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山海天地 > 修魔崛起 第一百十一章 魔族地宫,日殒城
    “事情怎么处理?”大夏公爵从山海阁归来,御牧候着大门接驾。

    父子边嘀咕着,大步朝府里走,身后跟紧着大夏伯庸,冒冒失失。

    “该处理的人,一个都没有留!”

    “那个灰头塌鼻的呢!”遥指虫尾巴。

    “割了舌头,押着,等着明正典刑。”回应道。公爵定了脚步,若有所思,妥了御牧的做法,总要有人为这件事兜底。

    “那畜生呢!”啐口气,惦记着二子御仁,这整事的俑者。怒得牙在磨。

    “洗脑!”回禀道。公爵似乎听进了什么不可思议,瞧住嫡子。

    “也罢!”永远羁押在军团中,一刻都不要松懈。好不晦气,劈头盖脑。

    御仁给门族酿造了巨大的威胁,忘恩负义。

    “你怎么了?”公爵瞧到一侧胞弟,一直紧紧跟随其后,仿佛有事。

    大夏伯庸,大夏公爵的亲弟弟,大夏颐楠的哥哥,负责颐楠北上迎亲古族通婚一事,这几日布置礼典,也是忙里忙外,让他头疼的是,妹妹大夏颐楠,并不配合,几次三番。

    伯庸是文柔书生,温和之人,更摆不起架势,喝令胞妹,只得来求胞兄公爵的赦令。

    “就是颐楠,并不配合,终日躲在所府里,谁都近不得。”尴尬,赔笑道,束手无策。

    “你也知道自父母过世,她少开口说话,估计躲习惯在了闺房中,谁也不爱。”和颜悦色,一本正经。

    “什么叫谁也不爱,一个女身,当过家为妻。”公爵闻着话,来了三分恼意。伯庸连连作揖,赔礼后退。

    大夏公爵也搞不定这个妹妹,论辈分,同等,族门众,自己虽是最大的公爵,施压不了她,论道行,那可谓差之百里,大夏颐楠的名号,昆仑城有目共睹。

    他的威傲在这个妹妹面前不起作用,甚至父母临终的指托,就是要他不得惹怒大夏颐楠,趑趄不前,何况这等俗务,公爵之身,更不可能亲手去干预。

    “你一切按部就班,礼数诸等备足,先把令山公子接到昆仑山来,届时在作商议。”大袖一挥,带着嫡子朝前跨去,巴不得撇了胞弟。

    “是!公爵。”毕恭毕敬。

    “那个关在军部的山民呢!”拐过庭院,问着嫡子关于月支七夜。

    因为血统来源,被上阁某些歧视山民,低贱的族群。

    “放了!”御牧回禀道。

    二人掩了书房,嘀咕一些琐事。

    月支居府。

    一个紫色女身,容发俏丽,杏眼挑鼻,小家碧玉着扮期盼了数日,终于等来了她的情郎,好不生悲,啼成泪人。

    她叫夜莺,月支门客,同样拜师于游方修仙者,前来昆仑城朝圣,邂逅了七夜,缔结成双,成了月支族人。

    惶惶终日,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来了情郎,一幅伤筋动骨,割须弃袍,摇摇摆摆回到了月支府中。

    即使是位权昆仑城神武大都尉,血统的卑微,让他如同常人一般礼遇,除了那一腔被养父月支天罡调教出来的心性,和至上的斗技能力。

    “夜哥!”夜莺情不自禁,妥了一腔思念,又见他伤筋动骨,这些时日必然吃多了苦头。

    “回去吧,一切都过去了。”难得一聚,哄着情人。

    “爵爷!”

    “爵爷!”

    “爵爷!”一帮族人簇拥上前。

    料理后事...

    再说回竖沙游烟南下寻子,丈夫居瑶云翰不舍发妻独身南下,想要一张定身符印限制竖沙游烟,不料适得其反,游烟后发制人,定了丈夫,毅然决然南下寻子。

    云翰公务在身,领了前去丰沮玉门山侦查的情报,念着妻儿,挥泪过了西海,越过黄河,汇并驻守在丰沮玉门山百里之遥的防御线,众修仙者。

    昆仑山在此修建了一条根据点,布下结印,追查魔族余孽,前来朝圣的踪迹,赶尽杀绝。

    在听取了驻守侦查到山脉异常的种种信源,决定深入这一座终日飘荡着戾气的大山,一探究竟,是否有缔结的踪迹,魔族已成气候?

    此去几日,了无音讯,便在一日清晨,浓雾弥漫,惊雷滚滚,分布在侦探结印外的山坡,绿丛被人为修平,搭建出一个上古人物的身像,挥斥太极。

    身像前的空地,插立着无数长矛,矛尖挑着一个个头颅,鼻眼舌尽割,一群黑数斯鸟杵在头颅之上,啄着皮肉,恢诡谲怪,好不渗人。

    纹着白纹轱辘脸的头首,在身着破晓黑风遥指下,疯狂地冲刺在感探结印中,大肆喧哗,引来防御者的注意,一通翎箭盖来,人无影无踪,昆仑军踩着飞剑四面八方,进了迷雾境地。

    不见众祸乱者,却见这一尊木制的远古之人,和一地插立的头首,肤色白净,这是修仙族人,几日前越过防线的族人,瞠目结舌。

    一阵诡异的冷笑,撩人心弦地穿荡在众人间,四面八方。

    那一尊挥舞长剑作势的远古身像,骤然劈落,散了一地。

    蹲了半日,云雾散去,雨止天晴,再无动静蹊跷,收集了头首,回身驻守防线,一份急报一日后送到月支天罡手中,恰好是七夜误伤了大夏御牧之时。

    情报的信息很明确,进去的众人,除了辨识不到云翰的头首,剩余的一个不差,全被挑着插立在空地上,以示立场。

    魔族余孽盘结在丰沮玉门山内,十有八九了,而昆仑山养尊处优的这些年,荒废了上限修炼,能真正担用的人才,微乎其微,月支天罡明白这其中的利弊关系,独坐愁城。

    山海天地,火离卦位。

    丰沮玉门山,众山脉。

    这一座山脉来往迂回,形成一片凹谷,它曾有过顶盛的辉煌,媲美修仙昆仑,是魔族的圣地,地处西海岸,黄河和长江的源头。

    上古时期,魔族缔造者,太岁赤魅领导一众族部在这片土地营建了一个全盛的王朝,龙盘虎踞,虎视整个山海天下,但凡所能望及之处,无不逐一收复臣服。

    十常巫,三大地仙魔祖,梼杌兽,三大魔族猛兽,赣巨人,众献躯信仰的朝圣者,一呼百应。

    与北部崛起的伏羲集团,集结了山林部落,竖沙,月支,大夏,居瑶,高原部落,古族,北荒,和东北群山矮匠一族,南蛮森林的精灵族,金鼓连天,枪弹雨林,斗得难舍难分。

    塌了天乾卦位,西部第二山脉以北,整片陆地,包裹在蜿蜒的黄河流势中,成了一片深渊,名;“昆仑南虚,从极之渊。”

    魔族被灭,丰沮玉门山的辉煌一日坍塌,气势全无,十常巫以身殉天,塌了丰沮玉门山,形成山谷,岩浆喷流,山谷啸风,气象骤变,催得伏羲领导的修仙一族,止步在西海岸,黄河旁,踏进不得一步。

    魔族舍弃了庞大的族群优势,力保最尖锐的势力,苟且在丰沮玉门山某处,等着重生之时。

    这一片荒原人迹罕至,飞鸟枯绝,偶尔来往的干枯瘦瘪的走兽,饥肠辘辘地刨着沙土,寻食虫蚁。

    这是由魔族十常巫改造的犬种,双翼并封犬和天犬,凶残地兽生物。

    天犬,深红色瞳眼旁刻着火纹,火红色毛发深黑色身躯。

    双翼并封犬,能从颈部两侧伸出犬头,发怒时三面目排开,带有双翼,能飞翔。

    这两种生物都是十常巫改良过的犬种,性情暴躁,十分凶残。

    因为是魔族生物,被灌以信仰,双犬忍受炙热,饥饿,世代守护在这片大山,听从十常巫亡灵的召唤,等候崛生。

    魔族地仙英招,神差鬼使从塔境逃出,受十常巫指引,开始了供养魔尊的漫长征途,这一百多年了献祭了无数生灵,并加入了竖沙游离一手缔造的破晓。

    雁过拔毛,暗中壮大修魔势力,看着星象盼着年轮,为魔族的崛起铺垫了一条舒畅的道路,他要为魔尊临时,轰轰烈烈的排场,世人皆知。

    被大夏御牧端了整个日落联盟,伤其身,又领教了竖沙游离的教训,死不悔改,暗中建立了‘日殒城’黑风衣一盖,从此痛改前夕。

    ‘日殒城’修建在丰沮玉门山地底之下,一个深渊般的巨型宫殿,举行受教仪式,编制了众残部,远远不断壮着队列从各山脉刮来物质,收编一只人类军部,专挑身强体壮之人,纹面骷髅,取名骷髅军团,以对抗修仙一族扶持的小昆仑红袍军团。

    ‘日殒城’刚建落之际,便撞见了居瑶云翰携领着众修仙者,牵着巨鹰翻着山头,便瞧见一些蹊跷来,英招故意放出一些动静来,引诱着入了地宫,见识到这个刚修建的地宫磅礴之势。

    掩了门,英招座下弟子引着符印,留下居瑶云翰,将来人屠尽在黑暗中,斩其头首,剩余全当了骷髅军团的口粮,疯狂地饱食了一餐。

    英招训食人肉,这群被洗了脑的族部,解发佯狂,越发不能自拔。

    于是便有了这一幕;

    一日清晨,浓雾弥漫,分布在侦探结印外的山坡,绿丛被人为修平,搭建出一个上古人物的身像。

    身像前的空地,插立着无数长矛,矛尖挑着一个个头颅,鼻眼舌尽割,一群黑数斯鸟杵在头颅之上,啄着皮肉,恢诡谲怪。

    他们将吃剩的头首,挂在昆仑军防线前,耀武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