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山海天地 > 修魔崛起 第七十五章 魔族身份(二)
    御牧急急收了记忆幻境,掷出的蜜酒收裹回杯中,羞愧难当。

    魔者身份的破晓人物,从出现至截停,自己一路被动,撵着打压,纵然这时候想圆说一番,忍辱负重获得情报为之后的大捷胜利作铺垫。

    大夏御牧匆忙瞧了生父大公爵一眼,明显三分不悦。

    倒是城主月支天罡突然起身向前,瞧住自己,脸色突变,仿佛参悟了什么,急躁地想要表现出来,唬着御牧,再回头,瞅住大夏公爵,想要证明什么。

    “我们认得这种感觉!”月支天罡咄咄怪事,后者如坠云雾。

    “不错,我们认得这种感觉,这一个魔者的身份,昆仑南虚,从极之渊一战...”月支天罡急着翻开旧往,扶着脑袋拼命地肯定这几乎微乎其微的存在,不得不尔。

    “该死!”他垂撑在席桌上,懊恼地啐,掀乱一地,抓耳挠腮;“我知道这种感觉,我们认得这个人!”继续歇斯底里。

    唬着大夏公爵和嫡子,愣愣僵僵,城主月支天罡一向老成持重,就没有为任何事恼怨,抓狂到这等表现,着实唬着父子,愣成窝瓜。

    预感事出蹊跷,大夏公爵嗅出什么,急着呼吁嫡子;”再把记忆放一遍!”后者赶忙将杯中米酒再往前撒,星空流转,带着三人又出现在方才的一幕上,雷电交织,魔者现身,风行电照...

    “破晓,魔族...”小爵爷已怒得七窍生烟...

    “果然虎父无犬子,年纪轻轻气魄倒是不小!”魔者道,小爵爷玄剑着手,猝不及防,炙热的血腥浇遍了小爵爷一身。

    “很好。”魔者转过身来。

    “你应当认识这一身黑风衣的标志,我的身份...”

    “不错,你的表系兄弟,竖沙游离,那一个屠尽家门,一手创建破晓...”

    “这一次你们没有胜算,早在偷袭黄河祭之前,破晓已经算好了这一天昆仑城会挥师南下,日落城虽然只是一个地堡,但易守难攻,地底暗道不尽其详,你等倾尽全巢,联盟虽不是对手,却也可以弃车保帅,遁地潜行,这是一场费力不讨好的对崎。妄自尊大。

    “而这一切全策划于你那八巧玲珑的表兄弟,竖沙游离的手中。”唇枪舌剑。

    御牧收了记忆幻境,城主月支天罡的脸色压制得渗人,这一回他瞅得更极致,俨乎其然,就是不遂人愿,答案就在眼前,怒色漫延,一掌拍碎席桌。

    大夏公爵揪紧口气,嫡子胆战心惊,月支天罡喘着声息,金刚怒目。

    父子相瞧了一眼,干瞪着,月支天罡挨着扶椅靠下,扶着脑袋继续冥思,苦苦地延续这一番煎磨,善琢磨的御牧斗胆再开口;

    “城主如若是犯愁一时揪不出魔者的身份,还有一段关于他的回忆,差点生擒了众破晓骨干同时,蛊雕出现之前。”诚惶诚恐,话罢立刻见他瞪开瞳眼,无比犀利,瞅了过来。

    “父亲...”御牧小声示请授意。

    大公爵点了头,月支天罡心急如焚,盼着能有什么解开这谜团,曙光就在眼前。

    “嗯!”御牧毕恭毕敬,小作酝酿,再将杯酒往前一掷,周围星空流转,进入御牧的记忆中...

    ...

    日落城方圆内,地表处,昆仑势力强兵垒阵,整整截截,小侯爵大夏御牧琢磨着日落城布置图,刚得到精确的情报,指挥着众兵卒起法变身。

    天兵神将挥着兵刃,将脚下这个几丈深的地壳直接揭起,映亮地底地宫,倒塌支柱,一伙几个避之不及,惊悚瞧向出现的势力,天兵神将遮天蔽日,昆仑一族居高临下。

    小爵爷往地宫下探头,见到了熟人,游离几个和昨晚无处自来的魔者。

    “各方将士听令,一个也不许跑了!”御牧雄赳赳道,瞪了游离和魔者一样,藏巧于拙,正待要端了整个破晓。

    暗道踊跃出众多昆仑兵卒,将逃处尽堵,一众等穷途末路。

    “布阵!”天兵吼道,天罗网洒下,将众人一盖,道尽途殚,各通道口起了封印结界,天罗网罩盖众人,收覆了几俱黑风衣,百无忍耐的游离抬手,风从掌生,看向魔者。

    “想不到你我今日,势不两立还要合作这一回。”魔者泄恨道,伸出手,雷从掌起。

    一阵咒音盖下来,二人战战兢兢,大夏颐楠携一古琴,一段拨快琴弦,力压二者。

    “啊...”魔者高声喝厉,雷嗔电怒。

    这一刻月支天罡看得更仔细,全然没了之前紧致神色,仿佛解开了困局,淡然瞧之。

    镔铁长剑钝成弧形,游离和魔者手咬牙切齿。

    “听着...”看着瞳力黑风衣绊向游离,一番述说;

    “我可能命至今矣了,这一只独眼施用瞳术只怕会取了身命,我儿若从灵隐阁出来之日,还烦你多加照应!”

    正经道,游离百般招架,耳触着话,魔者已趴下,这最后狭小的空间,刚好够瞳力者和自身自由,不遗余力。

    瞳力者扫了众人一眼,都腰挂了迷榖树枝。

    “那么,我欠北荒的,今天就用性命来作抵偿!”窃笑,唇边作语;‘黎曙,中天,星灼,月伤,日噬,苍生绝...’每叨念一层瞳术境界,周身加持一层血红光环,直至将周身空间染红,收裹所有。

    当下昆仑山山海阁这三人眼前,看到的景象除了人物外,背景像一片血红。

    “苍生绝!”大夏公爵幽怨道,赫然而怒,他领略过这等瞳力,并留下一段一度挥之不去的梦魇往事。

    游离在嚎啕,法网终于压折铁剑,挨着双肩将整个身腰扣下地面,罩着瞳力者争取最后的时间。

    “苍生绝!”声音透过游离的身体荡漾穿出,整个场面陷进停滞中,所有物体空置状态,念叨的天兵神将,抚琴的大夏颐楠皆不再动弹。

    瞳力者倾尽所有,看向众施咒的天兵,点燃纸张一般一个接一个吞噬,耗着生命力将半圈人从这片大陆上抹去,甚至灰烬都不留。

    “够了,你会死的!”游离呼唤的声音。

    “照顾我儿子!”另一个声音回复道。

    “不必了,你自己亲口去告诉他,合上眼,够了!”游离的声音。

    “你的故事我并不想搭理,你的那份一往情深留在心底,我求求你,合上眼睛,这还不是你我的祭日,破晓的绝路,我竖沙游离何惧过这等困境,合上眼睛,求求你!”游离的声音。

    瞳力者指向魔者,示意绞杀,“今日还不是他的时辰。”游离道。

    再见他指向抚琴的大夏颐楠,“这个也不是时候!”再回应道。

    “那么接下来就靠你了!”合眼之前,堵在四周暗道的众昆仑兵卒化成一把灰烬,瞳术结印解封。

    天罗网因为中施咒的天兵卒逝去,已不具威慑作用,游离将之一碎,遍地洒落,朝前搂去,接着昏迷的瞳力者将一颗丹药忙催进口中,下颚一顶,生咽进喉道。

    未及转身,魔者扑了过去,将游离身背往壁画墙一顶,震陷半个人身坑洼,口口声声喊着要‘蛊雕’,怒目切齿。

    二人在僵持,游离并无反抗,瞧紧向卧底的瞳力者,掐紧分秒,灵丹起了作用,见瞳力者握紧了拳头,先透口气。

    魔者横眉立目,不依不饶,游离直视过来,两个间隔不到巴掌长度的脸庞,争锋相对。

    魔者松了手,顶上昆仑兵卒再次簇拥,大夏颐楠因为无辜陷进瞳术结印中,决然抽身。

    一道霹雳和龙卷风拔地而起,摧了这层层布阵架势,半空游离起了结印,将囚捆‘蛊雕’风遁体掷向魔者,他如拾遗珍,于此漫天惊雷。

    身下平原早已摆出一幅雷门,风雨不透。

    “今日便是你重生之时!”牵引万钧之力将封印体捏破,一股黑煞弥漫周天。

    一只臂膀残破,鹰鼻鹞眼,一身丧气瘟疫,周身黑羽的巨雕瞪着红彤彤的眼睛,饥肠辘辘地扑向众昆仑兵卒,这一副不死之躯被关押得太久了,吞了半空几个巡卫,目空所有。

    昆仑兵卒在改变阵势,游离瞧多一样魔者,正看着‘蛊雕’击掌称绝,好不惬意,急回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