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被心机夫君套路后 > 第39章第 39 章
    刘檀的眸子带着些笑意:“哦原来莞莞这么害羞的怕被月亮看见”

    他这般取笑,明莞倒有几分不太好意思了。

    她垂眸, 纤长的眼睫毛覆盖了眼帘:“不要就是不要。”

    刘檀的肩膀轻轻撞了她一下:“孤想要。”

    明莞:“”

    她觉得刘檀还真是磨人, 这让她想起了以前喂过的一只小野猫。只要她手上没有带吃的东西,那只小野猫就会蹭着明莞的裙子呜咽着撒娇。

    明莞心里少了几分对刘檀的惧怕, 她小声道:“那你闭上眼睛,不要偷看。”

    刘檀面对着明莞, 很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明莞想着, 自己主动去吻他, 总比他趴上来对着自己又啃又咬要好很多。

    可是, 看着刘檀这张俊脸,明莞又不知道该怎么去亲吻他了。

    直接贴上去,好像两个人的鼻子会撞到一起。

    明莞就像是得到一尾鱼却不知该从哪里下嘴的猫一般,犹豫了好久, 她偏过了头,贴在了刘檀的唇上。

    刘檀突然睁开眼睛,反客为主,咬住了明莞的下唇瓣。

    明莞没想到他会睁开眼睛,一时惊讶, 被他抓住时机分开了唇瓣。

    她的唇是温软的, 很香,入口即化一般, 让人忍不住想反复品尝。

    他勾缠了明莞的舌, 一点一点, 更为深入。

    等到结束时, 刘檀意犹未尽的吮了一下明莞的唇瓣。

    明莞见刘檀居然这么无耻,气得脸色都绯红了:“殿下,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刘檀看着这个小笨蛋:“孤怎样了啊莞莞仔仔细细的给孤讲一讲。”

    明莞生气的摸了摸自己的唇。

    方才发生的事情,她怎么可能说出口。

    刘檀微微一笑:“别生气,莞莞,你再生气,就要动胎气了。”

    明莞喃喃道:“说好的不睁开眼睛”

    “下一次,孤一定不睁开眼睛。”刘檀笑着握住了明莞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十分正经的哄骗人,“这次是孤一时意乱情迷,下次若孤再这般,莞莞就咬孤好不好不管莞莞咬得多疼,孤都不会反抗。”

    明莞心中愤愤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消除。她把手抽了回来,拿出帕子擦了又擦:“我生气了,殿下哄不好的。”

    刘檀又去搂明莞的肩膀:“那孤赔礼道歉好不好孤把自己当成礼物,在莞莞的床前看守一晚上,贴身伺候好不好若莞莞需要特殊服务,孤也会宽衣解带去照料。”

    明莞道:“才不要。”

    刘檀低笑了起来:“莞莞,你可真是个宝贝。”

    就连生气时,也那般可爱。

    明莞也只是生气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她就开始打瞌睡,特别没志气的歪头倒在了刘檀的肩膀上睡着了。刘檀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带她回了房间。

    等到第二天,明莞见到了刘檀时,也忘记了昨天的不愉快。

    未过多少天,明莞就和刘檀到了穆州,她先被带去了穆王府,见了穆太妃。

    穆太妃看到明莞,是越看越觉得喜欢。她拉着明莞细细看了一番:“比先前要丰润了一些,看来刘檀把你照顾得很好。”

    明莞一听到“丰润”两个字,心里略微有点紧张,因为,再怎么着,她也不好意思告诉太妃,她怀了刘檀的孩子。

    若是告诉了太妃,太妃怕是会嫌弃她不检点。

    其实,穆太妃全然不在乎这个,她年轻时就是敢爱敢恨的一个人,若是喜欢,管它成不成亲,自己开心了就好。

    刘檀不舍得明莞回去,他想让明莞在王府陪着他,穆太妃横了刘檀一眼,趁着明莞去换衣服的当儿,穆太妃道:“莞莞有父亲有兄长,你以为自己多大的脸,不能把人给强扣下来。莞莞是个孝顺的,你若阻拦她回家,她肯定不高兴。”

    刘檀道:“我只是在心里想想,母妃,儿子连想一想都不行了么”

    穆太妃道:“你一旦想了,肯定就是要做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莞莞的及笄礼过了,你们就可以准备成亲的事情了。”

    “不必。”刘檀微微一笑,“她那样的心性,差不多以为男女之间牵个手就能怀孕,如今正惴惴不安的想着您并不存在的孙子呢,成亲是越早越好。”

    “你”

    穆太妃再一起被刘檀的厚颜无耻给惊到了:“刘檀,你怎么可以这样去骗人”

    刘檀微笑道:“骗几句话而已,母妃,你不知,莞莞最不记仇的,让她知道了,她最多生气一晚上,第二天就又忘了怒火了。”

    儿媳妇是个温柔体贴的,穆太妃心里自然高兴,她如今也算知道了,对付刘檀这样自幼顽劣的,最好是塞给他一个温柔似水的姑娘让他去疼。可是,自家儿子这么混账,总不能让姑娘家一直受气。

    “回头找时间告诉人家真相,一直这般欺骗,你的心都不会痛吗若是过几个月,有了感情,莞莞问你孩子去了哪里,你怎么回答”

    “你也对人家好一点儿,别总是欺骗人家捉弄人家,刘檀,夫妻之间的感情,需要好好经营。”

    明莞换了身衣服过来,恰好就听到穆太妃在说后面这些话语。

    明莞的母亲就受了恶婆婆的气,穆太妃却是宽容之人,明莞的心里自然十分尊重穆太妃。

    刘檀听到了脚步声,他回头看向明莞,冲她一笑。

    刘檀此时微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和当时杀害薛书礼的恐怖男子判若两人。

    明莞暗暗想着,假如哪天她不得了刘檀的宠爱,刘檀想杀了她娶新的,应该穆太妃会保护她吧她要好好伺候太妃,不能让太妃失望。

    再坐了一刻,明莞被送回了明府。

    明莞回到了熟悉的家里,想想这几日的舟车劳顿,赶紧去沐浴,等出来后,又叫来管家问了问最近发生的事情。

    最近倒也没有什么事,就是田雨韵被刘檀的手下打了一顿后,送回老家不久就死了。田雨韵的父亲是个醉鬼,生性无赖,也并不在意田雨韵这个女儿的性命,上门来讨了几百两银子,就再次离开了。据说,掏银子的时候,是薛老夫人出的。

    明莞点了点头,又问了问其他,这才让管家退了下去。

    她其实本想让管家找来大夫给自己把脉,可明莞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哪怕是和穆王私通,对名声也有影响,犹豫了一下,明莞打算晚上去一下藏书阁,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这一方面的医书。

    想了良久,明莞又化了淡妆,去见明家老夫人楚氏。

    她和巢玉刚刚到了楚氏的住处,院子里的小丫头都像变了个人似的,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喊了一声“大小姐”。

    明莞方才沐浴的时候,巢玉也向几个留下来的小丫头打听了一下,说是小姐不久就要和穆王殿下成亲。巢玉想着府中的人既然都知道了,楚氏这里,自然也会知道。

    平日里,明莞在明府,其实很深得人心,颇受府中下人们的尊敬,也只有楚氏这里,一个个的死丫头被楚氏给蛊惑得目中无人,每次见了明莞,仿佛没有看见一般。

    巢玉笑道:“呦,今日刮得什么风呀,平日里,你们对大小姐,要么是不理不睬,要么时振振有词的在反驳大小姐,今天怎么,一个个眼睛都长回来了,见了大小姐,也知道问好了。”

    巢玉向来喜欢刻薄人,这些小丫头们都知道,明莞的脾气是好的,待人温和有礼。她们纷纷对明莞笑道:“小姐,就别让巢玉姐姐刻薄我们了,往日是我们不对,还望您以后能够大人不记小人过。”

    明莞待人温和,是因为人值得她温和,她对楚氏这里的人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对这些见风使舵的小人更是如此。

    明莞和平日一般,道:“老夫人在里面”

    其中一名小丫头道:“这两天,老夫人天天念叨着您呢,您请进来。”

    楚氏自然念叨着明莞,尤其是薛家发生的事情,被人隐秘的传入了她的耳中。具体楚氏也不清楚,好像是说薛家长房夫人对明莞无礼,让穆王殿下那个凶神恶煞的给杀了。

    楚氏听过穆王的一些事迹,她见儿媳妇儿不顺眼,自然也不怎么待见明莞,可万万没有想到,明莞也不知道是哪里捡来的福气,居然让穆王殿下给入了眼。

    哪怕楚氏一见到明莞,就想起昔日自己不怎么喜欢的儿媳薛氏,也不得不和颜悦色。她待见明离多于明莞,因为明离是男丁,明莞是个女娃,如今,楚氏不得不转换一下观念。

    她是明长风的母亲,是明莞的祖母,却和穆王刘檀没有一点关系,听闻穆王杀人如麻,到时候穆王来翻旧账,私下里给她使一个绊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她就可能没有了。

    而且,楚氏听闻,刘檀送来的聘礼极为珍贵,都没有交给楚氏看看,楚氏也有几分眼热。

    楚氏一见到明莞,比平时缓和了不少:“莞莞,坐下吧,你这一路,肯定辛苦了。”

    “并不辛苦,”明莞道,“我是来看看老夫人的身体是否安康,略尽孝意,如今见老夫人容光焕发,坐一会儿就要去父亲那里了。”

    楚氏只当明莞性子偏软,哪怕当初得罪了,她说句缓和的话就能让两人的关系回来。毕竟,这是她的外孙女儿。

    可却不像楚氏想象那般如意。不管楚氏说什么,明莞都一如既往的客气又疏离,一点都不亲近人。明莞看似软绵绵,实则柔中有刚。

    楚氏在言谈间碰了几个软钉子,也觉得没趣,很快就让明莞给回去了。

    路上,巢玉道:“小姐,老夫人以前让您受了那么多委屈,您可不能被她几句甜言蜜语给哄回来。”

    明莞自然知道,她清楚自己的母亲曾经被楚氏怎么欺负过,她不会原谅。

    明离和明长风在和客人谈事情,明莞这个时候过去有些不妥,她就去了藏书阁。这个时候天还不怎么黑,藏书阁中虽然暗,一般不允许带着灯进去。

    巢玉跟明莞学过一些字,明莞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看的是什么,就叮嘱巢玉在下面等着。

    她匆匆到了第二层,在一众医书里翻阅,身后突然传来声响:“莞莞这是要去当个女大夫”

    明莞回了头:“殿下”

    刘檀怎么怎么总是这般,神出鬼没的,明莞微微提了一口气,道:“殿下,您怎么在这里。”

    藏书阁的窗户很小,光亮不怎么能够透进来。

    刘檀穿着墨色衣袍,他身形高大,负手而立:“跟踪你啊。”

    变态。

    这里一层一层的书架,空间狭小,灰尘也有些多,有些封闭,也有些压迫感。

    刘檀微笑道:“莞莞,你觉得我们像不像在偷情”

    明莞:“”

    她把书给塞了回去:“殿下,您不要再说笑了。”

    话音刚落,她被拉入了刘檀的怀里,后脑磕在了刘檀坚硬的胸膛上,明莞吃痛,被他捏住了下巴:“像不像”

    这个姿势,倒真像的。

    在这般封闭的场景中,刘檀微微有些兴奋,说实话,他着实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在藏书阁和明莞撞上。这是一个很好的地点。

    明莞无奈道:“像。”

    “既然像偷情,偷情应该做什么,你知道吗”

    明莞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

    明莞微微蹙眉,一手摸住了小腹:“殿下,你不要乱来,我突然间,动了胎气。”

    刘檀:“胎气”

    明莞目光闪躲,说谎话时不敢去看刘檀:“嗯,可能是它不想我们偷情。”

    刘檀想堵住她这一张说谎的小嘴。这个小笨蛋,说谎也不说一个像模像样点的。

    这时,楼梯处突然传来吱轧的声音,巢玉喊道:“小姐,大公子已经忙完了,现在上楼找您。您在第几层”

    明离的声音突然从楼梯旁响起:“莞莞你在这里吗”

    明莞推了刘檀一下,做出一个口型:“你走。”

    刘檀俯下身,指了指自己的脸。

    明莞无奈,只好踮起双脚仰头去吻了一下刘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