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山海天地 > 修魔崛起 第六十一章 身临其境(四)
    “他要是还有骨气就自己站起来,去复仇,去杀死那一些夺走他希望和折磨了他无数岁月的人...”一番高亢,醍醐灌顶,不可抗阻的气势;

    “一个都不留!”不苟言笑。

    将臣无言以对,很久很久...

    他所承受的,足以去报复,这本就是他桀骜不驯的脾性,对这个胞弟的了解,他尚封要职听从身命时,无论是族务还是政务,一向特立独行,标新立异,不受昆仑城管束,却每一次总是交归任务,最快和最干净的那一个。

    将臣愁眉锁眼,在较量得失。

    这是游离想要看到的结果,修仙之路,除了一身‘与天齐’的本事,难在洞察天机和人性,一身顶盛加持,慧根觉悟,他想知道将臣在得到真相的同时,偿还他经受多年来的仇恨,是否会一叹抿之。

    游离望眼欲穿,急得要给将臣浇一把油;“而接下来,是你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也必须亲眼再见识的一幕,我利用游烟前来探视,揣了一计...”嗤道,周围幻境流转。

    ...

    继续游离记忆的部分。

    “哥...”叫声魂牵梦绕,游烟来探监。

    “母上下了命令,不让我进入这间囚室...”她委屈道。

    “不过从今日起,母上允许让我亲自照顾你...”游烟乐乐淘淘;“往后哪怕我嫁去居瑶一族,也会每天回来照顾你的!”

    她的心中,竖沙游离自始至终是一个精神榜样,牢中游离就是懒得挪动一下,褴褛之身,披长的垢发,一地污物。

    “开门,我要进去!”游烟喊道。闻着话,游离睁开了眼睛。

    “对不起大小姐,夫人有令...”一脸为难。

    “我现在给这间牢房打扫,他都疯癫成这幅模样,不能自理...”她卷袖口,盘头发,咄咄气势。

    “好吧,我在门口看着...”看守默许,开门。

    “这还差不多!”游烟扬着扫帚要打。

    开了门,一地冲刷,满屋恶臭,更摘了绫罗扎鼻,心疼游离趴在地面。

    “我现在把你挪到角落,等洗完地面再帮你试擦身体。”拽着游离挨在墙角,粪物冲出囚牢,看守干脆离去。

    这一幕,游离放缓了节奏,他曾无数次回味过这个过程,只有游烟才会不计得失,站在自己一边,一桶桶水费力地从外头拎进,直至将整个囚室洗干净,拿起净布搓着温水擦拭,郑重其事。

    游离突然睁开眼,扰得游烟一时心惊肉跳。

    “别动,灵儿真的死了吗?”挽紧她手腕,传言哥哥疯了。

    “灵儿真的死了吗?”游离问道,迫不及待。

    ‘嗯嗯!’游烟在挣脱。

    游离松了手,泪如泉涌,人琴俱亡,一时了无生望。

    当下牵着将臣的心,为之动容,狠狠地揪了一把。

    “哥!”游烟也成泪人,理解地给予一个拥抱。

    “认错吧哥!”游烟疼惜道;“认错了母上会考虑让你离开这里,我们又可以像昔日一样偷偷溜出去玩,去北海逗天兽,去西海看鱼人先迹...去...”勾起一些回忆,让游离解脱当下。

    “已经回不去了!”游离抵住游烟,情绪还在酝酿,妻子的死是铁铮铮的现实。

    “那么逃走吧,我帮你!”游烟不忍他继续受苦,大胆道,藏不住一时口误带来的恐慌,还是无畏地看着游离。

    “我能有你这个妹妹,是我的福分,收住这个念头,永远不要再有,摊上我,会毁了你整个未来。”现实中,游离动容地看着远方游烟,携两个幼儿感激涕零。

    “听着,你知道灵儿被处决在哪里吗?”游离迫不及待。

    “哥...”游烟顾忌,想劝他打消了这念头。

    “告诉我,你知道你嫂子,灵儿被处决在哪里吗?”游离道,游烟点了点头。

    “那么现在对不起了,出去后答应我不要告诉别人我们之间谈话,我自己会逃走,不想连累你。”

    火急火燎,拔下云烟头上青簪,将她推掷在地,面朝下踩住,拉起胳膊咬下去,一声凄厉荡出囚牢。

    看守的几个奔了进来,游烟手臂是血,惊慌失措,如何联想游离,又免不了一顿罪受,又变回原来痴呆模样,因为突起的癫狂被痛打下去。

    现实中,将臣看呆了,没注意到游离拔了游烟的青簪,不能理解出处,远处两个幼儿一见生母受至惊吓,慌得失声。

    生母大夏宛把游烟数了一番,把游离比作凶恶化身,扬言要扔到中部第三山脉,瘟疫森林中与那群被遭弃的瘟民部落一起,自生自灭。

    游离藏紧了从游烟头上扯下的青簪,直至众人离去,安静将自己揽入。

    将臣看着游离拿出青簪,时隔几日被喂一次‘帝台棋’石,压制修仙之体,以常人不及的耐力,将青簪刺进腹中,挑出石头,遍地血迹,侍从只当游离自残,不多问顾。

    游离将石子藏在角落,用粪便之物抹盖,每每夜深人静时,调集体内罡气,每一次被喂以咽下‘帝台棋’石,人走音消便刺破腔腹,挑出石子,直至把身体状态恢复至巅峰,空前绝后。

    ...

    当下,现实中。

    “所以你能明白了么!”游离跨前两步,瞪着将臣,一闻话更加黯然,继续道;

    “曾经技压群雄的那个竖沙游离又回来了,只是肩披曙光,这次是踩着黑暗重生!”

    “这个时候的游离,愤恨填充满身心!”他看着将臣;“势要杀死所有造成今天伤痛的人,偿还代价,他要提着父母的人头到灵儿的葬身之地祭慰,他要酝酿一场风暴,一个组织来对抗修仙界这血统和名号的不平等,环境制度,他要让自己的名号再一次响遍昆仑山,整个山海天地乃至四海江河...”

    游离瞅着将臣抬头,全无架势;

    “他就是被百般折磨和诋毁,在地狱经受了鬼神锤炼归来的‘竖沙游离’,而这一次,谁都别想见到黎明时的破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