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被心机夫君套路后 > 第22章 第22章
    刘檀以为,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明莞应该是喜欢自己的。

    若不喜欢他,她怎么可能会在他装病时那般担心

    若不喜欢他,她又怎么可能赠他珍贵的紫玉

    可是,此时,刘檀注视着明莞的眸子,却发现她睁大了眼睛,满是不可置信。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娇羞或者惊喜。

    刘檀的心一沉。

    难道是他猜想错了

    明莞她、她从未喜欢过自己

    她仍旧和前世一般讨厌自己

    刘檀的手握成了拳,他看向明莞:“莞莞不喜欢孤讨厌孤不想嫁给孤”

    她摇了摇头,语气有说不出的无奈:“并不是”

    明莞坐了下来,她给自己也倒了杯水。

    从刘檀的角度看过去,明莞是极为美貌的,眉如远黛,眸含秋水,鼻梁挺秀,唇瓣上染了一层胭脂,是很绮丽的红。

    这层艳丽和她有些不搭,刘檀抑制住了为她擦去唇瓣上胭脂的冲动。

    明莞的眼睫毛垂了下来,很浓密的一排,在她雪白晶莹的面上投下了阴影。

    良久,明莞才道:“我不知父亲为何会在不通知我的情况下答应,可这其中,肯定是有误会。”

    刘檀挑了挑眉,他努力不让自己沉下脸来,不让自己吓到明莞。

    明莞本想喝口水压压心底的浮躁,她蓦然想起方才马车上,周氏为自己涂的胭脂,瞬间没了喝水的心思。她握着茶盏,素手如玉,手腕是极为纤细的样子,一串鲜红的珊瑚珠套在她的腕上。

    明莞轻声道:“殿下,您把我看做早夭郡主的替身,我自然不敢对你起其他心思。我晓得,您只是将我看做妹妹,这件事情,您不好意思拂了太妃的美意,等回去后,就让我去说吧。”

    刘檀:“”

    刘檀道:“没有,莞莞,你想多了。”

    明莞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刘檀把手覆盖在她的手上:“你听孤说,一开始,孤是将你看做义妹,认为你和孤早夭的妹妹很相似,可这段时间相处之后,孤才突然发觉,你和她,一点都不像。莞莞,你是你,她是她。”

    刘檀的手很大,很有力,他紧紧将明莞的手压在下面,让她逃脱不了。

    “孤从未喜欢过女人,如果有喜欢的人,也不至于到现在还不成亲了。莞莞,当太妃让孤娶你时,孤意识到,孤能够接受的女子,好像只有你一个。”

    刘檀的话语诚恳,看向明莞的眼神也是温柔如水的。

    明莞觉得心口有些乱:“可是,我一直都把殿下当成了兄长”

    她只把刘檀当成哥哥,从未起过其他心思。

    如今,乍一告诉明莞,说她要嫁给自己敬仰的兄长,她真的觉着难以接受。

    明莞看着刘檀:“殿下,亲情和男女之间的感情不同,您肯定是听了太妃说的话,把这些给弄混了。成亲是一辈子的事情,您千万不能贸然错认了感情。”

    刘檀有些后悔自己当初认明莞为义妹了。

    明莞这个小顽固,一旦认定了什么,就是什么,又呆板又固执。

    刘檀道:“莞莞,我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弄不清感情的人,并不是孤,而是你。如果你越不过这道坎,孤来帮助你,好不好”

    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明莞柔嫩的手背:“感情是会变的,你如今还小,知道的事情不多”

    刘檀的指腹略有些粗糙,他常年习武,手握刀剑,骑马射箭,是铁血铮铮的男人,与明莞这般连闺房都不常出的小姑娘不同。

    当他的指腹摩擦明莞的手背时,明莞蓦然觉得自己全身都热了。

    似乎被电流穿过一般,明莞觉得手背酥酥麻麻,她的眸子微微有些慌乱:“殿下,别、别摸我的手。”

    刘檀低笑一声:“莞莞是害羞了”

    她也说不清。

    明莞别过脸:“殿下请离开吧,我困了,想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她今日仍旧穿得很规矩,衣服是素净的颜色,长发随意散下,以珍珠装饰,衣服领口严严实实的合着,哪怕入了夏,她却连脖颈都掩了大半。

    禁欲感和纯净感,在明莞的身上完美的交融。

    可是,越是这般,刘檀越是想让她沉陷。

    刘檀抬手,突然按住了明莞的唇瓣。她的唇瓣温暖柔软,刘檀刚刚触碰上时,觉得自己的手指都要被她给融化了。

    明莞惊诧的睁大了眼睛。

    他的拇指轻轻擦过明莞的唇瓣,甚至探进去了一点,触碰到了明莞莹白的贝齿。

    他擦了两下,将她唇瓣上的胭脂给擦去。

    最后,明莞的唇瓣少了一层胭脂,可她太过柔嫩,被他温柔触碰后,颜色变成了自然的嫣红。

    颇为诱人。

    刘檀抽了明莞腰上的手帕,她的帕子洁白,绣了优雅的兰草,他的指腹染了胭脂的红,最后,那抹红色落在了帕子上。

    他擦干净手,才端了明莞面前的茶水,轻轻举了起来,放到她的唇边:“要不要喝水”

    明莞真的被刘檀这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给震惊了,她无意识的分开了唇瓣。

    清凉的茶水入了喉,明莞终于清醒了过来,她难以遮掩自己的情绪:“殿下”

    刘檀薄唇微微翘起,他凑近了明莞一些,刘檀近在眼前,俊朗的容颜颇能迷惑人,一双狭长幽深的凤眼含着温柔情意:“莞莞啊。”

    明莞素白的指尖摸了摸自己的唇,身子悄悄往后退了一点。

    “假如你是孤的妹妹,孤一定不会对你这么亲密,因为兄妹之间有不可逾越的界限,孤是一个有道德感的人。”刘檀认真的凝视着明莞,他那么认真,以至于明莞都有些不自在,觉得自己脸上像是有什么东西。

    刘檀凤眸微微闪了一下:“孤当初可能是看花了眼睛,才把你当成了夭折的妹妹。如今,孤越看,越觉得你们不像,真的是一点都不像。”

    明莞摸了摸自己的脸:“真不像”

    “真不像。”刘檀道,“孤想娶你。”

    他突然说出“想娶你”时,明莞的心漏跳了一拍。

    她骨子里是很慢热很保守的一个人。实在听不得刘檀对她说这些。

    明莞犹豫了一下,道:“殿下,您的心意,我已经知晓了。只是,这件事太过突然,我要好好想一想。”

    刘檀微笑了起来,他身上有着清淡的檀香气息,若有若无的在明莞的鼻息间。

    这个男人,粗鲁的时候是真粗鲁,可伪装起温柔来,也是像模像样。

    很难让人猜出,他其实会很禽兽。

    刘檀抿了口茶,是明莞用过的杯子,他眉目深邃,含蓄微笑时颇为迷人:“孤并不心急,会给莞莞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不过”

    “莞莞能不能从现在开始,抛却以往对孤的认识,重新来和孤交往”

    明莞仰头看向刘檀,一时间,她说不出话来了。

    在明莞的心中,刘檀真的是很温柔的一个男人了。哪怕她如今对刘檀没有男女之情,仍旧觉得他很有魅力,是个好人。

    仔细想了想,婚事已经定下了,刘檀不反对,她并不是心有所属,既然如此,又有何不能接受的呢

    明莞点了点头:“好。”

    刘檀唇角翘了起来:“那莞莞可否允许孤亲你一下”

    毕竟是未婚妻,亲一下不过分吧

    明莞的脸瞬间红了,她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这个不、不行”

    “真是太可惜了,孤被未婚妻拒绝,伤心不已,今晚可能会因此失眠。”刘檀站了起来,半开玩笑半认真,他抬手刮了刮明莞的鼻尖,“孤先离开了,下午练武场有比武,莞莞一定要去看。”

    明莞也起了身:“殿下慢走。”

    “对了。”刘檀从袖中取出一小包东西,放在了桌上,“这是孤为你买的糖果,莞莞下午无聊时可以吃两颗。”

    刘檀离开了,空气中却仍旧存留着淡淡的檀香气息。

    明莞拿起了刘檀放在桌上的精致的荷包,绳子抽拉打开,内层垫了油纸,甜甜的清香扑鼻,明莞从里面捏了一颗糖果。

    是桂花味儿的,并不是特别腻的甜,而是微微清甜,很合明莞的胃口。

    明莞看了看里面,里面还有其他颜色的糖果,也有话梅。

    看起来都很好吃的样子。

    巢玉敲门进来了:“小姐,康王妃那边派人过来,说等下就去吃饭。您和穆王殿下见面,都说了些什么啊奴婢见穆王殿下的脸色比以往要缓和了很多呢。”

    “没什么。”明莞把荷包放进了自己的袖中,“我们走吧。”

    巢玉道:“您之前见了没,听说穆王殿下和您认识,周夫人的脸色瞬间变了,她这两天对您针锋相对,这一次,怕不是要反过来巴结您呢。”

    明莞倒也不怎么在意这个,反正她在薛家住不了多少天。

    等到了厅中,多数人都把目光落在了明莞的身上。

    听康王妃说,明姑娘是穆王殿下的义妹后,这些人都想拉拢一下关系,好让自家女儿也有机会接近穆王殿下。

    周氏一向是冷淡的,此时却缓和了脸色:“莞莞,快坐这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