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山海天地 > 修魔崛起 第二十一章 魔族人
    山海天地某处。

    幽静的山林中。

    一处幽静的山林中,弥漫着屡屡白雾,万物寂籁的深夜,总是那么祥和,越是暗藏杀机。

    湖光映辉,一只求爱蚂蚱不慎落水,乏点涟漪,待至挣脱时浮来一头锦鳞,打个水花连同蚂蚱消逝而去。

    树窝里,争斗了半夜的黑蛇累得蛇信张扬,终于如愿地吞下雌鸟和所有卵蛋。

    岩丛灌木后,一头不知名猫兽浑身浴伤,叼着虐死的猎物一路闲庭信步,左瞧右看。

    它挨挪到岩丛腰下,脱出一条长血迹,突然闻见什么,骤然起身,金刚怒目,如临深谷。

    它瞪了许久,并无迹象,回身张挺獠牙,开始撕啃猎物,更悠逸地合上眼睛。

    “啧啧啧...”一只灰色老鼠爬上枯树梢,瞧了过来,似在讥笑。

    猫兽立刻抬身,紧叼血肉,瞪紧声源处,却见一只大,笨粗的老鼠掂着唾液不断在搓理毛发,扑亮的瞳眼看过来。

    见是小了一百个个头小老鼠,做小伏低,野兽便没了兴致,回身俯下,粘着猎物。

    “笨猫!”灰色老鼠喊出人话来,也是不屑,跳下枯木一个劲往前爬,哼着小曲。

    反倒是这头长相奇丑的猫兽似乎听懂了,趴上巨岩,嗤嗤盯着枯叶声响,恨不得扑上去,抓来塞塞牙缝。

    于此,一道黑煞自暗处飘来,转移了猫兽注意,不满仰头,另一个不请自来,闯入领地的东西,猫兽在吹胡子瞪眼,恼得不行了。

    前进的灰老鼠也闻到什么来,停下脚步,好奇抬头,异象骤现。

    小老鼠瞪着身前景象越加离奇,鸦默雀静,黑煞缠绕住一株参天大木,挨挪着往上爬,隐入夜色中。

    小老鼠闻见猫兽嘶嘶朝大木发威,瞪向大树梢顶,众多枝丫交错密集处,料定有蹊跷,起身蹲立要看个明白。

    几道剑锋劈落,悄无声息,将跃起的猫兽,还未弄出丝声响来,干脆地削成肉泥,沉压地砸落在岩丛后,白驹过隙,削碎的肉身滚滚地冒着热气。

    小老鼠闻着浓烈的血腥从岩石处飘来,才恍然大悟。

    在此之前,黑煞已经滑行至地面,化作一条黑蛇,扬吐蛇信,朝目标快速爬来。

    小老鼠回身,一时四下寂籁,忐忑的心,看着一条黑蛇故作模样,咨牙徕嘴,慌得它立刻掉头,匆忙奔跑在林木间,黑蛇紧追不舍,来回迂躲,于一处空地间,已经布置好的阵眼在小老鼠跑进时触发机关。

    一片石墙拔地而起,堵向去路,央不及琢磨,老鼠回身,再一堵石墙穿出,拦住回路,片刻后围绕它四周围,无数道墙体耸立,将四面围个入地无门。

    黑蛇大模样穿了进来,浑身浴煞,也正是这一点,让小老鼠明白来者不详,不祥。

    黑蛇挺尖扑了过来,急得小老鼠吟吟直叫,欲逃无门,一跺脚干脆拼个鱼死网破,起身变法。

    赶在黑蛇扑来前化回人型,手持短剑,怒发冲冠,迎着蛇信刺去,就好像势在必得。

    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跃起的黑蛇身也遁型,化作黑煞,伸出人头四肢来,独不见身体。

    短剑刺穿了他躯体,一点作用也没有。

    黑煞来人将手一震,小老鼠化成的人身短剑脱手,打起旋,奔向远方,稳稳刺中株木,中穿其中,余劲在震鸣。

    来者宣泄其强大的修炼实力,让小老鼠翻了眼,卡住他喉咙高抬起,用着深沉而古老的声音质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威风凛凛,不容挑衅。

    “虫尾巴,虫尾巴!”小人身长着一张葫芦脸,尖嘴猴腮,瞧住陌生人,慌得不行了。

    “你在昆仑城是干什么的!”他再问,恶声恶气。

    “我...我是昆仑城...嗯,大夏...大夏一族的门客,下阁族人...”鼠目獐头,琢磨不透来人立场。

    他听罢扔了虫尾巴,转身现了人型,黑风衣加身,‘破晓’标志,半空悬浮,双手一托,山摇地摆。

    整片山岭在晃,四周围草木岩石,水谭,虫蚁飞蝶,无一不凭空悬浮,静置,反射在虫尾巴脸上,惊异四周围,这是何等深的修为才能做到,这人一身黑煞气,无半丝修仙一族的清风明气。

    “魔族!”虫尾巴惊心悼胆,突然明白,这是修仙一族的死对头,世仇,不需理由击杀对立者。

    远处传来一声爆裂,巨响,一棵悬浮株木碎成几瓣,而后沿长着一条直线,一个接一个悬浮物体爆裂,捏碎,直线朝虫尾巴的身体方向来。

    直待他明白之时爆破已至身前,眼睁睁着眼前岩块炸成碎片,下一个延续的爆破目标是自己的身体,一口气提在胸口,立刻麻木不仁。

    爆破间隔开虫尾巴的身体继续延伸,炸成一条直线,烟雾屡屡,所有悬浮的作物一并掷地,又是一阵地动山摇。

    砸下的潭水泼了虫尾巴一身,还未感受完恐惧,透身凉彻,魔族人不给他松懈丝毫,一连串催逼,施加威严。

    “我要你替我办件事。”黑风衣回身。

    虫尾巴没听进话,自顾清理藻物水迹,感觉脖子被突然一拧,端端正正地坐在枯木上,面向来人,双手平放双膝,正襟危坐。

    “我要你回昆仑城替我办一件事,事成之后,我允诺你一个梦寐以求的条件。”黑风衣拉了拉风帽,把面部盖得更深沉。

    虫尾巴经受这一连串后,已深陷呆滞,听着话也嚼不明白,痴愣愣,就像一具木偶,咽了咽口水,不晓得他还要变出什么花样来。

    “我听闻你很喜欢一个女子。”他换了口吻,弯腰捡起一颗石子,抛在手中,吸引虫尾巴注意。

    吹口煞气,石子升出一缕黑烟,化出一个窈窕身姿,模样栩栩,摆着妖艳杵在虫尾巴面前,把他从惆怅中唤醒来,目瞪口呆,惊讶极了。

    “长公主!”虫尾巴心驰神往,又咽了口水。

    黑煞形态的‘大夏颐楠’伸起手,示意搭上,虫尾巴一幅羞答,自陶自醉,完全忘了当下处境。

    “来!”黑煞大夏颐楠鼓舞道,绝无印象中半丝高冷,期待虫尾巴搭上手,挑逗着他伸出手的瞬间,回身漂至黑风衣身后,俏皮地迎着虫尾巴卖萌。

    虫尾巴的注意完全在这个幻象的大夏颐楠身上,哪得空闲去顾及当下处境,和已经被牵着陷入某个套中。

    黑风衣打了个响指,大夏颐楠化作烟雾消逝,虫尾巴缓过神来,看向魔族人。

    “我要你回到昆仑城帮我办一件事,只要办好了,你不禁可以得到这个...”他抛动手中石子,大夏颐楠的身像又出现,拴着虫尾巴,瞅准这股认真,又掐断幻象,开出更诱人的条件;

    “只要你把事办好了,我甚至能把她人绑来,送到你手上。”魔者正经道,俨乎其然。

    理性的虫尾巴,时刻有着自己的小算盘,琢磨着,自身道行尚浅,但分析处境还是有独到的精明,才跌跌撞撞开口,试探性问道;“什么事!”。

    “我要你到昆仑城,帮我找到一个修仙道行高深,特别重要一点,要身强体魄的人...”

    黑衣人开始漫漫长谈他此行,大费周章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