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冰河下的庇护所世界 > 正文卷 第150章 不讲武德(求订阅)
    ,冰河下的庇护所世界

    晚上11点40分。

    “贝勒爷,您放心!我一定圆满完成此次作战任务,把这十多万人一个不少的都给你抓来。”扎布郑重道。

    随即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营帐。

    在门口停了下来。

    漆黑深邃的眼眸定定的注视着漆黑如墨的虚空。

    看得目不转睛很是认真。

    似乎那里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在牢牢的吸引着他。

    扎布的眼神中闪烁着难以言明的意味······

    微不可查的低声咆吼道:

    “星辰,我——马力托纳·扎布来了。”

    “弱小的蝼蚁们,尽情的颤抖吧。”

    “匍匐在我的脚下才是你们命运最为正确的选择。”

    “死亡或许才是你们唯一的归宿。”

    舔了舔嘴唇,扎布嘿嘿笑道:“这个世界太美妙了,末日嘛?扎布大人来了······”

    “快向我臣服吧。”

    “嘿嘿。”

    霎时间,扎布黝黑的脸上露出了嗜血般残忍的微笑。

    一旁的门卫战士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团长渗人的嘶吼声吓坏了他。

    望着自己团长如山岳般高大的身影,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洪水猛兽般,他手中的钢枪不由得紧了紧。

    这才有了些许的安全感。

    太可怕了。

    眼前的这位新团长,绝不是善茬。

    是个绝世凶人。

    “报告团长,第一装甲大队整装完毕,随时可以开拔。”

    “出发!”扎布凛然道。

    “咻。”

    “咻。”

    “咻。”

    炮弹摩擦着空气发出的音爆声,彻底盖过了装甲车的怒吼声,萦绕在整个大营内。

    “什么声音?”

    “快躲开!”

    “是炮弹,是炮弹啊!”

    “有人在向我们发射导弹!”

    “听声音有好几千发,这他玛德的是有什么仇,什么怨啊,完全不给我们活路啊。”

    “雷子,快开车,向前冲啊。”

    “退退退!”

    未见其弹,先闻其声。

    一时间,整个临时军营乱做了一团。

    一辆辆装甲车的屁股都冒出了滚滚黑烟······

    有向前拼命疾驰的。

    有在疯狂倒退的。

    甚至好几十辆直接撞在了一团。

    从高空俯视而下,数百上千号人如炸锅的爆米花般,向着军营外冲去。

    那奔跑的身姿,迅如猎豹。

    腾。

    挪。

    闪。

    避。

    在这一刻,中华武术彻底崛起了。

    可惜。

    众人跑的再快,能快的过炮弹么?

    毋庸置疑。

    不行!

    尖锐的音爆声后。

    仅仅不到1秒钟,漆黑的夜空中亮就起了3道长长的箭矢,向着魔都郊外直插而去。

    仔细看过才能发现其中的奥妙。

    这不是箭矢!

    是一枚枚炮弹。

    如碗口般大小的炮弹。

    每一个箭矢都是有100发炮弹排列而成。

    而由于人类的动态视觉根本捕捉不到它们的身影,只能看到炮弹后面拖了一个长长的尾巴。

    那是由于炮弹速度过快,在虚空中摩擦出的火花。

    毋庸置疑,这是一场视觉盛宴!

    伴随着尖啸,带给了人们强烈的震撼感!

    当然还有压迫力!

    留给血煞的时间不多了。

    是三秒?

    还是一秒?

    这已经不重要了。

    没人在乎。

    至少疲于奔命的代贝勒已经不在乎了。

    他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状态,机械式的迈腿······

    左腿右腿。

    右腿左腿。

    “跑跑跑。”

    “我要活。”

    “我要活下来。”

    “我一定要活下来啊,我可是贝勒爷啊,未来的王爷!大清的皇帝!”

    “我好恨啊!”

    这是他跑下去的唯一信念。

    迅雷不及掩耳间,三道箭矢一头扎进了屁股大点的军营内。

    一道正中装甲部队。

    “轰隆隆。”

    “砰砰砰。”

    电磁炮的炮弹和步兵战车接触的一瞬间,其巨大的动力转化为了热能,融化了坚硬如铁的外壳,撕破了整辆车,数名装甲兵瞬间被高温气化,彻底消散于天地间。

    连化为骨灰的机会都没有。

    人,就这么没了。

    不止如此。

    被融化、打散的钢铁碎片向着四面八方飞散而去。

    撞在人身上,就是老大一个窟窿。

    瞬间。

    奔跑的众人成片成片的被四散开来的碎片一一收割。

    当然也有战场经验丰富的。

    一一卧倒在雪地上。

    如狗刨般,刹那间一个可容身的狗洞就这么的被他们刨开了。

    不少人因此躲过了第一轮死亡收割。

    是的。

    第一轮。

    “先生,炮弹补充完毕,请指示。”

    “发射。”

    “发射。”

    “发射。”

    楚风不耐烦的连连催促道:“下一轮不用问我,直接给我打出1500发。”

    “我要把整个军营彻底的抹除。”

    “确保他们每一个人都能领到我亲切的问候蛋!”

    这一刻。

    楚风豪气无比。

    炮弹他有的是!

    既然来了贵客,那绝对要量大,管饱。

    手握着整个海洋,往日里珍贵无比的弹丸,现在在他眼里都只是玻璃珠,泥垢丸!

    打完了,再搓呗。

    多大点事。

    若因此让贵客不满意,那罪过可就大了。

    楚风如是的坏坏想到······

    一处深坑内。

    “团长,炮,炮······炮,停了。”警卫员说话都不利索了。

    两只手停了下来,颤抖个不停。

    不到10秒钟,就靠着两双手他可是挖了3米的大雪坑。

    没有亲身经历是体会不到这里的艰辛的。

    之所以能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主要还是因为他的肾上腺素激增,彻底点燃了小宇宙。

    没办法。

    隆隆的炮火如催命符般,就在他身边炸裂。

    他想不快都不行。

    炮火一停。

    他这才感到全身无一处不疼。

    浑身如散了架似的。

    两只手垂垂而下,根本不听他使唤了。

    “继续挖!”

    “别傻愣着!”

    扎布两手继续向下挖着,全然不顾外面发生了什么。

    可惜。

    警卫员根本听不到。

    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团长嘴巴一张一合。

    他,失聪了。

    在猛烈的炮火下,他的耳朵已经被震聋了。

    一时间,满脑子嗡嗡个不停。

    “贝勒爷,贝勒爷!”

    连滚带爬的来到一具残骸前,顾不得血肉模糊,王总管一把把代敏操在了怀里。

    如果一半也能算的话。

    那就是他了!

    放声哀嚎中,王总管鼻涕眼泪的拖已经不成人样的上半身残躯,在战场里癫狂的翻找了起来。

    可无论他如何的翻找,也没有找到那一双早已被气化了的双腿。

    “连长,我下面被咬了一口,好疼啊。”

    “没事,很快就过去了。”

    看着被炸了半截身子的兄弟,躲在装甲车下的连长忍着眼中的泪花,哽咽着安抚着······

    此时的军营一片狼藉。

    到处倒是坑。

    大坑套小坑,一坑挨着一坑。

    整个就是一个修罗场,到处都是断臂残肢。

    炮火刚停,还未等众人喘口气。

    尖啸声又一次响彻了魔都。

    响彻了这片天地。

    星辰驻地。

    “快看,又有三道箭矢升空了。”

    “比烟花好看多了,这声音······老带劲了。”

    “那里到底怎么啦?轰隆隆个不停???”

    “那是再打炮吗?怎么打起来了?我们这里怎么没人通知啊?要躲一下嘛?谁能帮忙吱个声啊?”

    “吱。”

    “联长,太疯狂了吧?总部这得砸下去多少炮弹啊。”

    “都第四轮了!”

    “哼,惹我们星辰,活该!挨炸的滋味肯定爽的飞起。”

    “咻。”

    带着尖啸声,一枚完全不讲武德的炮弹准确的砸进了5米深的雪坑里。

    “星辰,我艹你姥姥!老子不服啊!”带着强烈的不甘,扎布突兀的就这么气化了。