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开局出生在庆余年 >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诸葛小花
    小小的酒楼之中,范悠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有不下三股高手。

    除了范悠自己和冷血之外,这小小的酒楼里面,至少还有三名不弱于自己和冷血的高手。

    范悠在这一路上,基本上已经摸清了冷血的能力,按照庆余年世界的标准来说,冷血应该是九品上,而且还是最不用了,就听到范悠这么自来熟。

    另外两人听到范悠点菜,也是楞了一下,不过随后便不再多想,冷血都没开口,自己就更不用多管闲事了。

    小二:“好嘞!那您看看,想喝什么酒?咱们这的玉堂春可是一绝,要不要来点?”

    范悠:“不用,我们不喝酒。”

    小二听到后转身离去。

    范悠在小二离开后,目光转向二楼,对冷血说道。

    “这个酒楼里面,可是有不少的高手呢。”

    冷血楞了一下,他到现在依然在怀疑范悠的身份。

    “你说什么?”

    范悠目光直愣愣的看向二楼,他能够感觉得到,自己一直在被一个人偷窥着,似乎那人想要看穿自己,但好像并没有成功。

    “二楼有高手,实力很强,有一个比你还要强。”

    二楼的高手,范悠不知道是谁,但有两股气息都很强,起码不比冷血差,尤其是其中的一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感觉,除此之外范悠好像还感觉到了第三个人,但是那个人的实力应该远在自己之上。

    冷血顺着范悠的目光看向二楼的包厢。

    二楼

    女子:“不好,他们已经察觉到了,尤其不知道身份的那个人,他好像一眼就锁定了我们的位置。”

    老者喝茶的手停住了。

    “没事,知道就知道吧,崖余,你不用管他们了,盯紧我们的目标就行。”

    被叫做崖余的女子,就是范悠的目标之一,四大名捕之无情,小时候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导致腰部以下都失去了感知。

    不过,以范悠的手段,治好倒也不难。

    只是范悠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她,却不成想在这里遇到了。

    站在一旁的壮汉,便是盛崖余的守护者,铁手。

    有人说,铁手的武功在四大名捕里面,是最强的,也有人说冷血最强,无情次之。

    可,就范悠感觉到的气息来看,冷血不是铁手的对手。

    而山羊胡老者,正是大宋鼎鼎有名的十八万禁军教头诸葛正我!

    也就是,范悠这一次的主要目标!

    过了一会,小二端着菜走了过来。

    范悠可是饿了一天了,也不管冷血和另外两人,甩开腮帮子就是吃。

    二楼

    无情在被范悠发现之后,他就对范悠很好奇,除了诸葛正我之外,无情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她看不穿的人。

    范悠,是第一个,这让她对范悠升起了一些好奇。

    无情:“又进来了一个高手。”

    铁手听到后,向前走了半步,看到来人后说道:“这人我知道,本名崔略商,江湖人称追命,有点功力。”

    “平日以替人讨债为生,这次他应该也是冲着目标来的。”

    诸葛正我听到铁手的话,倒是没有在意,一个有些武功的讨债人,还无法吸引他的注意。

    无情:“听说有些债是他帮人还的。”

    无情说完,诸葛正我楞了一下,一般来说行走江湖的人,都是认钱不认人的主,尤其是这种替人收债的,那更是为了钱不折手段,饶是他也没听过有追债人替人还钱的。

    “哦?有点意思。”

    随着崔略商的出现,冷血等人的目光也都转到了崔略商的身上,不过只是停留了一下,便不再留意。

    范悠继续吃吃喝喝,又过了一会,冷血起身走向了崔略商所在的位置。

    范悠没有去留意,只是冷血刚走过去,还没有等他开口说什么,就打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酒楼都乱成了一锅粥。

    来吃饭的客人,一个个也都跑了出去。

    冷血拔刀了,和刚刚进来的那人缠斗在一起。

    另外两个人,也行动了起来。

    范悠坐在那里,就好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吃着喝着,任凭旁边打得火热,他自巍然不动。

    期间有人冲向范悠那里,只是还没等靠近,就被范悠一巴掌拍飞了。

    二楼

    无情和铁手看着下方打起来了,对着诸葛正我询问道:“先生,要不要出手?”

    诸葛正我:“不着急,帮帮他们吧,铁手你去准备准备。”

    诸葛正我说完,二人同时点头。

    无情转过身去,看着混乱的下方,在混乱的人群之中,又一个人极为明显。

    范悠,坐在那里吃吃喝喝,无情看到范悠吃饭吃的那么香,目光也不禁多停留了一会。

    诸葛正我:“咳咳,无情还不动手!”

    诸葛正我当然也看到了无情的目光,所以只是稍微提醒了一下。

    无情听到诸葛正我的话,不禁有些羞愧,就好像做坏事被人发现了。

    眨眼间的功夫,酒楼一楼大厅里面,就只剩下四个穿着一样人,还有冷血和崔略商以及冷血的两个手下。

    几个人缠斗在一起,想要抓住那几个穿着一样的人。

    范悠看着那四个人的背影,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他还以为分身术是多厉害的把戏呢,原来就是几个穿着同样衣服的人,在混乱的时候趁人不备一起逃走。

    范悠已经用气息锁定了最初的那个人,所以不管他分身多少,范悠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那个人。

    只是,范悠能做到,那楼上的那个人呢?应该也可以吧?

    在疑惑之中,范悠继续进食。

    那人的气息很快就被另一股强大的气息取代,而那股强大的气息,正是之前在二楼的那人。

    除此之外,冷血和那崔略商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两个人的武功相差无几,根本无法分出胜负。

    打了上百招,都没有能够分出胜负。

    而跟着冷血来的那两个人,一人抓了一个分身站在一旁。

    这时,范悠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不小的动静。

    “嗯?来人了?”

    这么大的动静,少说上百人。

    放下碗筷,范悠径直走向二楼。

    楼上的无情看到范悠的举动,立刻紧张了起来,范悠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

    诸葛正我也感受到了范悠的目的,不过他并不紧张,毕竟实力在那里。

    范悠的行为和举动,确实让他有些好奇。

    渐渐的,范悠来到了包厢门前。

    “范悠,求见。”

    包厢内,诸葛正我听到范悠的名字,下意识搜索了一下记忆中的年轻一辈的高手。

    诸葛正我从范悠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特殊的气息,那是道的气息。

    打开房门,诸葛正我出现在了范悠身前。

    诸葛正我的目光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范悠,随后问道:“不知阁下,有何指教?”

    范悠看见诸葛正我,第一眼就是他的鞭子胡。

    “见过诸葛先生,在下范悠,之所以来打扰诸葛先生,主要是为了武功,在下的想请教诸葛先生,如何突破先天。”

    范悠知道诸葛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个人或许是一个有城府的人,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坏人,甚至可以说他是一个好人,很好的人。

    更为重要的是,诸葛正我是一个爱才的人,如果范悠展现出足够强大的实力,诸葛正我绝对会动心。

    诸葛正我:“哦?先天?阁下的武功,莫非已经到达了后天极致?”

    范悠无奈的点了点头。

    “咱们进去说?”

    诸葛正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请人家进去。

    “哦哦,不好意思,是我疏忽了,来来来,请进请进。”

    随后,诸葛正我侧身让了出来。

    范悠也不客气,径直走进了房间。

    两人坐下后,无情的目光时不时偷看范悠两眼。

    诸葛正我打量着范悠,他没有从范悠身上感觉到后天极致的气息。

    “阁下,你说你想请教突破先天之法?那请问,阁下现如今是何境界?”

    范悠堵着诸葛正我微微一笑,随后强行运行擒龙功对着楼下自己桌子上的一个酒杯。

    “唰!”

    刷的一声,一个酒杯飞进了窗户。

    简单范悠这一手,诸葛正我和无情都是一愣。

    其实,如果换做是无情的话,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毕竟无情最主要的就是自己的念力,而非真气。

    虽然真气也很重要,但她的精神力更为重要。

    再加上她的天赋,所以她可以凌空控制物体。

    但,范悠刚刚绝对是调用了真气,而且还是以真气控制这酒杯从一楼飞进了这里。

    范悠现在冰心诀一直在运转着,所能够使用的真气实在是太少,只是控制一个酒杯,就让范悠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诸葛正我:“小兄弟的这一手,当真是厉害!”

    范悠咧嘴一笑道:“还有,如果你能帮助我突破先天的话,我可以帮这位姑娘治好双腿。”

    范悠的这句话说出来,无情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诸葛正我皱着眉头,身上散发着一股恐怖的气势。

    “你说什么?!你能治好崖余的腿?”

    这么多年来,诸葛正我为了盛崖余的腿,也没少费劲,甚至自己学医都已经算不错的了,可却仍然治不好无情的双腿。

    无情的双腿是小时候,被人从腰部打断道,所以整个双腿的肌肉、筋脉、骨骼全都坏死。

    饶是他诸葛正我学识通天却依然无可奈何,范悠竟然能说出他能治好?这让诸葛正我如何相信?

    范悠当然知道,自己随便一说,对方肯定是不会相信的,所以他悄悄的拿出了准备好的黑玉断续膏。

    “看看,这叫黑玉断续膏,只要有这东西,就算是骨头碎成渣子也能恢复!”

    是的,这黑玉断续膏就是这么牛皮,骨头碎成渣,筋脉寸断也能够恢复,只是时间长短和药量的问题。

    诸葛正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范悠随后就把这黑玉断续膏房子了桌子上,诸葛正我饶是已经达到了先天境,也不禁动了贪念。

    这么多年,诸葛正我一直对无情的双腿耿耿于怀,他很愧疚,如果他当时能够早到一会,这小姑娘也不用受这么大罪了。

    可惜!

    无情:“先生,不用担心我,我的腿....无所谓。”

    诸葛正我原本还在犹豫,可听到了无情的这句话,立刻就坐下了决定。

    “好,我答应了,我会把我所会的尽数传授给你,只要你能够治好崖余的腿。”

    范悠听后连忙摆手。

    “不不不,您无悔了,我并不会想跟您学习武功,我只是想找一条道,通往先天的道。”

    “至于崖余姑娘双腿,随时都可以,若是失败了,先生大可废去我一身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