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港综1986 > 丈夫处世兮···立功名 第一章:树大招风
    港岛。

    1986年,西贡,清水湾鱼货码头...

    “泽仔,别人三年,我们也是三年。”

    “别人去尖沙咀,中环,要不就去旺角,我们来西贡。”

    “我们是后娘养的,整天跟西贡这群搞批发的小商贩打交道,浑身上下都是臭鱼烂虾的味道,到家衣服都臭了。”

    “我女朋友闹着要和我分手,说坐公交来看我要做两个半小时,倒三次车,有这个时间去打两份钟点工,都够晚上吃撒西米了。”

    西贡的清水湾,有一个码头夜市。

    凌晨一点多钟,夜市上的人也不多了,只有三桌客人。

    其中一桌坐的是小混混,还是一看就知道是最底层的那种。

    十几个人拥挤在一桌上,七八道菜,四箱啤酒,连碗虾球面都舍不得多要。

    另外两桌,一桌坐的是建筑工。

    邵氏投资,准备在清水湾这边建影城,用来拍电影。

    白天黑夜都有人施工,一些下班早的工人就爱来夜市上喝两口。

    至于最后一桌。

    坐的是两个绿衬衫,臭脚巡。

    臭脚巡,也是西贡本地人,对军装巡逻警的蔑称。

    因为整天在大街上巡逻,走的路多,再加上港岛气候潮湿,才有了这种略带鄙视的称号。

    “泽仔,你有没有再听啊?”

    “有啊,当然有。”

    听到有人喊自己,吕泽回头应了一句。

    吕泽,慈云山人,83年考入港岛皇家警校,85年被分配到西贡区警署,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巡逻警,负责在清水湾执勤。

    当然,这是他这一世的资料。

    实际上吕泽是个穿越者,上一世,他是一名出生于沿海地区,为矿老板效力的矿业职员。

    依稀记得,当天下班之后,财务科的张会计拉着他去银行取钱。

    一出门,吕泽就察觉到后背被什么东西给抵住了,还有人喊别回头。

    吕泽以为有人和自己开玩笑,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再回首,他就来到了1983年,成为了一名同名同姓,刚参加完警校考试的新丁,还得到了一个每年一次,能复制对方技能的属性面板。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了,吕泽已经习惯自己的新身份,还很庆幸自己又活了一世。

    只是他发现,这个世界并不简单。

    五十年代,咏春叶问大战西洋拳王,咏春拳在港岛遍地开花。

    六十年代,五亿探长雷洛一手遮天,组建金钱帝国。

    七十年代,洪兴,东星,洪乐,和联胜群雄并起。

    八十年代,省港旗兵横行无忌,三大悍匪大案连连。

    看到这群人,吕泽就知道这不是个简单的港岛世界,而是融合了无数电影在里面。

    所幸他也不是肉鸡,依靠复制能力,警校内混的风生水起,光是优秀学员就拿了两届,还复制了三种安身立命的特殊技能。

    技能一:专家级枪械精通。

    你的枪法百里挑一,足以在小范围内的枪械比赛中名列前茅,放到警队内部,你也足以担任枪械教官一职。

    技能二:大师级形意拳。

    你的格斗术万中无一,璀璨的民国时期中,以你的武术造诣也能被称为大师。

    你是叶问,黄飞鸿,霍元甲一样的大师级人物,已经具备改良招数,开馆收徒的资格。

    这两项高级技能,是吕泽从警队教官和警队请来培训警员的一名形意拳大师手上复制而来。

    别看只是专家和大师级,实际上一名训练两年以上的警员,往往只有初级枪械精通水准,达到中级和高级的少之又少。

    专家级,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水平,吕泽曾去警员俱乐部看过那些枪王的比赛,那些满载荣誉的各警队枪王,也都是专家水平,没人能在枪法上达到大师级,足以见到大师的难度。

    吕泽猜测,港岛可能就没有大师级枪械高手,有也非常稀少。

    毕竟港岛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岛,人口在这摆着呢,矮个子里挑出的将军,放在高个子里还是矮子。

    要找大师级枪械高手,八成得去大陆或者奥运会上。

    最后一项复制,他没有从警校教官身上选,而是从一名斐律宾猎鳄人身上,复制了对方的高级危险预判。

    这是一项被动能力,吕泽称其为危险预知。

    危机降临时,你会本能的得到预警,放到普通人身上没什么用,放在他们这些吃皇家饭的人身上就有大用处了。

    搞不好,遇到危险时能救你一命。

    “泽仔,按说以你的毕业成绩,不该来西贡坐冷板凳啊。”

    “你是不是得罪人了,毕业分配的时候被穿了小鞋?”

    孙志成是吕泽的搭档,为人比较健谈,常以未出茅庐的诸葛亮自居,认为自己被分配到西贡是暗箱操作,一脸的不得志。

    当然,吕泽很清楚这家伙是典型的眼高手低,身上就没有一项高级技能,最高的一项只是中级驾驶,开车水平堪比二三十年的老司机。

    “是我自己要来西贡的,西贡穷,乱,也正是我们这种人的崛起之地。”

    “按照正常的升迁条例,无立功表现,普通警员要满三年才能升为高级警员,高级警员要再满五年才能升为警长。”

    “我们是年轻,可也不能这样苦熬着啊,人生有几个三年,几个五年。”

    吕泽一边回话,一边往码头上看。

    按照警务条例,想要被破格提拔就需要立功,想要立功就需要机会。

    吕泽接到消息,今晚的鱼货码头上正好有他的晋身之资。

    “熬熬熬,少年熬成青年,青年熬成中年,中年熬成老年。”

    “以我们两个的才华,别说督察了,就是警司也坐得,上天没眼,不让新人出头,整天都要在这熬资历。”

    孙志成一脸的不爽:“等我当上警务处长了,我就修改条例,唯才是举,一年普通警员,一年高级警员,一年警长,一年高级警长,五年就升见习督察。”

    “两位阿sir,你们看两点多了,我们该收摊了。”

    凌晨两点多,只剩下吕泽他们这一桌食客。

    夜市摊的老板左看右看,一边收拾着桌椅板凳,一边满脸讨好的凑了上来:“二位要是吃好了,我给您打个五折,您看怎么样?”

    “五折是吧,算算多少钱。”

    吕泽没有拒绝。

    他要是拒绝了,一分不差的给老板,老板今晚就睡不好觉了。

    “两碗牛腩面,一只烧鹅,半斤卤牛肉,五瓶啤酒,您给50块就行了。”

    86年的港岛,普通人的月收入能有两三千港币,一些比较体面的工作,收入更是能达到四千以上。

    因为背靠申震,物价还特别便宜,一整只鸡腿的鸡腿饭,路边的烧腊店内才卖12块钱,要是妈妈带着孩子来吃,一份鸡腿饭足够两个人吃饱。

    而这时候的唐国,以燕京为例,平均月工资才46.3,等到91年前后,改革开放了才长到100左右。

    燕京都这样,其他地方就可想而知了,这时候还没有那么多工厂,你想赚钱都没地方去。

    “泽仔,你来西贡也半年了吧。”

    一人拎着一瓶啤酒,吕泽和孙志成走在码头上。

    “是啊,半年了。”吕泽回答道。

    “西贡这种地方,穷人多,富人少,简直跟流放差不多。”

    “我在这待了两年多,来时是普通警员,现在还是普通警员,连个高级警员都没捞上。”

    “我听署里的师兄们说,咱们这种没人关照的菜鸟,在这里就是要熬年限,表现好了,五年升高级警员,十年升警长。”

    “等到三十多岁的时候,差不多就能领着三四个后生,开着巡逻车满大街的溜达,当巡逻车的车长了。”

    “至于再往上,那得看命。”

    “好多四五十岁的老前辈,混了一辈子都是警长,到死都没摸到见习督察的尾巴。”

    也不知是喝醉了,还是想到前途无光。

    孙志成借着酒劲,将手上的啤酒瓶猛地丢向大海,怒吼道:“去尼玛的老天爷,我要当督察,我要当警司,我要当警务处长。”

    沉默...

    吕泽站在一旁,看着孙志成耍酒疯。

    等到他情绪差不多稳定下来了,这才颇为认同的说道:“会有机会的。”

    “真的?”

    “嗯...”

    他没有骗孙志成。

    他们真有升官的机会,只是这个机会要用命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