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被心机夫君套路后 > 第19章 第19章
    明莞到了薛家后,先是见到了她的外祖母,薛家老夫人。

    薛老夫人年过花甲,鬓发已经花白,身形略有些消瘦,身着鸦青色衣袍,手中捏着一串佛珠,刚刚看到明莞和明离进来,薛老夫人就由侍女搀扶着上前,一手抓了明离,一手抓了明莞:“离儿,莞儿,你们都这么大了。”

    明莞被拉着坐在了薛老夫人的身旁。

    薛老夫人一一介绍了下面坐着的妇人小姐,那个穿蓝色衣裙,神色冷清的,是明莞的大舅妈周氏,那个眉眼细长,温柔缱绻的,是明莞的小舅妈赵氏,两个表妹年龄都还小,八九岁的年龄,是双生子,长得一模一样,侧室所出,养在赵氏的膝下。

    还有三个表哥,不过表哥都去念书了,等到晚上才会回来。

    明离送了明莞过来,还要早早的回穆州,明莞被安排在了薛老夫人的院子里,和薛老夫人一块儿住。

    等到了晚饭时,明莞也见到了她的三个表哥。

    薛家三位表哥的名字分别为薛书礼、薛书琛,薛书易,生得神采英拔,温文尔雅。其中,以大表哥薛书礼最为出众。

    明莞扶着老夫人出来时,三位表哥的眼前都是一亮。他们不止一次的听老夫人说,他们的姑姑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温柔贤惠,最是有闺秀风范。可是,等见了明莞,薛书礼等人才觉出,老夫人说的并没有错。

    薛书礼等人都含笑看着明莞,纷纷问道:“这是明家妹妹吧”

    老夫人抓着明莞的手道:“是你们的表妹,莞莞性子比较软,你们可别把人给吓坏了”

    薛书礼是周氏所生,薛书琛和薛书易是赵氏所生,周氏见薛书礼一直把眼睛往明莞的身上放,心里有几分不悦。

    周氏暗暗扫了薛书礼一眼:“吃你的饭”

    明莞只专心吃了饭,并未理会其他,这三个表哥看起来都是很和善的人物,不过男女有别,表哥表妹之间最容易有什么,她不想引起太多误会,索性就不过多去理。

    用过饭后,明莞在薛老夫人的身旁坐着聊天,薛书礼和薛书易也在,薛书琛不知为何离开了,两个双胞胎表妹,一个叫做薛钟梅,一个叫做薛钟秀,都很乖巧,且自来熟,坐在了明莞的两侧,好奇的问东问西。

    明莞道:“莞莞听说最近老夫人身体微恙,如今过来,见您福寿安康,也放下了心。”

    薛老夫人道:“一个月前,我做梦梦见了你娘,你娘当初出嫁时,也就是你这般的年纪,我亲自送她上了花轿,一晃眼二十多年过去了,直到你娘离开,我都没有再见一面。”

    说着,薛老夫人拿帕子擦了擦眼睛。明莞想起自己的母亲,也红了眼圈儿:“莞莞幼时,娘亲常在耳边提起您,她也一直想着您。”

    薛老夫人的侍女春水道:“这些天来,老夫人一直念叨着您呢,说是您都长大了,她还没有见过您的模样。”

    明莞很能理解薛老夫人的心情,她的母亲走得那么早,薛老夫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今梦见了她的母亲,自然要难过一段时间。

    明莞安慰道:“老夫人,您别这么难过,母亲若是知道您难过成这样,定然会不舍得。”

    薛老夫人拍了拍明莞的手,最终叹了口气:“莞莞,你这么小就没了母亲,在家也是要受苦的,不如多在薛家住一阵子,你在这里,没有人能欺负得了你。”

    明莞晓得,别人家再好,终究不是自己家,不过,薛老夫人都这样说了,为了不让薛老夫人多想,她答应了下来:“莞莞会多陪您一段日子。”

    薛老夫人看了薛书礼一眼:“这是你大表哥,你有什么需要的,直接找你大舅妈要就行,你大表哥心地善良,为人正直,若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或告诉他都可以。”

    明莞敏锐的觉察出了一丝不对。

    不过,她面上并没有什么显露,只说了一句“是”。

    夜深了,明莞送了薛老夫人回房休息,自己也让侍女带着去休息了。

    门和窗都关上了,巢玉为明莞更衣,她轻声道:“小姐,薛老夫人是不是有意撮合您和薛家大公子”

    明莞坐在梳妆镜前,闭上了眼睛:“等过几天再看看吧。”

    巢玉晓得自家小姐可不是能任人宰割的小绵羊,很多事情,自家小姐不愿意,别人是勉强不来的。

    巢玉笑嘻嘻的道:“奴婢倒是觉得,薛家大公子虽然好看,可看起来总有几分软弱,算来算去,还是穆王殿下和小姐您看起来最配。”

    明莞的眼睛缓缓睁开了:“就知道胡说八道,穆王殿下只把我当成义妹,我也只把他当成义兄,再也没有其他暧昧。若穆王殿下知道你是这般想我和他,定然要生气的。”

    巢玉拿了桃木梳给明莞梳理长发:“我就随口说说嘛。不过,小姐,若不考据义兄义妹什么的,您当真对穆王殿下没有什么想法”

    明莞愣了一下,也思索了起来。

    不过,她是想不出什么来的。

    从母亲去世后,明莞就不是为自己而活。家中没有一个女人不行,母亲离开了,有些担子,需要明莞承担起来。作为明家大小姐,她要照顾父亲和兄长,要管理家中上下,未到及笄之年,明莞已经有了不符合年龄的成熟稳重。

    男女感情方面,她一向是没有的。可能天生就缺乏情爱,不问风月,不在乎人间情感痴缠。

    对于穆王刘檀,明莞在认他做义兄后,就专心将人看做义兄。她心底的道德不允许她肖想其他。

    明莞一双眸子清澈干净,她抬手戳了戳巢玉的额头:“自然是没有的。穆王殿下可是好人,巢玉,你不要引我到奇怪的方向。人家是君子,哪里像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整天看些奇奇怪怪的小画册子,想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巢玉看多了话本,嘟囔着给明莞梳头发:“万一穆王殿下和您称兄道妹,是为了亲近您呢”

    薛书礼刚刚走出老夫人的院子,就被人给叫住了。

    他抬头,看到了不远处身着蓝色襦裙的妇人,那是薛书礼的母亲周氏。

    周氏道:“书礼,你过来”

    薛书礼道:“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有回去休息”

    周氏把儿子拉到了一旁,一同往前走去。

    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周氏无疑是十分疼爱且满意的。薛书礼生得一表人才,且孝顺听话,从小到大,周氏都没有为薛书礼的事情操心过。

    不过,薛老夫人也同样喜爱薛书礼,周氏总担心薛书礼只听薛老夫人的,忽略了她这个母亲。

    在薛老夫人想把明莞接来时,周氏就知道薛老夫人的心思。她断然不肯让薛老夫人控制自己儿子的婚事。况且,周氏也不喜欢明莞。

    周氏道:“你觉得明姑娘怎么样”

    薛书礼回想起明莞沉鱼落雁的姿容,心头一漾:“表妹性格温柔,是个好女子。”

    “你听我说,书礼,明氏女配不上你。”周氏道,“她只是有一副漂亮些的容貌,这个世上,最不中用的就是皮囊。明莞看着就单薄,不是个好生养的,老夫人又宠她,她若跟了你,八成会给你脸色看”

    薛书礼心思恍惚。其实,明莞那般漂亮的姑娘,哪怕脾气不好,他也可以理解的。说实话,明莞真的太好看了,让人忘怀不了她的美。

    周氏眸色一冷:“我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

    薛书礼回过了神:“儿子在听。”

    周氏又道:“明家虽然家底殷实,祖上曾风光过,和咱家不相上下,可人往高处走,书礼,你得找更好的。你舅舅的一个朋友,在穆王的手底下办事,还和穆王见过面,当今圣上都要看穆王的脸色,你若娶了你舅舅朋友的女儿,也就等于和穆王有了联系。”

    薛书礼还在挂念着明莞,他犹豫了一下,道:“那位姑娘长得如何”

    周氏拍了一下薛书礼的头:“女人最重要的不是样貌,你怎么就这么没志气”

    薛书礼见母亲生气,顿时道:“儿子听您的安排”

    周氏这才满意了。

    刘檀抵达烟州后,并没有到薛家来。薛家在他眼中不过是普通世家,不足挂齿,若不是明莞到了这里来,他压根就不会记得。

    他得找个理由去薛家,这才能见到明莞。

    烟州是康王的封地,康王骆成广,与刘檀肝胆相照,是刘檀的好兄弟,他自然先去了康王这里。

    前世刘檀造反,骆成广是第一个跟随的。刘檀被毒杀后,骆成广暗中也派了人保护刘檀的王妃,只可惜最后,骆成广因为手握重权被新帝忌惮,不得善终。

    骆成广年过三十,一脸络腮胡,生得粗野,性格也豪放,最讨厌扭扭捏捏之人。他和刘檀君子之交,性情相投,惺惺相惜。

    刘檀去了康王府,骆成广欣喜之下,当天就设了酒宴,表示要和刘檀大醉一场。

    酒过三巡,刘檀直接说出了自己来烟州的目的。

    骆成广喝得脸色泛红,他拍了拍刘檀的肩膀:“真是看不出来啊,老弟,你也会喜欢女人。前两年我见你不娶妻纳妾,还偷偷问我媳妇儿,你是不是喜欢男的,是不是看上了我,为此我还担忧了好几天。”

    刘檀:“”

    刘檀喝了口酒,看了看骆成广彪悍的体型和粗犷的面容:“骆兄,在想这个之前,你应该先去照照镜子。”

    “不用照镜子,我媳妇儿整天夸我有男人味儿。”骆成广叹了口气道,“你现在没有媳妇儿不知道,每天被媳妇儿夸奖追捧,是多么幸福又害羞的事情。”

    刘檀后悔了,他真不该先来康王府看骆成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