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逝命游戏 > 第十五章 老友
    “等等,你说的交易是什么意思”牧尘疑惑的看着韦届。

    韦届从牢房床铺下拿出一包香烟点上一支叼在嘴里吸了一口吐了一个烟圈回答道“活动区域的角落有个nc,你可以拿之前获得的道具去兑换一些材料什么的,只要你出的价格够高要啥都没问题,这也是其他三个帮派帮主立足的资本,因为排行榜前30的腰包都特别丰厚。”

    “你看我这包烟也是在那里换的,只是不知道游戏里抽烟伤不伤身体你要不来一根压压惊”说着韦届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准备扔给牧尘。

    牧尘抬手拒绝道“别,别了,我还是喜欢吸二手烟。”

    就在两人聊着聊着两名狱卒狱卒从旁边突然出现,拿着两根细长的鞭子打开了韦届的牢门,二话不说一顿乱抽。

    狱卒a“胆子长肥了敢在牢房抽烟我们哥两在这看着你们都没空抽烟,你倒好自己抽的得劲。”说归说可手上的鞭子可没听过。

    狱卒b“对,抽他丫的,上次就是他逃跑,害的我泡面都没吃完,现在又在这里抽烟。”

    “啪,啪啪。”两人不停的抽打着韦届,可能是韦届损事干多了,两个狱卒越抽越狠,抽的韦届满地打滚,那痛苦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

    牧尘用系统扫描了一下狱卒用的鞭子。

    nc绑定装备惩戒鞭

    攻击1

    品质凡

    介绍狱卒用来惩戒犯人的鞭子。

    技能无。

    效果攻击玩家,无视系统限制的疼痛灵敏度。

    简介不要以为这是一把普通的鞭子,它能分分钟教你重新做人。

    “果然,这两个狱卒看来不简单,用的鞭子也和其他nc不一样。”

    “遭报应了吧刚刚吐烟圈的气势哪去了”看着被抽打的韦届,牧尘双腿盘坐在地上就差一盘花生一杯热酒了,主要是这是难以遇见的男子混合双打,心理那是一个爽快。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的,两个nc把韦届的血量抽到还剩下31就停住了手,并没让韦届晕过去。

    狱卒a向狱卒b说道“走吧这小子皮真厚实,手都给我抽酸了,下次再来收拾这丫的,该办正事了。”

    狱卒b点了点头,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韦届的烟拿走。

    “把烟还给我。”

    “那,那是我拿两道具换的。”韦届伸出满是鞭痕的手有气无力绝望的喊道,结果回应他的是狱卒b迎面而来的大脚。

    “啪。”

    “给脸不要脸,拿你一包烟咋了,监狱里不能抽烟,这算是你孝敬哥的。”

    本来还剩31血量的韦届被这一脚直接踢晕过去。

    “喂喂喂你们要干嘛”正盘坐在地上的牧尘看着两个狱卒朝自己走了过来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如果被狱卒的鞭子抽几下可不好受。

    狱卒a“你得和我们走一趟了,有人找你。”

    还没等牧尘拒绝两人就把牢门打开,架着牧尘就往监狱深处走去。

    途中牧尘有想试过反抗,但是看了看狱卒腰上撇着的鞭子想想还是算了,反正现在跑也跑不掉,与其被痛苦的折磨,还不如乖乖的接受,等待一个时机完成游戏进度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颠覆了牧尘的想象。

    “还可以这样玩有没有搞错啦监狱里边还有这种待遇”

    两位狱卒架着牧尘来到监牢的尽头,尽头有扇门,两位狱卒打开门后牧尘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这里也是整座监牢的一部分,格局和牧尘被关押的区域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这里的监牢根本不像是监牢,每一间牢房都配置着柔软的大床、真皮的沙发、甚至还有几个狱卒打扮的像服务生一样,玩家们自己玩自己的,根本没注意到牧尘的到来。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室”牧尘很难想象自己现在看到的一切,就连旁边的狱卒a和狱卒b两个nc也不由得吐槽。

    狱卒b“哥,你说我们咋没那么好命呢好歹也是两个大队长天天守着外面的那群穷b,油水都捞不着,还不如这几个手下呢。”

    狱卒a“你别问我,我也是第一次进来,听说这里面住的罪犯,全是典狱长安排的,毕竟那么大的监狱,没有资金收入是很难维持,你懂的。”狱卒示意狱卒别问了免得到时候传出去脑袋会搬家的。

    走了没几步来到了一间异常豪华的牢房,里面坐着一位翘着二郎腿抽着大雪茄的肥胖中年玩家,牧尘看了看玩家id狼肉好吃差点惊呼出了声。

    “哈哈。”id为狼肉好吃的玩家一把抱住牧尘表现的十分兴奋。

    “尘疯果然是你啊我就说敢用牧雨尘疯这名的人除了你没谁了。”

    “狼叔你可别惆怅我了,真没想到在这里能再见到你,但是你体型似乎胖了不是一丁点啊。”牧尘十分的意外,昔日的对手居然能在这里见面。

    狼叔松开牧尘把雪茄灭掉露出了忧伤的表情,牧尘见了也收起嬉笑的表情,开玩笑归开玩笑对于狼叔牧尘是十分尊敬的,他是牧尘游戏生涯中仅有的对手。

    “看来这几年变化挺大的啊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牧尘微微笑了笑说道。

    狼叔叹了口气,拿出了两枚金币打发走了带牧尘过来的两名狱卒,开了一瓶红酒给牧尘满上示意牧尘坐下。

    “你从游戏圈消失不久,我带着团队参加了国际竞技类游戏比赛,可是之前跟着我的副手居然为了钱中途背叛了我,在总决赛最后10秒钟故意给对方放水,让我们输掉了比赛。”狼叔生气的一拳打在了茶几上。

    狼叔眼睛湿润了,牧尘知道做为一名电竞选手后背是一个人最薄弱的一面,将后背交给对方即表示对其的绝对信任,这种被倒插一刀的感觉绝对不好受,更何况就在和冠军失之交臂的十秒钟,世界冠军可是每一位电子竞技运动员为之奋斗的巅峰。

    牧尘安慰的拍了拍狼叔的背。

    “行了,不就是一个世界冠军吗再拿一个不就得了,以你的水准应该不难。”

    “不,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完了,我的职业生涯已经完了。”狼叔抓住牧尘的肩膀吼道。

    牧尘仍由狼叔发泄,每个人都需要发泄,只是狼叔不知道该对谁发泄,对谁诉苦,唯有碰到这个自己多年不见的对手。

    狼叔冷静下来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面容这才解释给牧尘听。

    “从那次与冠军失之交臂后,我就宣布退役了,在游戏平台做起了游戏主播。”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特别容易发怒,甚至有过自残的倾向,我以为是身体出了问题,到了医院检查,医生诊断出我得了中度抑郁症,然后开了很多精神性药物给我,由于药物的副作用身体发福现在的我手速意识完全跟不上了。”狼叔拿起红酒一口下肚瘫坐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