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山海天地 > 修魔崛起 第六章 赣巨人(下)
    山海天地。

    雷震卦位。

    女几山西北,黄河南岸。

    这群穿越而来的赣巨人在女几山大打出手,女巨人为了保护挘夺来的两个孩婴,一棍杀死了族员。

    大族长行使了至上族权,便要处决女巨人,命悬若丝之际,出现黑风衣来,以摧枯拉朽之威一举震慑众巨人,俯首听命。

    在这片山海天地里,任何在修仙者面前舞刀弄枪的物种皆形如泥墙,一碰即瓦溃。

    众巨人身躯疲萎,一挨一并,时不时发泄小情绪,闻着夜路走向巢穴,地处黄河南岸,一座修建古老而黑暗的地宫。

    上古时期,这一分支的赣巨人,原生活在南部地坤卦位,一个地名曰;‘苍梧之野’的茫茫翠绿大森林中。

    魔族与仙族争权夺利的硝烟点燃整个山海天地,战争不仅要投入巨大的自然资源,同时拥有更多盟军。

    有威慑力的盟军在争斗中优势越发明显,上古魔族领袖看到了‘苍梧之野’生活的赣巨人。

    拥有十丈于长的雄伟身躯,笨拙,行动迟缓但拥有绝对压倒性的破坏力,皮糙肉厚,没有感痛知觉,低慧根,爱好和平生活。

    魔族欺骗了半个族群的赣巨人,改造成易怒易狂,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个性和脾气。

    为其建造了宏伟的地宫宝殿,打造一系列适用佩戴的战争装备,每每出场给修仙一族造成不可估量的震慑。

    ‘昆仑南虚,从极之渊。’上古纪年最后一战,修仙一族始祖,‘伏羲’封印了修魔族始祖‘赤魅’,作为残兵败卒的赣巨人得到清算,斩首无数。

    剩余活口无数年间蹒珊度日,东藏西躲回到巨人地宫,已物是人非。

    地宫遭受过洗劫,甚至大规模破坏,风化的岩柱和铮铮白骨昭示了百年来一个部族势力地堕落,断壁残垣,昔者已矣。

    残余的巨人收拾了地宫门殿,一路清理。

    却从此,每至黑暗降临,不敢在地宫里点起一盏油灯,照亮那段全盛时期,魔族领导下的赣巨人岩画。

    种种所向披靡,已成为坊间传说,吞噬进黑暗之中,长眠沉淀。

    黑风衣伫立在破残的巨人地宫门殿前,久久凝望,眼前是被风化的魔族楷纹,门殿垮塌,横柱挡住了去路。

    顶上星空繁烁,前方黄河水在翻滚,入夜了,各山脉夜行活动的爬兽慢慢挪出巢窝,一遍遍在荡漾凄厉,鬼哭狼嚎地宣示领地及争食。

    黑风衣和众巨人穿行在巨大的地宫走道中,巨人那剧烈地喘气声和拖挪声有序不断,惊醒了前方一众趴睡的活物。

    漆黑中睁开晶亮瞳眼,嗅着出现的陌生气味,立刻怒形于色,张牙舞爪朝出现的陌生小身影撕吼,扯得栓绑的铁链‘吱吱’磕响,噪得不行了。

    这是上古纪年,魔仙两族争夺的年代里,巨人一族饲养的大型獒犬,名;‘并封。’

    魔族十大巫师之一改造,随着脚步声前进越发狂吠,血盆大口。

    却只在黑风衣靠近前,拉低风帽瞪过一眼,立刻怛然失色,危惧得不行了,忙着往墙落间趴缩,领受强者威慑,打着鼻哨越发萎靡。

    “你为什么要保护这两个孩子?”

    地宫深处,黑风衣问道,边琢磨着眼前凿刻的石岩高座,魔族的骷髅纹印上被砍出几道剑痕。

    石岩座残缺了一个扶手,支撑地宫八根撑顶岩柱断了三根,横七竖八散落一地,黑风衣托起的掌心中,一只带有小翅膀的精灵努力在发放着火光,照射四周。

    “我们的孩子!”

    女巨人闻言更悲不自胜,抽搐的腔鼻声几乎响遍地宫,竭力克制,难以承受这突然一问。

    她身边,一个扮演丈夫模样的巨人笨拙地将她挨在肩上,也是悲痛,黯然销魂。

    而远处三三两两围着篝火烤肉的巨人则投来不屑的目光,依然惦记着夫妻两在女几山杀害了同僚族人,因为黑风衣的出现,才不得以终结审判。

    却从此冷落了这两个巨人,踽踽独行,相依偎。

    身脚下两个熟睡的孩童,着‘铮豹’图文青色袍服,显眼的标志显示其身份高贵,黑风衣不明白为什么巨人在离场的时候要带走了这两个孩子。

    “我们的孩子被抓去献祭给诸神了。”女巨人抿了抿眼鼻腔,看了黑风衣一眼,抬手轻轻抚摸碰熟睡的两个孩童,迟缓说道。

    黑风衣把风帽拉低,现出脸上一道剑疤,十分好奇。

    “一个像你一样,披着黑,他是魔族,诸神的侍从,你们味道不对,抓走了孩子和一些族人,献祭给先祖和诸神。”

    男巨人道,一脸落寞,兔死狐悲,闻着话更凄入肝脾,吞声忍泪,夫妻两干脆相拥,泣不成声。

    黑风衣将整个风帽拉下来,一道剑疤从太阳穴划至脸下,俊朗的廓型,冷酷的眉宇,犀利而冰冷地审视眼前。

    披发至肩下,想起黄河祭的前夜,自己亲手构建的‘破晓’组织,组成员一个魔族的行动使命和谈话。

    回忆。

    “赣巨人的事已有着落,于数日前他们正沿着黄河夜行走来,如今栖息在‘搏兽山’脚下岩洞...”

    “这山海天地总需要一个制度来统治,魔君即要再世,你天资聪慧,一手创立‘破晓’,何不选个更凉阴之地加入魔族,一展你天资风采。”

    “我对入魔不感兴趣...”

    “这倒是可以理解...”

    彼此沉默...

    “但是魔族重临山海天地已是指日,年该月值,赣巨人在这一次贡献了所有...”

    短暂犹豫,回到现实中来。

    “献祭地点在哪里!”黑风衣问道,巨人夫妻对视了一眼,颇显迟疑。

    两个巨人在前,提携着熟睡着孩童,牵引着黑风衣再挨挪着走出地宫来,往另一处荒凉之境走去。

    繁星遍布夜空,狼牙当月,黄河奔腾了一天,此刻温顺地‘哗哗’东流。

    “每到月圆之夜,诸神的仆人就会在这里献祭活物!”一段山路辗转,巨人停下脚步,指着眼前一个打磨得方圆的场地,往地下凹深。

    规则的堆砌形状和对称的南北摆饰,一眼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个被施加了结印的地方。

    几只凶兆型鸟类,来自风巽卦位,北部第三山脉的景山,凶禽‘酸与鸟’闲信躲步,‘咯咯’啼叫看着一伙来人。

    六眼,三脚,太古玄籍所载,只要这类鸟禽出现在哪里,哪里就会发生恐怖的事件。

    “你看!”男巨人拨了拨嘴角挺出的小獠牙,指示黑风衣,迈动脚步往前探去。

    穿进水波荡漾般的结界罩体,后脚跟刚消失进去,迎面迎着女巨人走了出来,仿佛穿越一般,眼前仿佛是一道镜子,走进去的瞬间也是走出来。

    黑风衣拨下风帽,抬起手拨动结印,现出魔族楷纹来,遐以琢磨,篷袍一甩,长剑横空,涨放幽紫色烈焰。

    高举起,刺向结界,撕开一个口子,一股浓烈的臭腥迎面扑鼻,黑风衣拉下风帽,走了进去,身后巨人夫妇诧异地看了下彼此,迫不及待跟上了脚步。

    待至几个身影消失,结印重新合上,众人消逝在夜寂中。

    身处结界内的人,望向四周天空都是急速在流梭的魔族楷文。

    眼前台阶下是一滩积水,水中铮铮的白骨遍处,密密麻麻叠压着。在积水围绕的正中间堆砌起一个祭祀台,竖立着无数根石柱绑缚着一些巨型模样的人身,奄奄一息。

    女巨人失声喊了出来,突然激动得大步朝前走去,刚趟进水中,立刻引发山摇。

    原本停滞在水中的白骨身躯有意识苏醒过来,成堆抱团翻滚而起,四处爬岸。

    环抱住巨人大腿开始撕啃,并不断攀附上身腰,这些被诅咒的亡灵宛如闻到血腥,蚂蚁倾巢,铺天盖地,仿佛这摊积水是一个无尽的深渊。

    巨人夫妇遗落在地面的长木棒突然燃起熊熊大火,逼慑四方白骨幽灵。

    男巨人迅速捡起,前后扫摆,骷髅怪不敢上前再造次,二人相拥,紧护怀中孩童,但见处境安定,黑风衣纵身一跃,停落在祭祀台上。

    这是一个圆形的横切岩面,沿着外端竖立无数根石柱,绑缚着几个小巨人,面瘦肌黄。

    每一个小巨人的手腕被钉穿在石柱面尖锐的岩锥上,鲜血顺着凿刻的柱面纹路流淌到地面图文,复杂的蜿蜒走势汇聚到中间。

    一尊石雕的魔像端坐着,四方祭品流出的血液和生命力汇聚在他脚下,顺着无数条刻纹爬行进他体内,唯独两只青幽色瞳孔在硕放光芒,仿佛活人一般。

    透过这双眼睛黑风衣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地方,远在泽兑卦位,西部第三山脉的昆仑山里,一处禁地经书藏阁之中。

    一个被封印在书籍里,尘封在角落久至百余年的魂魄,生龙活虎,不停地啃食着书籍上的结印。

    一见有人窥视自己,回过神来,一尊锤炼远古的岩魔身像,威怒示人。

    突然伸出双臂往黑风衣肩上一搭,拖了进去,只剩半个身躯卡在石座前,前半身远隔黄河西海,千山万水的距离出现在昆仑城,经书藏放之地。

    书籍里封印的魂魄在啃食自己,纵只是个魂魄,却拥有拔地参天之力。

    黑风衣费尽解数从清幽眼中挣脱出,未及缓身,石像凄呖,引来水中受诅的骷髅亡灵,疯狂卷涌上岸。

    离去之际眼见女巨盯着一石柱上绑缚的小巨人模样,心急火燎,料定什么,长剑摆过,拥上前的骷髅怪没了半身身躯。

    熊熊火焰围绕祭祀台焚烧,依然阻挡不了前仆后继,迅速解缚小巨人身上捆绳,拎起,一跃从祭祀台回到巨人夫妇身边。

    女巨人激昂地搂住小巨人,声声俱泪,祭祀台被团团白骷髅淹没。

    结印撕开一个口子,几人重新走了出来,眼前依然月郎星稀,北风越过黄河带来一阵凉意,黑风衣感受着过去的一幕,前瞻后顾,弥留了些时候,对着结界思考了很久。

    结界内,铮铮白骨有序地缩回水中,火势消灭,石像青幽色的双眼冉硕着光芒。

    夜更加深了,被部落排斥的巨人夫妇跟着黑风衣,带着奄奄一息的巨人儿子,两个稚嫩的孩童进入一处山林,消失在夜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