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冰河下的庇护所世界 > 正文卷 第109章 熬住就活!
    由于正是下午班时间。

    车上人不多。

    攫欝攫。楚风所在的那节车厢,也只是稀稀拉拉的坐了几个人。

    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正在聊着天。

    “李妹子,你今天怎么有空跟我们出来?”

    “哎,我也下岗了,可今年才56啊,街道就不让我干了,这不,跟你们出来转转。”

    李奶奶嘴上抱怨着,可笑脸却浓郁的化不开。

    下岗。

    虽然意味着失去了铁饭碗,每月的固定工资当然也没有了。

    可她并不担心今后的生活。

    不说有家里小辈们照顾,自己更领着一份老年人补助,足够她一个人吃穿了。

    再说了。

    自己有手有脚,还能动。

    挣得可不比小年青少呢。

    只是对失去工作有点遗憾罢了。

    这样的话自己就不能为庇护所发光发热喽。

    没错。

    在李奶奶单纯的心里,只有公职人员那才是再为庇护所做贡献。

    “下岗好啊,就像宣传干事说的,给其他兄弟庇护所的龙国年轻人们腾腾位置,相比我们来说,他们的日子不好过啊。”

    “何止啊,简直水深火热。”

    一旁的刘奶奶的插口道。

    砸了咂嘴,脸上满是苦涩。

    “我原来是小董镇庇护所的,那里的环境······苦啊。”

    顿时刘奶奶眼眶通红。

    “你们绝对不知道,之前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刘奶奶似乎陷入了噩梦般的回忆。

    “末日刚降临,我们家带了些食物,再加上平时出外收集一些废铁等物资,虽然住的简陋,吃着蟑螂乳膏,可也平平安安的度过了三个月。”

    “之后废墟里就再也找不到什么有用东西了,天乌漆嘛黑的,雪又下的那么大,人也出不去了。”

    “可靠着我两儿子微薄的工资,再加上庇护所里发下来的食物,虽然吃的都是蟑螂乳膏,可勉勉强强一天还能吃那么二三顿。”

    “一家人就这么的挨着······”

    说到这老人脸上勉强扯出了一丝微笑。

    可随即消散的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

    “可这天杀的末日,不给人活路啊。”

    “末日降临大半年后,其他村民们的小庇护所支持不下去了,都往我们镇里面跑,使得总人口翻了一倍,要不是实在塞不下了,还有人再往这里挤。”

    “单单我家,两间房最后只剩一间了,老大老二家都挤在一起,家门口走廊上睡得都是人。”

    “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算了,挨一挨日子还能过。”

    “可······”

    叹了口气。

    继续道:

    “没过多久,我小儿子失业了,紧接着是两个儿媳妇······”

    “全家9口人仅仅靠着救济金,每天一人一支蟑螂乳膏,这点东西大人咬咬牙还能熬,但三个小娃娃哪里够啊,天天喊奶奶我饿,喊得我那个心碎啊······”

    “要不是大儿子还有点工作,那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他那点工资,也不够啊!每天也就三支乳膏,只够稍微填一填三个小孩子饥饿的肚子。”

    说到这里,老人脸上有点扭曲。

    “如果是这样的话,咬咬牙、勒紧裤腰带······我们还能坚持的······”

    “可天不遂人愿啊。”

    “熬了将近一年了。”

    “10多米的大雪彻底把路封上了,县里就不再供煤了,其实是他们自己也不够了,有心无力······整个庇护所彻底没电了······”

    巘戅追哟文学戅。“之后,恶事那是接踵而至。”

    “断煤了,电停了,锅炉也冷了。”

    “整个庇护所温度陡然间腰斩,由零下40c降到了零下八九十度,所有的衣服都裹在了身上,还是冷,冰冷刺骨!”

    厺厽 追哟文学 zhuiyo.com 厺厽。“逼得没法子了,全家人裹在一个被窝里,互相抱着才觉得身上有点温度。”

    “仅仅这样,咬着牙,我们还是可以熬得住的。”

    艰难的咽了咽吐沫,刘奶奶继续道:

    “可温度这么低,人还可以躲被窝里,养殖场的蟑螂、蚯蚓往哪里躲,一个个瞬间死绝了。”

    “之后庇护所的工厂······不,只能叫作坊,只是加工一些蟑螂、蚯蚓之类的,这些机器当即就停工了,大儿子也失业了······”

    说着自嘲道。

    “失不失业,其实都一样了。”

    “庇护所已经发不出工资了,5万人全靠县里支援了。”

    “哎,人活着,难啊······”

    “从那天开始,庇护所每隔三天一人才发一支乳膏。”

    “可那哪里够啊······”

    “天天肚子咕咕响,饿了就喝水,喝的一个个挺着大肚子,直到呕吐再也喝不下去为止,甚至有人就那么撑死了。”

    “现在就是跟死神赛跑!”

    “跟其他人比谁能熬、能坚持······”

    “熬的住,就活。”

    “否则那就早死早超生,左右不过早走一步!”

    老人满脸苦涩继续道:

    “冰河历1年1月11日,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

    “只才熬了一个星期不到,就差那么一天星辰人就到了。”

    “而可就在前一天夜里,我家老头子就那么的走了······”

    “走了,走了,走了!”

    刘奶奶情绪有点癫狂。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有今天,我早就看到了······”

    “老头子一向很疼孙子的,看着孙子们饿的嗷嗷直叫,干巴巴枯瘦的小脸······他怎能吃得下去,全都分给他们了,全都!”

    “每天尽喝水,肚子里都是水!都是水啊······”

    “可他还在咬牙坚持。”

    “就是不死!”

    “为的就是能多挺几天,多一支小孙孙的乳膏。”

    “可死老头子为什么不像我一样能多挺一天,就一天,就一天啊!”

    “这个不争气死老头!”攫欝攫

    “楚风。。。”

    “······”

    欧阳秀儿趴伏在楚风肩头,潸然泪下。

    顿时哭成了个泪人儿。

    一年里辗转了数百个庇护所,这样的惨剧楚风见多了。

    数不胜数。

    在只言片语中,楚风大概已经知道这家人是怎么熬得了。

    先是两个老人熬着······

    所谓熬。

    那就是只喝水,把省下来的食物全给了小孙子。

    没办法。

    温度那么低,不多吃点东西,小孩子根本活不下来。

    熬死了两个老人,接着就是两个媳妇接棒了。

    随后。

    网7hu&#戅

    但也给了楚风无限的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