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山海天地 > 修魔崛起 第十章 复仇的曙光
    “收监游离,让他永不见天日,那个女的,让她活不到明日晨出!”

    生母大夏宛一通抓狂,垂头搭脑,推开门独自走了出去,两个儿子并舅舅父亲开始商议围捕计划。

    第二日。

    游离醒来,着一身白囚,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有某个结印束缚了修仙之体,震压得喘不过息,甚至连爬动都困难。

    “来人!”他哐当着牢狱的柱子,一遍遍呼唤。

    只得空荡荡传来回音,狭小的牢房只留一扇通气口,虚弱地射进一小寸光线,一盏微弱火光的油灯,时刻飘荡淡淡清香。

    “来人!”他一遍遍摇着门柱,越加愤怒。

    过道始终空无一人,自身仿佛被遗落在深山中,安静得连虫蛇鸟蚁都不来打个照面。

    “灵儿...”思念甚微,魂牵梦萦地喊着妻妾的名字,想象不到她会遭受什么。

    如果自己尚处囚禁,那她一个下阁身份,定受遭连。

    再联想到自己亲手操办的婚事,这处境,众家族,越发掘深,更胆酸心寒。

    关押着游离是‘竖沙’居府里一间柴房,柴房外被施压结界,与外界相隔绝。

    又用克制修仙体的石头压制了‘游离’,使他形同人类囚置其中。

    任百般哭嚎求救,守护在结印外的看守就是不靠近一步,他渐萎了脾性,生父母胞兄弟皆来探视,牢什古子,任其自弃。

    胸腔有一股沉甸在压迫,碍断灵台罡气,封闭通往周身经脉。

    冥思中认得这一物质,这是山海天地地坤卦位,中部第七山脉,‘休与山’上产出的小石头,叫‘帝台棋’。

    这是修仙修魔二界的忌物,直接触碰都会失去力量而变成普通的人类,晓以思索,便明白腹中这一颗石子是怎么来的。

    有人故意将它填进,阻断了灵台罡气,废其慧根,成一具凡胎浊骨。

    还有眼前这盏油灯也有问题,费尽心思在琢磨,曾经实验过这一类克性效果,这是由‘熏华草’染酿的油脂,产自北荒。

    这种草本一样具有克制修仙体的能效,淡清香。

    扑灭油灯,潜心打坐,努力吞噬腹中‘帝台棋’石,肯定打通了这扇门,断翅的雄鹰将再一展宏程,为所欲为。

    ‘灵儿,灵儿...’内心一遍遍呼唤,汗如雨滴,一点一点地打磨着那堵在灵台上的‘帝台棋’石,直至看见一撮曙光,丹田在前。

    耳闻脚步声渐近,睁眼,大夏公爵,生母,父亲并三个兄弟出现在禁槛外。

    一个个道貌岸然,不屑着囚中自己,那扭得比石头还坚硬的脸纹,居高临下。

    游离三缄其口,今天处境,是成亲夜造成的负面,众人道貌岸然,仿佛就是为了瞧一眼家禽突然生落得如何而已。

    “要不是你心高气傲,桀骜不驯,这等天资岂是为我们两族争光而已。”舅舅大夏公爵开了牢门走进。

    蹲下伸手探向游离腹部,立刻迎来抵抗,螂臂挡车,几乎是被捏碎地甩在墙面上,手腕砸出一声巨响,痛若腕骨。

    “只消耗两天功夫就把‘帝台棋’磨到这种程度,你确让为舅敬佩同时,颇具惊讶。”

    话罢套上手套,再从袖中掏出一颗鹅卵大的‘帝台棋’石,抛动跟前,假有思索地等着游离反应。

    等着他在剧痛的边缘想明白又要遭受什么,硬生生挤出空闲来承受眼前的恐惧,‘帝台棋’石的恐惧。

    为时已迟,公爵一手扣来,捻挤喉咙,嘴部大开,一颗鹅卵大小的‘帝台棋’石投其咽下,立刻癫痫发作,九曲回肠。

    “熬过这几年,磨平了你骄性,便是重新走出这囚笼之时。”公爵慢条斯理,起身走出。

    身后父母兄弟自始终一幅嘴脸,仿佛置身事外。

    一行几人往外走,大夏公爵把倒下的‘熏华草’油灯扶起,添加油脂,扶到禁槛外,游离碰不见的地方,再道;

    “让它长生不息吧,对安抚你燥热的脾性有着绝佳的帮助。”说罢捻了灯芯,身后族人立刻捂上鼻腔。

    “灵儿在哪里!”游离突然说道,一字一吻把话阐清楚。

    ‘帝台棋’石克性,在腹中剖下几刀,即便呕心抽肠,就要抗衡到底,舅舅停下点灯,身后生母靠上前来。

    “她死了!”生母怒不可遏,一腔报复就等着这一刻,要让逆子绝望,大杀他锐性,诛心堪比杀人。

    “死了!”他几乎是一瞬间诈起,瞪翻了眼,犀利得能将众人拦腰尽斩。

    诈起的怨怒惊吓到生母大夏宛,花了脸色一通踉跄,扶住丈夫‘竖沙天宇’。

    身后两个哥哥‘竖沙游尧’,‘竖沙游俊’一鼓作气,踹了牢门怒冲上前,要挟起身一顿痛揍,硬是把在这股气焰打萎下去,再啐两口。

    见人无反应,出了囚笼,愤愤不平。

    大夏公爵瞧了半日,没了兴致,示意今日到此,转身欲要点亮杵灯,趴在地面的游离缓够劲,拼足一口气力依然不依饶;

    “我...再问...呼...”,断续,换气,万般忍受;“一遍,呼...”,强忍;“灵儿...她到底在....哪里!”,就不罢休。

    哥哥‘竖沙游尧’和‘竖沙游俊’推挪着上前,怒气冲冲,公爵拦住了去路。

    “让他想,让他好好想想,让他一个人静静地想,没有什么能比在孤独中,默默去偿赎罪行更能惩戒,今天到此为止!”

    公爵慢条斯理,从容道。

    众人听罢,认为这远比肉刑之苦还要折磨一个人,便也都装出一幅阔态,审视眼脚下这一具狼狈,捂上鼻腔。

    灯亮了,公爵领头,任凭游离在身后如何撕心裂肺,便是不应不答。

    ......

    ......

    安静和时间确实是一剂良药能治愈一些急躁者的内心。

    但同时也是对烦躁者最大的恐惧,并无需要人加以施压,稍作累积,便能使人崩溃....

    游离疯了,他很清楚生母的为人,家族为了体面和名号能做出什么来,灵儿只怕是九死一生了,肯定在心头。

    于是自责代替了恐惧,失落慢慢演变成绝望,再也无心去思考打通经脉和往后的生活。

    对于把爱情奉为比神明信仰还要至上的竖沙游离来讲,灵儿是自己活在这片山海天地唯一的目的。

    可以无家,可以荒废给与自己物质条件的至上昆仑城。

    可以舍弃一切天资修行但就是,但就是不能没有灵儿而在继续苟且地残活在这个世界上。

    于是自杀便成了奢求。

    更偏偏这帮人会玩,就是不让自己死去。

    百般尝试总是轻而易举将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于是干脆懒得自杀,陷入空无际望的痴呆中,完全麻木。

    如此过了无数个天干日,一个天干日按十天循环计算,游离度过了一段比圈养的猪犬还要颓废的日子。

    数隔几天被喂以‘帝台棋’石,压制修仙之体,灌以汤浆保证肉身不腐不灭。

    直到事迹在上阁众族人传开,眼触人马瘦毛长,毫无生气,到了一叶知秋的地步,探视也放得松宽,城主月支天罡走了进来。

    “你族中之事我无权管辖,但这孩子经受得够多了,选个吉辰放出来吧!”

    天罡先生打量着地面这身行头,行尸走肉,这面貌和昨日相比,天壤之别。

    “哼!”生母大夏宛啐了一口,牢什古子,弃之如履,再道;“他要是还有骨气就自己站起来,负荆请罪,重新拥有该得的地位和名号。”睥睨不屑。

    “毕竟也是年轻,血气方刚呐!”城主怜惜身脚下人,相比昔日,形容枯槁,十分惋惜,两人攀谈出了柴房...

    偏偏就这一次,游离在慢无边界,无尽茫然和迟钝中,突然唤醒,耳边回荡着生母大夏宛的话,一遍遍;

    “他要是还有骨气就自己站起来...”,完全不理会后面接搭的内容,回荡脑海中。

    “有骨气就站起来,有骨气就站起来...站起来,战起来,起来...”

    这世间,有些东西是不具有时间周期的,与生俱来不会变质,那便是强势的个***望和主宰。

    迷茫过无数岁月后,游离找到归途,这一次代替活着的灵儿给予的生命,同样是滋生在死去的妻子身上...

    复仇,无限地复仇成了活着的意义,越发纠缠,怨恨不停在播种。

    甚至到了决心要亲手铲除这种不平等关系,重新修建另一个制定修仙秩序的昆仑城,一个特别的组织。

    一颗种子开始发芽,并且历经无数岁月的生息作养,每日疯狂在生长。

    继续装疯作傻地等着机会到来,猎食者永远都懂得要等待。

    游离在地面上用带血的手指画了一个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