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山海天地 > 修魔崛起 第十九章 日落城
    在黑鸦人贩首领的眼中,这个无处自来的黑身影,先是逮着自己,一番威慑,而后以己之力,血洗整个小昆仑城军部,毒手尊前。

    “我要你带我找到各残部族群的偏隅栖所。”游离回过身来,肩屹着一只黑‘数斯’鸟,一幅冷漠姿态,迎向黑鸦部落和人类先民,以及漫山坡残缺不全的尸身。

    于数日之后,黑鸦人贩首领和这部分人类先民来到几处地界,终于见到被昆仑城打击欺压了无数载的各种族残部。

    这是一支反抗被昆仑山压制的联盟势力,有离经叛道的修仙者,遁入魔界的堕落者,被削宗族的人类先民,被屠满族的个别北荒战士,被压迫剥夺陆地的妖界,被定义歧类的暗精灵族,和撕毁上古契约的岩人先族。

    这几支种族势力在魔仙两族争夺山海天地后,为了一统秩序,修仙一族轮番对各大族群施压,势要永绝后患地统治山海天下,屠杀,暗杀,逼迫,扶持新势力联盟对抗,再生祸乱战事。

    昆仑城暗中作梗,步步为营,终打下一个新秩序的山海纪年,从此偏安一隅,得享生息天伦。

    每一支被压迫的种族在无数次起义反抗后越加削弱,终苟且着复仇和兴宗的仇恨过着埋没血统和名号的岁月,暗无天日,艰难竭蹶,或在荒无人烟的西域高原,潮湿凄冷的低洼雨林,不见天日的深岩凿洞中,终日残喘和等待,暗许上苍能明察,于某一天让昆仑山受尽凄厉...

    “我是昆仑山修仙者,屠遍了竖沙一族,这是大族长人头...”

    游离一具标志性的黑风衣掩盖得深沉,拎着三个血淋淋的头骸杵立在众族群残部前,一掷,将头颅沿着人群滚动了一圈。

    等着众势力惊讶之余,冉冉而起的愤怒和谩骂拔地参天。

    竖沙游离展现了绝对的天赋,拥有至高的修仙能力,觉醒了先祖王象,盘古王色,少数能利用自然元素的修仙者,飍魔神附体。

    又持有上古凶兽龙九子之一‘囚牛’,种种异能光环附加罩身,让这帮被欺压凌辱的族群简直望洋惊叹的地步,千百年才能出现这一种奇才,更重要的是他说了一番话;

    “感觉你们自己受够了折磨,躲在这暗无天日的密林中了吗?如果你心还怀有仇恨和抱负,何不随我一同前往,大家抱着不同目的一样的决心,荡平了那昆仑山,修建更公平的秩序...”

    骤然一呼百应...

    从此,这具标志的黑风衣形象拥有了众残族的信任,揭竿而起,建立起山海天地有史以来第一支反抗昆仑山的联盟,建立了一个地下城堡,取名‘日落城’。

    ‘日落城’召唤了所有残部势力,制定各种暗杀,偷袭和策反计划,精进不休,日养生息。

    士气精锐之时,指日势要荡平昆仑山。

    至此,这个整日披着黑风衣的男人精美地策划了一场石破天惊的行动,指挥着被欺压的众种族残部,大张旗鼓地搅了昆仑修仙一族整个黄河祭。

    游离建立的骨干组织‘破晓’顿时名噪昆仑,威震天下。

    只是‘破晓’组织里,一个魔族身份盼着搅乱黄河祭的这一天到来,巧设一局,在黄河祭中大肆宣传魔族崛起的戏份,占尽了便宜。

    组织之首,竖沙游离并不知魔者在黄河祭上安插的戏份,直至偷袭收兵,还未见到魔族成员。

    倒是在寻回妹妹的亲骨肉之途偶然与魔族残部,被改造的赣巨人同行,不期撞见了一个供祭结界,并且触摸,感受到了一个被囚禁的神秘力量体,魔族先祖。

    至强的气色挥斥八极,让竖沙游离顾忌。

    那血盆大口,吞噬力量,在自己自晓事,认知以来,从未抵触过如此至强的势力,在游离心里烙了印,魔族崛起,这是一出惊天动地的阴谋,如此凶险的力量居然藏在昆仑山。

    ‘破晓’从不关切每一个有势力能进入内部,穿起黑风衣的人,自然不计较这个魔族身份,只要明确一条心,想推翻昆仑山统治,建立一个新文明的朝圣之地,便是众追求的精髓所在,但如今看来,这一个魔族成员,值得费心思了。

    故事稍稍往回挪,来到几年后的黄河祭,山海阁那一个清晨,城主月支天罡召集众上阁与会者商讨事宜。

    山海天地泽兑卦位。

    西部第三山脉。

    昆仑山。

    山海阁。

    天还没亮,这一个修筑在浮云上的楼阁,汇聚着山海大陆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影响这片天地间的活动秩序。

    昨晚一个惊梦更让所有人置身水深火热,特别近来,孤城的各个角落会时不时出现一些惊兆的凶象飞禽。

    这一大早,又有一只凫徯鸟爬上山海阁顶,朝着流云飞雾一通乱鸣,据遗失的玄籍所载,一旦这种鸟类出现,此地方必有战乱。

    楼阁里虚帐挂帘后,一个围着黑面巾的女身模样在抚着古琴,轻盈淡静,仿佛不为诸事所烦,一心沉浸在琴弦间,不断调整拍度。

    一个蟒袍爵位的公子哥因为忍受不了楼阁外凶相禽不间断在嘶,怒气冲冲来到庭院,将这一只凫徯鸟斩下院来,恰好砸到一伙来人。

    “城主!”摆剑的青年恭维地看着来人,月支天罡领着两个随从走了进来,蟒袍无意亵渎了公爵。

    月支天罡一摆手,凫徯鸟尸体从地面消失,掉落在楼阁外负责瞭望的修仙族人脚下。

    众人随着城主进了山海阁,这是昆仑城四大家族的内阁会议,召集所有人应对接下来的环境。

    “两日前,黄河祭之后我收到这一个密令。”城主打开一张纸条,上头有个血印,还有一些文字:”经过辨认确是大夏公爵的手印。”

    递给一旁身着蟒袍的族人,辨认,迫不及待读着纸上信息。

    “公爵被关在日落城!”家族成员诧异地交换着纸条。

    “书上说半个天干日,也就是五天后不来取人便等着收尸...”城主话刚说一半。

    一个蟒袍子爵模样的少年跳起,轻狂地嚷;“这是个阴谋!”显然认为比谁都意识到处境,看着城主,吹胡子瞪眼。

    “不得无礼,御天!”一旁伸出一只手,把他拉回座位上。

    “关于解救公爵的事,已经提上征程,联合山海天下各盟族势力,哪怕是刀山火海也要把公爵抬回昆仑山。”月支天罡抚了抚长须,两夜间又愁了许多,思索会议内容。

    “长公主和古族联婚的时日快至...”话刚说到这,置身在闺中竖帘后抚弄古琴的人身突然翘起眉望过来,琴声在一个音符剧烈拨弄中戛然而止,惊到众人,不约而同把头望过去。

    长公主出属大夏一族,几乎身在昆仑城中无人不晓楚,亭亭玉立,削尖的脸颊雪白地隐藏在围纱之下,一双剪水秋眸,柳枝精琢般的柔韧四肢,均匀修长,覆以娇嫩玉润的冰肌玉肤,整个身体画出一幅好窈窕。

    乃当今大夏一族族长公爵的妹妹;‘大夏颐楠。’

    “长公主和古族联婚的时日快至!”城主月支天罡抿了抿胡须,一本正经再道;

    “长公主和古族联婚的时日将至,由于公爵下落不明,这件事情全权由侯爵伯庸亲手去操办。”看向穿戴者颜色各异的蟒袍族人。

    一个长相斯文,纤弱书生,白白净净的小生眨了眨眼睛。

    大夏伯庸,乃是当下大夏一族,大族长大夏霸的亲弟弟,长公主大夏颐楠的哥哥,长得七尺余有,梳落得怡然大方,举止雅静。

    最不争权夺势,最不爱权位心术,偏爱生息种植,对山海天地各草本颇有研究,也因为曾一次与下阁相恋,被指一骂名,折损大夏一族名号颜面。

    在大夏一族成员中是最忽视的存在,听到是‘大夏伯庸’担起这一任,蟒袍族人立刻竖起白眼,闺中抚琴的长公主不为所动。

    大夏伯庸慌忙着眼神,额面炙烫,无奈碍于族规,兄长不在由胞次接任,再者上阁会议中由城主发令,不好推辞也不能推辞,便也维维领命。

    “是,大人!”他恭维地向月支天罡叩礼,微屈腰,得到免礼回应。

    “最后关于云烟的请求!”月支天罡把众人注意扯向另一厢,穿着飞鹰纹袍的族人久候多时了。

    一个妇女梳着随便,消瘦着面容迫切地看向城主。

    她被思念催逼着整整几天,茶饭不思,入夜难眠,她叫“竖沙游烟。”

    原是竖沙家族的小女儿,嫁给来了居瑶一族,生下了一对龙凤儿女,在经历黄河祭后,赣巨人掳夺了两个孩婴,出自于对昆仑城信仰服从,遵循了发令。

    凡这段时间,上阁一族皆等待在城中不得外出,以确保安全和巩固丁火,便只能日夜思念双儿,整整煎熬了三天,愁得面瘦肌黄,弱不禁风,却也炯炯有神地瞪着月支天罡,这一刻她实在等得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