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山海天地 > 修魔崛起 第一百十八章 鸠儿
    她要亲手宰了这个忘恩负义之人,这一个曾经捧得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人,口口声声说要娶自己,为奴为婢,听从教训,甘心堕落修炼,只为成为为他宽衣解带的侍女。

    ‘这一个人渣,假仁假义,满口雌黄。’心间啐道,急火攻心。

    这一些年,她埋没身份加入破晓,跟随游离南征北战,大风大浪或许让她近乎忘记了身世,也确实,将不堪的往事与身上这具黑风衣一比,孰轻孰重。

    便也习惯性付之一念,不再牵肠挂肚。

    但是这一刻,渊源巧合下,她见到了昔日爱到险些要了命的人,霎时怨疾丛生,或许是压抑多年,情绪突然暴走。

    为了释放这股憋屈,尽管仇人拥护众侍从,层层庇护,毅然决然提着长剑,上了方舟,御风之乱将方舟之首,摆置的桌椅剥碎,黑煞卷涌,来势汹汹。

    还带些期待见到故人的长歌公子,顿时凉透了心,触目惊心,她遁魔了。

    这一身黑煞,那一条印在她脸上的伤疤,那对深邃,和一身的威慑气息...不停地琢磨。

    这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贴身侍女,病弱无依的鸠儿。心间笃定。

    “拿下她!”一改心情,原本一颗怀旧的心,顿时来了杀意。修魔修仙势不两立,顾及体面和被灌输的意识,认定这个旧丫鬟遁入了魔族,更是披着这一身破晓,臭名远扬。

    拥护的几人冲出楼阁来,四面困住女身,她独身登上这首方舟开始,视线就没有离开过那一个忘恩负义的人,打扮得飘飘欲仙。

    骤然将手一扯,迎着背后偷袭的来者,‘咔’,扭断了颈部,劈落的长剑微不及她分寸,悄然避开,坚定不移,只手提着被掐断脖子的喽啰,瞪紧那一个道貌岸然之人,将之一掷,扔下方舟。

    远处杵着看乐趣的游离笑了出来,这是破晓的作风,杀人不眨眼,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傲性,御气势,先慑人三分。

    长歌公子的心咯噔了一下,这狠毒的手法,已经将他记忆中的模样,一瞬间毁得荡然无存。朝众侍从使个眼色,一涌而上。

    对崎的这一头,始终不慌不忙,罡气御体,卦色盘身,眉间纹现万花筒莲眼,外披一身黑幽煞,卷着近身众人,一通包裹,切出个平整高低来。

    残破的躯体砸向内阁,四处,‘轰隆’一地血腥,这一边处理完近身的,拖着长剑径直往仇人寻去。

    长歌公子的眼前,是一场腥风血雨,自幼被缥缈峰众人捧着长大,他哪里见过这等肮脏不堪,不曾想到脸上多了道伤疤的侍女,披了这身道袍之后,竟变得如此薄情,鸷狠狼戾。

    一地的血腥浇透了他的期待,也浇明白了这个故人,是要自己的脑袋而来。

    才突然想透往日的哄骗,甜言蜜语,已经激怒并黑化了眼前人,这股凶残的气势,摸不透的修为,完全在自己之上,内心骤然风起云涌,明白危险了。

    无奈护航的主力,道行高深的一些人,被北荒和背弓者调虎离山,陷在一山之遥的地方,领略着北荒的瞳术秘境,一个个宛若雕塑,深陷泥潭。

    女身以一身破晓的绝学,拜游离所赐,将阻拦者剥个体无完肤,玩弄猎物一般,耐着性子耗着他所持有的种种庇护。

    要像他的甜言蜜语一般,慢慢磨着他的心境,逼到了无生望的地步,任何这个时候出来为他作抵抗的人,无一不幸免,被卸成八块。

    女身要耗着时间,一层层拨掉他求生的希望,就像他哄着谎话,往日将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件拨去一般,彼此都是个享受的过程,只不过公子今天的代价,需要付出很大。

    便追逐着嚎啕的长歌公子,拖着长剑,进进出出方舟,将沿途所遇,抵抗之人,尽皆取命,流泄的刀光剑影,撕裂了船舱和悬挂在窗户内的明灯,透着窗户一扇一扇地熄灭。

    女身就像梦魇一般来到现实,撵着长歌公子从现实中来到虚境。

    因为他已经恐慌到分不清东南西北,分辨不了眼前追杀的人,是以往的侍女鸠儿,还是得罪过的仇人,连滚带爬,从面见到女身的时候起,引着进入了方舟内,一路拖着血迹,逢人必杀。

    在屠尽船舱里众生后,引着她回到原来的地方,那几个侍人被切断腰的主阁,逼到绝路。

    女身始终不开口,只是一幅死寂,盯紧仇人,一定要气势十足地逼着猎物走到没有落脚的地方,让游离越发来了兴致,插着手叼着草,好不惬意地看着猫把老鼠逼到角落。

    长歌公子尝试过抵抗,但他那庸平的道行,流泄来的剑气仅仅被女身徒手一拨,烟消云散,这一场不平等的对决,恃强凌弱。

    同时这也应证了她当初决心加入破晓和追随游离的决心。

    在这片山海大陆上,懦弱注定要被淘汰,只有至上的修炼境界,才配有资格,拥有立足之地,当初的自杀是多么渺小,并可恨的一件事,是这个男人口口声声应承了所有。

    那么今日,也是他该需要偿还代价的时候,抵不了债,就拿命来还。

    她已经杀红了眼,麻木了身心,全当眼前追逐的身影,只是一只待杀的猎物,月光惨淡地披着二人,裹来一阵乌云,掩了月色,黑暗中长歌公子感受着铁剑磨过脸上的冰冷,和闻浓烈血腥,战战兢兢。

    那颗跳动的心脏,一度骤停,恐惧吞没了他的所有。

    场面出现意外来。

    护送游烟母子出了方舟的竖沙门下侯爵,突然欠身上了方舟,抵御女身护下长歌公子,逼着她退了几步远,剑拔弩张,淬不及防。

    女身终于有了反应,身前突然出现的人,一起跋山涉水了几天,正义凛然地站到对面,一幅勇武模样。

    于公于私,回谢缥缈峰一顿风尘接礼,或是维护两族之间的关系,竖沙侯爵肯定这一刻都要义无反顾。

    月色重新撩亮了船身,眼前多了一人。

    长歌公子眼瞅着多了优势,恍然清醒,突然抓向衣内,抓出挂符,将之一碎,远在一山之遥的众侍从,立刻收到信号。

    这一边被引诱的众人,一度交缠,如火如荼,通同一气,破了北荒的瞳境,心急火燎地往回赶。

    北荒和背弓者有些惊讶,这突然齐心协力,一致的一幕。

    竖沙侯爵的突然出现,中断了对崎,给女身施加了压力,同时给身后狼狈的公子哥争取到了时间,精锐势力收到求救信号后,片刻间翻山越岭。

    当然女身无所畏惧,她已经不是那个十几年前的小姑娘,自加入破晓,南征北战,这一身五尺余高的身躯,藏着深不可测的修为,坚韧果敢的作风,纵使快意当前,屠尽方舟,依然稳着心绪,瞧着出现的侯爵,旗鼓相当。

    侯爵闻到什么,回身,游离抵住游烟的颈部,威胁众人不得靠前,匆忙在游烟的耳边嘀咕;“你先别动。”

    便气势十足地要挟侯爵,擅自窜入了女身和缥缈峰公子哥的对崎中,添多琐事。

    竖沙门下侯爵,明白游离的想法,或许存在他心间的正义,实在见不得女身黑风一路屠杀,知道游离不会拿游烟作甚么,当然也起作用地遏制了两者的势头,一旦兴起,无论谁胜谁负,两败俱伤。

    只是杵在中间,不为所动,就是不愿意让女身再踏近半步。

    几道惊雷咕隆,催向女身和竖沙侯爵,前者被劈下船舱内,后者抵御着冲击下了方舟,游离弃了游烟,北荒和背弓者也赶了回来,形势突变。

    接到求救的众侍从,深明敌境,这一些修炼境界也是登峰造极,几波雷电催得女身节节败退,压塌了船舱,重重围了门族公子,救驾来迟。

    追赶的几个进了舱内,黑暗中刀光剑影,缥缈峰独有的修炼方式,各种元素能量来回切碰,一度逼紧着女身,轰出船舱外,砸落地面。

    慌了北荒和背弓者,被游离稳稳拦住,还不到撒鹰的时候,游离的心性,一贯严峻的态度。

    “给我抓回来。”得势的长歌公子吼道。

    几人押了女身,以多欺少,回到方舟之上,压缚着来到公子哥眼前,一声响亮的巴掌响彻四方。

    公子哥气急败坏,扯开了她的衣物,想证明什么,果不其然,在女身胸部一位置,原本刻着他的名字,眼前是被扣去了一整块肉,结茧着疤印。

    她把皮肤上的’长哥’二字,活生生剖去。

    “鸠儿啊鸠儿!”公子好不泄恨;“想不到你也如此心狠手辣。”

    这过去的一幕,她屠尽了一半人。

    ‘啐。’一口唾沫喷尽她一脸,翩翩气节荡然无存,躁着要报复,取了侍从的佩剑,迎着女身的心脏一刺而下,捏崩了游离和北荒的心弦,一阵瞳力盖下,众人停在原地。

    为了救女身,北荒又极限地祭出了瞳术的最高境界‘苍生绝。’

    所有人被限滞在血红的空间里,纹丝不动。

    长歌公子的剑刺进女身,半寸深度,游离欠身,护下女身,掷向北荒,独一人杵在她原来的位置,打个响指,北荒息了瞳境,剑戳进了游离的身体,完全没有反应。

    “你是谁?”不止公子哥本人,连同周身的感受完北荒瞳术后,惊愕眼前被掉了身的黑风衣。

    “破晓,竖沙游离。”冷冷道,亢心骄气。

    霎时,听者众人,无不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