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山海天地 > 修魔崛起 第八十五章 流沙塔牢
    剧情前续;

    山海天地,泽兑卦位。

    西部第三山脉。

    黄河西海北岸。

    昆仑山下,流沙塔境之地。

    此刻,流沙边境,各具形态的妖宗一族,戳力同心引着塔牢的巨大精铁锁链。

    一番蛮劲后,秃鹫首领的指挥下,开始有节奏地着一抽一缓,顺着画圈让塔牢摇晃,加剧地摇晃,势要将其从这万丈流沙中拔起不可。

    塔境之中。

    月支天罡率领一众部下,负责塔牢防务的亢龙侯爵引路,来到塔境的重囚之地,那一个关押着三个地仙魔祖,一探虚实。

    仿佛就是意料之中,赤魅座下的三大魔祖地仙,勃皇,槐鬼和英招,独英招的囚穴是空的。

    他自魔族殒灭,漂亮地使了一个金蝉脱壳,自此逍遥山海天下,结党游离的破晓和日落联盟,休养生息。

    在黄河祭上大肆高调渲染魔君赤魅重临山海天下的征兆,先声夺人,昭示魔族崛起的信号,威震九州。

    当下;

    “当我见到你导出往事情境,见到这一个人,彷徨片刻之余,已确信三分,只是年代久远,走了一趟白虎堂查明其人,再至塔境中确认其身...”月支天罡。

    “只怕修仙界这一次,劫数难逃了...”

    场面胜似空寂无人,一个个百感交集,感受着这诡异,魔祖地仙英招确实外逃了近百年,必然招降纳叛,日进斗金。

    自日落联盟被歼灭后,所有猜测和情报在这一刻拨开云雾,无可置疑。

    特别是近来活跃在西海南岸,丰沮玉门山下的新势力,浮想联翩,如若修魔一族崛起,那山海天下的秩序,可谓海沸山崩,风起云涌。

    “事不宜迟,夜儿,命你择日即前往西海岸,黄河长江源头丰沮玉门山,群山脉,近来情报频密,活跃在丰沮玉门山脚下,一众饰有骷髅头纹之人,已成气候,想必英招暗中招降纳叛,买马招军,那一尊出现在黄河祭的魔尊,昭然公示天下,指日待矣。”月支天罡一幅不惧气势,挥斥八极。

    “是!”月支七夜。

    月支天罡在琢磨,任何触及敏感即时可能会突发的意外,争分夺秒,闻见什么,瞧了一侧狱室,一股气息在作祟,瞪向大夏御仁,他瞅得专注。

    月支天罡独步上前,截二者,一个盛气凌人,另一头妄自尊大。

    回身瞅住大夏御仁,想要从他瞳眼中看到什么,一贯茫然和无辜,山在动,塔突然受摇,一众等踉跄不已,惊慌失色。

    ‘怎么回事!’月支天罡归咎两侧狱室,这两个被催眠了近百年的魔族人物,匪夷所思。

    “公爵,异动是外部传进来的,塔境内并未有任何异常!”亢龙侯爵将罗盘递至跟前,二者端倪,塔牢动摇得厉害,三灾八难,越发剧烈,余众等大汗望云霄,盼着解数。

    “走!”风风火火朝岩门阔步,众等一幅火烧眉毛。

    “公爵!”大夏御牧喊道,滞留原地,端倪着狱室久矣,英招逃离,勃皇和槐鬼定不能留,修魔一族在崛起,这些日后的重危势力。

    前进一波人回身,一惊一愣,被牵制住。

    “如今魔族崛临山海天下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前更有英招出逃,几度搅乱我昆仑大典,这三人都是上祖人物,终有一日,英招定会率领魔兵犯我昆仑,留下这两个魔祖地仙,岂不坏事!何不趁这闲暇之余,城主享有神兵,神兵能力克魔族躯身,纵然有这上祖伏羲的结印,也不能痛快过将其二者诛杀,更能解决掉潜在的威胁!”大夏御牧有板有眼,道。

    众人如坠云雾,如梦清洗,再加以琢磨,素有小谋将之称的‘大夏御牧’,言简意赅。大夏公爵将复议的态度投射到月支天罡脸上。

    于此,塔牢动摇得更厉害,一股未知的势力在撼摇,东摇西摆,都候着月支天罡态度。

    “御牧深思熟悉,通源识微...”边镇定,警惕某股势力在动摇这座塔境,危如累卵。

    “只是这其中有些你还不能尽详的事情。”将神兵一伸,冉冉血红,品视剑锋;

    “这二者已是地仙之体,囚禁前立下解体咒印,无论将其放置在何处诛死,蕴藏在其中的能量足以毁灭方圆十里,且不是这般激进行事,你所能考虑到的处境,上祖伏羲也曾设想过,才深囚于此,自有二者的命数。”急不可耐,塔境摇摇欲坠。

    “走!”心急火燎,迫在眉睫,要弄清塔牢之外的处境。

    塔境外。

    一条黑色巴蛇窜至流沙河岸,摇身一变,直立人身,一身带鳞肤色,妖艳模样,高挺一双秀乳,半身赤裸,摇摆着尾部和后背残翼,深吐蛇信瞧着漫空鹫鸟和黑鹰队伍。

    一波爬空俯低,骤然冲落塔境结界,吆喝鼓气。

    黑色身影撞击结界上,被吞噬得连半根羽发都不留,几波尝试,一只大鹫鸟啼鸣,飞行队伍掉头遣散,四面散开。

    大鹫鸟飞落流沙河岸,半空纵身一变,化身半人型,伸着利爪稳稳扣落流沙岸旁的枯树,碾碎了往前投掷,对眼前这个封印结界完全无可奈何。

    “没有时间了,我们点的那把火,拖不了昆仑城太多时间,一旦诸侯军至,继日落联盟后,这里将沦为妖族的第二坟场。”巴蛇女扬着铁叉具,喷着蛇信,心急如焚。

    这是一次冒险的举动,满山坡妖族颠扑不破,纵使人头攒动,一个个蛮力滔天,也无法对眼前塔牢造成实质性伤害。

    几波冲突让守护的印记越发催急,大肆加强着防卫,释放信号求援昆仑山。

    大鹫鸟头领也深明利弊,这场突袭本就是九死一生,无奈塔境中关押着妖宗少主,和那一块被挟迫在昆仑山的妖族圣物,魂之岩魄。

    戟指嚼舌,忿然作色,长翅一挥,众妖兽搭上八方精铁链,按着既定的策略,媲美不了修仙一族,便将蛮力发挥到底,东风压西风。

    破不了守护在塔牢外的封印结界,这帮马大牛高妖兽一族,一通作气,他们决意此行,要把塔牢催倒不可。

    于此同时,在塔牢正门处,一伙人型妖族披着猼訑羊皮,这一种可以防御任何伤害结界的奇特物质,几经辗转,折了一小戳人身后,终于承受住结界的吞噬。

    劈开一条通径,不断涌进披覆着猼訑羊皮的队伍,将口径拓宽,众妖兽同鼓作气,扯着巨魁的精铁链,猛烈受摇,慌得塔中正往外寻来的一众人心急火燎。

    远处昆仑山响起警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