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山海天地 > 修魔崛起 第二章 黄河祭(中)
    祭司拔去凤纹面具,五六十岁模样的人,满头白霜。难以置信地看着‘凫徯鸟’,吃下一对凤肝后啄向龙心。

    突然摆手,随从长剑跨前,欲了结了这只凶兆之鸟。

    ‘这难道是诸神的昭示?’祭司在嘀咕,十分诡异。

    无心遐观‘凫徯鸟’啄食,一时千头万绪。

    这是百年来唯一一次黄河祭出现的局势,打破祭坛神圣昭示的期待,暗喻修仙界的后续命运将会坎坷,将众人从安逸的岁月里,当头一击。

    ‘这难道是天意?’祭司挪了一步,这一遭,完全猜不透。

    ‘是人为还是凑巧?’玄而又玄,转身,放眼寻去,‘凫徯鸟’飞来的痕迹,蛛丝马迹。

    方舟上各族端倪久来,猜获一二,跪卧在四方山岭者,依然一幅虔诚。

    黄河水依然很平静,这个时辰点,却久不见黄河神,地仙‘吉神泰逢’的出现。

    山峰岭驻满修仙身影,几日来排兵布阵,更不可能有任何势力藏在角落。

    ‘难道脚下这只凶兆之鸟...’

    一番苦思,祭司想把‘凫徯鸟’的全身上下看得更仔细,仿佛在它羽发间藏着答案,事关天命,选择相信命运绝非偶然,细细窥窃。

    ‘渊’一处拔高的岩峰上,四五具躯体裹着黑风衣迎风轻摆,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一幕,各安鬼胎。

    “放猴子!”为首拉低了风貌,将面目裹得更严实。

    ‘渊’一带灌丛里走出一个个身影,奇装异服。

    这是一支反抗被昆仑山压制的联盟势力,有离经叛道的修仙者,遁入魔界的堕落者,被削宗族的人类先民,几乎被屠尽满族的个别北荒战士,被剥夺陆地的妖界,被定义歧类的暗精灵族,和撕毁上古契约的岩人先族。

    上古时期,这几支联盟势力曾效力过魔仙两族,争夺山海天地。

    修仙一族逐雄,为了一统秩序,轮番对各大族群施压,要独享地统治山海天下。

    屠杀,暗杀,逼迫,扶持新势力联盟对抗,诱发各界矛盾,步步为营,终打下一个新秩序的山海纪年,从此偏安一隅,得享生息。

    每一支被压迫的种族在数次反抗后越加削弱,残喘着复仇和兴宗的仇恨,过着埋没血统和名号的岁月,艰难竭蹶。

    或在荒无人烟的西域高原,潮湿凄冷的低洼雨林,不见天日的深岩凿洞中,穷年累世,日久月深。

    于若年前出现了一个修仙者,自弃名号身段,以血盟立誓将众族,从见豕负涂的岁月中清洗出来,建立‘日落联盟’,组成一个新势力,誓抗昆仑山,血究到底。

    “我是昆仑山修仙者,屠遍了竖沙一族,这是大族长人头...”

    一具标志性的黑风衣掩盖得深沉,拎着三个血淋淋的头骸杵立在众族群残部前,等着众势力惊讶之余,冉冉而起的愤怒和谩骂渐渐拔地参天,痛恨剖心剜骨。

    从此,这具标志的黑风衣形象拥有了众残族的信任,揭竿而起,建立起山海天地有史以来第一支反抗集结联盟,召唤了所有残部势力,暗中精进不休,日养生息,指日势要荡平昆仑山。

    当下,残部联盟从‘渊’崖壁上勾出一根根绳子,并排整齐拔升一个个牢笼,关押着另一种凶险的生物。

    暴躁蛮横,白色脑,红色身脚,名‘朱厌猴’,原生活在山海天地泽兑卦位,西部第二山脉的‘小次山’上。

    这是一种携带征兆的猿类,据遗失的太古玄籍所载;什么时候这种野兽出现,就要发生大战乱了。

    此刻,笼中的猴子暴跳如雷,瞅着形形色色的人群,撕啃木架,个头张狂的已经啃碎几根实木。

    “药性刚过,这猿类撒野得很。”

    一行黑风衣来到众族前,训宠的讲出话来,眼前‘吱吖’的木头扯断声,尖锐的猿啼声搅和一起,遍地木屑。

    为首黑风衣独步上前,扯低风帽,一道剑伤疤从左太阳穴横切过鼻子,延至右脸下。

    招手,另一个黑风衣上前,瞳孔迸射红光,笼子里安静下来,‘朱厌猴’立刻一本正经,双手拱揖。

    从第一个牢笼,复制着安静一直延续,片刻后群猴形如磐石,正襟危坐。

    “去吧。”黑风衣呼唤道。

    每一只‘朱厌猴’的背部贴着符印,符印化火形成印记,号令下群猴扯断了木槛,跳下‘渊’璧崖,追向‘崇吾山’。

    一团黑煞从身边消失,为首黑风衣转身,少了一个组织人。

    一个妖族摇身一变,化作一只黑隼爬上云霄,追寻猴子而去。

    悬浮的巡游方舟,祭祀台前,祭司正琢磨身前禽类,一声猿啼划破长空,猴子顺着藤柳越下山崖,跌入人群,叱咤着,逢人便咬。

    祭祀方舟窜下一只猴子,红光瞳眼,扑倒‘凫徯鸟’,咬断脖子撕开皮肉,一通乱啃,噪得不行。

    漫山祷告的族人群,猴子兴风作浪,遍地狼藉,愈演愈烈。

    “嗤...”猴子抬头,踩着撕碎的‘凫徯鸟’向来人叫嚣,在案板上抓出几道爪痕来,被一股血腥吸引。

    扭头,直勾勾地看着血淋淋的蛇胆,心急火燎,捧起就啃。

    ‘朱厌猴,朱厌猴...’祭司如雷轰顶,这是凶相征兆的生物,这是第二次黄河祭昭示。

    “出现则必有战乱。”怒发冲冠。

    这是一种凶象征兆的动物,出现则必有凶灾,一遍遍肯定在心头,催着怒色。

    一道剑锋劈过,凄厉一声,猴子被削下方舟,砸落黄河。

    “难道这就是诸神的昭示吗?”转身扶向船沿,难以控制。

    无暇顾及漫山遍野,在这个节骨眼上一定要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祭司扶着槛木,扭出形状来,扫视众山岭,息怒停瞋。

    “安静!”一声吼叫击破山野,把吵杂声压制下去。

    “把猴子杀了,一只都不留。”他干脆捡要。

    陷在慌乱的缓足了劲,起身变法,神将天兵,撵着猴子像宰家禽一般,有条不紊,局势渐渐稳定。

    “这情况不对,这不是天兆。”祭祀方舟上落下一人,也是四五十模样,一身红色蟒袍,正方脸,瞋目横眉。

    “不是天兆是何物,这百年来何曾有过这等衰相。”祭司回应道,忿忿不平。

    “这个!”来者提着一只没了半身的猴子,鲜血淋漓,故意把它的特殊一面展示出来,背部一个燃烧过的印记。

    “结印?”祭司惊叹道。

    “什么声音?”二人不约而同,凝视向前。

    黄河低洼,河床见底,幽黄干涸,一波声响在酝酿,远远地酝酿,就躲藏在远处的‘崇吾山’背后。

    “箭!”

    蟒袍者大喝一声,随从递上玉弓,但见他打望着一只黑隼,正急着往云霄上钻。

    尾随一支烈箭穿过云霄,中穿躯体,坠落,砸塌了祭祀台,碎遍一地。

    黑隼现出人型,一身黑羽,强作挣扎,消停,死去。

    “妖族。”祭司目瞪口呆,不可思议。

    与此同时,黄河水干涸,隐藏在‘崇吾山’后的那股声响,拔天倚地。

    奔腾的黄河水被人为截留,施法化作一尊巨大的魔像,驾驭着汹涌的黄河水,气势恢宏。

    魔像一路开进,沿岸冲刷,卷落一片,无数条水状巨龙咆哮地冲向巡游方舟,被隔挡在一个初成的结界外,涌回河中。

    一尊上古魔祖的神像,吸附黄河水塑立而成,耸彻云霄,别有一番威严在宣示。

    祭司的眼中,赫然,问题远比想象中还要恶劣,这是魔族的鼻祖,远古修魔之人‘太岁赤魅’的身像。

    如此大动静,是在向修仙一族释放要挟信号?还是已经完全重生在山海天地某个角落。

    放眼天下,独有这一支,修魔一族才能真正对昆仑山造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