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被心机夫君套路后 > 第44章第 44 章
    刘檀爬上了床, 他从背后抱住明莞:“莞莞, 你回头看看孤。”

    明莞有些不太乐意, 她真的好困。

    特别困。

    刘檀吻了一下明莞的头发:“洞房花烛夜,莞莞不想和孤做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吗”

    明莞翻了个身,撞进了刘檀的怀里, 刘檀的身子很结实,肌肉壁垒分明, 撞得她鼻子有些痛。

    揉了揉鼻子,明莞道:“我们睡觉吧。”

    她身上香香软软,抬手搂住了刘檀的脖颈:“殿下今天忙了一天,肯定也很累了。”

    刘檀一点都不累。

    刘檀精力旺盛, 甚至还能再忙活一晚上。

    刘檀吻了吻明莞的脸颊:“乖莞莞,我们要洞房。”

    “洞房”明莞道,“早就洞过了,已经有了孩子,就不要洞房了。”

    刘檀摸了摸明莞的肚子:“谁说有了孩子就不能洞房的有了孩子更要洞房。”

    明莞困倦的道:“可是我好困啊, 想睡觉,殿下,求求你让我睡觉好不好”

    她乖乖的把脸凑上来蹭了蹭,明莞的肌肤柔软, 带着香气, 轻轻蹭他时, 很让他觉得受用。

    刘檀看她迷迷糊糊的小模样, 就知道她昨天没有睡好。

    他拍了拍明莞的背部:“好, 在孤怀里睡,莞莞,亲孤一口,孤就不骚扰你了。”

    明莞闭着眼睛凑上脸,在刘檀的下巴处轻轻吻了一下。

    刘檀搂紧了她。

    明莞无意识的埋在了刘檀的怀里:“殿下身上好香哦”

    有一股淡淡的檀香气息。

    之后,她就睡着了。

    半夜,明莞觉得自己脖子上湿湿麻麻的感觉,浑身都很热,她困惑的睁开了眼睛:“殿下,你干嘛这个时候亲我你都不困的吗”

    刘檀停止了咬她,他抬头:“现在还困吗”

    虽然也困,不过没有那么困了。

    刘檀把手探进了明莞的衣襟里:“让孤好好亲你。”

    他想亲,想吻遍她全身,和从前一模一样,吻她的脸,吻她的小腹,吻她的脚踝。

    明莞有几分害羞,她拼命护着自己的衣服:“不不要了吧”

    这也太让人害羞了。

    刘檀道:“就要。”

    他一把扯开了明莞的衣服:“孤是你的夫君,是你的心肝宝贝,莞莞,你放心,孤绝对不会害你,乖,别抓着衣服”

    明莞第一次,整个人都不好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衣服扯下后,刘檀看她的目光明显就变了,有一点点的让她恐惧。

    明莞抱住了肩膀:“殿下,我我”

    刘檀抓住了她的脚腕,缓缓抬了起来,他低头吻了一下她的脚背。

    明莞想缩回:“脏”

    “不脏,莞莞是干净的。”她身上很香,很软。

    刘檀吻了她,轻轻拍着明莞的背:“乖莞莞,别紧张,孤给你讲个笑话听好不好”

    明莞又害羞又好奇:“什么故事呀”

    “来,吻孤一下,孤就告诉你。”

    明莞矜持又羞涩,她的面颊泛着清浅的桃花色,像是饮了酒一般醉人。

    红罗帐中,夜明珠的光辉温润,明莞的肌肤如冰雪,刘檀粗糙又滚烫的手指覆盖上去,仿佛会把她融化似的。

    她贴在了刘檀的唇瓣上,他反客为主,给了明莞一个缠绵温柔的吻。

    的确缠绵温柔,刘檀的吻技很好,明莞虽然青涩,却被他引导着,一点点放松了下来。正当明莞沉浸在刘檀的亲吻中时,她突然觉出了疼痛。

    她蓦然抓住了刘檀的肩膀:“殿下这是怎么回事”

    无非是刘檀带在身上的一把剑,现在送给了她。

    明莞被疼出了眼泪,眼圈儿红了,眼尾的肌肤本来就薄,绯红的模样,让人看了就心醉。

    刘檀又是爱怜又是喜欢这个傻姑娘,她真的太单纯太傻了。

    一夜过后。

    明莞蜷缩在刘檀的怀里,她莹白的肌肤上布满了红色和青紫色的痕迹。

    刘檀其实没有想下重手,只是明莞太娇贵,身子轻软,肌肤又轻薄,手轻轻一捏,就会给她捏出些痕迹来。她的长发散下,遮盖了背部,刘檀有力的双臂将她拥在怀中。

    明莞逐渐苏醒了,入眼就是刘檀小麦色的胸膛,很坚硬,他的手臂也是,硌得她并不怎么舒服。

    明莞动一动全身都难受,她刚刚醒来,头脑还有几分空白,不太能够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稍微回神,她抬眼,看到刘檀带笑的俊朗面容时,明莞被他给气到了。

    她的手指指着刘檀,身子都在颤抖:“你”

    他之前明明就在骗她

    明莞之前压根就没有失身,她昨天才是第一次,那种痛苦,身子被人完全摆布的样子,明莞之前压根没有体会到。

    刘檀这个混蛋,居然骗她说她已经怀孕。她也是傻,居然就这么相信了,昨天更是被他吃得骨头都不剩。

    刘檀抓住她的手指,吻了一口:“难道是昨天晚上孤伺候得不好,没有让莞莞满足”

    明莞气得脸色都红了:“不是是你”

    刘檀把她拉入了怀中,打断了她的话:“既然孤让莞莞满足了,莞莞为何这么生气”

    明莞也不知什么满足不满足,她只知道她昨天很痛,特别特别痛,她再也不想和刘檀睡在一起了。

    刘檀还骗她,说什么只撒了一次谎,他却骗她说她怀孕。

    明莞道:“我根本没有怀孕,殿下,你胡说八道,就不怕惹我生气吗”

    刘檀:“”

    明莞这般生气的模样,刘檀倒是第一次见,气鼓鼓的,像是小奶猫一般。

    他大胆的摸了一下猫尾巴,不对,是大胆咬了一下明莞的手指:“孤就说谎了,你能把孤怎么着”

    明莞被他气得眼圈儿红了:“你你”

    她本来就不擅长吵架,更不知刘檀的脸皮这么厚,说谎了还能这么无耻。

    刘檀见把她气炸毛了,赶紧过来顺毛,他把明莞搂到了怀里:“别气别气,是孤的错,孤不该说谎,莞莞生气的话,咬孤一口好不好来来来,往这里咬。”

    臭流氓不要脸

    明莞道:“我要和你分床睡。”

    刘檀:“听不见,莞莞你大声一点,你在说什么”

    明莞道:“我再也不要和你洞房了”

    刘檀舒服了一夜,好不容易把小兔子叼进了自己的被窝里,不洞房是不可能的,分床睡也是不可能的。

    刘檀把她按在了身下,他低头看着明莞:“真不打算原谅孤莞莞,你都不听孤解释吗孤还没有解释给你听。”

    明莞蓦然想起昨天晚上,他也是这般在她的上方,汗水从他的下巴处淌了下来,落在她的锁骨处。

    明莞的脸仍旧红着,眼圈儿也是红红的,其实,她的声音有几分沙哑,昨天哪怕她抑制着自己,不要发出声音,千万不要发出声音,可破碎的声响,带着哭腔的求饶,还是从她的唇瓣中流露了出来。

    刘檀趣味很坏,他越是听明莞求饶,越是不会饶了她,所以昨天明莞落入他的魔爪,被他翻来覆去的整治,心里也对他存着些不满。

    明莞不爽,他却很爽。

    明莞用手指堵住了耳朵:“你肯定又要胡扯,殿下,你在我这里,已经失去信用了。你欺骗了我一次又一次,哼,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刘檀知晓她没有真的生气。

    气是有的,不过和前世生气不同,前世她是动真格,如今,他只要花费心思好好去哄骗。

    他埋在明莞的怀里,蹭了一下,明莞不能再堵耳朵了,她抓了刘檀的肩膀:“不准你亲”

    “已经亲了,莞莞若生气,那你再亲回来”

    明莞:“”

    刘檀笑着握了一下明莞的手:“傻姑娘。”

    明莞踢了一下刘檀的小腿:“我真的生气了,你哄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