床上,

    这个时候,明莞应该已经熟睡了。

    在王府中,刘檀吩咐人,用最好的去伺候明莞,他要把人养得娇气,养成一只飞不出笼子的金丝雀,只能依赖他而活。

    也不知,明莞回去后,会不会不适应,会不会想起他。

    刘檀想着,总有一天,她会明白,只有在他这里,才是最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